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南海子作為遼﹑金﹑元﹑明﹑清五朝皇家獵場﹐元﹑明﹑清三代皇家苑囿﹐是明清皇家園林理政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歷史悠久﹑內涵豐富﹑地位特殊。為全面系統地梳理南海子歷史文化﹐補充首都南部歷史文化的研究﹐豐富古都文化的內涵﹐推動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2018年12月8日﹐以“溯京南文脈 傳古苑風韻”為主題的首屆北京南海子文化論壇在北京大興區龍熙維景會議中心舉行﹐與會的北京南海子文化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專家們將圍繞南海子歷史文化進行深入研討和交流。光明網將對本次論壇進行全程直播。

首屆北京南海子文化論壇

走進南海子所在區大興 點擊圖片觀看視頻

  南海子歷史溯源

  南海子的形成和發展與我國北方的幾支少數民族的興起有直接關係。它是在北京逐漸發展上昇為封建王朝統治中心的過程中﹐為了滿足帝王的娛樂和狩獵活動的需要﹐逐漸演變成封建王朝的一座皇家苑囿的。

首屆北京南海子文化論壇

南海子公園

  遼

  南海子的歷史可以上溯至遼代。中世紀初﹐西遼河上游的一支少數民族--契丹族崛起﹐建立了大遼王朝。契丹是源於東胡鮮卑族的一支遊牧民族﹐俗善騎射﹐以遊牧﹑狩獵和捕魚為業。遼定南京(即今北京)為陪都之後﹐南京郊外一帶便新闢為“春捺缽”的場所。但當時遊獵的主要場所不在今南海子一帶﹐而在今通州區張家灣以南的大片湖沼地﹐時稱延芳澱。

  金

  1115年﹐活躍在松花江一帶的遊牧民族--女真族建立金朝。金滅遼後﹐于金貞元元年(1153)遷都燕京﹐改名中都。金主完顏亮經常率近侍獵于南郊﹐並在中都城南修建了一座行宮。由此可見﹐金代時中都城南郊已成為封建帝王狩獵的重要場所。“圍場”之設﹐即為古代北京地區最早的皇家苑囿的雛形。□

  元

  13世紀初﹐我國北方的又一支遊牧民族--蒙古族日趨強盛。蒙古忽必烈建立元朝後至元四年(1267)在金中都舊城東北營建大都。由於蒙古族歷來重視騎射﹐在大都(今北京城)南郊湖沼處多設獵場。當時﹐由於古永定河主流已經南移﹐地表逕流的變遷也極大地改變了古代北京地區東南部的自然景觀﹐很多湖沼都被稱為“飛放泊”。所謂“飛放”﹐是指在湖沼縱放鷹雕﹑海東青捕殺鵝雁的狩獵活動。這種活動到元代更為盛行。今南海子一帶湖沼因距大都城較近﹐故名下馬飛放泊﹐至大元年(1308)立鷹坊為仁虞院。又在下馬飛放泊筑晾鷹臺﹐建幄殿。”城南二十里有囿﹐曰南海子。方一百六十里。海中殿﹐瓦為之。曰幄殿者﹐獵而幄焉爾﹐不可以數至而宿處也。殿旁晾鷹臺﹐鷹撲逐以汗﹐而勞之﹐犯霜雨露以濡﹐而煦之也。臺臨三海子﹐水泱泱﹐雨而潦﹐則旁四淫﹐筑七十二橋以渡﹐元舊也。經過一番營建﹐下馬飛放泊已經初具規模﹐成為元大都城南供元朝統治者遊獵飛放的一處苑囿。

首屆北京南海子文化論壇

代元朝滅亡後﹐下馬飛放泊曾一度荒廢。明永樂十二年(1414)永樂皇帝朱棣下令擴充元下馬飛放泊。四周筑土牆﹐闢四門﹐即北大紅門﹐南大紅門﹐東紅門﹐西紅門。”南海子在京城南十二里﹐舊為下馬飛放泊﹐內有按鷹臺(即晾鷹臺)。永樂十二年增廣其地﹐周圍凡一萬八千六百六十丈。中有海子三。以禁城北有海子﹐故別名南海子。“明永樂帝遷都北京後﹐每年都要在南海子裡進行大規模的狩獵和練兵活動。其後100多年間﹐明代諸帝在南海子內大興土木﹐先後修築了舊衙門提督官署﹑新衙門提督官署以及關帝廟﹑靈通廟﹑鎮國觀音寺等建築。並按照二十四節氣修建了“二十四園”﹐派千餘名海戶放養和守護苑中禽獸。明正統帝﹑成化帝﹑弘治帝﹑正德帝﹑嘉靖帝等也都經常出獵於此。經過明代歷朝的多次營建修繕﹐南海子已經成為北京南郊著名的皇家苑囿。苑內百草綠縟﹐群卉芳菲﹔禽獸魚鱉﹐豐殖繁育﹔麋鹿黃羊﹐出沒其間。每到秋季﹐晴雲碧樹﹐果紅葉黃﹐別有一番特色。被稱為“燕京十景”之一﹐其名曰“南囿秋風”。

明朝隆慶年間﹐南海子因年久失修﹐日漸衰落。明代後期的南海子﹐已是牆倒獸散﹑盜匪出沒的一派淒涼景象。

首屆北京南海子文化論壇

團河行宮

公元1644年﹐清入主中原﹐重修南海子﹐更名南苑﹐先後增5門﹐設13座角門﹐修建了舊衙門行宮﹑新衙門行宮﹑南紅門行宮﹑團河行宮4處行宮﹐德壽寺﹑寧佑寺﹑元靈宮﹑永慕寺﹑寧佑廟等20余處廟宇﹐面積達216平方公里。南苑中湖沼如鏡﹐林木蔥蘢﹐鹿鳴雙柳﹐虎嘯鷹臺﹐生機勃勃﹐與紫禁城﹑“三山五園”遙相輝映﹐是清中前期的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

圖文直播
間隔 手動刷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