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首頁> 專題頻道> 國情講壇直播> 時間軸 > 正文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來源﹕2019-04-23 13:47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編者按】2019年4月17日晚﹐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國情講壇』第25講在公共管理學院報告廳開講。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胡鞍鋼就“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主題發表演講。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特聘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蘇世民書院特聘教授王紹光作點評。講壇由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副院長﹑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鄢一龍主持。講壇合作媒體光明網進行全程網絡直播。

  本文根據胡鞍鋼教授現場發言整理﹐全文共約2.6萬字。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謝謝鄢一龍老師的介紹。今年的《國情講壇》圍繞新中國成立70周年這一主題展開。我自己也出了幾本書﹐2007年在清華大學出版社出版了《中國政治經濟史論(1949-1976)》﹐2008年出了第二版﹐而後又出版了英文版和日文版﹐這也是我在清華大學給本科生﹑研究生授課的重要內容。

  今天﹐我將圍繞《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這一主題﹐做一個簡要的介紹。1999年也就是新中國成立50年的時候﹐我寫過一篇文章《知識與發展﹕中國新的追趕策略──寫於建國50周年》[1]﹐分析了新中國成立50年形成的三代發展觀﹐特別是認為21世紀新的發展觀是“以人為本”。10年前﹐我在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做過一個和今天題目類似的講座﹐在此基礎上又對這一主題進行了深入研究併發表了《中國現代化之路(1949-2014)》[2]。因此﹐今天實際上是在新中國成立70年之際再次對中國現代化發展道路進行一次歷史回顧和深入討論。

  新中國的誕生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翻天覆地的社會大變革﹐也是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大發展。我們把中國的發展歷史分期界定一下﹕1840年之前是“古代中國”﹔1840年之後進入“近代中國”﹔1949年之後可以界定為“現代中國”﹔1978年改革開放之後可以界定為“當代中國”。

  同時﹐新中國的發展成就是現代和當代世界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人類發展奇跡。我今天也會用很多的數據進行國際比較﹐把中國放在人類發展特別是當代人類發展的視野來討論。我們需要去瞭解中國的現代化道路﹐或者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道路﹐到底是從哪裡起步的﹖是怎樣創新創造的﹖又是怎樣迅速走進世界舞臺中心的﹖中國對人類將作出什麼樣的貢獻﹖毛澤東在1956年首次明確提出的重大命題和目標﹕到2001年﹐我們應當對人類作出較大貢獻。今天﹐我們可以明確地把這個“較大貢獻”一詞改為“巨大貢獻”﹐我也會用數據來說明和證明這一核心觀點﹐新中國70年走過的道路可以稱為是人類歷史上的奇跡。

  什麼叫奇跡﹖就是令人驚嘆的事件﹐這個事件經歷了70年的歷程。我自己是1953年在第一個“五年計劃”的三大工程建設的鞍山市出生的﹐所以叫鞍鋼﹐可以說見證了新中國的發展歷程﹐有幸參與和經歷了中國的這樣一個偉大奇跡。同時﹐作為一名中國學者﹐見證並且總結中國發展奇跡及動因是我們這代人必須承擔的學術使命。今天在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與在座的老師和同學們討論這一話題﹐就是希望我們再過10年﹑20年﹑30年再書寫新中國70年到100年的歷程時﹐你們就是參與者﹐因此大家要每天﹑每月﹑每年很好地去閱讀和體會中國這部“天書”。這是我對大家的一個說明﹐或者說一個簡要的開場白。

  我們今天討論的問題不祗是中國的問題﹐還是當今人類特別是非西方的發展中國家需要回答的問題﹕

  (1)什麼是現代化﹖現代化是否等於西方化﹖

  (2)什麼是中國現代化﹖如何實現中國現代化﹖

  (3)為何中國現代化不等於西方化﹖為何可以超越西方化﹖

  這些命題並不是今天提出來的﹐是在我們開始研究中國國情的時候就提出來的。我們到底和西方現代化有什麼相同之處和不同之處﹖中國學者也需要一個比較明確的追求方向和目標﹐我們可以向西方學習和借鑒﹐包括我本人也多次到西方國家去學習﹐到世界著名大學去訪問交流。但是我們的目的並不是追隨西方﹐就像毛澤東說的在西方後面一步一步爬行﹐我們學習﹑交流﹑借鑒﹐都是為了要超越。這個超越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超越﹐不祗是經濟指標的超越﹐而是能不能在現代化這個大的時代主題下進行超越。

  當然﹐今天我祗是從中國現代化發展的歷史進程做一個回顧﹐這也包括了中國現代化發展的戰略創新以及最後一部分討論的中國的走向﹐結語還是回答前面所說的這三大問題。我想在今天討論這一問題尤為重要﹐不同於我們在30年前﹑20年前或10年前的討論﹐我們在不斷豐富對中國現代化的認識﹐不斷去認知和構建關於中國現代化道路的知識體系。

  從1949年之後中國現代化的發展歷程來看﹐我大體從十四個方面做一個總結歸納﹐其中很多初始條件內容反映在《中國政治經濟史論(1949-1976)》第三版的第二章中﹐我們的討論涉及現代化發展的初始條件﹐可以從不同的視角對這個命題進行討論和分析﹐這也有助於我們對歷史發展脈絡有一個直觀的認識。下面﹐我們就從十四個方面來進行討論。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一)從“一盤散沙”﹑“四分五裂”到國家高度統一﹑各民族空前團結﹑具有強大的社會凝聚力的世界政治大國

