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工程院院士謝世楞逝世

  【追思】

一生樂為“筑港人”

──追記港口和海岸工程專家謝世楞院士

  光明日報記者 陳建強 劉茜

  2018年11月9日﹐天津市第一殯儀館仙苑廳內哀樂低回。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港口和海岸工程專家謝世楞安臥在鮮花叢中。為祖國的港口事業勤勞奉獻了一生﹐他終於休息了。

  “謝世楞同志一直關注和眷戀著我國港口建設事業的發展進程。步入耄耋之年﹐他仍老驥伏櫪﹐心繫港口建設工作﹐充分體現了一名共產黨員的高尚品質和思想境界﹐充分體現了一名忠誠‘筑港人’甘於奉獻的崇高精神﹗”中交第一航務工程勘察設計院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馮仲武介紹謝世楞院士的生平事跡時﹐哽咽難言。

  謝世楞于1935年5月20日生於上海﹐1956年8月畢業於大連工學院水利工程系港口航道專業後﹐歷任交通部水運設計院技術員﹑交通部第一航務工程勘察設計院設計室主任等職。1979年他作為訪問學者赴荷蘭德爾夫特理工大學進修海岸工程專業﹐學成歸國後擔任交通部第一航務工程勘察設計院副總工程師﹐1999年12月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謝世楞一生樂為“筑港人”﹐他于1994年獲中國工程設計大師稱號﹐2010年獲授“中國援外奉獻金獎”﹐2011年被評為“長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建設傑出人物”﹐2016年被國家海洋局授予“終身奉獻海洋”紀念獎章……面對數不清的榮譽﹐他總是謙虛地說﹕“我成功的奧秘﹐不過勤奮而已。”

  謝世楞的勤奮源於對祖國和人民的無限熱愛﹐對發展我國港口事業孜孜不倦的追求。20世紀90年代初﹐長江口已經沒有了深水航道﹐5萬噸以上的外貿集裝箱﹐祗能在香港和神戶中轉﹐上海港及南京以下多個港口處在無奈守望中﹐眼巴巴地看著“黃金水道”的效益無法發揮﹐直接影響長三角乃至整個長江中下游流域經濟的發展。

  要實現上海浦東的開發開放﹐長江航運的治理迫在眉睫。然而﹐作為新中國成立以來建設難度最大的航道疏浚工程﹐90公里寬﹐四口入海﹑颱風肆虐﹑洪淤洶湧……種種世界級技術難題﹐曾讓長江口“能不能治理”論證了40年。

  時任中交第一航務工程勘察設計院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的謝世楞迎難而上﹐毅然承擔起一期工程導堤SE標段長約20公里和二期工程導堤NⅡB﹑NⅡC兩個標段的設計工作。“承擔這項任務﹐除了一份榮耀外﹐更多的是肩上沉甸甸的責任。”謝世楞深知這項工程對於長三角﹑對於整個國家發展的戰略意義。謝世楞鼓勵大家﹕“長江口給我們提供了展示自主創新能力的大平臺。我們祗有潛下心來﹐銳意創新﹐將技術和設計方案做到最好﹐才是唯一出路。”

  經過實地考察和反復論證後﹐他組織技術人員對半圓形導堤設計方案進行充分論證。半圓形防波堤最早由日本研究開發﹐一航院在引進時進行了諸多再創新﹐順利完成一期設計任務。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國外的技術﹐形成了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專利和技術﹐積累了寶貴的設計經驗。在一期工程順利實現8.5米水深後﹐二期工程遇到了大難題﹐一度停工11個月﹕那一年的12月4日﹐寒潮大風突然襲來﹐第一批安放在海底的16座長20米﹑重千餘噸的半圓形沉箱﹐沉的沉﹐跑的跑﹐原本整齊的堤壩變得支離破碎……面對挫折﹐謝世楞帶領技術人員﹐首先對設計方案﹑波浪﹑土質等因素逐一排查﹐最終找到癥結﹕風浪聯合作用形成的巨大破壞力﹐是工程建設的“攔路虎”。沒有成熟的理論計算方法﹐也沒有成功的工程案例可資參考。謝世楞一方面積極組織分析地基軟化機理和承載力降低幅度﹐一方面積極組織研究開發適合軟弱地基承載力要求的輕型結構──半圓形沉箱和空心方塊斜坡堤兩種新結構﹐並陸續研究開發出一系列新材料﹑新結構和新工藝﹐形成了一整套新技術﹐保證了工程的順利實施。

