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近期﹐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指導和推進國企改革。作為亮點之一的“管企業”向“管資本”轉變﹐到底如何轉變﹖另外﹐提出的國企分為商業類和公益類﹐分類改革將帶來怎樣的突破﹖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金碚接受光明網記者的採訪﹐回答了上述問題。

 

  如何“管資本”還有待探索

 

  《指導意見》是一個關於國有企業改革的比較全面的方案﹐其中也有一些新的提法﹐比如說﹐提到從“管資產”為主變為“管資本”為主。對有些問題也做了一些比較明確的表述﹐比如界定混合所有制。這些新觀點﹑新提法﹐體現了十八屆三中全會全面深化改革的精神。但是﹐《指導意見》對於下一步改革的重點和主要的突破方向還不是很清晰。國有企業改革涉及到方方面面﹐矛盾很多﹐抓住一兩個問題不行﹐一方面要考慮搞活﹐一方面也要考慮對高管的規管﹐這些都要考慮。但是﹐在這個前提下﹐國有企業到底怎麼改﹖從《指導意見》本身來講﹐思路不是很清晰﹐並沒有給國有企業提供具體的操作路徑。

  《指導意見》明確﹐“管企業”向“管資本”轉變﹐就是一個新的提法。但到底怎麼運作﹐現在看來還沒有特別清晰的思路。如果祗管資本的話﹐就完全不要管企業了嗎﹖顯然也沒那麼簡單。至少是在《指導意見》中還強調了要加強黨的領導﹐黨的機構在國有企業到底怎樣發揮作用﹖在法律上﹑制度上﹐需要有一個明確的治理結構上的位置。如何做﹖這需要探索。

  “管資本”為主﹐從理論上講﹐方向是對的。政府部門﹐包括國有企業上面的監管部門不要過多的干預企業具體的經營管理﹐政府主要從資本層面上進行管控。而且﹐很多問題是從資本層面進行管控相對容易﹐例如混合所有制如果祗是在資本層面上運作的話﹐相對比較容易解決。民營企業進國企來參股﹐並不難操作﹐但到了公司治理和企業經營層面﹐問題就複雜了。

  治理結構如何安排﹖具體的決策機制到底如何﹖審批程序怎麼走﹖混合所有制企業進行投資到底如何決策﹖管理人員的薪酬如何規定﹖這些具體細節集團公司管不管﹖還是二級公司管﹑三級公司管﹖如此等等﹐都會涉及到很具體的問題。例如﹐民營企業不接受國家審計﹐但國有企業必須接受國家審計﹐混合所有制以後﹐那要不要國家審計﹖這些具體的問題不是一個概念就能夠解決的。所以﹐我的觀點是﹐頂層設計在《指導意見》中作了全面的表述﹐但是﹐頂層設計要貫徹﹐還需要有基層的創新﹐經驗的探索。

  國有企業改革到現在﹐已經不僅僅是理論就能解決的﹐不是理論上搞一個新的提法就能解決掉。關鍵還在於實踐﹐在實踐中找到實現《指導意見》的具體可行方式﹐推進國有企業的改革。

 

  分類改革就是調整企業的一般與特殊屬性

 

  這次的國企改革分類相對簡單化了﹐分為商業類和公益類兩種。其實在具體運作中﹐兩類還要再細分﹐因為國有企業太複雜了。我一直持這個觀點﹐國有企業是一種特殊企業。如果在思維上希望它將來變成像民營企業來運作﹐我個人認為是不可能的﹐除非不是國有企業。如果它完全按民營企業一樣來運行﹐完全商業化的話﹐那就不用搞國有企業了。既然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都沒區別了﹐那為什麼要堅持國有企業呢﹖之所以要國有企業﹐它一定會有特殊的地方。