  從政治的角度﹐現代中國完成了從“一盤散沙”﹑“四分五裂”到國家的高度統一﹑各民族的空前團結﹑具有強大的社會凝聚力﹐還可以加一句具有強大的國家能力的世界政治大國。

  新中國的成立標誌著近代以來中華民族站立起來﹐也正是在這一天毛澤東向全世界宣告﹕“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感覺﹐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將寫在人類的歷史上﹐它將表明﹕佔人類總數四分之一的中國人從此站起來了。”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開國大典﹕油畫(董希文﹐1953年)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董必武﹑宋慶齡﹑李濟深﹑張瀾﹑林伯渠﹑郭沫若等

  這張《開國大典》油畫是董希文先生在1953年繪製的﹐可以看到我們的建國之父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董必武﹑林伯渠及宋慶齡﹑李濟深﹑張瀾﹑郭沫若等人。新中國成立之後與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的情形特別是與甲午戰爭的失敗形成了鮮明的歷史對照﹐從根本上擺脫了長達100多年受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的入侵﹑欺負﹑控制和依附的半殖民地局面﹐維護了國家安全﹑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或霸權敢於侵略中國領土。

  我們怎樣來敘述這段歷史呢﹖首先可以看到﹐中國在整個現代化的歷史過程中必須要解決一個核心問題﹐即能不能形成這樣一個中央政府﹐它有極強的社會整合能力﹐能夠有效地動員和利用全社會各種資源為特定的工業化目標服務﹐可以在極低的發展起點下發動和加速中國現代化的進程。如何能夠建立一個強大的國家﹑一個具備強大的國家能力的國家﹐一個極端落後的國家如何發動工業化﹑發動城鎮化﹑發動現代化﹐這是所有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紛紛獨立的國家所共同面臨的一個突出問題。中國怎樣才能形成社會整合能力﹖祗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才能根本解決中國內部的長期分裂﹑相互爭鬥的局面﹐從而實現國家長期政治穩定﹑國家高度統一﹑各民族一體多元空前團結。我在這裡用的是“一體多元”﹐這個“一體”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多元”就是由56個民族組成﹐並且採用的是中國特色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

  新中國成立後能夠保證有效發動工業化﹐或者說有效實現現代化﹐其中值得一提的是1950年到1953年的抗美援朝戰爭。我們怎麼去理解這場戰爭呢﹖這不僅是抗日戰爭一次偉大勝利之後的又一次重大勝利﹐還體現了這場戰爭是與二次大戰後最強大的美國進行的一場軍事﹑政治﹑經濟﹑外交的全面較量。毛澤東也是下了決心的﹐當時有的中央政治局委員提出美國人手裡有原子彈﹐毛澤東說“他打他的原子彈﹐我打我的手榴彈”﹐這是毛澤東當時的原話﹐下了決心要抗美援朝。這場戰爭﹐中國和朝鮮都付出了巨大代價﹐我這裡引用一些數據﹐比如志願軍陣亡包括事故傷亡的人員達到了11.4萬人﹐傷員38.3萬人﹐失蹤2.9萬人﹐最終確定我們前後入朝的部隊﹐也就是毛澤東所說“我打我的手榴彈”﹐累計高達290萬人。我們也發現美國發動戰爭有一個邏輯﹐第一個總統要打仗﹐第二個總統比如艾森豪威爾一定要反對打仗﹐因此就有了和平協定﹐長期來看也能看到美國對於戰爭的自身邏輯。毛澤東當時做出這樣一個決策付出了很大代價﹐但是這為新中國的發展贏得了一個長期的國際和平紅利﹐這個紅利一直持續到了今天近70年﹐今後還會繼續下去。使得我們能夠在這樣一個和平環境下發動工業化﹑城鎮化﹑現代化﹐直到今天。一個國家從“一盤散沙”﹑“四分五裂”到國家高度統一﹑各民族空前團結﹐這不是所有後發國家都能實現的﹐我們做到了﹐但很多國家包括發展中大國可能做不到這一點。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1901年﹐清政府在北京與11國簽訂《辛丑條約》。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201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北京舉辦第一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我們可以看到這兩張圖的對比﹐“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下周(4月27日)就要召開第二屆了。從1901年的《辛丑條約》﹐一直到今天的“一帶一路”倡議﹐中國已經成為世界政治大國。從這個意義上來看中華民族復興是什麼含義呢﹖它的含義就是在整個中國經過多次挨打以後的一次革命(即新民主主義革命)﹑一次建設(即社會主義建設)和一次改革(即改革開放)﹐成為世界大國。毛澤東也對此作出了重要貢獻﹐也正是在他在世時中國重新恢復了聯合國席位﹐也為鄧小平打開對外開放的窗口創立了戰略機遇期。由此﹐中國逐漸進入世界舞臺中心﹐成為當今世界最重要的力量﹐特別是全球治理的重要力量。

  ▌(二)從世界的“飢荒之國”到世界第一大農業生產國

  這裡不能不提到70年前艾奇遜的預言﹐這位美國國務卿在白皮書中特別預言中國共產黨解決不了中國人民的吃飯問題﹐中國將會天下大亂﹐祗有靠美國人的麵包才有出路。為此﹐《毛澤東選集》第四卷最後一篇文章就批駁了這種歷史唯心論。[3]

  在1949年﹐可以通過一些重要數據理解當時中國農業狀況。1949年中國的糧食和棉花產量分別比歷史最高產量下降了24.5%和76%﹐全國平均每畝單產僅為142斤﹐人均佔有糧食209公斤﹐達到了歷史最低點﹐整個農業總產出比歷史最高峰下降了20%。中國需要養活超過全球20%人口的吃飯問題﹐因此農業生產就成為現代化起步的一個重要基礎﹐這就有了後來毛澤東說農業是國民經濟的基礎﹐沒有這個基礎一定地動山搖。

