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思享家】提昇國際話語權﹐讓世界傾聽上合組織的聲音

2018-06-14 14:53 來源﹕光明網-理論頻道 
2018-06-14 14:53:30來源﹕光明網-理論頻道作者﹕責任編輯﹕鄭芳芳

  作者﹕天津外國語大學副校長 王銘玉

  2018年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會議于6月9日至10日在青島舉行。“上海合作組織成立17年來﹐走過了不平凡的發展歷程﹐取得了重大成就。”習近平主席指出﹐“我們要進一步弘揚‘上海精神’﹐提倡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觀﹐踐行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秉持開放﹑融通﹑互利﹑共贏的合作觀﹐樹立平等﹑互鑒﹑對話﹑包容的文明觀﹐堅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破解時代難題﹐化解風險挑戰。”

  上合組織的前身是上海五國會晤機制﹐1996年﹐中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的五國元首在上海舉行會晤﹐奠定了五國合作的堅實基礎。2001年6月﹐五國與烏茲別克斯坦領導人在上海舉行歷史性會晤﹐簽署了《上海合作組織成立宣言》﹐上海合作組織正式宣告成立。歷經17年的發展﹐上合組織已成為擁有8個正式成員國﹑4個觀察員國﹑6個對話夥伴﹐領土總面積超過亞歐大陸五分之三﹑人口總額佔世界近一半﹑國內生產總值佔全球百分之二十以上的世界上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區域組織。

  上合組織作為世界多元機制的重要一部分越來越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同時﹐上合組織也面臨著重大發展機遇和轉向。一是合作內容﹐由安全合作轉向多元合作。上合組織最初的職能集中於安全領域﹐以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三股勢力”著稱﹐安全合作一直是貫穿上合組織整個發展歷程的重心。近年來﹐上合組織的經濟功能也在不斷提昇﹐成員國之間貿易量佔各自貿易總額的比重逐年攀升。同時﹐各成員國還簽署了系列人文合作文件﹐舉辦了文化節﹑藝術展﹑青年節﹑電視合作論壇﹑文化研修班等交流活動。二是合作區域﹐由中亞區域擴展為亞歐區域。過去上合組織主要關注中亞地區﹐隨著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加入﹐上合組織便成為聯通從北冰洋到印度洋﹐從中國連雲港到俄羅斯加里寧格勒的跨大陸性組織﹐上合組織的樞紐地位更加突出﹐海洋領域的合作愈發重要。三是合作觀念﹐由成員內部發展轉向多平臺對接發展。隨著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上合組織成員國積極參與﹐目前已經形成了組織內外的多重戰略性對接﹐如與巴基斯坦的中巴經濟走廊對接﹑與俄羅斯的歐亞經濟聯盟對接﹑與歐洲的容克計劃對接﹑與哈薩克斯坦的光明之路對接﹑與英國的北部開發計劃對接﹑與韓國的歐亞倡議對接﹑與蒙古的草原之路對接﹑與越南的兩廊一圈對接﹑與土庫曼斯坦的強盛幸福時代對接等等﹐為上合組織的發展添加了許多新的增長點﹐為上合組織功能優化帶來新的機會。四是合作目標﹐由構建安全共同體轉向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對上合組織而言﹐安全是基石﹐但卻不止步於此。它充分發揮已有安全共同體的外溢作用﹐大力加強各成員國之間的經濟合作﹐經濟共同體的比重加大﹔它加強成員國間在教育﹑科學﹑文化﹑衛生﹑體育等方面的合作﹐使得社會共同體的色彩漸濃﹔它堅守“上海精神”﹐重視和尊重各成員國利益﹐從建設地區命運共同體起步﹐向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推進。

  上合組織影響力的擴大和地位的上昇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與此相關聯的國際話語權並未出現“與日俱增”的情況﹐形成了“組織強大”與“表達受限”的怪異情景。主要原因在於﹕一是西方大國的“冷戰思維”。在他們眼裡﹐上合組織是個“東方異語者”﹐由傳統共產黨國家和不結盟國家組成﹐根深蒂固的價值觀使西方以拒斥的態度堅守著自己的秩序。二是發達大國的“傲慢情結”。上合組織國家以新興國家為主﹐發達國家為了自己的利益﹐往往會帶著挑剔的眼光看著上合走進國際治理體系之中。三是發展中國家的“觀望態度”。目前國際格局變化的特點﹐可以用“唯一能確定的就是不確定”來概括﹐世界上不少國家和地區懷抱著疑問和焦慮的態度在觀望﹐其中也包括對上合組織身份定位的質疑與困惑﹐他們多多少少帶著審慎的眼光傾聽著上合的聲音。四是整體話語戰略的“籌劃疏缺”。上合組織目前正處於發展途中﹐成員彼此之間關係還不夠緊密﹐對公共外交作用的自覺認識和實踐力度還不夠﹐因此也就一直未能有一個在共同體層面上的公共外交整體戰略。

  鑒於以上原因﹐提昇上合組織國際話語權就顯得日益迫切和重要。一要堅守話語體系的主旨精神﹐從“上海精神”出發加速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從彼此包容與開放變為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夥伴關係的推動者﹑全球發展的促進者﹑文明互鑒的踐行者﹑生態環境的守護者﹐打造安全﹑繁榮﹑包容﹑美麗的世界。二要處理好話語體系的關係。需要處理好上合話語與世界認同的關係﹐上合組織與世界現存問題的關係﹐上合歷史觀與世界觀的關係﹐區域文化與文明對話的關係。三要關注話語體系的功能體現。要從表達功能角度來關注說話人(上合組織本身及各成員國)﹐從意動功能角度來關注受話人(西方發達國家及發展中國家)﹐從指稱功能角度來關注信息(上合的發聲及思想)﹐從跨接功能角度來關注語境(上合的背景及機制)﹐從語言功能角度來關注代碼(傳播的載體及媒介)以及從交流功能角度來關注接觸(上合的跨文化性及跨地域性)。四是加大話語體系的平臺整合。以國際舞臺為背景的話語平臺主要包括大眾媒體﹑互訪活動﹑對外合作﹑國際會議﹑民意機構﹑政黨交往等。上合組織的對外活動並不頻繁﹐而且多呈分散狀﹐各種平臺尚未形成一定的規模﹐各成員國必須著眼於整體戰略的視角﹐對現有的平臺資源進行必要的重組﹐盡快形成一個覆蓋全球﹑信息量大﹑影響力強的相對統一的上合話語平臺。

[責任編輯:鄭芳芳]
  •   紀錄片具有其他藝術形式不可比擬的意蘊深度﹐自誕生之日起以真實表現社會擔當﹐也助推社會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構﹐成為記錄歷史﹑警戒當下﹑推動社會變革的重要代表。【詳細】

      當萬聖節在年輕一代中成為一種潮流﹐狂歡還是肅穆就成了一個問題。但不管怎樣﹐從更深的層面來說﹐無論“鬼節”如何慶祝﹐其背後真正寄託的﹐都是對逝去親人的思念。【詳細】

  •   進入新時代﹐國際國內形勢發生廣泛而深刻的變化﹐改革發展面臨著新形勢新任務新挑戰﹐我們要抓住機遇﹑迎接挑戰﹐關鍵在於高舉新時代改革開放旗幟﹐繼續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擴大開放。【詳細】

      2018年﹐恰逢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輝煌成就昭示著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抉擇﹐是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活力之源。【詳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