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近年來﹐反腐創作陷入低潮﹐十多年來鮮有反腐題材的影視作品搬上熒幕。十八大後﹐黨中央反腐力度不斷加大﹐老百姓熱烈擁護。反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今年播出後﹐廣受好評﹐反腐題材文學作品再度昇溫﹐受到大眾廣泛關注和熱議。本期訪談特邀著名作家﹑編劇﹑《蒼天在上》《高緯度戰栗》等反腐作品作者陸天明﹐與讀者分享創作歷程﹐闡述反腐作家的職責使命﹐探討人民在反腐鬥爭中的作用以及原創反腐文藝作品的發展前景等觀點。

 

  記者﹕請您談談自己創作反腐作品的心路歷程﹖ 

 

  陸天明﹕對於創作反腐文藝作品﹐需要明確一點﹕我們描寫的是反對腐敗﹐與腐敗作鬥爭﹐這是我們的主線。在創作過程中﹐要力求真實地表現到底有哪些腐敗現象﹐黨和政府﹑人民又是如何戰勝這些腐敗勢力的。例如﹐我們黨內的一部分領導幹部是如何忘記初心﹐開始墮落的﹔反腐人員是如何在反腐過程中逐步成長﹐變得強大起來的﹔我們的黨和政府又是如何在人民群眾的支持和參與下﹐領導這場反腐敗鬥爭的。

  就我自身作品而言﹐從《蒼天在上》到《高緯度戰栗》﹐也是通過塑造人物歷程來一步步深化對反腐認識的。在《蒼天在上》中﹐正面人物與反面人物黑白分明﹐雖然看起來很痛快﹐但卻經不起歷久的檢驗。《大雪無痕》就顯然不同﹐它著重描寫了腐敗官員發展演變的過程﹐描寫了他們是如何日益腐化﹐最終變成黨和人民對立面的。而《高緯度戰栗》則著重表現腐敗的產生除了有其不完善的體制因緣﹐還有其全民性的溫床做基礎﹐這也是反腐鬥爭形勢日益嚴峻的重要原因之一。反腐創作是一個不斷深化認識的過程﹐我們的創作不能過分簡單化﹑政治化﹐而減弱了它的思想性﹑藝術性和文學性。  

 

  記者﹕在創作過程中﹐哪些經歷最讓您難忘﹖

 

  陸天明﹕十八大以來﹐我們黨抱著刮骨療毒﹑壯士斷腕的決心﹐堅持與腐敗進行鬥爭﹐反腐創作也因此迎來“春天”。但即便是春天的路也不會是一帆風順的﹐氣溫也還是有起伏﹐仍要有迎接風霜和寒流的準備。這絕不是外交語言﹐我自認是二十年來自己對經驗教訓總結和科學分析的結果。上世紀90年代﹐我在創作《蒼天在上》《大雪無痕》《省委書記》和《高緯度戰栗》等反腐作品時﹐就是在一次次“突破禁區”﹐有的甚至是在違抗某些不合理的禁令的過程中完成的。反腐是一個敏感話題﹐我們每邁出一步都可能踩到“地雷”﹐你更不可能企求所有人都舉雙手投讚成票。在這樣的形勢下﹐創作難度可想而知。現在從總體上來說﹐反腐形勢空前大好。但能不能說在文藝創作上就不會再遇到雷區和禁區了﹖做這樣的設想是不現實的。

  但在艱難的創作過程中使我感到意外的是﹐我往往能遇到一些領導幹部的支持﹐和眾多“同盟軍”的加入。他們在關鍵時刻的理解﹑推薦和傾力相助﹐是我這幾部作品得以問世的關鍵。最讓我難忘的還是廣大讀者與觀眾的支持。那時﹐我會收到很多讀者的來信﹐他們在信中表示﹐自己以前時常會感到絕望﹑沮喪﹐看不到出路。但在看了我的作品後﹐重新鼓起了對生活﹑工作的美好願望。他們對作品的期待﹑熱愛和讚揚﹐使我獲得了巨大的力量和勇氣。反腐作品是一種精神力量。我們寫反腐也是為了要鼓舞人民的鬥志﹐讓大家看到還有很多人在為反腐事業而努力著。

 

  記者﹕一位優秀的作家應秉持怎樣的信念﹖

 

  陸天明﹕多年來﹐我一直在強調﹐作家﹑藝術家要實現第二次回歸。在文學創作上﹐曾提倡要回歸自我﹑敢於表現人性的複雜﹐這是第一次“回歸”。實現第一次回歸後﹐給真文學的產生鋪平了路﹐中國文學自此進入了一個黃金時期﹐產生了一大批優秀的中青年作家與作品。但僅此而已是不夠的﹐當時由於受到西方文藝理論的片面誤導﹐錯誤地認為作家祗要擁有自我即可﹐卻沒有進一步追問﹐所擁有的“自我”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自我﹐這是一個巨大的誤區。

  其實﹐作家是時代﹑民族﹑人民的代表﹐作家擁有的自我應該是一種大我。因此﹐我認為﹐中國作家應從第一次“回歸”繼續向前﹐實現第二次“回歸”﹐即從“小我”回歸到一度被某些人摒棄的 “大我”上。真正具備代表民族﹑人民﹑時代﹑歷史前進方向的“大我”精神﹐向人民敞開心胸﹐真實﹑真切﹑真心地把自己的心貼在民眾與祖國大地上﹐和它一起跳動。祗有這樣﹐我們才能真誠地去投入﹑觀察﹑研究﹑分析這960萬平方公里土地上所發生的﹐與人民息息相關的一切人和事﹐將心中的熱情轉化為強烈的創作欲望﹐進而淋漓盡致地體現在作品創作中。所有的文藝作品﹐包括反腐作品﹐最終的評判者就是歷史和人民。得到歷史和人民認可的作品才稱得上是真正優秀的作品﹐這是我心中唯一的標準。

