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學法路上思與悟

2016-05-20 09:18 來源﹕檢察日報  我有話說
2016-05-20 09:18:00來源﹕檢察日報作者﹕責任編輯﹕康慧珍

  作者﹕吉林省圖們市人民檢察院 王守禮

  與法律結緣﹐是非常偶然的機會。2002年本科大學入學時﹐母校大慶石油學院(現更名為東北石油大學)並沒有開設法律專業。我學的是行政管理專業﹐接觸法律的途徑是大學裡的法律基礎課。有一天﹐我聽說經管院王成老師的法律選修課異常火爆﹐於是便悄悄地旁聽了他講的《繼承法》。這一聽便被他幽默詼諧﹑激情澎湃的講課風格吸引﹐法律猶如被他賦予了鮮活的生命﹐如此生動啊﹗從那以後﹐我陸續選修了他的《繼承法》《勞動合同法》《經濟法》等課程﹐他的法律選修課成了我的“必修課”。現在想想﹐很多校友考取了北京大學﹑中國政法大學﹑吉林大學等著名大學法學院研究生﹐他潛移默化的教學確實功不可沒。

  與他交流中知道﹐他是律師﹐又是首屆司法考試通過者﹐於是也便產生報考法律研究生的想法。那時考研熱﹐我是東北人﹐不想離家太遠﹐於是我便著手準備吉林大學法律碩士專業的考試。至今還記得﹐我躊躇滿志地從書店買來《全國法律碩士專業學位聯考輔導用書》備考﹐900多頁。對於我這個非法科學生來說﹐這真是“大部頭”了。還好﹐一路走來﹐有許多恩師和摯友相陪。

  在大慶石油學院學習期間﹐有很多老師的課程給我留下深刻的記憶。張文喜老師講授國際政治課激情四溢﹐加之他瀟灑的氣質﹐令我崇拜。後來他到吉大攻讀哲學博士﹐我們相會于吉大校園﹐探討學問﹐再續師生情﹔還有匡瑾

  老師開設的法學導論課﹐她的諄諄教導讓我感懷一生﹐她也向我推薦報考吉大。畢業季﹐我以《法的正義價值的淵源與實現》為題的畢業論文﹐受到恩師和同學的讚許。在這一過程中﹐我曾興致勃勃地買來張文顯教授的《二十世紀西方法哲學思潮研究》﹐說實話﹐非法本的我﹐那時還沒有能力研習這樣大部頭的著作。

  本科四年﹐我見證了大慶石油學院從安達市遷址大慶市﹐也見證了學院的快速發展。大慶石油學院曾伴隨大慶油田的發現而誕生﹐當年的“揀糧﹑種地﹑乾打壘”的創業精神﹐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石油人﹐對我的一生來說﹐也是莫大的幸事。

  來到吉大法學院後﹐切身感知到吉大法學院是中國法學教育的重鎮﹐名副其實的“五院四系”﹔也才知道﹐眾多知名法學教授都是從吉大法學院走出去的。某種意義上﹐吉大法學院是培育中國法學家的搖籃之一﹐我更是對自己能在這個氛圍中研習法律由衷感到榮幸。

  師從著名法學家霍存福教授研習法律史﹐更是我一生的幸事和財富。他的《權力場》概括權力行使類型﹐闡明權力場的“場定律”和“場效應”﹐是知名暢銷書﹐以至一版再版。他在其《復仇‧報復刑‧報應說﹕中國人法律觀念的文化解說》給予我輩贈言﹕“讀古人書﹐須設身處地一想﹔論天下事﹐要揆情度理三思。”我後來通過各種渠道﹐將霍老師《權力場》大陸版的五個版本搜集齊﹐以作珍藏留念﹐既是對他的敬仰之情﹐也是在叩問我的內心。

  吉大法學院每位老師的授課都是一場學術盛宴。李潔老師的刑法學﹑彭誠信老師的民法學﹑杜宴林老師的法理學等等﹐呈現的不僅是學術思想﹐更是治學作風。那時候﹐每次老師開課之前﹐我都會通過師兄師姐以及法律書店等多種渠道﹐打聽該課程的參考用書﹐列下書單買回﹐然後“死啃”。現在想想﹐吉大法學院給予每個人的不僅僅是知識﹐更是一種嚴謹﹑務實的學風。

  吉大具有開放的學術氛圍﹐學生不僅研習專業內﹑也會涉獵專業外的學科。當時我和本專業的很多同學﹐去旁聽孫正聿老師的《哲學通論》。想想當時座無虛席的熱烈場面﹐令我至今心之嚮往。孫老師曾講﹕“真誠﹕抑制不住的渴望﹔真實﹕滴水穿石的積累﹔真切﹕舉重若輕的洞見﹔真理﹕剝繭抽絲的論證。”這讓身處吉大的學子領略哲學的思辨﹐更錘煉了學術研究的思維﹐讓每位渴望求知的學子體會到學科間的交融和碰撞。

  近讀梁曉聲先生的《中國生存啟示錄》﹐在其《何妨減之》一文中﹐他提出“減法的人生”。他說人生的真諦在於“將那些干擾我們心思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從我們人生的‘節目單’上減去﹑減去﹑再減去。於是令我們人生的‘節目單’的內容簡明清晰﹔於是使我們比較能做好的事情凸顯出來。”思來想去﹐回憶自己研習法律的求學心路﹐心無旁騖﹐又何嘗不需要“減法的人生”﹖

  如今﹐我已在檢察機關工作多年﹐和同事們一起在查辦貪污賄賂和瀆職侵權的道路上鐵肩擔道義﹐給國家挽回經濟損失﹐還社會清風正氣。不遑他顧﹐做好當下﹗

[責任編輯:康慧珍]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