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著名物理學家閔乃本逝世

  【追思】

 “閔乃本星”依然閃耀

 ──追憶我國著名物理學家閔乃本

  光明日報記者 鄭晉鳴

我國著名物理學家閔乃本逝世  

閔乃本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我國著名物理學家﹑材料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南京大學教授閔乃本因病于9月16日逝世﹐享年83歲。

  “一個人一輩子﹐要給這個世界留下一點東西。”閔乃本的弟子﹐南京大學現代工程與應用科學學院教授陸延青﹑教授吳迪都記得老師的諄諄教誨﹐“他教會了晚輩﹐什麼是知識分子的眼界和擔當。”

  三色激光搖曳生姿

  2006年﹐空缺了兩年的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頒發給了南京大學固體微結構實驗室閔乃本﹑朱永元﹑祝世寧﹑陸亞林﹑陸延青5位教授。這個時常空缺且代表我國自然科學研究最高榮譽的獎項﹐在當年落在了這項原始創新性成果上。

  此前﹐世界上所有的激光器﹐祗能發射出一種顏色的光。而在閔乃本手裡﹐激光器可以同時發出紅﹑綠﹑藍三種顏色的光。“治病﹑國防﹑量子通信……都用得到。”多波長激光器有可能發展成為一種激光醫療儀器。例如有些病症的病灶對某一波長的激光比較敏感﹐就可用它來檢測和定位﹐然後再用另一波長的激光對它進行手術治療。閔乃本曾如此憧憬這一成果的未來應用。

  成功的關鍵﹐在於製成一種特殊的晶體材料──介電體超晶格。這種晶體材料並不存在於自然界中。它能夠問世﹐離不開閔乃本持續19年的實驗驗證。

  1990年﹐閔乃本和朱永元提出多重准位相匹配理論﹐預言一塊准周期的介電體超晶格能夠將一種顏色激光同時轉換成三四種顏色的激光。論文在國際學術刊物上發表後﹐並未引起學術界的重視。他下定決心要製備出准周期的介電體超晶格。

  終於﹐研究組1996年製備出了同時能出兩種顏色激光的准周期介電體超晶格。這項科研成果發表在世界級學術刊物《科學》上﹐美國斯坦福大學一批科學家紛紛介入﹐冷門領域走向熱門。

  榮譽等身﹐閔乃本卻吐露心聲﹐情真意切﹕“這一項目從提出基本概念﹑建立基本理論﹑證實基本效應一直做到最終研製成功全新的原型器件﹐歷經19年。這不是一個人能完成的﹐功勞不能歸在我一個人頭上。我不過年長一點﹐是老師。”

  “無中生有”的傾心之筆

  回首20多年前下決心開展這一研究的時候﹐閔乃本記憶猶新。1984年﹐中國發生的兩件大事鼓舞了閔乃本﹐使他感到自己的學術設想有了實現的客觀條件﹕一是中央決定建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二是南京大學固體微結構物理國家重點實驗室成為原國家計委確立建設的首批4個國家重點實驗室之一。當時﹐49歲的閔乃本意識到自己最富創造力的年華已經流逝﹐不可能單槍匹馬完成全部的學術設想﹐所以便開始致力於組建團隊﹐一邊培養人才一邊推進研究。

  閔乃本考慮最多的就是如何留住人才。在他看來﹐一個學術群體的發展﹐不是隨意招一批有潛質的人﹑添一批設備就可以成就的事情﹐而是一個包括學科知識﹑實驗技能﹑研究成果等不斷積澱的過程。

  閔乃本從77﹑78級學生中選拔一批優秀的年輕人做自己的研究生。老三屆畢業生祝世寧﹐年輕一些的陸亞林﹑陸延青相繼進入閔乃本的課題組﹐成為他的博士生。考慮到研究成果日後的運用推廣﹐1999年後﹐課題組先後引進了非線性光學專家王慧田和固體激光技術專家何京良。就這樣﹐一支理工相結合﹑知識與年齡結構合理的梯隊開始了漫長而艱辛的攀登之路。

  為了讓團隊成員安心科研﹐閔乃本想方設法給他們爭取“金錢”。20世紀80年代﹐閔乃本多方籌資﹐設立了克力獎研金﹐每位獲得者每個月可得到1000元的補貼﹐這在當時比閔乃本自己的工資還要高。而他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是在一間6平方米的小書房工作﹐用著一張學生式的小書桌﹐他的論文就是趴在小書桌上完成的。