  中國是怎麼解決的呢﹖我們可以看一下數據﹐從新中國成立至60年代之前﹐中國已經成為糧食淨出口國﹐到60年代以後才變成淨進口國﹐這和“大躍進”失敗是有關係的。70年代以後特別是改革開放後﹐中國糧食淨出口占國內糧食生產的比重是趨於下降的﹐這恰恰體現了中國改革開放從農村起步使得最窮的人優先受益﹐使得最大規模的農村力量極大發揮出來。目前﹐中國主要農產品的產量居世界第一位的有12種﹐居第二位的有2種﹐第三位的有4種。[4]

  表1和圖1﹐告訴我們中國和世界榖物產量﹑耕地面積和單產的變動趨勢。中國從1949年的起點發展至今﹐經歷了其他大國沒有經歷的一個過程﹐就是依靠自給自足來養活自己的過程。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糧食單產持續提高﹐在1961年低於世界水平﹐而後一路上昇﹐大大超過了世界平均水平。客觀地說﹐中國很多土地的質量並不算很好﹐有大量超過25度斜坡甚至更陡的土地變成耕地﹐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養活自己也沒有對世界其他國家去掠奪﹐是靠自己的努力來一步步提高糧食單產。需要指出的是﹐中國農業產出提高的過程中有幾個重要變量﹐耕地面積在1949-1957年是持續擴大的﹐在1957年達到高峰﹐而後就開始下降。在30年前我們的國情報告《生存與發展》就指出﹐中國從兩條腿走路即擴大耕地面積﹑提高單產﹐變成了一條腿走路﹐在1957年之後祗有靠提高單產才能養活自己﹐這也顯示了這條道路是怎樣解決世界最大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吃飯問題。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我們再來看中國榖物產量和榖物耕地面積的比重(見圖2)﹐大家可以看到我們在全世界的榖物耕地面積佔比在10%到20%﹐但是我們的榖物產出大體都在20%以上[5]﹐這也反應了中國有效地利用稀缺資源即榖物耕地資源來解決了自己的吃飯問題。在這個過程中不僅有1949年的美國國務卿艾奇遜預言﹐還有1994年的美國學者布朗預言﹐他質疑的是到2030年中國能否養活自己。我當時也寫了文章批駁他﹐告訴他他缺少歷史知識﹐他所預測的2030年中國糧食產量相當於中國1973年的產量。在中國農業發展的過程中﹐不僅有過艾奇遜預言的破產﹐也有我親眼見證的布朗預言的破產。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我們從農業增加值的角度來比較中國﹑美國和OECD三個經濟體(見圖3﹑表2)﹐當然美國也屬於OECD。大家可以看到﹐黃線是美國佔世界總量的比重﹐藍線是中國佔世界總量的比重﹐橙線是OECD各國佔世界總量的比重﹐從1997年超過30%到和中國比重不斷趨同。中國從1997年農業增加值佔世界的20%﹐到2015年達到24%。OECD國家從世界將近三分之一的31.9%下降至大體和我們差不多﹐但是OECD耕地面積包括平原比例遠超過中國﹐我們是在不利的農業資源條件下取得的農業發展﹐我們也大大超過美國。[6]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我們來看四類國家人均榖物的產量(見圖4﹑表3)﹐可以看到OECD國家是很高的水平﹐不僅耕地面積大﹐而且單產和農業現代化程度也比較高﹐因此始終保持比較高的人均榖物產量﹐而中國基本是處於世界平均水平。通過具體數據可以看出﹐中國的人均榖物產量遠高於比我們農業資源更發達的南方國家。實際上很多比我們農業資源條件好得多的國家的單產是很低的﹐我去年去了南非﹐瞭解到這些國家的榖物單產非常之低。在中國解決好吃飯問題可以說是一個巨大挑戰﹐我們通過70年的過程基本解決了這個問題。當然﹐從農業角度來看我們還有相當大的發展空間﹐特別是通過農業科技等方面的發展來繼續推進農業現代化。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三)從世界工業落伍國到世界第一工業生產大國

  第三個方面是中國從世界工業落伍國到世界第一工業生產大國。對此王紹光老師在上一講已經就中國工業化和國有企業做了非常詳細的論述﹐這裡我再簡單補充一些重要信息。

  首先發動工業化的一個必要條件就是必須有一定的資本。從1861年洋務運動到1949年的88年間﹐中國工業積累的全部固定資產祗有100多億元(1952年價格)﹐當時我們有超過5.4億人口。因此中國的基本國情不僅是人口多﹑耕地少﹐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毛澤東所說的底子薄。什麼是底子薄呢﹖我們計算看到人均固定資產祗有20多元﹐工業淨產值祗有45億元﹐人均工業淨產值祗有8元﹐佔國民收入比重的12.6%﹐這就是舊中國給新中國留下的極其稀缺的工業資本。新中國搞工業化必須要解決原始積累從哪裡來的問題﹐中國並沒有像所有西方國家通過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向其他國家轉嫁危機﹐這是我們作為社會主義國家或者說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做的特定選擇﹐我們靠自己來進行工業化的原始積累。1949年毛澤東提了一個“一九開”的說法﹐把工業的現代化部門﹑交通運輸的現代部門﹑金融的現代部門﹑服務業的現代部門加在一起﹐他在七屆二中全會講到“中國已經有大約10%左右的現代性的工業經濟﹐這是進步的。”“中國還有大約90%左右的分散的﹑個體的農業經濟和手工業經濟﹐這是落後的﹐這是和古代沒有多大區別的。”[7]﹐這就是當時的基本國情﹐即“一九開”。

