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經濟頻道> 正文

習近平一周兩次“堅定不移” 意味著什麼﹖

2016-07-30 18:57 來源﹕華爾街見聞  我有話說
2016-07-30 18:57:07來源﹕華爾街見聞作者﹕責任編輯﹕鄭然

  (原標題﹕習近平一周兩次“堅定不移” 意味著什麼﹖)

  上周國家主席習近平兩次提到了“堅定不移”﹐敏銳的分析師們已經嗅到了其中隱含的政策信號。

  第一個“堅定不移”﹕7月4日﹐習總書記在全國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上要求“堅定不移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理直氣壯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

  第二個“堅定不移”﹕7月8日﹐習總書記在京主持召開經濟形勢專家座談會要求“堅定不移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並且要有力﹑有度﹑有效落實好“三去一降一補”重點任務。

  此外﹐上周四彭博還報道﹐中國政府正在考慮幫助約10家陷入困境的大型國有企業脫困﹐這似乎也正好契合習近平提出的“使國有企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發揮帶動作用”。

  “是不是很熟悉的味道﹖供給側改革疊加國企改革﹐政策開始複製98年的路徑。”安信證券策略分析師徐彪﹑劉晨明在報告中點出﹐ 1997年開始供給側改革﹐1998年紡織行業去產能拉開帷幕並進入深水區。以“三年脫困”為攻堅目標的國企改革高潮同樣于1998年開始。

  國企改革重新提上日程

  想當初﹐當國企改革被列為十八屆三中全會重要改革內容之一時﹐市場滿懷憧憬。各地國企改革指導意見的出臺以及央企試點名單的公佈讓國企改革成為A股市場的風口。2015年後﹐儘管“1+N”頂層規劃和國企改革十項試點陸續出爐﹐但政策落地的情況並不盡如人意。

  去年年中以來﹐隨著市場持續走弱﹐國企改革的話題已經沉寂一段時間。但伴隨著6月26日寶鋼和武鋼宣佈戰略重組﹑7月6日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的召開﹐國企改革重回視野。

  座談會上﹐習近平作出重要指示強調﹐國有企業是壯大國家綜合實力﹑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必須理直氣壯做強做優做大﹐不斷增強活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

  當天李克強也提出﹐要堅持不懈推動國有企業改革﹐積極推進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和完善的法人治理結構﹐遵循市場規律﹐瘦身健體提質增效﹐淘汰過剩落後產能﹐以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更早前點燃市場對國企改革熱情的是6月26日寶鋼股份﹑武鋼股份雙雙發佈停牌公告披露﹐寶鋼集團與武鋼集團正在籌劃戰略重組。

  為什麼現在又到了談論國企改革的時候﹖徐彪認為﹐關鍵在於有沒有倒逼的力量。一是經濟環境的倒逼﹕

  近年來﹐國有﹑私營兩個部門景氣程度的分化越來越明顯。國有工業增加值連續負增長﹐而私營工業增加值的增速則繼續回升。所以﹐如果國企不能很快通過去行政化的改革方式來提昇企業運營效率﹐很難想象在杜絕“大放水”的情況下﹐經濟能夠只依靠私營部門走出健康的L型。這是我們說的第一個“倒逼”──經濟環境倒逼國有企業改革必須開始推進了。

  二是政策環境的倒逼﹕

  國有企業集中在產能過剩的傳統行業。作為供給側改革的配套政策﹐如果去產能﹑去杠杆進入深水區後﹐國有企業不能通過改革來提效﹐那麼這些產能過剩的國有企業將大概率要經歷比90年代末期更長的寒冬。

  相反﹐如果去產能﹑去杠杆與國企改革能夠相互配合齊頭並進﹐即便總需求仍然低迷﹐國有企業也很快會看到類似1999年開始的盈利復甦。這是我們說的第二個“倒逼”──供給側改革的政策倒逼國有企業改革必須配合同步推進。

