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思享家】完善青年科技人才評價體系
首頁> 理論頻道> 思享家 > 正文

【思享家】完善青年科技人才評價體系

來源﹕光明網-理論頻道2019-03-06 14:2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環境與健康相關產品安全所所長 施小明

  當前﹐全球科技發展已經滲透到所有行業領域﹐科技創新進入大眾創新的時代。人才是國之根本﹐青年人才是科技強國生力軍。“青年興則民族興﹐青年強則國家強。”我國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青年人肩負起重任﹐成為自主創新的中流砥柱。

  在青年科技人才培養和使用中﹐建立科學的人才評價機制﹐對於樹立正確用人導向﹑激勵人才發展﹑調動人才創新潛能具有重要作用。2018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兩院院士大會上的重要講話深刻指出﹕“要創新人才評價機制﹐建立健全以創新能力﹑質量﹑貢獻為導向的科技人才評價體系﹐形成並實施有利於科技人才潛心研究和創新的評價制度。”這在科技界引發了熱烈反響﹐讓廣大科技工作者倍感振奮和溫暖。

  去年﹐根據共青團﹑青聯界調研安排﹐我參加了完善青年科技人才評價體系專題調研。從調研情況看﹐現有科技人才評價體系具體到青年科技人才﹐還存在一些問題。

  一是“分類評價”需進一步落實。青年科技工作者的共同心聲是﹐落實好中央關於分類推進人才評價機制改革的指導意見﹐在職稱晉陞﹑項目評審﹑績效考核中﹐更全面﹑準確地評價青年人才和科研成果的科學價值﹑技術價值﹑經濟價值﹑社會價值和文化價值﹐不唯論文數量﹐不唯獎項級別。

  二是地域劣勢﹑學科弱勢影響明顯。我們去的合肥﹑西安﹐都是中西部城市﹐雖然有傾斜政策﹐但當地青年科技工作者的機會還是較少﹐事實上存在著項目評審﹑人才評價的區域差別﹐導致很多人才“孔雀東南飛”。還有一些轉化應用較少的基礎學科和專業門類較窄的“小學科”﹐很難在項目申請﹑成果評價中獲得話語權。

  三是客觀上存在“優勢累積效應”。一方面﹐“人才帽子”過於集中﹐已經成名的科學家地位和榮譽不斷強化﹐沒獲得人才稱號的科技工作者則被壓抑﹐青年人才成長“一步慢﹑步步慢”。另一方面﹐少數學術權威在人才評價中具有決定性地位﹐容易使年輕人的貢獻包括一些原創性觀點﹐得不到權威的認可而被淹沒。

  四是青年科技人才“大齡化”趨勢嚴重。現在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為代表的青年基金項目評審中﹐強調科研成果的社會認同﹐使得科技人員創造峰值年齡相應增長﹐入選者顯現明顯的“大齡化”趨勢。這會在人才評價中產生“等年齡﹑熬資歷”等負面影響﹐不利於激勵青年科技人才盡早脫穎而出。

  五是亟待建立科研誠信評價指標體系。目前對科技人員學術道德﹑科研誠信的評價維度較少﹐往往是以“有”或“無”來進行結果性評價﹐缺乏對道德操守的等級評價﹐缺乏對誠信情況的全過程管理﹐亟待建立一套科學﹑可行的科研誠信評價指標體系。

  讓青年建功立業的舞臺足夠廣闊﹑夢想成真的願望能夠實現﹐是改革和完善青年科技人才評價體系的最終目標。經過認真分析﹐我們提出以下建議。

  一﹑人才評價從重成果向突出創新能力轉變。要充分考慮青年人科技創新的特點﹐不能過分偏重成果(“存量”)評價﹐應重點評估青年人才的創新能力﹑發展潛力﹐建立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容錯機制﹐對於原始創新難度較大的基礎學科﹐適當減少考核頻次﹑延長評價周期。

  二﹑逐步縮小地域差別﹐體現學科差異。在國家傑出科學基金﹑“長江學者獎勵計劃”等人才項目和“中國青年科技獎”等獎項評審中﹐建議適當兼顧中西部和緊缺學科人才﹐盡量降低地域經濟發展差距對人才評價和流動的影響。加大對基礎學科﹑特色學科﹑新興學科的扶持﹐充分尊重其在人才和機構評價﹑項目和成果評審中的話語權。

  三﹑同行評價中體現“國際聲音”和“青年聲音”。對評議專家的選擇﹐盡可能保障多樣性﹐在高級別項目和成果評價中﹐盡量做到“大同行”與“小同行”相結合﹐國內專家與國外學者相結合﹐同時吸納青年人才參與﹐避免學術權威“一錘定音”。

  四﹑加大科研誠信的系統評價和動態管理。青年科技人才處於事業快速發展期﹐科研誠信評價應涵蓋個人的科學精神﹑專業能力和資源條件等方面﹐應體現在項目申請﹑項目實施﹑成果評價等科研活動各環節﹐貫穿于科技人才職業生涯全過程﹐同時建立懲戒制度﹐從嚴治理弄虛作假和學術不端行為。

  五﹑著力破除“四唯”﹐向多元化分類評價轉變。大力推進人才分類評價﹐破除“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堅持共通性與特殊性﹑水平業績與發展潛力﹑定性與定量評價相結合﹐讓從事基礎研究﹑社會公益研究﹑應用研究﹑技術開發以及科研輔助﹑科技管理的各類人才各盡其用﹑各展其才。

  (本文系作者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趙樂際參加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