  長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迄今遭遇過幾十次颱風和數百次8級以上突發性大風襲擊﹐經歷過百年未見的大暴雨……在世界河口工程建設史上樹起了一座豐碑﹕長江口深水航道治理第一﹑二期工程連續兩次獲得詹天佑獎和國家優質工程金質獎﹔成套技術的創新成果多達74項﹐獲得發明專利2項﹑實用新型專利12項﹔形成的大型河口治理成套技術成果﹐獲得了“2007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做了60多年的“筑港人”﹐謝世楞累計完成設計100多項﹐其中國家重點及大中型項目40多項﹐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三等獎3項﹐交通部優秀設計一等獎2項﹐交通部科技進步獎2項﹐聯合國發明創新科技之星獎1項﹐3項研究成果由中國專利局分別授予1項發明專利和2項實用新型專利。他在水工建築特別是在深水防波堤方面研究出了國內外領先的獨創成果。他在海港水文特別是波浪和泥沙理論方面造詣很深﹐為我國海岸動力的設計條件充實了理論基礎﹐在國內外發表論著50余篇﹐有很高的科學性﹑創造性和實用價值。他創造的直立堤前沖刷公式﹐多次在國際會議和刊物上被推薦使用﹐被業界稱為“謝氏理論和公式”。目前這一理論已在實際工程中應用和推廣﹐並納入交通部防波堤規範﹐在國內外享有很高的聲望。

  謝世楞兢兢業業﹐鞠躬盡瘁﹐為我國港口事業的起步﹑發展和現代化建設作出了卓越貢獻。馮仲武感慨地說﹕“謝世楞同志的一生﹐是報效祖國的一生﹐奮鬥拼搏的一生﹐是淡泊名利的一生。他身上凝聚著一位中國知識分子技術報國的崇高品質﹐閃耀著一名優秀‘筑港人’的光輝﹗”

  《光明日報》( 2018年11月14日 08版)

已有 人參與
  • 李濟生

    衛星測控專家

    (1943年5月31日─2019年7月28日)

  • 童道明

    中國著名翻譯家

    (1937年-2019年6月27日)

  • 王亞夫

    中國第一位女輪機長

    (1930年─2019年3月3日)

  • 田本相

    中國戲劇史研究專家

    (1932年─2019年3月5日)

  • 王業寧

    中國科學院院士

    (1926年10月4日─2019年2月22日)

  • 李學勤

    歷史學家

    (1933年3月28日─2019年2月24日)

  • 彭司勛

    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

    (1919年7月28日─2018年12月9日)

  • 程開甲

    中國科學院院士

    (1918年8月3日─2018年11月17日)

  • 何梓華

    新聞教育家

    (1931年─2018年11月16日)

  • 謝世楞

    港口和海岸工程專家

    (1935年5月20日─2018年11月7日)

  • 侯芙生

    中國工程院院士

    (1923年11月28日─2018年10月31日)

  • 李希凡

    著名文藝理論家

    (1927年12月11日─2018年10月29日)

  • 師勝傑

    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

    (1953年4月─2018年9月28日)

  • 閔乃本

    著名物理學家

    (1935年8月9日─2018年9月16日)

  • 盛中國

    著名小提琴演奏家

    (1941年─2018年9月7日)

  • 單田芳

    評書表演藝術家

    (1934年12月17日─2018年9月11日)

  • 常寶華

    相聲表演藝術家

    (1930年12月─2018年9月7日)

  • 方成

    漫畫家

    (1918年10月─2018年8月22日)

  • 周堯和

    鑄造領域育人大家

    (1927年05月─2018年07月30日)

  • 彭荊風

    《驛路梨花》作者

    (1929年11月22日─2018年7月24日)

  • 金庸

    武俠小說泰斗

    (1924年3月10日─2018年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