  如今﹐閔乃本所帶的團隊已是碩果纍纍。祝世寧2007年成為當時南大最年輕的中科院院士。團隊中的60後﹑70後也已挑起了大樑﹐成為博導﹑教授﹐還有人成為國家“973”項目首席科學家﹑量子調控國家重大科學計劃負責人﹑“863”計劃課題負責人﹐也有人獲得中國青年五四獎章。

  板凳甘坐十年冷

  “中國知識分子畢生最大的追求﹐就是能將自己的知識貢獻給祖國和人民。”閔乃本曾多次這樣表明心跡。

  20世紀70年代起﹐閔乃本開始對晶體生長進行研究。1982年﹐他的41萬字專著《晶體生長的物理基礎》問世﹐成為當時國際上第一本全面論述晶體生長的理論專著。

  1983年﹐閔乃本在美國猶他大學做訪問學者期間﹐成功地修正了著名的“傑克遜理論”﹐被國際晶體生長學界譽為“近10年來晶體生長理論領域最具有突破性的成果”﹐並因此獲得美國“大力神”獎。美國晶體生長協會副主席羅森伯格教授主動提出要與他簽訂10年工作合同﹐他沒有心動﹐毅然踏上了歸國之路。而當時國內的實驗條件非常簡陋﹐想做實驗驗證很困難。

  閔乃本常對學生們說﹕“和發達國家不同的是﹐我們的基礎研究成果如果不再花一點時間將它演示出來﹐就不能吸引工業界或應用界的關注。我們要實現跨越式發展﹐要付出更多的艱辛﹐這是中國科學家的歷史責任。”

  在閔乃本帶領下﹐團隊完成了看似不可能的任務──斯坦福大學和索尼公司研究隊伍曾在同類方向的研究上展開激烈競爭﹐但無人能料到﹐最後摘得桂冠的是來自中國的閔乃本團隊。

  1991年﹐閔乃本當選為院士後﹐南京大學批給他一套條件比較好的住房﹐但是他考慮到當時學校房子非常緊張﹐就放棄了。閔乃本曾說過﹕“一味想著賺錢只會浪費寶貴的科研時間。”

  閔乃本帶著研究組坐了十多年的冷板凳﹐一組清晰的數據佐證了這段歷史﹕據不完全統計﹐1980年至1990年這十年艱苦積累時期﹐國際上相關論文總數約有20余篇﹐閔乃本研究組就貢獻了9篇。

  “心平氣和地坐冷板凳﹐不是說我們就沒有苦悶﹑沒有焦慮﹐而是說﹐即使在彷徨不安﹑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也要靜下心來﹐心無旁騖地積極思考﹑上下求索。”閔乃本說。

  2013年﹐經國際小行星中心和國際小行星命名委員會批准﹐命名國際編號199953號小行星為“閔乃本星”。

  逝者離去﹐“閔乃本星”依然閃耀。

  《光明日報》( 2018年09月19日 08版)

已有 人參與
  • 李濟生

    衛星測控專家

    (1943年5月31日─2019年7月28日)

  • 童道明

    中國著名翻譯家

    (1937年-2019年6月27日)

  • 王亞夫

    中國第一位女輪機長

    (1930年─2019年3月3日)

  • 田本相

    中國戲劇史研究專家

    (1932年─2019年3月5日)

  • 王業寧

    中國科學院院士

    (1926年10月4日─2019年2月22日)

  • 李學勤

    歷史學家

    (1933年3月28日─2019年2月24日)

  • 彭司勛

    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

    (1919年7月28日─2018年12月9日)

  • 程開甲

    中國科學院院士

    (1918年8月3日─2018年11月17日)

  • 何梓華

    新聞教育家

    (1931年─2018年11月16日)

  • 謝世楞

    港口和海岸工程專家

    (1935年5月20日─2018年11月7日)

  • 侯芙生

    中國工程院院士

    (1923年11月28日─2018年10月31日)

  • 李希凡

    著名文藝理論家

    (1927年12月11日─2018年10月29日)

  • 師勝傑

    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

    (1953年4月─2018年9月28日)

  • 閔乃本

    著名物理學家

    (1935年8月9日─2018年9月16日)

  • 盛中國

    著名小提琴演奏家

    (1941年─2018年9月7日)

  • 單田芳

    評書表演藝術家

    (1934年12月17日─2018年9月11日)

  • 常寶華

    相聲表演藝術家

    (1930年12月─2018年9月7日)

  • 方成

    漫畫家

    (1918年10月─2018年8月22日)

  • 周堯和

    鑄造領域育人大家

    (1927年05月─2018年07月30日)

  • 彭荊風

    《驛路梨花》作者

    (1929年11月22日─2018年7月24日)

  • 金庸

    武俠小說泰斗

    (1924年3月10日─2018年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