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日前﹐《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管理辦法》結束徵求意見﹐養老保險基金入市進入倒計時。從世界範圍內來考察養老保險基金的投資問題﹐能給我國養老金入市帶來哪些啟示﹖養命錢如何安全賺錢﹖養老金入市的利﹑弊有哪些﹖就這些問題﹐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所長﹑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接受了光明網記者的專訪。

 

  簡單存銀行﹕貶值是絕對的

 

  養老金與投資之間的關係﹐有三種類型﹐一類是主權養老基金﹐這種基金是生來為了投資的﹐最早的一支基金到現在運行也有二十來年了﹐全世界有十六七支主權養老基金﹐其目的就是為了投資。第二類是指企業僱主辦的企業年金﹑職業年金﹐耳熟能詳的就是美國的401(k)﹐它生來也是為了投資﹐所有的餘額用於市場化投資。第三類是基本養老保險﹐就是日前我們頒佈的《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管理辦法》在全社會徵求意見﹐這種基金指國家依法舉辦的﹑強制性的覆蓋所有參保人的制度基金﹐當前有一百多個國家實施了這項制度。此制度誕生於1889年的德國﹐最開始是沒有投資的﹐是現收現付制﹐一直到1955年在新加坡建立了中央公積金制﹐引入了個人賬戶﹐有了積累﹐就開始有了投資。

  基本養老基金的投資問題﹐基金與市場化的關係演變歷史﹐有三個節點需要我們注意。從1889年誕生基本養老保險﹐到1955年有市場化投資了﹐這是第一個節點。第二個節點是1981年以智利為模式的市場化投資。這兩個節點對中國投資體制的影響都不大﹐產生影響的是制度設計。第三個節點﹐開始于1997年﹐有幾個重要的國家也開始進行投資體制改革﹐比如加拿大﹑日本﹑韓國等國家﹐他們本來是現收現付的﹐沒有進行市場化投資﹐遵循美國的模式以購買國債為主﹐但是收益比較低﹐可從這時候開始﹐這些國家也先後開始投資了。

  第三個節點跟中國的關係很大﹐受到很大影響。可以說﹐正好在1997年﹐我們的多項制度實行全國統一﹐比如統一稅率﹐基本養老基金開始走向正規化。在設立基金之初我們沒有多少積累﹐越往後﹐積累越來越多﹐尤其2005年以來的10年間﹐積累更加龐大。在沒有積累的時候﹐我們沒有想到投資問題﹐所以當時政策制定的投資渠道有兩個﹐一個是銀行存款﹐一個是購買國債。由於各種原因﹐購買國債幾乎成為一句空話﹐無債可買﹐無債可投﹐所以基金的99%都流向銀行﹐一方面國債買不到﹐祗有存到銀行。重要的是另一方面﹐基金增長的態勢相當嚇人﹐每年以20%﹑30%的增長率在增長﹐從1998年的幾百億﹐增加到去年的幾萬億﹐我們城鎮職工的基本養老保險是3.18萬億﹐加上城鄉居保4000多億﹐合計養老基金3.6萬億﹐如果其他的四個險種﹐總共超過了5.2萬億﹐這是當時所未料的﹐所以這種積累直接導致了貶值的壓力。

 

  市場化投資﹕風險是相對的

 

  養老金的貶值也越來越明顯。首先從CPI(居民消費價格指數)來看﹐我們的損失是巨大的﹐從1998年到現在損失一兩千億。第二﹐如果按照企業年金的收益率來算﹐我們的損失超過三千億﹔第三﹐相對於中國的主權養老基金﹐全國社保基金的收益率﹐截止目前﹐以它作為參照﹐我們的損失是5500億左右。從這三個參照來估計﹐我們潛在的損失是這麼大。如果還有第四個參照﹐從社平工資(社會平均工資的簡稱)來看﹐我們的損失也是非常大的﹐社平工資增長率從1998年以來﹐超過了10%﹐達到14%左右﹐我們的潛在複利損失達到一萬三四千億﹐這更了不得﹐所以﹐越往後我們投資的壓力越大﹐潛在的損失也越大。

  投資是一個毋庸置疑的潮流﹐是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情﹐目前我們看到以國債持有的社會保險基金﹑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國家有四個﹕美國﹑英國﹑愛爾蘭﹑西班牙﹐它們有大量基本養老基金的餘額﹐僅美國就高達2.8萬億美元﹐沒有進行市場化投資﹐完全用來購買國債﹐以國債的形式來持有。這四個國家CPI都很低﹐祗要持有國債﹐就能完全跑贏CPI。事實上也是這樣﹐它們持有國債也跑贏了社平工資平均增長率﹐社平工資增長率取決於GDP的增長率﹐由於它們GDP的增長率比較低﹐所以這些國家的社平工資增長率也不是很高。這幾個國家持有國債﹐回報率平均在4-5%之間﹐而他們的工資增長率是2%左右﹐遠遠跑贏了社平工資增長率。

