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發佈以來﹐各地陸續公佈了改革的舉措。如北京表示支持央企﹑民企﹑外資等各類市場主體參與市屬國有企業改制重組和合資經營﹐上海也提出深化國有企業開放性市場化重組﹐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金碚在接受光明網記者採訪時強調﹐混和所有制改革能否做到優勢互補還需靠實踐來驗證﹐而目前改革動力不足也是一大難題。以下為採訪實錄﹕

 

  混合後並非只吸收優點而排除缺點

 

  混和所有制改革的問題比較複雜。理論上﹐就是把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各自的優點﹑優勢結合在一起。國有企業有公益性的優勢﹐國家能夠安排戰略性的決策﹐另外還有融資﹑信譽等等方面的優勢。但它也有弱點﹐靈活性不夠﹐受到的管束較多﹐生產效率因此會受到影響。於是﹐設想把民營企業引進來。這樣﹐民營企業的活力與國有企業的戰略性結合在一起﹐豈不是兩全其美。

  大家都說國有企業壟斷﹐一家獨大﹐帶來壟斷利潤﹐如果民營企業參與進來﹐就能分享壟斷利潤。我認為這個想法沒有太大道理。讓民營企業分享壟斷行業的壟斷利潤﹐不能作為一個長遠的考慮。從根本上說﹐還是如何混合的問題﹐像轉基因產品一樣﹐設想把兩個東西結合在一起﹐只結合二者的優點﹐缺點都排除了。這種想法能不能實現﹐還是要靠實踐來證明﹐弄不好二者的缺點都有了﹐優點反而排除了。那麼﹐也就沒有達到混改的目的。

 

  混改的目的不是“國退民進”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能否採用國退民進的方式﹖我認為這不是混改所能做到的。因為國有企業在絕對量上﹐要求保值增值發展。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也沒有一項制度規定﹐減少國有企業資產的絕對量。既然絕對量不能減少﹐又要求保值增值﹐那麼國有企業肯定不能通過這種方式來退。所有制改革﹐祗能是相對的退﹐就是讓民營企業做得更大﹐國有企業的比重在減少﹐而不是絕對量的減少。這種邏輯能否通過混改來實現﹐同樣需要實踐。

 

  過去的邏輯是誰改革誰就得益

 

  大家擔憂自己的改革方式跟頂層設計能否一致﹐弄不好達不到改革的效果。既然大家怕承擔改革的風險﹐就祗好等待觀望了。更重要的是﹐現在的改革邏輯不同於以往﹐改革開放三十年內的改革﹐基本是誰改革誰就得益。所有的制度設計﹐最後的結果﹐都會使得改革者獲得利益。例如﹐原來的國企不允許以追求利潤為經營目標﹐國有企業變成公司後﹐通過減員增效﹐就可以追求利潤﹔過去不能給工人發獎金﹐現在可以﹔企業上市以後﹐高管的工資由董事會來決定﹐而且一定要比原來的高很多﹐特別是金融改革以後﹐企業進一步做大﹐以國際的標準作參照來劃定高管的收入。這些改革能給改革者帶來好處﹐所以改革的動力非常強勁。

 

  現在動力不足在於要觸碰既得者的利益

 

  《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是頂層設計﹐體現了國企改革的全面性。但是﹐改革究竟從哪裡突破﹐需要企業來具體操作。允許試錯﹐如何試﹖誰有動力試﹖現在國有企業改革的問題就在於﹐國企似乎沒有過去改革那樣的主動性和動力。

  現在全面深化改革﹐勢必會觸碰既得者的利益。改革對我沒有好處﹐那我為什麼要改革﹖加上現在的經濟下行的壓力﹐企業考核方式﹑工資總額規定也在調整﹐當利潤下降的時候﹐工資總額肯定要減少﹐所以國有企業改革到了一個非常糾結的時期。全面深化改革﹐突破點在哪裡﹖過去思路很明確﹕搞活﹐誰搞活﹐誰就得益。現在這個邏輯不存在。國有企業改革﹐它的制度設計是公共產品的設計理念﹐所以不能用生產私人品的方式來進行改革。而過去是用生產私人品的方式來推進改革﹐祗要對你有利﹐對社會也有利。現在改革的出發點是為了完善國有企業的體制﹐為了更公平﹐為了體現國有企業的公益性﹑戰略性以及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

 

  (光明網記者 王錦寶)

王靜江

陝西省西安市公安局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

欄目簡介

《“五老”評熱點》是光明網最新推出的一檔有聲互動節目﹐聚焦當前社會發展﹑社會主義核心體系建設中的熱門話題﹐邀請“五老”(即老幹部﹑老戰士﹑老專家﹑老教授﹑老模範)﹐以“有聲評論”的方式﹐理論聯繫實際地進行深入解讀。

新聞背景

“校園欺凌”是國際上一個提法﹐在全世界範圍內都非常重視。據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報告顯示﹐全世界每年有將近2.5億兒童和青少年因各種原因遭受期凌﹐呈現高發態勢。

往期回顧

聯繫我們

如果您也是“五老”中的一員﹐願意與網友分享自己對於新聞事件的看法﹐歡迎將您的個人簡介及聯繫方式發送至wulao@gmw.cn﹐我們將及時回復您的來信。

欄目策劃﹕網評中心

責任編輯﹕王錦寶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