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服”AI何以可能﹖

胡鍵(上海社會科學院軟實力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

由於人工智能對人類社會具有顛覆性的影響﹐人類社會很可能處於一個最好的時代﹐也可能是一個最壞的時代﹔有可能是一個智慧的時代﹐也有可能是一個愚蠢的時代。[詳情]

對外文化傳播必須注重理念與實踐創新

對外文化傳播的受眾差異性﹐決定了傳播內容必須實現多樣化。對於不同國家和地區﹑擁有不同文化背景﹑處於不同年齡階段和不同職業特點的受眾﹐要有意識有選取地採用相互有別的傳播內容。[詳情]

為什麼中非合作在“一帶一路”倡議中如此重要

孟雷(東中西區域發展和改革研究院研究員)

以中非合作的創新性機制為代表﹐中國對外的合作機制與模式﹑合作規模與層次在近十餘年時間裡均取得了跨越式發展﹐不斷推進的中非合作對“一帶一路”倡議也有著重要的意義。[詳情]

友情鏈接:

聯繫我們﹕電話﹕(010)58926411傳真﹕(010)67078854投稿郵箱﹕gmwll@gmw.cn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