  國有企業的分類改革就是要解決國有企業的一般企業屬性和特殊的企業屬性之間的關係問題﹐處理好特殊與一般的關係。有人的觀點比較激進﹐認為國有企業沒有什麼特殊性﹐國有企業就是企業﹐企業唯一的目標就要追求利潤﹐追求效率。我從來不同意這種觀點﹐如果說國有企業都以此為改革目標﹐那它們為什麼還要國有﹖納稅人投了很多錢﹐結果國有企業搞得跟民營企業完全一樣﹐那又是為了什麼呢﹖民間也不是缺資金﹐為什麼非得要國家來投資辦一些同民營企業沒什麼區別的企業不可呢﹖所以﹐國有企業分類就是要解決國有企業的一般企業屬性和特殊企業屬性之間的關係問題﹐改革的核心就是解決這個問題。

  國企的一般企業屬性和特殊企業屬性的關係問題﹐也是全世界各國國有企業所面臨的問題。沒有一個國家的國有企業的管理運行同民營企業是完全一樣的﹐即使是最市場化的國企──新加坡的淡馬錫﹐也有區別於一般企業的特殊性。跟其他國家的國企比﹐儘管淡馬錫更多的承認國有企業的一般企業屬性﹐但是﹐它也是有特殊屬性安排的。例如在治理結構上﹐也有公務員的參與﹐國家對它的經營和監督還是有特殊安排的。其他國家的國企﹐就更加表現出特殊性了。

  許多國家的國有企業是作為特殊法人來設立的﹐在中國不可能實行這樣的制度。因為中國國企的數量太大﹐每一個企業都立一部法﹐在中國辦不到。如果這樣做﹐那要立多少法﹖鐵路﹑電力﹑石油﹑鋼鐵等﹐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15萬家國有企業﹐每一家都要專門個別立法﹐那怎麼可能﹖而其他一些國家是實行每一家國有企業都要立一個特殊法的。

  那麼﹐中國的國有企業同國外有何不同﹖法律上是需要說清楚的﹐例如﹐國有企業也可以完全實行“祗要法律無禁止企業皆可行”的一般企業制度嗎﹖所以﹐儘管需要尋找國企作為一般企業的屬性﹐但是﹐再怎麼凸顯一般企業屬性﹐保證它的自主權﹐它依然有特殊屬性﹐這種特殊屬性就需要通過分類來解決。我預計﹐公益類和商業類兩大類中往下﹐還會再進行一些細分。

  中央也意識到這些問題﹐改革一方面要頂層設計﹐另一方面改革本身要有動力﹐要有從基層來的經驗和創新﹐這個也很重要。僅僅頂層設計是不夠的﹐頂層設計主要是把控方向﹐確定原則﹐兼顧各方。但是﹐《指導意見》提出的很多問題﹐國企到底該如何做﹐企業經營到底怎麼運作﹐這些要靠實踐來摸索。比如說﹐混合所有制經濟﹐到底怎麼混合法﹖不是說有一個概念﹐我們就能夠從上往下貫徹推行了。改革涉及很多方面﹐不是簡單的事情﹐所以要允許企業有更多的創新空間﹐在實踐中創造改革的可行模式和路徑。

 

  (光明網記者 王錦寶)

王靜江

陝西省西安市公安局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

欄目簡介

《“五老”評熱點》是光明網最新推出的一檔有聲互動節目﹐聚焦當前社會發展﹑社會主義核心體系建設中的熱門話題﹐邀請“五老”(即老幹部﹑老戰士﹑老專家﹑老教授﹑老模範)﹐以“有聲評論”的方式﹐理論聯繫實際地進行深入解讀。

新聞背景

“校園欺凌”是國際上一個提法﹐在全世界範圍內都非常重視。據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報告顯示﹐全世界每年有將近2.5億兒童和青少年因各種原因遭受期凌﹐呈現高發態勢。

往期回顧

聯繫我們

如果您也是“五老”中的一員﹐願意與網友分享自己對於新聞事件的看法﹐歡迎將您的個人簡介及聯繫方式發送至wulao@gmw.cn﹐我們將及時回復您的來信。

欄目策劃﹕網評中心

責任編輯﹕王錦寶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