 

  記者﹕目前﹐反腐鬥爭進入高潮﹐您認為作家應該如何投入其中﹖

 

  陸天明﹕我們要把握好社會的主流和本質。反腐是黨心民心所向﹐因此不能只靠少數部門和官員去做﹐它也應該是廣大作家﹑藝術家共同的義務和責職。作家﹑藝術家要在守法和依法的前提下﹐有強烈的家國情懷和理想堅守。在這方面﹐需要做到以下兩點﹕

  首先﹐要堅信我們國家主流向好。雖然反腐作品在創作過程中一定會遇到一些掣肘﹐始終會有人反對創作反腐作品﹐害怕這種作品。但我們要堅信我們的黨﹑政府﹑人民﹑社會痛恨腐敗﹐會支持作家創作出優秀的反腐作品﹐反腐作品面世後受到超乎尋常的歡迎便可證明這一點。此外﹐近百年來﹐在實現民族獨立﹐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中﹐確確實實產生了一批優秀的共產主義者﹐他們是把為人民服務當做自己終身理念的志士仁人。堅信有這樣一批優秀的同志和民眾與我們一起進行鬥爭﹐反腐創作一定能在與黨和人民的反腐鬥爭同行中﹐取得勝利﹐迎接輝煌。

  其次﹐要有直面現實的勇氣﹐敢說真話﹐不迴避矛盾和問題。 “遮遮蓋蓋”“猶抱琵琶”的作品不但會讓觀眾與讀者感到是在刻意粉飾﹐而且不能展現反腐鬥爭的重要性和嚴峻性﹐以及我黨反腐敗的決心。這樣的作品失信于民﹐是不會有生命力的﹐終將會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寫好反腐作品﹐第一﹐要堅持寫作為民﹐要展示我們黨一切依靠人民﹐一切服務人民﹐一切為了人民的執政理念﹐相信我們的作品一定會得到人民的支持與擁護。第二﹐要拿出一腔熱血來“趟雷區”。“趟雷區”要有自身先行﹐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的大智大勇。不迴避問題的嚴重性的同時﹐又能把握好全局和局部﹑主流和支流的關係。準確﹑真實地反映我們的體制的本質。祗有處理好這兩者之間的關係﹐才能把握好創作“底線”﹐使作品既充滿正氣﹐又能“接地氣”﹐通民心。

 

  記者﹕我們黨一切依靠人民﹐那麼您認為人民在反腐鬥爭中扮演何種角色﹖

 

  陸天明﹕我們是個大國﹐擁有十幾億人口。各級有幾百萬幹部﹐還有一些忠誠于黨的事業的司法機構從業者來“專業”反腐。但僅僅依靠這部分同志是不夠的﹐在法治的軌道上發動群眾來制約腐敗﹐和腐敗勢力進行不懈的鬥爭﹐才能保證“反腐鬥爭永遠在路上”。打著人民的旗號﹐以人民的名義去反腐﹐實際上卻掩蓋﹑壓制﹑忽視了人民反腐的作用﹐很難將這場鬥爭進行到底﹐取得應有的成果。在中華五千年歷史中﹐可以說沒有一個王朝不在反腐﹐多數也打著“民眾”的旗號。但結果如何﹖並沒有終結腐敗﹐而是都倒在了本朝腐敗官員的腳下﹐這樣的教訓一定要吸取。發動人民依法投入反腐鬥爭﹐把腐敗和腐敗官員置於人民的監督中﹐相信人民可以做我們要做而做不到的事情﹐才能徹底打贏反腐這場仗﹐這也是我在今後反腐創作中所要關注的重點內容。清官是需要的﹐但很顯然﹐僅僅依靠清官來反腐的觀念和做法已經過時﹐祗能一時過過“嘴癮”﹐也被證明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的。

  十八大以來﹐我們黨對部分機構和官員的反腐做法﹐不僅給我們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創作環境﹐而且為我們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和思想資源。完全可以寄希望於這樣一個好的開端﹐讓我國反腐鬥爭取得更大輝煌的同時﹐湧現出更多更好的反腐文學作品。

  (光明網記者趙偉露﹑趙宇 採訪整理)

王靜江

陝西省西安市公安局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

欄目簡介

《“五老”評熱點》是光明網最新推出的一檔有聲互動節目﹐聚焦當前社會發展﹑社會主義核心體系建設中的熱門話題﹐邀請“五老”(即老幹部﹑老戰士﹑老專家﹑老教授﹑老模範)﹐以“有聲評論”的方式﹐理論聯繫實際地進行深入解讀。

新聞背景

“校園欺凌”是國際上一個提法﹐在全世界範圍內都非常重視。據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報告顯示﹐全世界每年有將近2.5億兒童和青少年因各種原因遭受期凌﹐呈現高發態勢。

往期回顧

聯繫我們

如果您也是“五老”中的一員﹐願意與網友分享自己對於新聞事件的看法﹐歡迎將您的個人簡介及聯繫方式發送至wulao@gmw.cn﹐我們將及時回復您的來信。

欄目策劃﹕網評中心

責任編輯﹕李貝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