  但是﹐中國不僅在“一九開”的起點下發動工業化﹐而且迅速地建立了世界上最完備的獨立的工業體系。1945年﹐毛澤東同志在黨的七大報告上提出中國工業化的構想﹕在若干年內逐步地建立重工業與輕工業﹐使中國從農業國變為工業國﹐以及與此相適應的交通﹑貿易和金融等事業。[8]到1956年黨的八大﹐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都提出這樣一個構想﹕為了把我國由落後的農業國變成為先進的社會主義工業國﹐我們必須在三個五年計劃或者再多一點的時間內﹐建成一個基本上完整的工業體系。[9]後來我們實現了擁有39個工業大類﹑191個中類﹑525個小類的工業體系。[10]根據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提供的資料﹐按照國際標準工業分類﹐目前在22個大類中我國製造業佔世界的比重在7個大類中名列第一位﹐在15個大類中名列前三位﹐2017年中國有172類產品產量居世界第一位。[11]到2018年我們僅舉一組最新數據﹐我國手機產量達到了18億部﹐佔世界總量的90%﹐計算機生產量達到3億臺﹐佔世界總量的90%。這是兩個90%﹐包括美國人用的計算機﹑手機很大程度上也是中國人生產的。彩電生產量達到2億臺﹐佔世界生產總量的70%。類似的例子太多了﹐我就不再舉了。

  正如毛澤東所說﹐1949年的基本國情是“一窮二白”。“窮”﹐就是沒有多少工業﹐農業也不發達[12]。但是70年後的今天﹐中國在主要工業產品產量方面佔世界總量比重和在世界上的位次都不斷提高(見表4)。2015年中國鐵礦石產量佔世界比重為41.6%﹐煤炭產量佔世界比重為47.7%﹐粗鋼產量佔世界比重為49.5﹐祗有原油因為我們的資源稟賦非常差﹐佔世界比重為4.9%。從本世紀以後中國的工業化就開始由“黑貓”向“綠貓”轉型﹐越來越綠色化﹐清潔能源佔能源消費比重持續提高﹐從2000年9.5%上昇至2018年的22.1%﹐可再生能源(不包括水力發電)佔世界總量比重從2000年的1.46%上昇至2015年的17.26%﹐居世界首位。中國需要的不祗是工業化﹐更需要綠色工業化﹐這不僅對我們來說是巨大挑戰﹐在人類歷史上也是巨大挑戰﹐更是巨大機遇。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按照2010年美元價格計算工業增加值﹐1997年中國還是世界第四大工業生產國﹐到2011年已經躍居世界第一大工業生產國﹐2017年中國佔世界工業產出的比重為20.8%﹐2016年相當於美國的1.27倍(見圖5﹑圖6)。[13]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製造業增加值﹑工業增加值佔世界總量比重﹐可以看出我們在2000年之前工業增加值祗有5%到6%﹐到2017年已經分別佔世界總量的24.5%和20.8%(見圖6)﹐[14]還沒有達到美國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最高點﹐但是主要工業產品產量佔比已經超過了美國當年的比重。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中國在2000年到2013年期間製造業增加值保持了16.7%的增速﹐美國祗有2.0%的增速﹐相當於美國的8倍﹐中國製造業增加值相當於美國的趕超系數從25.0%上昇至143.2%(見表5)。因此﹐製造業的快速增長使得中國成為世界當之無愧的工業化大國﹐進而成為新型工業化大國。我國2017年高科技產品出口占製成品出口比重達到23.8%﹐也明顯高於經合組織(OECD)的平均比重(為13.9%)[15]﹐這表明中國成為世界當之無愧的高科技產品出口大國﹐充分顯示了中國在全球高技術產品市場的國際競爭力﹐也成為美國對中國挑起貿易戰的國際背景和基本動因。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四)從基礎設施落後國到世界現代化基礎設施大國

  中國現代化重要方面就是基礎設施現代化。從基礎設施的角度來看﹐中國從基礎設施落後國到世界現代化基礎設施大國。我們先來看看在1949年的初始條件是什麼呢﹖全國僅有5萬公里破破爛爛的公路﹐沒有什麼柏油馬路﹐而二次大戰時的德國﹑意大利﹑美國已經有了高速公路﹔鐵路里程為2.18萬公里﹐還不及印度的一半﹔祗有十幾架小型飛機﹐這就是中國基礎設施現代化的歷史起點。[16]

  截至2018年末﹐我國基本完成了最大規模的快速鐵路網(見圖7)。這個國家中長期高速鐵路網規劃是2025年的目標﹐我們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提前實現了這些目標。2018年高速鐵路運營里程達到了近3萬公里﹐連接主要城市群﹐基本連接省會城市和其他50萬人口以上大中城市﹐其中覆蓋80%以上的大城市﹐高鐵運營里程居世界第一﹐佔世界總量比重為66.3%。這一指標可能是鐵路或高速鐵路的歷史上的最高紀錄﹐與中國1949年時的情況更是天壤之別﹐中國擁有了世界上最大的﹑最快的鐵路網。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中國的公路網2018年已經達到了486萬公里﹐居世界第二﹐其中高速公路達到了14.1萬公里﹐居世界首位﹐[17]2017年佔世界總里程(36.5萬公裡)的35.6%。十年前我們和交通科學院合作出過一本書《中國交通革命﹕跨越式發展之路》[18]﹐就是關於中國交通基礎設施革命﹐導致中國實現了跨越式發展﹐特別是設計了國家高速公路網佈局(見圖8)﹐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大大地推動了我國高速發展﹐也大大地促進了我國區域一體化進程。記得1991年時我去美國耶魯大學學習﹐剛下飛機看到美國紐約肯尼迪機場就讓我感覺很震撼﹐當時北京機場祗是T1航站樓﹐我在想中國什麼時候會有這樣的機場﹖在去耶魯大學的高速公路行駛時﹐我在想中國什麼時候也能有超大規模的高速公路網﹖當時中國的高速公路祗有500公里﹐但是今天已經超過了美國。衡量一個國家的現代化程度要看它的基礎設施現代化程度﹐中國正在構建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最先進﹑最具效率(例如海關通過時間)的交通基礎設施。[19]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建設長江大橋曾是毛澤東之夢﹐1956年他寫下這樣的詩篇﹐“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這就是當時第一個五年計劃156個蘇聯重點援助項目之一﹐在武漢建一座由蘇聯專家出資﹑設計﹑施工和監理的武漢大橋﹔1968年我們才有了自己設計和施工的南京大橋。我們今天的長江上有多少座橋﹖根據最新的統計﹐已建和在建的有超過200座﹐還沒有包括江底隧道等。中國南北之間的“天塹變通途”是毛澤東的夢想﹐經過70年我們今天已經實現了。當時我們需要藉助別人的力量﹐但今天是我們自己完成的。

