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光明網專論】2020後農村減貧需要由“扶貧”向“防貧”轉變

【光明網專論】2020後農村減貧需要由“扶貧”向“防貧”轉變

2019-02-20 09:02來源﹕光明網-理論頻道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中國農業大學教授﹐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 李小雲

  在脫貧攻堅戰的推動下﹐我國農村現有標準下的貧困人口從2012年末的9899萬人減少到了2018年末的1660萬人﹐2018年的貧困人口數量比2017年減少了1386萬。按照自2012年以來每年平均減少1000 多萬的速度﹐到2020年末﹐我國現有標準下的農村絕對貧困人口將會從統計上消失。到2020年解決農村絕對貧困問題﹐並不僅僅表現在從2021年開始在統計意義上將不會存在年純收入低於2300元﹐即低於現行貧困線標準的群體﹐脫貧標準還同時具體為“兩不愁﹐三保障”的目標﹐因此﹐到2020年農村絕對貧困的消除將是多維度的﹐長期困擾我國農村的絕對貧困將會真正成為歷史。

  然而﹐現有標準下農村絕對貧困的消失﹐並不意味著貧困的消失﹐農村的減貧工作依然十分重要。首先﹐人類存在著一個基本生存的物質底線﹐所以貧困具有一定的客觀性和絕對性。解決基本生存性的貧困固然是巨大的成就﹐但是在很多情況下貧困主要還是一個相對的概念。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貧困標準會不斷上移﹐農村絕對貧困的消失並不意味農村貧困的消失﹐減貧工作不可能終止。其次﹐隨著生存性的絕對貧困的終結﹐未來農村貧困將會更多地以相對貧困的形式存在﹐將主要體現地區﹑城鄉和不同群體之間在收入﹑社會公共服務﹑教育及醫療服務等方面的差距。貧困特徵的變化勢必需要考慮農村減貧政策的相應調整。

  我國農村減貧工作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正式展開。由於當時經濟發展水平還不高﹐農村貧困面大﹐貧困人口多﹐不可能通過工資轉移的形式實現減貧﹐因此﹐通過支持貧困人口積極參與經濟創收實現收入增長﹐也就是所謂的開髮式扶貧成為了當時主要的減貧戰略。本世紀以來﹐轉移支付和改善社會公共服務在農村減貧中的作用越來越大﹐但從某種意義上講﹐開髮式扶貧一直是我國農村減貧工作的主要戰略。也就是說﹐我國農村貧困的治理機制一直都主要圍繞著“扶貧”而展開。這一治理路徑突出地表現在圍繞著從區域瞄準到村級瞄準再到精准扶貧的“建檔立卡”制度的貧困農戶的瞄準制度的變化上。從很大程度上講﹐我國農村減貧工作從中央和地方制定的減貧目標到相應減貧措施的配置﹐都主要集中在解決已經是貧困的目標群體上。進入新世紀以來﹐我國農村貧困發生的機制已經發生了變化﹐中央農村減貧政策開始重視解決貧困的致貧問題﹐貧困村基礎設施﹑教育扶貧﹑健康扶貧﹑農村社會最低保障制度等一系列具有防止貧困發生的政策不斷推出﹐特別是脫貧攻堅戰實施以來﹐農村減貧工作事實上已經進入到了扶貧和防貧相結合的階段。但是﹐無論從農村減貧的總體戰略還是減貧資源的配置而言﹐農村減貧的總體框架依然還是“扶貧”。

  未來﹐隨著農村絕對貧困走入歷史﹐農村生存性貧困也將不再是我國農村貧困的主體特徵﹐除了少部分特殊困難的群體不可能依靠開髮式扶貧來脫貧﹐需要更多保障性的政策支持以外﹐農村多數群體的致富則越來越多地需要依靠經濟發展的拉動。也就是說﹐農村減貧工作除了仍然有少數所謂的特殊困難群體這樣的扶貧目標以外﹐將不應該再有類似現在這樣的“建檔立卡”戶扶貧目標。因此﹐未來農村減貧的總體戰略需要調整。

  現有標準下農村絕對貧困人口的消失意味著農村減貧戰略需要由“扶貧”向“防止貧困發生”轉化。脫貧攻堅的成果是否可持續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兩個重要因素﹐一是脫貧人口不返貧﹐二是不出現大量的“新窮人”。無論是減少返貧﹐還是防止新的窮人出現﹐都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是否有一個有效的“防貧”機制。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扶貧工作既要解決好眼下問題﹐更要形成可持續的長效機制。”為此﹐需要在戰略和政策層面調整我國長期以來的農村減貧戰略﹐克服一邊生產窮人﹑一邊扶持窮人的局面。這一調整建議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

  第一﹐隨著農村絕對貧困人口的消除﹐相應的農村貧困治理的體制需要調整﹐需要從扶貧為主的治理機制向防貧為主的治理機制轉變。

  第二﹐2020後農村減貧戰略的重點應聚焦貧困的產生機制上。從目前看﹐縮小地區發展發展差距﹐縮小城鄉社會公共服務的差距以及開拓農民新的就業空間﹐特別是考慮培育全方面的有利於窮人的市場機制﹐都是從長遠上防止貧困發生的重要方面﹐也是未來農村減貧工作的關鍵所在。

  第三﹐貧困地區學前教育的缺失和義務教育質量﹐尤其是師資質量問題是中國農村貧困再生產的重要緣由﹐應該成為未來農村“防貧”機制的重要內容之一﹐應加快推進貧困地區“山村幼兒園”的建設和鄉村學校的教師隊伍建設。

