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理論頻道> 理論專稿 > 正文

建立健全環境治理體系

來源﹕光明網-理論頻道2019-05-31 14:5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中國地質大學(武漢)黨委副書記﹑教授 成金華﹐中國地質大學(武漢)經濟與管理學院博士生 左芝鯉

  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生態文明建設正處於壓力疊加﹑負重前行的關鍵期﹐已進入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的攻堅期﹐也到了有條件有能力解決生態環境突出問題的窗口期。

  “三期疊加”意味著生態文明建設的緊迫性不斷加強﹐推動難度日益提昇﹐落實機制與路徑進一步豐富與完善。如果我們不把握機會﹐採取一系列政策措施以解決突出的生態環境問題﹐將會在日後付出更沉重的代價。因此﹐建立健全環境治理體系迫在眉睫。

  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加快形成﹐我國環境治理力度顯著增強﹐環保治污工作取得突出成效﹐重大生態保護和修復工程逐步落實﹐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市場體系加快構建﹐我國的環境狀況得到極大改善。但是﹐傳統發展模式下積累的環境污染問題仍為突出﹕環境治理組織結構有待優化﹐主體責任尚未壓實﹐環境治理制度稍有欠缺﹐環境治理體系不夠完善。因此﹐構建政府為主導﹑企業為主體﹑社會組織和公眾共同參與的環境治理體系﹐必須要做好如下三方面工作。

  創新環境治理組織結構。環境治理的動態性﹑長期性和系統性決定需要完善縱向權責體系﹐根據環境因子的外部性程度劃分上下級環境管理權限和職責﹔完善橫向協調機制﹐按照“責任共擔﹑信息共享﹑協商統籌﹑聯防聯控”的工作原則﹐合理解決區域環境問題﹐逐步建立長效合作機制﹔形成多中心治理模式﹐建立“環境監測﹑污染控制﹑行政處罰”為一體的環境監管機制﹐充分發揮市場作用﹐推進第三方治理﹔建立橫縱結合的環境治理網狀結構﹐形成多種資源共享﹑彼此互惠合作的機制﹐各組成部分按系統的結構方式相互作用﹑相互制約﹑相互補充﹐力求達到整體效果最優化。

  落實環境治理主體責任。環境問題的“公共性”及“外部性”決定了單一的力量是無法取得環保攻堅戰的勝利﹐要匯聚各種力量﹐形成最大合力。

  處於核心地位的政府﹐應充當社會利益博弈的“平衡器”﹐綜合運用各種政策手段推動環境治理﹐整合相關環境治理職能部門﹐形成職能配置科學﹑組織機構合理﹑運行高效順暢的生態環境治理體制﹐避免社會各階層因利益衝突而損害環境治理協作。同時﹐也要尊重和保障公眾環境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

  企業作為特殊治理主體﹐需要嚴格依據各項法律政策和社會準則規範生產經營過程﹐堅持經濟利潤﹑社會責任和環境保護的統一﹐自覺減少環境污染﹑破壞和違法行為﹔還應實現環境信息的“透明化”﹐主動接受政府﹑社會和民眾的批評與監督﹐進一步完善企業內部的環境治理。

  社會組織作為政府﹑企業﹑公眾之間的“粘合劑”﹐應充分發揮其社會組織的專業性﹐彌補公眾參與專業性不足的弊端﹐搭建良好的信息溝通平臺﹐調節不同主體的利益關係﹐緩解衝突和解決矛盾。

  公眾作為參與環境治理的中堅力量﹐一方面應努力提高自身環保意識﹐積極向綠色低碳﹑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轉變﹐另一方面﹐應充分發揮自身對政府和企業環境治理的監督作用﹐積極參與環境治理。

  完善環境治理制度體系。環境治理作為環境治理體系建設的基本要素之一﹐其制度﹑機制的建設與完善﹐可以為建立健全環境治理體系保駕護航。

  要完善污染物排放許可制。在全國範圍內建立統一公平﹑覆蓋所有固定污染源的企業排放許可制﹐合理配置企業治理污染的責任﹐將企業治污從被動轉變為主動﹐責任從部分轉變為全面﹐污染源從重點轉向全部﹐促進企業持續健康發展。

  要建立污染防治區域聯動機制。區域污染防治工作的開展要多策並舉﹐多地聯動﹐全社會共同行動﹐打破傳統各自為政的屬地化﹑條塊化管理體制﹐改變傳統的屬地治理模式﹐解決污染防治工作上政出多門﹑多頭治污﹑九龍治水的現象﹐提高環境治理的有效性與整體性。

  要建立農村環境治理體制機制。建立以綠色生態為導向的農業補貼制度﹐加快制定和完善相關技術標準和規範﹐加強農村環保設施建設﹐加大扶持力度﹐培育治污主體等。

  要健全環境信息公開制度。提高環保信息公開化水平﹐減少由於信息不對稱引發的無效監管﹐調動公眾參與環境保護的積極性﹐讓每個人都成為保護環境的參與者﹑建設者和監督者。

  要嚴格實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明確生態環境的重要地位﹐強化生產者保護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