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最近﹐國家版權局下發《關於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被譽為史上最嚴厲打擊網絡盜版音樂行動。通知下發後的短短幾天內﹐騰訊﹑阿里音樂﹑百度音樂﹑多米等各大音樂播放平臺紛紛下架了近70萬首未授權音樂﹐與此同時﹐這一舉措也引發了各界人士關於音樂下載收費進入倒計時的普遍猜測。那麼﹐這項“最嚴打擊令”對於打擊盜版﹑規範無序的文化版權行業究竟有何意義﹖對於人們普遍關心的下載音樂收費問題﹐又應當如何解讀﹖對此﹐光明網記者採訪到首都版權產業聯盟秘書長韓志宇﹐請他對這一現象做出解讀。

 

  版權保護不力﹐音樂領域長期侵權嚴重

 

  網絡音樂產業的亂象到了必須認真清理整頓的時候了。一個社會如果不尊重知識﹐不尊重創作﹐這個社會就會失去活力和發展的動力。版權保護就是保護作品作者的創作積極性。在音樂領域﹐在相當一段時間裡﹐侵權現象比較嚴重。我們對音樂工作者﹐尤其是詞曲作者的作品保護不力。這嚴重影響了詞曲作者的創作積極性。試想﹐如果一個詞曲作者的月收入還不如一個洗碗工﹐那麼誰還願意去創作。如果沒有詞和曲﹐還有什麼音樂﹐更別提音樂產業的發展了。近十幾年來﹐我們的音樂詞曲創作有瀕于枯竭的趨勢。

  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是不容小覷的。應該說﹐近幾年來﹐經過持續的治理整頓﹐情況已有所好轉。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和《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的規定﹐音樂作品是被明令保護的作品之一。作品的著作權屬於作者(或著作權人)。除法律法規另有規定的外﹐使用(包括通過信息網絡傳播)他人作品要經過著作權人的許可並支付報酬。未經許可﹐擅自使用他人作品是侵權行為﹐應當依法承擔侵權責任。由此可見﹐儘管我們的法律﹑法規在音樂版權保護方面還有不完善之處﹐但總體來說並沒有大的法律障礙。今年政府版權部門把音樂版權保護作為“劍網行動”的重點治理項目﹐是非常必要和及時的。而之所以網絡音樂版權問題仍亂象叢生﹐關鍵在於執法力度。

  本次“最嚴打擊令”的出臺﹐各界均給予了強烈關注﹐靜觀事態發展。應該說﹐發佈一個責令通知僅僅是個開始﹐無論行政保護還是司法保護﹐都必須持之以恆﹐多方協力配合﹐才能逐漸看到效果。在接下來的執行過程中﹐政府版權部門將有何後續動作﹔對那些無視通知要求﹑繼續實施侵權行為並侵犯公共利益的﹐敢不敢於出手﹐堅決予以行政處罰﹔對那些數以十萬計的侵權小網站﹐有什麼有效的治理措施等等﹐對這些問題仍需拭目以待。

 

  長期提供“免費午餐”﹐表面紅火的音樂企業實際入不敷出

 

  根據本次“最嚴打擊令”的要求﹐各網絡音樂服務商應于7月底前將未經授權傳播的音樂作品全部下線﹐對於此後仍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侵權盜版行為﹐將依法從嚴查處﹐涉嫌構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責任﹐甚至有可能對違規網站予以關閉﹐這也就迫使許多網站不得不購買正版音樂。而成本的增加造成網站的經濟負擔﹐這勢必將迫使網站對當前免費下載的運營模式重新作出反思﹐這也就引發了社會各界對於“免費時代”或將終結的猜測。事實上﹐網絡音樂作品收費問題是一個比較複雜的問題﹐其中有著很深遠的歷史淵源。網絡音樂產業的發展最早始于本世紀初。隨著信息網絡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的迅猛發展﹐網絡音樂日益成為人們獲取音樂作品的主要途徑和來源。網上出現了一大批音樂網站﹐網絡音樂產業由此應運而生。