  既能跑贏GDP的增長率﹐還能跑贏CPI,更能跑贏社平工資增長率﹐儘管這四個國家也在進行改革﹐但是有龐大的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增值保值不成問題﹐比如﹐美國在1990年﹐基本養老保險基金餘額祗有兩千億美元﹐到去年底﹐已達到2.8億美元﹐相當於18萬億人民幣﹐這是一筆數額巨大的資金﹐安然無恙的購買國債﹐情況也是非常好的﹐也是與它的經濟環境是相匹配的。

  而在我國﹐既沒有完全滿足購買國債﹐同時經濟增長率和社平工資增長率又這麼高﹐即使我們能滿足買國債﹐投資收益率顯然也是低於市場化的投資收益率﹐而市場化收益率的第一個參照就是全國社保基金的收益率﹐第二個參照是2005年以來的企業年金的收益﹐面對著市場化帶來的8%左右的收益率的增長﹐和面對的4-5%左右的國債收益率的參照之間﹐全額持有國債的策略也不利於社保基金的投資﹐所以﹐面對市場化和國債兩個模式﹐選擇市場化應該是最優選擇﹐次優是持有國債﹐市場化更符合中國的實際情況﹐更符合中國龐大的養老基金的增值保值的需求﹐縮小與社平工資增長率的差距﹐市場化投資更符合中國的國情。

  養老金投資的問題現在要提到案頭﹐投資成為必須要做的事情。如果不投資﹐我們承受的損失將不堪忍受﹐一個百分點就好幾百億﹐所以﹐有關部門從幾年前就開始商討投資的問題﹐由於種種原因到今年終於形成文字﹐面向社會徵求意見了。

 

  如何降低養老金投資風險

 

  從投資策略的角度﹐可從兩個方面來考察資金安全問題﹐一方面﹐靜態的來看﹐我們在市場化投資的時候﹐是對證券市場和股權市場同時進行投資的﹐證券市場有股票市場﹑債券市場﹑貨幣市場﹐面對多元化的投資和產品持有﹐我們對波動性最大的股票﹐做了最高限額不能超過30%的規定﹐這個限額是低於1997年改革以來﹐很多國家規定的限額的﹐像加拿大規定的是65%﹐日本規定的是55%﹐我國低於其他國家的投資上限﹐這樣就把對風險有限控制放到了首位﹐最大限度的使風險得到對沖。餘下70%的資產投資的風險很小﹐幾乎沒有負利率收入的可能性﹐比如銀行存款﹑貨幣性基金﹑債券﹑股權的投資﹐這些都是正收益的。有70%的固定可靠的收益產品﹐即使那30%的股票產生一些波動﹐也是可以對沖掉的﹐因為這個比例不是很高﹐低於其他很多國家。

  另一方面﹐從動態的角度講﹐從一個周期來看﹐養老基金與其他基金相比﹐是長期性的基金投資﹐不是短期投機性的基金﹐需要追求收益性﹑穩定性﹐追求股票的價值投資﹐所以股票的短期波動可以用時間的長期來彌合﹐比如﹐2008年﹐全世界都面臨著金融危機﹐股票都跌到了30%﹑40%﹐從當期來看﹐負虧很大﹐經過一個時間跨度﹐大部分已經恢復到2008年前的水平了。祗要把時間性﹑流動性因素考慮進來﹐動態的﹑長期的來看﹐養老基金在多元化﹑市場化的進程中﹐都是有利可圖的。

  養老金不是年年都用﹐要到幾十年之後才用到自己頭上﹐這麼長時間裡﹐資產的配置需要多元化的﹑混合型的。完全存銀行﹐收益低﹐完全投股市﹐風險又高﹐祗能混合來搭配﹐讓這些與收益性結合的資產配置在一個比較長的時間段能夠發揮對沖作用﹐這是最佳的解決方案。

  在全世界通用的﹐控制養老基金市場化﹑多元化投資風險的有兩個維度﹐一個是比例限制﹐說白了就是股票的比例﹐投資股市的風險最大﹐對應的是潛在高收益﹐資產投資比例要控制好。第二個就是時間維度﹐一旦引入時間這個概念﹐在幾十年的時間裡﹐資產配置多元化﹐虧損與收益能夠形成對沖。這兩個維度是控制風險的最好辦法。

 

  (光明網記者 王錦寶)

王靜江

陝西省西安市公安局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

欄目簡介

《“五老”評熱點》是光明網最新推出的一檔有聲互動節目﹐聚焦當前社會發展﹑社會主義核心體系建設中的熱門話題﹐邀請“五老”(即老幹部﹑老戰士﹑老專家﹑老教授﹑老模範)﹐以“有聲評論”的方式﹐理論聯繫實際地進行深入解讀。

新聞背景

“校園欺凌”是國際上一個提法﹐在全世界範圍內都非常重視。據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報告顯示﹐全世界每年有將近2.5億兒童和青少年因各種原因遭受期凌﹐呈現高發態勢。

往期回顧

聯繫我們

如果您也是“五老”中的一員﹐願意與網友分享自己對於新聞事件的看法﹐歡迎將您的個人簡介及聯繫方式發送至wulao@gmw.cn﹐我們將及時回復您的來信。

欄目策劃﹕網評中心

責任編輯﹕王錦寶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