  第四﹐貧困人口的醫療可及性差是因病致貧的重要原因。貧困地區鄉村衛生室的比例不到30%﹐幾乎大部分貧困地區均沒有合格的鄉村醫務人員。貧困地區鄉村基本衛生設施和衛生人員的不足嚴重影響了已有的農村醫療衛生政策效果的發揮。應將鄉村衛生的建設和鄉村醫生的培養作為未來農村減貧工作的重要內容之一。

  第五﹐農村低保是防止貧困發生的重要機制﹐但是目前低保存在瞄準偏離等問題﹐根本原因是“低保泛化”。2020年後應嚴格界定目標群體的標準﹐縮小覆蓋面﹐提高支持的強度﹐聚焦容易識別和爭議很少的特殊困難群體﹐使其真正發揮兜底保障作用。

[ 位置﹕ 首頁> 理論頻道 責編﹕鄭芳芳 ]
閱讀剩餘全文(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iWaes系統發佈4月網絡理論文章TOP100榜

  • 思想理論網絡文章評價系統2.0研討會召開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反海外腐敗法》本是美國單方面的國際反腐行動﹐但鑒於美國在世界體系中的重要地位﹐其影響逐漸擴大﹐在一定程度上推動全球反腐實現了從無到有﹐並逐漸演變成一個全球腐敗治理機制。
2019-06-12 15:04
歷經70年艱苦卓絕的探索和努力﹐現在我們實現了新中國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滄桑巨變。這一偉大躍遷的基礎是中國的經濟發展。
2019-05-29 17:08
在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文化多樣化﹑社會信息化的今天﹐推動文明交往互鑒走向深入﹐必將使亞洲人民生活更加幸福美好﹐必將使人類文明之花綻放得更加繽紛絢麗。
2019-05-22 17:15
在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過程中﹐應盡量推動“一帶一路”回歸經濟外交的本質﹔應通過引導更多社會力量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方式﹐突出和彰顯“一帶一路”的經濟合作倡議屬性。
2019-05-15 17:28
歷史深刻表明﹐愛國主義自古以來就流淌在中華民族血脈之中﹐去不掉﹐打不破﹐滅不了。我們紀念五四運動﹑發揚五四精神﹐必須緬懷五四先驅崇高的愛國情懷和革命精神。
2019-05-06 17:09
在“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各參與方共同努力﹐齊心做大世界經濟的大蛋糕﹐從而使得所有直接或間接參與建設“一帶一路”的國家和人民從中受益。
2019-04-23 17:09
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正是在中國網信事業建設實踐中不斷完善並最終形成﹐它是中國互聯網發展的經驗總結﹐體現著黨和國家對信息化時代特徵的探索以及對中國國情的深刻認知。
2019-04-22 14:20
民眾預期既不能過多超出社會實現能力﹐也不能低於現實境遇狀況。祗有讓預期保持在一個張弛有度的合理區間﹐才能激發社會活力﹐促進經濟社會健康穩定發展。
2019-03-28 17:24
從早期的局域網發展到5G時代物聯網﹐革命性的技術為世界帶來了過去難以想象的便利和快捷﹐成為推動人類發展和社會進步的不可或缺的“福器”。
2019-03-25 17:41
全面樹立跨界理念﹐開創具有中國特色的跨區域治理新格局﹐構築跨界融合共享的大都市圈﹐是實現長三角高質量一體化發展的金鑰匙。
2019-03-22 18:03
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是新時代我國經濟發展的基本特徵。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有8處提到了“高質量發展”。
2019-03-13 09:22
以信息傳播技術為手段﹐以“數字中國”建設為依托的改革創新是重塑中國經濟內在結構和調整中國與世界關係的重要驅動力。
2019-03-11 17:18
在青年科技人才培養和使用中﹐建立科學的人才評價機制﹐對於樹立正確用人導向﹑激勵人才發展﹑調動人才創新潛能具有重要作用。
2019-03-06 14:20
在我國迅速發展壯大的高水平行業特色型大學﹐更具備轉型為創業型大學的先天優勢﹐這支生力軍應是我國未來創業型大學發展的主體力量。
2019-02-26 10:59
加快農村全面轉型﹐促進農村社會發展與鄉村治理現代化﹐必須全面激活主體﹑要素和市場﹐激發農村發展的活力和動力。
2019-02-21 13:29
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始終是我們黨的奮鬥目標。在新時代﹐需要抓住我國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推動法治建設向縱深發展﹐續寫法治建設新篇章﹗
2019-02-18 14:33
黨中央提出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實﹐在更高起點﹑更高層次﹑更高目標上推進全面深化改革﹐關鍵是體現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實。
2019-01-29 15:09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警惕和抵制歷史虛無主義的影響”﹐這提醒我們反對歷史虛無主義﹐不僅要理直氣壯﹑旗幟鮮明﹐而且要始終堅持實事求是。
2019-01-26 16:25
通過各種形式的發展融資和發展合作﹐與廣大發展中國家以及發達國家結成發展能力共享的共同體﹐推動實現全球更大範圍的共同發展﹑共同繁榮。
2019-01-24 17:20
雄安新區在謀劃過程中不僅關注傳統基礎設施與公共服務﹐也花費了大量精力關注在智慧化﹑數字化時代的新機遇。
2019-01-19 15:44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