  最初的網絡音樂主要集中在有線互聯網上。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搜索引擎巨頭涉足MP3領域的經營。因此業內人士把那個階段成為網絡音樂的初創時期。在那個階段﹐由於網站免費向人們提供音樂作品。因而被戲稱為“免費的音樂午餐”。而且﹐這個“免費午餐”的習慣﹐被一直延續到今天。當然﹐這些作品大多是在沒有獲得授權的情況下提供的﹐侵權情況相當嚴重。因而曾經引起了無數的版權糾紛。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百度同索尼BMG(香港)﹑華納唱片﹑環球唱片三大唱片公司打過的幾場世紀性音樂版權官司。由於沒有版權負擔﹐當時音樂網站發展速度很快。根據2007年初的一次網絡監測數據顯示﹐當時中國的互聯網上能夠提供音樂作品的網站有2萬家之多。可謂是一個很輝煌的時期。

  2006年是一個轉折點。 因為那一年《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開始頒佈實施。在那之後﹐由於國家司法保護﹑行政保護以及權利人維權力度的不斷增強﹐一批網絡音樂企業開始購買版權﹐試水授權經營之路。但隨著版權價格不斷地的飆升﹐經營成本也水漲船高。許多企業發現﹐這條路越走越艱難。在無本經營的情況下尚可勉強提供的“免費午餐”﹐在有本經的情況下已經無力再支撐下去了。於是﹐網絡音樂產業進入了一個漫漫寒冬。最早進入這個領域的中搜﹑巨鯨﹑一聽等音樂企業都相繼破產或轉行。

  2013年以來﹐網絡音樂產業資本競爭加劇﹐幾大網絡巨頭相繼向網絡音樂領域發力﹐兼併﹑重組出現了新的格局。阿里收購蝦米和天天動聽﹐重組阿里音樂﹐蓄勢待發﹔海洋兼併酷狗﹑酷我﹐並與騰訊結盟﹔百度這個曾經的老牌音樂帝國當然也絕不甘心退居二線。他們憑藉雄厚的經濟實力﹐都在國內外搶購獨家音樂版權﹐意圖做國內第一分銷商﹐因此他們大聲呼籲強化版權保護。資本的集中推動了版權交易。據業內人士估計﹐去年僅幾大音樂網站的版權交易費用就已經突破十億元人民幣的大關。整個網絡音樂產業已經從百家爭鳴的時代進入幾強爭霸的時代﹐業內反壟斷呼聲也同時甚囂塵上。

  一兩年之間﹐似乎一切都變了。但祗有一樣沒變﹐那就是“免費的午餐”。對於廣大用戶來說﹐誰給我送餐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免費的規則不能改。這些年來﹐儘管總有一些互聯網音樂企業一直在試行某種收費模式﹐但不是黯然收場﹐就還是在慘淡經營。倒是一些後起的移動通信企業在音樂收費方面還小有斬獲。這是因為﹐依托于通訊資費的移動通信企業有其成熟的收費模式﹐這一先天優勢是其他音樂企業無法比擬的。由此可見﹐要改變人們的習慣﹐可以說是前途渺茫﹐在其他對手都無償贈送的情況下﹐收費無疑是在驅趕自己的用戶﹐這是任何網絡企業包括巨頭們都不能承受之重。

  於是﹐版權保護和產業發展之間似乎出現了一種不可調和的矛盾。一方面﹐企業要花巨資購買版權。在免費模式下﹐那點廣告收入又根本無法補償經營成本。即使像百度那樣有影響力的大企業﹐這些年來在網絡音樂上也祗是得到了一個吸引流量的“紅火”局面﹐實際上是入不敷出的。這就人們所說的網絡音樂產業的“瓶頸效應”。不解決合理收費的問題﹐不建立合理的盈利模式﹐網絡音樂產業就無法生存和發展。

 

  試水小額收費﹐潛移默化培養用戶習慣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快速發展﹐用戶獲取作品的方式也在不斷演變。O2O方式越來越流行。自助式KTV和直接獲得授權的公播方式正在逐漸改變傳統的經營和授權模式。2015年應該是一個轉折點。在這種情形下﹐推進行業規範﹐推動網絡音樂作品收費的客觀條件正逐步成熟。我始終認為﹐用戶的習慣是可以培養的﹐沒有人認為去商店買東西﹑使用手機通訊是不應該付費的。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為文化和精神消費埋點單是可以接受的。畢竟﹐實行收費模式是網絡音樂產業發展的必由之路。正如水流需要活力的道理一樣﹐“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當然﹐要改變用戶長久以來的觀念絕非一朝一夕之功﹐企業要勇於出手去試﹐方法可以靈活﹐形式可以多樣﹐要盡可能揣摩用戶的心理需求﹐一點一點推進收費模式。事實上﹐當前我們很多音樂企業也都開始了這樣的嘗試﹐比如天天動聽﹐就一直在實行會員制的方式﹐這也是國外許多網站多用的一種模式。

