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主體的動力從哪裡來

2017-04-20 09:09 來源﹕南京日報 
2017-04-20 09:09:05來源﹕南京日報作者﹕責任編輯﹕秦超

  作者﹕中央黨校副校長 王東京

  科技創新需要體制創新去推動

  對“創新是發展的動力”我深信不疑﹐可近段時間卻總在想﹕既然創新是發展的動力﹐那麼創新本身的動力由何而來﹖絕非多此一問﹐前不久在一個座談會上有科技部門的官員也說﹕體制創新與科技創新如同汽車的兩個輪子﹐當務之急是要解決好創新的動力問題。

  一語中的﹐這位官員點到了要害。是的﹐若不是創新動力不足﹐中央何必三令五申鼓勵創新﹖不過仔細推敲﹐該官員的結論雖然對﹐但把體制創新與科技創新比作汽車的兩個輪子未必恰當。其實﹐習近平總書記有個比喻更精闢﹕“如果把科技創新比作我國發展的新引擎﹐那麼改革就是把這一新引擎全速發動起來的點火系。”言下之意﹐是說科技創新需要體制創新去推動。

  我寫這篇文章﹐正是要討論科技創新與體制創新的關係。更確切地說﹐是要探討怎樣通過體制創新增強科技創新的動力。要回答此問題﹐首先得弄清楚科技創新的主體以及不同主體的追求目標為何。對以上問題若不清楚﹐體制創新便無所適從。而不知道體制如何創新﹐當然我們也就無法通過體制創新推動科技創新。

  政府是體制創新主體﹐而非科技創新主體

  學界通常認為﹐科技創新主體有三個﹕一是政府﹐二是企業﹐三是科技人員。我的看法﹐政府是體制創新主體而非科技創新主體﹐政府可推動科技創新但不直接從事科技創新。企業與科技人員當然是創新主體﹐但兩者的追求目標又有不同﹕企業追求的是利潤最大化﹐而科技人員則是為了體現自己的價值。

  中央強調改革進入深水區﹐是提醒改革阻力在加大

  政府作為體制創新主體﹐創新動力從哪裡來﹖有學者認為是來自對民族復興的追求。這看法我讚成。鴉片戰爭後一百年﹐中國積貧積弱﹑飽受凌辱﹐實現民族復興確實是政府追求的目標。新中國成立後﹐國家贏得了獨立﹐可之後三十年經濟發展處處受制於人。1978年﹐中央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與全國科技大會﹐明確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與“科學技術是生產力”的論斷﹐由此中國進入了改革開放新時期。

  可見﹐政府當初推動改革﹐既有追求民族復興的動力﹐也有落後挨打的壓力。然而經過三十多年改革﹐今天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問題在於﹐政府由各級官員掌控﹐隨著改革的深入﹐改革已越來越多地觸及官員的利益﹐因此我擔心政府的改革動力會弱化。不是杞人憂天。讀者想想﹐中央為何強調改革已進入深水區﹖我理解﹐就是提醒大家改革阻力在加大。

  企業不放手創新是技術創新有風險

  再看企業的創新動力。企業的追求目標是利潤最大化。有利潤最大化的牽引﹐照理企業應積極創新才是。可據我所知﹐時下不僅國企缺乏創新動力﹐民企也普遍創新不足。何以如此﹖我的解釋﹐是技術創新有風險。經濟學家奈特在《風險﹑不確定性與利潤》一書中曾將企業分為三類﹕風險偏好型﹐風險規避型﹐風險中型。現實中由於創新失敗的概率往往高於成功的概率﹐而大多數企業又屬風險規避型﹐這樣創新不足也就不奇怪了。

  要追問的是﹐企業分為國企與民企。國企的創新風險由國家(或全民)承擔﹐可為何國企不放手創新﹖思來想去﹐我認為問題出在企業績效考核上。國企創新失敗雖無需高管賠錢﹐但勢必要影響企業當年的績效。投鼠忌器﹐企業高管對創新難免患得患失。民企不同於國企﹐民企有創新動力﹐可民企由於缺乏風險分擔機制﹐創新失敗得由自己兜底﹐故對創新也往往會心有餘悸。

  科技人員不缺創新動力

  再看科技人員。科技人員的創新動力既來自他們的報國情懷﹐同時也來自對自身利益的關切。比如有人是為了發表論文評職稱﹐有人是為了申請專利獲大獎﹐有人是為了分享成果轉讓的收益。但無論出於何動機﹐科技人員都不會缺少創新動力。官方數據說﹐我國專利申請連續五年居全球之首﹐年均超過100萬件﹔到去年年底我國專利擁有量已超過100萬件。兩個100萬足可佐證這一判斷。

  增強創新動力的重點是政府與企業

  由此看﹐增強創新動力﹐重點是在政府與企業。前面說過了﹐政府是體制創新主體﹐而且體制創新要服務于科技創新﹐為表述方便﹐先說國企與民企﹐然後再說政府。增強國企創新動力﹐我認為關鍵是要讓國企高管有動力。有兩招﹕一是將技術創新(如研發投入)作為企業績效考核的重要指標﹔二是對高管採用“工資+期權”的薪酬機制﹕工資與年度績效掛鉤﹐期權與整個任期的創新收益掛鉤。

  怎樣推動民企創新﹖民企創新不足是因為沒有風險分擔機制。這是說﹐祗要有人肯為民企分擔風險﹐民企一定會大膽創新。問題是這種風險分擔機制怎麼建﹖我想到的是開放創新板市場。眾所周知﹐納斯達克(創新板)對推動美國技術創新居功甚偉﹐而英國1995年也開放了創新板(AIM)。別人有成功經驗我們可以借鑒﹐聽說上海正在緊鑼密鼓試點﹐是好消息。晚開不如早開﹐應該盡快推開。

  最後再說政府。最近社會上有一說法﹐認為時下有些政府官員不思改革與高壓反腐有關。這看法肯定是錯的。某些官員缺乏改革動力是事實﹐但並非因為反腐﹐而是改革觸動到了他們的利益。以往機構改革如是﹐今天審批制改革也如是。正因如此﹐我認為體制創新要由中央頂層設計﹐靠中央的權威自上而下推動。

[責任編輯:秦超]
  •   歷史穿越文的另一大吸引人之處就是在於現代人對於已經是既定事實的歷史的改變﹐即“我創造歷史”。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夢想﹐從前的科幻小說﹐過去的超能漫畫﹐現在的穿越小說﹐都是在文學作品中追逐不曾實現的夢想。【詳細】

      感謝春夜中有這樣一部《家客》滋潤業已乾涸的心田﹐讓我恍惚記起﹐也是走在夜晚的安福路上﹐適才謝幕的《生死遺忘》﹐還有《烏合之眾》﹐那一句句臺詞依然激蕩著我的心。【詳細】

  •   總之﹐當代知識分子愛國的責任和擔當不是空洞的﹑抽象的﹐而是現實的﹑具體的﹐是偉大的﹑高尚的﹐更是平凡的﹑普通的。【詳細】

      “一帶一路”光明談本期邀請北京德恆律師事務所主任﹑首席全球合夥人王麗﹐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國際經濟法學會副會長車丕照﹐圍繞“一帶一路”進程中的法治問題進行討論﹑提出建議。【詳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