書畫頻道> 熱點> 正文

這些最早的石質構件 是不是嶺南風情的“曲水流觴”﹖

2018-07-11 09:48 來源﹕廣州日報 
2018-07-11 09:48:12來源﹕廣州日報作者﹕責任編輯﹕龐聰

  呈密縫冰裂紋鋪砌的池壁。

  渠底用大型的卵石,呈“之”字形點布。

  南越王墓出土的銀盒

  廣州﹐史上的那些個第一

  在我們一般的印象中﹐東亞地區的傳統建築總是和木架構或磚木結構聯繫在一起。這種觀點算對﹐但也不完全對。我們不難找出許多使用石材作為主要建築材料的例子。而當中最著名的作品之一當屬發現不過30年左右的南越國宮苑遺址。這處石頭遺址意義重大﹐它不僅僅是目前中國境內發現最早的﹑唯一保存最為完整的代表東方園林風格的王宮園林實例﹐也是中國最早的可與古羅馬建築相聯繫的石質建築構件﹐是中西方建築文化交流的見證。

  文﹑圖/記者 卜松竹

  中國最早東方園林實例的發現

  在我國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名錄中﹐赫然可見番禺蓮花山採石場古遺址的名字。讓我們知道最晚在秦漢時期﹐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就已經因地制宜﹐大量採用不容易被潮濕﹑炎熱的氣候所侵蝕的石材﹐著名的象崗山麓的南越王墓就是用的這種石材。墓葬使用石材本不奇怪﹐而在宮苑建築中大量使用石質構件﹐應該說還是很有創新性意義的。

  廣州中山四路的原兒童公園和省財廳一帶﹐從上世紀70年代以來就不斷有南越國宮署遺址的重要遺跡發現。1988年時發現了一個面積在230平方米以上方形斗狀水池的遺跡﹔1995年至1997年﹐今天我們所知悉的石構水池﹑食水磚井和曲流石渠接連被清理出來﹐為還原南越國宮苑的水環境提供了重要的考古資料。據曾經參與宮苑遺址發掘和保護的專家指出﹐1995年發掘時石構水池僅被揭露了西南一角。後來經過鑽探得知﹐其面積約4000平方米﹐大致呈長方形﹐是一個由四面坡壁向中心池底傾斜﹐底部平正的仰斗形石池﹐水池最深處達2.5米。池壁呈斜坡狀﹐用打鑿平整的砂岩石板呈密縫冰裂紋鋪砌﹐池底用碎石鋪砌。水池向南埋有木質輸水暗槽﹐池中散落有八棱石柱﹑石欄杆﹑石門楣﹑大型鐵石柱﹑鐵門樞軸等﹐還有一段木船槳。所以我們大致可以推斷﹐水池中曾經是可蕩舟的。此外池邊應有石構廊榭或涼亭建築﹐環池應鋪有石板地面。由此可見﹐這是一處精心規劃﹑精密建設﹐大量使用石材的王家御苑。

  廣州地處亞熱帶暖濕性氣候條件之中﹐珠江穿城而過﹐又瀕臨南海﹐水量十分豐沛。眾所周知﹐人和城市離了水不行﹐但水多了也頭疼得很﹐比如古今中外﹐城市的內澇都是大難題。經由考古發掘可知﹐南越王宮的排水設施規模龐大﹐形式有明渠﹑暗渠﹑地漏和沙井箱﹐為目前秦漢考古發現所見最完善的城市排水設施。2200多年前﹐那些不知名的建築師的設計令今天的我們也嘆為觀止。

  宮苑經由甘溪連通白雲山

  1997年在原市文化局大院外基建勘察過程中﹐在地下3~5米處發現宮署御花苑的全石構曲流石渠﹐長約150米。隨著調查和發掘的深入﹐大家發現﹐石渠迂迴曲折﹐由西向東﹐渠底密鋪黑色卵石。東頭有彎月形石池﹐池底發現幾百個龜鱉殘骸﹐以及魚﹑蚌﹑梅花鹿等動物骸骨。說明當時一度養殖了種類繁多的動物。有些人推測﹐這些動物純粹作觀賞之用﹐還有的人則認為它們也是被飼養作為食譜上的材料。水池西頭有石板平橋和步石﹐外連曲廊。彎曲石渠當中有兩個用以限水和阻水的渠陂﹐以形成碧波和粼粼水景。

