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構建綠色發展新動能

2017-04-20 09:19 來源﹕中國環境報 
2017-04-20 09:19:47來源﹕中國環境報作者﹕責任編輯﹕李澍

  作者﹕中國-東盟(上海合作組織)環保合作中心 周國梅

  當前﹐全球治理體系正面臨深刻的調整與變革﹐經濟結構醞釀調整﹐同時逆全球化﹑貿易保護主義趨勢暗流湧動﹐全球可持續發展不確定性增加。在這一形勢下﹐迫切需要進一步明確綠色發展的新動能﹐並構建相關制度和政策﹐激發綠色發展的驅動力﹐破除傳統發展的路徑依賴﹐找到綠色發展轉型昇級的新路徑和制度保障。

  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依靠創新推動新舊動能轉換和結構優化昇級”﹐“加快創新發展﹐培育壯大新動能﹑改造提昇傳統動能”。這明確了發展新動能轉換的方向和動力。

  1 培育綠色發展新動能的背景

  當前﹐全球經濟正在綠色轉型﹐我國的綠色轉型也正進入快車道﹐同時﹐我國正更加緊密地融入全球環境治理進程。這些背景都為培育綠色發展新動能提供了可能。

  新舊動能轉換﹐培育綠色發展新動能﹐需要關注三大背景和趨勢。

  第一﹐全球經濟正在綠色轉型。這種綠色轉型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已經持續了近十年﹐很多國家和地區在尋找經濟發展新動能時﹐都加大了綠色經濟發展的力度﹐視綠色﹑低碳經濟為發展的新引擎。

  金融危機爆發後﹐美國政府推出近8000億美元的經濟復興計劃﹐其中1/8用於清潔能源的直接投資以及鼓勵清潔能源發展的減稅政策﹐同時加強對能源和環境領域的科研投入與總體部署﹐希望通過投資綠色行業帶動就業。歐盟2009年啟動綠色經濟發展計劃﹐計劃投資1050億歐元支持此計劃在各成員國推行﹐其中540億歐元和280億歐元用於幫助歐盟各國執行環保法規和研究創新廢棄物的處理技術﹐以此推動歐盟綠色就業和經濟增長。英國于2009年頒佈《英國低碳轉型計劃》和《英國可再生能源戰略》﹐計劃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供應比例達到15%﹐綠色能源領域產生的電力達到總量的40%。韓國于2009年發佈《綠色增長國家戰略》﹐明確要通過發展綠色產業推動經濟發展和創造就業﹐計劃到2030年可再生新能源產值由2007年的5億美元提高到1300億美元。而2015年聯合國通過﹑2016年開始正式實施的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更是標誌著全球綠色轉型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強調﹕“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SDGs)提供了一個解決挑戰和相關問題的具有連續性的全面框架。這些目標是普世的﹐既適用於發達國家﹐又適用發展中國家。目標需要成員國以平衡的方式來解決與可持續發展相關的社會﹑經濟和環境問題。目標的執行必須顯示出包容性﹑一體化和‘不讓一人掉隊’的原則﹔目標應該得到有效執行方式的支持﹐同時還必須能夠促進社會公正﹑機構有效性以及持久的和平。”因此﹐未來幾年將是全球和區域環境治理的調整期。

  第二﹐我國的綠色轉型正在進入快車道。當前我國已進入經濟發展新常態﹐這種新常態正在促使經濟發展模式由中低端向中高端昇級﹐產業結構進一步優化。發展的動能正在從過去的重化工﹑大投資驅動向服務業和消費拉動轉變。

  改革開放前﹐我國以工業為主導﹐工業增加值佔GDP的40%﹐這種趨勢一直到2006年開始下降。到2016年﹐服務業的比重對整個經濟增長的貢獻接近60%﹐我國三大產業的比例為8.6:19.8:51.6。這種結構變化對資源消耗和生態環境影響的壓力開始呈現正面影響﹐這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十二五”時期﹐我國工業廢水排放量及廢水中的化學需氧量﹑氨氮排放量分別下降了14%﹑17%和23%﹐工業廢氣中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下降了23%和32%﹐一般工業固體傾倒丟棄量下降了87%。從“大氣十條”實施3年的情況看﹐2016年﹐全國PM10平均濃度比2013年下降15.5%﹐74個重點城市PM2.5平均濃度比2013年下降30.6%﹐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PM2.5平均濃度比2013年分別下降33.0%﹑31.3%和31.9%。

  因此﹐“十三五”時期是生態環境質量改善的關鍵時期﹐也是實現綠色轉型的攻堅期﹐更是生態文明體制機制改革的落實期﹑實現綠色發展的窗口期和機遇期。

  第三﹐我國正在更加緊密地融入全球環境治理進程。全球環境治理有兩個重要行動﹐即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和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我國率先頒佈實現2030可持續發展目標國別計劃﹐在遏制氣候變化﹑推動低碳經濟發展方面﹐也一直是積極的參與者﹑實踐者和引領者。與2005年相比﹐2015年我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GDP)二氧化碳排放下降38.6%﹐比2010年下降21.7%﹔非化石能源佔能源消費總量比重達到12.0%﹔森林面積比2005年增加3278萬公頃﹐森林蓄積量比2005年增加26.8億立方米左右。在2014年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我國提出要構建亞太綠色供應鏈網絡的倡議﹔2016年在杭州召開的G20領導人峰會上﹐我國提出的綠色金融倡議也成為會議的重要成果。這些都標誌著我國在國際環境治理議程中一改過去被動者﹑參與者角色﹐正在發揮著推動者﹑實踐者和引領者的重要作用。

  2 綠色發展新動能的來源

  公眾的現實需求可以創造出巨大的政策和市場需求﹐促使我們將優美的生態環境質量作為發展的目標﹐培育綠色發展新動能。

  綠色發展的新動能就是能夠激發和保持綠色發展的驅動力。在新形勢下﹐這種驅動力來自6個層面。

  一是公眾對生態環境質量改善的強烈需求。當前﹐公眾對優美生態環境的需求越來越強烈﹐良好的生態環境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應有內涵。生態公共產品包括了清新的空氣﹑清潔的水質﹑安全的食品﹑優美的人居環境等。公眾的現實需求可以創造出巨大的政策和市場需求﹐促使我們將優美的生態環境質量作為發展的目標﹐培育綠色發展新動能。

  二是供給側深度和持續的結構性調整。當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已進入深度結構調整階段﹐淘汰落後過剩產能初見成效。我國正在加快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調整﹐構建綠色﹑循環﹑低碳發展的產業體系。在這個過程中﹐生產和投資越來越向綠色化方向發展。研究表明﹐綠色投資將對國民經濟發展起到顯著拉動作用。以2013年為例﹐當年環保投資為4479.5億元﹐拉動環保產業總產出5103.9億元﹐產出拉動系數為1.66﹐拉動環保產業增加值1448.5億元﹐增加值拉動系數為0.47。

  三是消費方式的轉換與昇級。經濟新常態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消費方式的轉換與昇級﹐我們要做的是如何促進綠色消費﹐構建有利於綠色消費的行為模式和制度體系。2016年﹐消費對經濟增長的拉動已經超過50%﹐以10%左右的速度增長﹐服務消費﹑中高端工業消費品﹑食品等將成為消費結構轉型的主力和發展的動力﹐以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為原則﹐以綠色產品為對象的綠色消費已成為綠色發展的重要驅動力。

[責任編輯:李澍]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