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思想來自責任和擔當

2016-05-21 09:18 來源﹕中國青年網  我有話說
2016-05-21 09:18:27來源﹕中國青年網作者﹕責任編輯﹕康慧珍

  作者﹕國防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公方彬

  習近平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因思想內含豐富且具有強烈的現實指導性﹐而在理論界引起高度關注。其中一句﹕“這是一個需要理論而且一定能夠產生理論的時代﹐這是一個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夠產生思想的時代。”更是發人深省﹐引人思考。

  中國處於近代以來“最接近世界中心”的時候﹐且參與到世界規則制訂中來。這決定著一個重要命題進入我們的視野﹐中華民族復興之路怎麼走﹐或者說中國以什麼方式崛起﹐這是所有關注中華民族命運﹐關注中國大國道路的人們必定思考的。中國祗能選擇文明道路而非“鐵血道路”。既然走文明的道路﹐就需要文明的創造力﹐由文明創造實現文明引領﹐這就涉及到思想特別是世界級的偉大思想。

  思想尤其偉大思想從哪裡來﹐產生大思想的思想家如何生成﹖毛澤東有一句名言﹕“人的正確思想是從哪裡來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嗎﹖不是。是自己頭腦裡固有的嗎﹖不是。人的正確思想﹐祗能從社會實踐中來﹐祗能從生產鬥爭﹑階級鬥爭和科學實驗這三項實踐中來。”毛澤東的判斷必然要打上那個時代的印跡﹐但從方法論的角度看問題﹐思想確有路徑。這個路徑已經清晰反映在習近平的講話中﹐需要我們深刻理解把握。

  第一﹐大思想生成於大時代。“一個沒有發達的自然科學的國家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一個沒有繁榮的哲學社會科學的國家也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人類社會每一次重大躍進﹐人類文明每一次重大發展﹐都離不開哲學社會科學的知識變革和思想先導。”習近平的講話實際上闡明的是人類歷史規律。

  如果將這一規律與中國實際相結合﹐道理更加清晰。我們還是來看講話中的分析判斷﹐“當代中國正經歷著我國歷史上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也正在進行著人類歷史上最為宏大而獨特的實踐創新。這種前無古人的偉大實踐﹐必將給理論創造﹑學術繁榮提供強大動力和廣闊空間。”

  事實正是這樣﹐我國的全面改革正處於攻堅期和深水區﹐必然需要強大的思想理論作支撐﹐同時﹐提昇黨的執政能力﹐應對域外各種思潮的衝擊﹐同樣需要強大而先進的思想理論。需要是最強大的催化劑﹐當理論工作者真正弄清了歷史規律﹐真切感知大時代的精神脈動﹐大思想便應運而生。

  第二﹐大思想家成長于強烈的責任意識和擔當精神。講話明確指出了中國學術領域存在的諸多問題﹐包括﹐“學術原創能力還不強”﹑“有數量缺質量﹑有專家缺大師的狀況”。導致這些問題的原因﹐講話同樣作了分析和例舉﹐包括存在較為嚴重的“學術浮誇﹑學術不端﹑學術腐敗”﹐存在“急功近利﹑東拼西湊﹑粗制濫造”的問題﹐以及“剽竊他人成果甚至篡改文獻﹑捏造數據”的問題。正是這些“學術不端”﹐導致了“著作等‘身’者不少﹑著作等‘心’者不多。”

  凡此種種﹐原因固然很多﹐其中重要的一點是理論工作者的品德修養不高﹐與思想家要求存在很大距離。思想不能與品德劃等號﹐思想的價值也不是以思想家的品德來檢驗﹐但思想的產生一定奠基于思想家的品德和精神境界。因為思想的過程是痛苦的過程﹐尤其思想有時是要付代價的﹐並且思想越偉大﹐付出的代價也往往越大﹐沒有高尚的情操和人文情懷﹐不可能有創新思想的洞察力﹐更不會為思想而獻身的勇氣。

  習近平在與知識分子﹑勞動模範和青年代表座談時曾經指出﹐“知識分子要堅持國家至上﹑民族至上﹑人民至上﹐始終胸懷大局﹑心有大我。”所以強調胸懷和大我﹐就是因為非此不足以支撐思想。這個道理早在古人的觀點中﹐“小勝在智﹐大勝在德”﹐“非寧靜﹐無以致遠”。有什麼樣的境界就有什麼樣的人文情懷﹐進而決定能不能看得更遠﹐上得更高。

  所以﹐要成為大思想家﹐必須按照講話所言﹐“樹立良好學術道德﹐自覺遵守學術規範”﹐“真正把做人﹑做事﹑做學問統一起來。”“立志做大學問﹑做真學問。”“以深厚的學識修養贏得尊重﹐以高尚的人格魅力引領風氣﹐在為祖國﹑為人民立德立言中成就自我﹑實現價值。”

[責任編輯:康慧珍]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