  我國目前有多少座公路橋樑﹖在1963年是8.3萬座﹐1978年是12.82萬座﹐2012年是71.34萬座﹐2018年達到83.25萬座﹐中國修建的橋樑達到全世界當年修建橋的60%甚至70%﹐這就是今天的中國。這也驗證了“要想富先修路”﹐有了路才能富起來﹐進而富起來了才可以修更多的路﹐我們現在又通過“一帶一路”讓更多國家的人民也像中國人民那樣富裕起來。

  中國是一個地理不平的中國﹐地理不平又造成經濟不平﹐發展水平差異甚大﹐960萬平方公里中華大地﹐祗有通過基礎設施現代化﹐才能重塑中國經濟地理﹐使不平中國變成互通中國﹐就是通過修路修橋實現全國和各地區互聯互通﹐形成新的經濟地理。1994年我去貴州調研﹐看到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地無三尺平”﹐既沒有公路橋也沒有高速公路(除了貴陽到黃果樹100多公里的快速公路)﹐但是今天通過基礎設施現代化﹐貴州已經實現跨越式的發展﹐從落後者後來居上﹐2018年全省高速公路通車裡程6453公里﹐超過世界第十位的墨西哥(全國里程為6279公里)﹐高鐵營業里程1127公里。我們會驚嘆一個“一窮二白”的國家是怎樣迅速發展起來的﹖我們通過這些數據就可以告訴國人﹐也可以告訴世界﹐這就是中國的現代化道路。

  一直以來我們都認為中國是大陸之國﹑內陸之國﹐但是今天可以說已經成為當之無愧的世界海洋大國﹑海運強國。我們來看一下數據﹐中國港口集裝箱吞吐量已經連續7年位居世界第一﹐有8個港口吞吐量進入世界前20強﹐其中上海港多年成為世界第一大港。幾年前我曾去過上海港﹐去年調研時又去了上海港﹐幾年的時間有什麼變化﹖洋山港四期7個集裝箱泊位﹐設計年通過能力4000萬標箱﹐這是美國全國之總和。2016年開始使用已經超過了3700萬箱﹐還將進一步擴大。第四期是全自動化的無人碼頭﹐而且在美國的長灘港口還建了一個小規模的自動化碼頭﹐美國人做不到的我們可以給他做到﹐但最大規模的自動化碼頭仍在洋山港。

  我們用國際上更專業的指標“班輪運輸相關指數”來衡量一個國家是否是真正意義上的海洋大國﹑海運大國。這個指數包含五個量化指標﹕船舶數量﹑船舶集裝箱承載能力﹑最大船舶規模﹑服務量以及在一國港口部署集裝箱船舶的公司數量。計算時取最領先的國家定義為100%﹐也就是中國2004年的數據﹐到2018年已經達到了187.8%﹐提高了87.8個百分點﹐同期美國僅提高了13.4個百分點﹐目前該指數還沒有達到100%﹐仍滯後于中國2004年的情況(見表6)。這表明了中國不僅是陸上大國﹐也已經成為世界的海洋大國﹐通過“一帶”更通過“一路”輻射到全世界七大洲所有的港口﹐因為海運承擔了全國90%以上外貿貨物運輸量﹐也佔了世界主要港口貨物吞吐總量的1/3以上。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有能力﹑有意願打造世界最大的海上絲綢之路﹐為世界提供巨大的公共產品﹐促進各大洲﹑各國﹑各地區的互聯互通。這就大大不同於具有世界最大規模﹑最先進海軍的美國所提供的“炮艦政策”。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我們相對落後的是什麼呢﹖恰恰是我們的航空運輸。在1975年中國能夠坐飛機的祗有100萬人次﹐到2017年已經達到了5.5億人次﹐去年超過了6億人次。我國民航客運量相對於世界的比重從0.23%提高到13.85%﹐與美國還是有很大差距(見表7﹑圖9)。中國今後發展民航事業的空間相當之大﹐作為地級市擁有了機場以後物流業發展非常之快﹐我國在“十三五”規劃就明確提出建立地級市的中小機場。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此外﹐我國的通信基礎設施也實現了快速發展。建國初期﹐我國通信設備﹑通信方式和通信手段十分落後﹐而目前電信業已建成包括光纖﹑數字微波﹑衛星﹑程控交換﹑移動通信﹑數據通信等覆蓋全國﹑通達世界的公用電信網﹐電話網絡規模躍升世界第一﹐電話﹑互聯網用戶數躍居全球之首。目前﹐我國是世界最大規模的信息化社會﹐是世界最大ICT技術的生產國﹑消費國和出口國。2001年時﹐我和周紹傑老師寫過一篇文章﹐標題就是《中國如何應對日益擴大的“數字鴻溝”》﹐這既包括中國和發達國家特別是美國的數字鴻溝﹐也包括中國內部的城鄉數字鴻溝﹐還包括中國內部地區之間的數字鴻溝﹐但是今天我們已經成為數字大國。中國現代化不祗是農業現代化﹑工業現代化﹐還包括基礎設施現代化這樣一個要素。