  同時﹐在實施的過程中﹐音樂企業也可以循序漸進﹐採取分步驟﹑分層次的方式進行。對於那些正處在檔期﹑熱播期的音樂收取費用﹐而其他檔期外的音樂﹐可提供一些免費收聽的優惠﹐這裡的免費是一種靈活的股利政策﹐就與我們現在以犧牲版權利益為代價的“一窩蜂”式免費聽音樂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另外﹐針對收費數額﹐在初期也可先實行小額收取﹐讓聽眾有一個適應的過程﹐畢竟﹐如果從當前的“免費午餐”﹐直接變為一筆數目不小的費用﹐恐怕任何人都有些難以接受。

  通過這些多樣的方式﹐讓用戶在付費聽音樂過程中獲得一些實惠﹐不僅有助於推動收費體系有效建立﹐還能避免未來實現收費之後﹐特別是初期階段的各種新問題。我們知道﹐當前在一些下載收費國家﹐普遍存在一個現象﹐即儘管下載收費﹐但網友之間利用一些流媒體軟件﹐一些APP共享音樂的情況卻屢見不鮮﹐這是一個很難去明令杜絕的行為。應該說﹐在移動互聯網日益便利的條件下﹐今後我們一旦實現收費﹐這種情況也必然會發生﹐甚至短期內都將無法克服。因此我們說﹐音樂播放網站使用怎樣的形式來吸引消費者﹐也就顯得尤為重要。試想一下﹐如果用戶只需要花費一張光盤的錢﹐就可以一年內收聽該網站所有的音樂﹐那他們還會大費周章地向其他網友索要音樂嗎﹖

 

  是否收費由市場決定﹐但規範版權保護是政府職責

 

  這裡必須說明的是﹐近來媒體都說等待政府發佈收費通知﹐這是一種誤讀。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收不收費﹐怎樣收費﹐應該是由企業來選擇的。政府不可能去決定本應由市場決定的東西。尤其在涉及互聯網的領域﹐政府的干涉是最少的。但政府應表明態度﹐支持網絡企業的收費努力。這是因為﹐在改變當前的“免費午餐”﹐推進企業收費的過程中﹐有一點是必須的外部條件﹐即版權保護一定要跟得上。司法保護和行政保護要為網絡音樂產業發展保駕護航。否則﹐企業的收費模式就可能胎死腹中。至於目前有些反壟斷的呼聲﹐可以緩一緩﹐看一看再說。我認為﹐目前還看不出哪家企業在網絡音樂市場上具有真正的支配地位。客觀地說﹐中國的網絡音樂市場還很不成熟﹐很不穩定﹐還遠沒到應該反壟斷的程度。

  關於如何發展好網絡音樂﹐要有一個多方﹑全局的原則和觀念。要讓廣大的用戶有歌聽﹐有選擇餘地﹔網站要有合理的盈利﹐能夠生存和發展﹔詞曲作者要有豐厚的回報﹐能激發他們創作出更多更好的音樂作品。這才是一種良性循環的局面。既要版權保護﹐又要產業發展。魚和熊掌﹐要兼而得之。

 

  (光明網記者張心怡採訪)

王靜江

陝西省西安市公安局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

欄目簡介

《“五老”評熱點》是光明網最新推出的一檔有聲互動節目﹐聚焦當前社會發展﹑社會主義核心體系建設中的熱門話題﹐邀請“五老”(即老幹部﹑老戰士﹑老專家﹑老教授﹑老模範)﹐以“有聲評論”的方式﹐理論聯繫實際地進行深入解讀。

新聞背景

“校園欺凌”是國際上一個提法﹐在全世界範圍內都非常重視。據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報告顯示﹐全世界每年有將近2.5億兒童和青少年因各種原因遭受期凌﹐呈現高發態勢。

往期回顧

聯繫我們

如果您也是“五老”中的一員﹐願意與網友分享自己對於新聞事件的看法﹐歡迎將您的個人簡介及聯繫方式發送至wulao@gmw.cn﹐我們將及時回復您的來信。

欄目策劃﹕網評中心

責任編輯﹕張心怡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