  在曲流石渠中﹐還發現了不少梅﹑桃﹑楊梅﹑橄欖﹑南酸棗﹑樟科﹑葫蘆科等植物的果核﹑種子及闊葉屬葉片。我們可以想象﹐全盛時的御花苑﹐小橋流水﹐水果飄香﹐花草繁花﹐龜鱉爬行﹐魚翔淺底﹐十分閑情雅致﹐一派嶺南山水園林風光。石渠連接大型蓄水池引水﹐並有木質暗槽出口排水入珠江﹐保持水流長年不斷。曲渠設計科學﹐建築精巧﹐充滿情趣﹐堪稱古代山水園林建築精品。

  作為南越國宮苑重要園林水景的石構水池﹐面積如此寬廣大﹐不難想象要是僅靠自然雨水的補給﹐池水容易受季節性的影響﹐旱季時會很容易乾涸。同樣﹐位於石構水池下游的曲流石渠也會因此而產生斷流。而作為中國古典園林生命的水﹐必須要依賴外來的清澈水源不斷注入﹐否則就會發黑髮臭﹐成為一潭死水。早在商代早期﹐河南偃師商城發現的池苑遺跡就有從外引水的渠道﹔到了秦漢時期﹐無論秦始皇修建的蘭池還是漢長安城未央宮內的滄池﹐也都是引渭水等自然河道的水源。南越宮苑考古專家李灶新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就曾經表示﹐經查考廣州城附近河道的有關情況﹐認為宮苑的人工補充水源應是引自發源於城外東北面白雲山的甘溪。作為廣州城的一條重要水道﹐由蒲澗流出的甘溪有蒲澗水﹑行文溪﹑越溪等多個別名﹐歷來不僅給予廣州城航運﹑灌溉之利﹐也是城內飲水﹑用水的重要來源。

  在帶點西味的曲水中

  行東方式的流觴

  如果我們拿出古地圖勾勒一下﹐會發現南越國宮苑區位於宮城東部。它的北面以石構水池為中心﹐水面寬闊﹐根據推測﹐池中應該按照當時的流行方式﹐筑有象徵蓬萊仙島的大型建築。南面則以曲流石渠為中心﹐沿渠兩旁還穿插有迴廊﹑亭臺﹑石橋和步石等園林小品建築。這種佈局是隨當時北高南低的地形地勢來安排的。將石構水池置於地勢較高的宮苑北部﹐因為甘溪位於南越國宮城的東北面﹐這樣可以順勢利導將水源引入園內。石水池蓄到一定水量後再將池水通過木暗槽引入地勢較低的曲流石渠中﹐渠水再隨地勢的下降向南向西順流出園外﹐以保持池水﹑渠水的流動性﹐營造各種的水景效果。

  當時作為南越國都城的番禺城建造在一處比四周高起的臺地之上。珠江受海潮影響﹐因咸苦不能飲用﹐甘溪水則清澈甘甜且水量充沛。南越國時期﹐廣州地區的水井修造技術已經達到了很高的水平。王宮遺址中發現了三口當時的食水井和兩口儲水井。但由於數量少﹐食水井又基本位於主要的宮殿位置附近﹐可以判斷它們能提供的水量應該還是有限的。數量龐大的王家團隊日常用水主要可能還是得依靠甘溪。

  南越宮苑中大量採用的石構建築﹐在我國秦漢時期的遺址中是一個獨特的存在。當中的一些技術﹐並未見于當時的其他地區或嶺南後代。曾經有專家提出﹐難道當時本地已傳入西方的建築技術﹖考慮到那個時期的中西海上通道的發展水平﹐可以說這種推測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比如﹐南越王墓中出土了不少明顯外來風格的器物﹐如金花泡﹑波斯銀盒等﹐說明雙方的交流範圍很廣。但另一方面﹐曲渠彎流﹐小巧玲瓏﹐把大自然山水縮微于庭院之間的手法﹐又是典型的東方園林特色。無論怎樣﹐這種有些形似西方石構建築技術﹐又結合東方的造園風格﹐成為南越國宮署御花苑這個全國首個宮苑實例最突出的特色。

  言及中國古代的精雅生活﹐“曲水流觴”常被作為典型的符號。這種把盛酒的杯放到水裡﹐讓它們沿著水道蜿蜒而下﹐水邊人飲其中酒並賦詩作文的娛樂形式﹐大約始于周代並在嶺南地區遺址延續到後代。南漢國時期的記錄中﹐就有對“流杯曲水”地點的記載。御苑石渠的寬度和深度與“曲水流觴”相宜﹐石渠中的石陂和左右散佈的大卵石也為曲水流觴提供了不錯的條件。遙想當年﹐繁花滿園﹐鹿鳴呦呦﹐美酒順流而下﹐石渠兩側﹐眾人雜坐﹐且飲且歌﹐也是一幅非常美好的景象呢。

[責任編輯:龐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