  ▌(五)從“一窮二白”國家到“世界最大經濟體”之一

  我們從經濟的角度來看中國如何從“一窮二白”國家到“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匯率法)或“世界第一大經濟體”(PPP法)。以1952年為基期﹐按照不變價計算的國內生產總值指數(見表8)﹐在過去的66年﹐到2018年我國GDP是1952年的173.5倍﹐其中第一產業增加值是1952年的9.46倍﹔第二產業增加值是1952年的860倍﹔工業增加值是1952年的972倍﹔第三產業是1952年的204.3倍﹔人均GDP是1952年的70.92倍。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1952-2018年期間﹐我國GDP年均增速是8.1%﹐如果進一步分解﹐1952-1978年期間為6.1%﹐其實也屬於當時世界上比較高的經濟增長率國家﹐當然如果沒有“文化大革命”或者“大躍進”的話﹐我國的經濟增速還會更高﹐我估計會在9%左右。1978年改革開放至2018年﹐我國GDP年均增速是9.4%。以人均GDP來看﹐1952-2018年我國年均增速達到了6.7%﹐其中1952-1978年期間為4.0%﹐這個增長率已經很高了﹐按照全世界各個國家的經濟發展經驗統計﹐一個國家或者一個地區人均GDP年均增速超過3%就可以稱之為高增長類型。改革開放之後至今﹐我國的人均GDP增長率更是高達8.4%。[20]

  這些數據都表明﹐我國的現代化特別是經濟現代化取得了世界經濟史上的奇跡﹐而不祗是中國經濟史上的奇跡。中國的現代化一旦成功﹐它最大的受益者就從1949年5.4億人口變成了今天的14億人口﹐這是具有世界意義的。發達國家是經過了200多年時間的工業化和現代化﹐才發展到今天的水平﹐OECD國家人口總和是13億人﹐比我國少了整整一億人。既然發達國家可以實現西方現代化﹐我國後來者居上﹐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發展中國家開闢一條新的現代化道路。

  再來看另一個指標﹐即中國GDP佔世界總量的比重﹐一是匯率法﹐按照2010年不變價格的美元來計算(見表9)﹐中國GDP佔世界總量的比重大體從1960年1.13%提昇2017年的12.69%。[21]二是購買力平價[22]﹐按照2011年國際元計算(見表10)﹐中國GDP佔世界總量比重從1990年的3.66%提高到2017年的18.21%﹐[23]儘管我國當前的經濟增長率有所下行﹐但大體上看這一比重就是每年增加0.5個百分點左右。這兩種計算也都表明中國已經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之一﹐成為提供世界經濟增長最大動力的國家。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六)從“文盲充斥”“人才匱乏”大國到世界人力資源大國

  中國現代化最有意義的還是中國人的現代化﹐因為現代化的本質就是要使得中國全體人民現代化。這是什麼含義﹖就是要不斷對人民進行人力資本投資﹐使得所有人的人力資本水平不斷提高。1949年中國的文盲率高達80%﹐1912年到1948年累計的大學畢業生祗有21萬人﹐[24]國民平均受教育年限祗有1.0年﹐[25]大大低于美國8.38年的水平﹐相當於中國的8.83倍﹔具有大學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累計18.5萬人﹐只佔全國5.4億人的0.034%﹐這就是當時的文盲充斥﹑人才匱乏的中國﹐也就是毛主席所說的“一窮二白”的“白”﹐文化水平﹑科學水平都不高。[26]

  然而﹐發展到今天﹐中國成人識字率已經超過了96%﹐15歲以上勞動年齡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達到了10.23年﹐是1949年10.23倍(見表11)。中國的現代化不僅是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更重要的是背後的人力資本﹐70年的時間翻了10.23倍﹐明顯超過了世界平均水平(8.3年)﹐總人力資本從1949年的3.45億人年﹐到2015年的117.42億人年﹐相當於1949的34.0倍﹐年平均增長率5.5%。這是中國人的現代化即全體人口的現代化最大的標誌。其中2017年中國普通高等教育本專科生在校生達到了2754萬人﹐各類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達到了3700萬人。中國祗要人力資本水平不斷提高﹐特別是年輕人口高等教育毛入學率不斷提高﹐這本身就是中國教育現代化突出的成就﹐也是中國現代化的人力資本的基礎。我們估計具有大專以上高等教育文化程度的人口現在已經超過了1.8億人﹐我國平均每年進入大學的學生人數約700多萬﹐再加上各類在校生或者非在校的高等教育類型﹐人數將超過1000萬﹐因此﹐到2020年具有大專以上高等教育文化程度的人口基本上可以達到兩億人。兩億人是什麼概念﹖就是巴基斯坦的人口總和﹐這也為我國未來現代化奠定了人力資本基礎。2003年2月教育部公佈的《中國教育與人力資源問題報告》﹐我們也參加到這個研究當中﹐當時的副標題就是中國要“從人口大國(到2020年)邁向世界人力資源強國”﹐其中一個瓶頸就在於高等教育人口﹐事實上現在來看都已經超過我們當初的預期。如果到時真是兩億大專以上人口﹐那麼無論是經濟生產力﹐還是文化生產力﹑生態生產力﹑社會生產力包括國防生產力都將有質的提昇﹐因此中國現代化本質上就是人的現代化﹐就是全體人民的現代化。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七)從“東亞病夫”到“健康中國”