  “國企改革在經濟環境和政策環境的雙重倒逼下﹐開始有所推進﹐那麼受益的就不單單是國企改革板塊那麼簡單。整個“供給側+創新”的主線會更加明確﹐更加有利於風險偏好的抬升。”徐彪認為。

  但也會有疑慮的聲音﹐廣發策略陳傑﹑鄭愷﹑曹柳龍提到﹐這次釋放的信號似乎還是“老生常談”﹕

  市場對“國企改革”的期許在於﹕是否能通過所有權結構的重設﹐吸引民間資金對國有企業參股控股﹐從而提昇企業效率和股權價值﹔以及是否能通過激勵機制的創新﹐提高管理層的積極性﹐激發企業活力。而從最近召開的全國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釋放出的信號來看﹐主要強調的仍是“防止國有資產流失”﹑“加強和改進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這和市場的期許並沒有形成一致﹔

  而另一方面﹐目前也並沒有看到寶鋼武鋼的戰略重組和此前南北車合併﹑中冶五礦合併這種簡單的“1+1=2”式的重組有什麼區別。由於“國企改革”這個主題在最近三年已在市場上反復炒作﹐難免出現“審美疲勞”﹐我們認為祗有出現讓人眼前一亮的新變化﹐才可能再次激發市場的熱情﹐但目前來看興奮點還不夠多。

  供給側改革加速

  “供給側改革”加強落實表現在年初以來已有16個省份發佈了去產能方案﹐煤炭近期漲價明顯。

  國家發改委7月7日召開的全國電視電話會議上﹐發改委主任徐紹史在會上要求所有地方政府在7 月底前明確其各自的去產能目標﹐並且必須在2016 年底前完成目標。

  根據會議﹐2016 年將壓減粗鋼產能4500 萬噸﹐退出煤炭產能2.5 億噸﹐而此前目標為三至五年內分別去產能1 億-1.5 億噸以及5 億噸。高華證券提及﹐此舉表明去產能集中在前期﹐與對及早退出產能給予明確的財政激勵的做法一致。

  會議還明確要求地方政府務必在7 月15 日前將供給側改革目標分解到市縣﹐並在7 月底前報送產能退出的具體計劃和時間進度表。2016 年底前未能完成任務的地方政府和企業將被追責。

  更早前的6月27日和28日﹐習近平連著召開兩場重磅會議(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十五次會議﹐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其主要內容概況起來是﹕強調地方﹑強調問責。

  “由於來自中央政府的壓力加大﹑地方政府政治意願上昇以及財政刺激增加──而且目前要求地方政府在7 月底前宣佈減產目標──我們預計從2016 年下半年開始去產能將加速﹐這應會給2017-2018 年帶來穩健的供需格局。”高華證券分析師朱地武﹑王瑋嘉寫到。

  在高層頻繁表態和政策的密集出爐之下﹐改革的預期正在逐漸形成﹐用徐彪的話來說就是“改革大潮將至﹐供給側攻堅的集結號已經吹響”。

  那麼如何判斷現在去產能所處的階段﹐徐彪提到工業品價格是一個非常好的指標。

  由2015年上半年工業品價格企穩和下半年遭遇的深底判斷﹐市場在經歷一輪民營企業去產能之後﹐正逐步開啟針對國企的去產能化。這個結論從今年上半年投資﹑信貸﹑通脹和社會需求等指標上也能得到佐證。 我們有充足理由認為﹐今年下半年將是政府主導國有企業去產能的攻堅階段。

  最近市場已經開始躁動起來﹐A股煤炭板塊連續大漲﹐從6月15日的低點算起漲幅已經接近20%﹐今天盤面上煤炭﹑有色領漲﹐陝西煤業漲超8%﹐西山煤電漲逾7%。

  “參考98年的改革進程﹐我們認為上半年重點部署的煤炭鋼鐵行業將在下半年逐漸看到成效﹐並且在之後兩年迎來業績拐點。”徐彪認為﹐有色﹑水泥﹑玻璃或將成為接棒煤鋼行業的下一個去產能重地。

[責任編輯:鄭然]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