  經過70年﹐中國從“東亞病夫”到健康中國。什麼叫“東亞病夫”﹖用最重要的指標﹐人口預期壽命﹐1949年之前中國人口平均預期壽命為35歲左右﹐低於世界平均期望壽命(1950年為49歲)﹐更不要說像美國(68歲)﹑日本(61歲)等國家﹔1950年中國嬰兒死亡率為200‰﹐高於欠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為175‰)﹔建國初期﹐全國吸毒者達2000萬人左右﹐佔全國總人口的3.7%﹐達到2000萬人。中國共產黨的國家治理有效就在於幾年內全部解決了這個問題。這也反映了中國現代化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不斷地發動衛生革命﹐尤其是第一次衛生革命有效的控制了傳染病。毛澤東有一首詩非常具有代表性的詩作《送瘟神》。[27]正因為如此﹐中國在極低收入條件下﹐人均預期壽命迅速提高﹐特別是在20世紀50年代﹐也包括60年代下半期以及70年代。30多年前﹐世界銀行《1984年世界發展報告》在收入層面將中國分為極低收入或者低收入國家﹐但是1980年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已達到66.8歲﹐卻已經高於中等國家收入水平(61.0歲)﹐這本身也為中國進入改革開放奠定了人力資本基礎。

  到2017年﹐中國人均預期壽命已經達到了76.7歲﹐高於世界平均水平(72.2歲)(見表12)﹐嬰兒死亡率降至6.8‰﹐也明顯低於世界平均水平(22.9‰)﹐已接近美國水平(5.7‰)(見表13)。中國主要健康指標總體上優於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健康是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的必然要求﹐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條件。2016年召開了全國衛生健康大會﹐國務院印發了《“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首次提出全方位﹑全周期維護和保障人民健康﹐大幅提高健康水平﹐顯著改善健康公平﹐明確提出到2030年﹐主要健康指標進入高收入國家行列﹐其中人均預期壽命達到79.0歲﹐人均健康預期壽命顯著提高。

  

  ▌(八)從世界最大貧窮人口之國到世界最大“全面小康社會”

  中國已經從世界最大貧困人口之國發展成為世界最大的全面小康之國。外國人老問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底是什麼概念﹖簡要的說﹐就是上中等收入水平社會﹐我們可以通過這些數據明顯地看出來﹐無論是人均收入還是人均GDP﹐還是城鄉恩格爾系數﹐以及人類發展指數﹐70年滄桑巨變﹕

  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中國是世界貧困人口最多的國家﹐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不足100元﹐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為44元﹐到2018年城市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為39251元與14617元﹐相當於1949年的393倍與332倍。[28]

  世界銀行數據顯示﹐按匯率法計算﹐2016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約為8123美元﹐居世界(230個國家或地區)第91位﹐相當於世界平均水平比例的79.7%。中國已經成為世界最大的上中等收入國家。根據OECD年度報告﹐一個出生於貧困家庭的人﹐需要經過四至五代(約150年)才能達到中等收入水平。在中國﹐僅需要一至兩代人就能達到中等收入水平﹐而且人口規模達到14億﹐佔世界上中等收入國家總人口(25.76億人)比重的53.8%。

  建國初﹐我們估計城市居民家庭恩格爾系數在70%以上﹐農村居民家庭恩格爾系數在80%以上﹐屬於極端貧困類型。從恩格爾系數下降趨勢看﹐城市居民從2000年之後下降至2018年的27.7%﹐屬於富足階段﹔農村居民已降至30.1%以下[29]﹐即將進入富足階段﹐2017年城鄉居民人均住房建築面積分別為36.9平方米和46.7平方米。

  我國人類發展指數(HDI)從0.225(1950年)的極低水平﹐提高到1980年的0.456﹐2017年提高至0.752﹐進入世界高人類發展組﹐成為過去40年世界各國中提高幅度最快的國家﹐,1990-2017年平均增長率為1.51%﹐相當於世界平均增速(為0.73%)的兩倍。

  再來觀察中國和世界減少絕對貧困標準的情況﹐這是基於世界銀行數據庫國際貧困線標準﹐即每人每日支出不足1.90美元﹐可以看到﹐1981年中國有8.8億絕對貧困人口﹐到2013年已經下降至2500萬人﹐而全世界其他國家則從1981年10.19億人﹐到2013年降至7.66億人﹐減少了3.6億人﹐其中中國減少了8.59億人(見表14)﹐中國減貧對世界貢獻率達到了75.5%﹐這說明中國的成功就是世界的成功﹐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成功。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再來看一看習近平總書記在脫貧方面作出的莊嚴政治承諾。可以這樣講﹐沒有一個發達國家政府也沒有一個發展中國家政府敢於真正作出這樣的莊嚴政治承諾﹐為什麼呢﹖因為全面建成的小康社會就是全體人口的小康社會﹐包括絕對貧困人口徹底脫貧的小康社會。中國將是世界上一個擁有十幾億人口的國家﹐可以告別人類歷史上無論是上千年﹑上百年還是上幾十年人類最大的敵人即絕對貧困﹐我想這個意義就已經遠遠超過中國自身發展的意義。

  ▌(九)從科學技術“空白之國”到世界“創新大國”

  在文化和科技方面﹐當時毛澤東曾經講到中國是“一窮二白”﹐這個“白”說明科技水平不高。1949年的中國是世界上科技空白之國﹐建國初期﹐中國國內僅有30多個專門的研究機構﹐其中還有一部分去了台灣﹐全國科技人員不足5萬人﹐相當於就業總人數的0.028%﹐專門從事科學研究的人不足500人。[30]這也就是為什麼1956年制定了第一個國家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綱要(1956-1967)﹐明確提出“重點發展﹑迎頭趕上”方針﹐旨在迅速壯大我國的科學技術力量﹐力求某些重要的﹑亟需的部門在12年內接近或趕上世界先進水平。[31]之後又編制過多次科技發展長遠規劃。

  過去40多年﹐我們來看一下中國從事研發的人員折合全時人數﹐2018年已經達到了418萬人年﹐相當於美國總數(2014年為135萬人年)的3.1倍﹐關鍵是在我國人口實際上已經佔世界比重已經降至19%以下的情況下﹐2015年我國的研發人員卻上昇到了世界比重的44.4%。這也顯示了高等教育的發展﹐也顯示了我國對外開放的發展。大量的科技人員是我國最寶貴的人才﹐人才是第一資源。

  我國直到1984年才制定了《專利法》﹐僅用了30多年的時間﹐我國發明專利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從多到最大。根據世界知識產權提供的數據(見圖10)﹐1985年我國居民發明專利申請數佔世界總量比重僅為0.9%﹐到2017年已經上昇至57.6%﹐相當於美國總數的4.24倍﹐相當於日本總數的4.79倍﹐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中國也成為世界最大的知識生產國。根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最新公佈的數據﹐在發明專利申請量授權量方面﹐我國是第一大國。[32]在商標﹑工業品外觀設計等各類知識產權申請量方面﹐也位居世界第一﹐特別是商標。同樣也可以看到另外一個數據﹐更關鍵的是高質量的﹑國際化的數據即專利合作協定(Patent Cooperation Treaty﹐PCT)﹐這是2000年至2018年的數據﹐中國的年平均增長率高達27.1%﹐日本為9.6%﹐美國為2.0%。世界知識產權數據庫的數據說明﹐我國PCT不僅2017年超過了日本﹐而且2018年也超過了美國(見表15﹑圖11)。[33]因此﹐實際上現在的科技之戰就是國際之戰﹐主要是中美日這三家﹐再加上歐盟﹐就是四家﹐中國技術創新異軍突起的國際意義在於代表南方國家的崛起﹐從而帶動整個南方國家的科技合作﹐科技創新和科技進步。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十)從世界最大的傳統農村社會到世界最大的現代城市社會

  中國的現代化突出反映在如何從世界最大的傳統農業社會到世界最大的現代城市社會。1949年全國僅有城市132個﹐城市市區人口3949萬人﹐城市市區人口占全國總人口比重7.3%。100萬人口以上城市僅有10個﹐佔7.6%。[34]到了1978年﹐中國的城市人口就已經超過美國了﹐已經是世界最大城市人口國家或社會。經過40年的發展﹐中國的城鎮人口已經達到8.3億人﹐相當於美國城鎮人口數(2017年為2.67億人)的3.1倍﹐相當於歐盟城鎮人口數(2017年為3.87億人)的2.1倍﹐相當於印度城鎮人口數(2017年為4.5億人)的1.84倍。[35]截至2016年末﹐全國設市城市657個﹐比上年增加1個﹐其中﹐直轄市4個﹐地級市293個﹐縣級市360個。因此中國現代化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城市人口的進一步擴大﹐同時也包括使得將近兩億多農民工如何變成市民﹐使得他們所享受到的現代化因素和公共服務因素越來越多。此外還包括中國城市的基礎設施﹐2016年﹐用水普及率為98.4%﹐燃氣普及率為95.8%﹐城市污水處理率93.44%﹐這些指標在很大程度上都已經接近或者達到了發達國家的水平﹐現在我國的問題主要還是在農村。[36]目前中國正在加速城市化戰略格局﹐將環渤海﹑珠三角﹑長三角三大城市群逐步打造成世界級城市群。

  中國從世界最大農村社會到世界最大的城鎮社會是現代化的重要標誌。1992年我國農村人口達到最高峰後持久下降﹐城市和農村人口比例從“二八”開現在已經達到了超過了達到“四六開”(見圖12)﹐在短短的時間內很快走完了西方國家上百年或者更長時間的城鎮化道路。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全國城鎮吸納了最多的新增就業人口﹐1952年全國城鎮就業人數為2486萬人﹐僅佔全國總就業人員的12.0%﹐到2017年﹐全國城鎮就業人數達到42462萬人﹐相當於1952年的17.1倍﹐也相當於1978年(9514萬人)的4.46倍﹐年平均增長率為3.91%﹐佔全國總就業人員比重的54.7%。我國城鎮規模顯著擴大﹐人口集聚效應更加明顯﹐城市數從1978年末的193個增加至2017年末的667個﹐其中500萬人口以上的城市數從1個提高至16個﹐300萬-500萬人口城市數從3個提高至25個﹐50萬-300萬人口城市數從60個提高至271個﹐50萬以下人口城市數從129個提高至349個。城鎮化成為中國經濟發展最大的動力﹐也是最大的潛力﹐還有兩億左右的非戶籍人口需要成為城鎮戶籍人口。

  ▌(十一)從封閉社會到全面開放社會

  1950年﹐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額為11億美元﹐佔世界貿易總額的比重為0.9%﹐只相當於美國的5.5%﹐相當於德國(西德)的23.4%。1978年﹐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額為211億美元﹐佔世界貿易總額的0.8%﹐只相當於美國的6.4%﹐相當於德國的8%。[37]據海關統計﹐2017年﹐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27.79萬億元人民幣﹐其中﹐出口15.33萬億元﹔進口12.46萬億元﹐我國連續8年保持貨物貿易第一大出口國和第二大進口國。下一個目標我國應該變成世界最大進口國﹐為世界提供更大的市場。總的來看1982年到2017年中國的貿易增長率無論出口和進口都達到14.2%﹐而美國出口達到了5.9%﹐進口要高一些達到了6.7%(見表16﹑圖13)﹐因此﹐中國將會成為世界的中國市場﹐此外這些數據也都表征了中國在出口方面已經居世界首位﹐但是在進口方面還有相當大的潛力﹐如何通過進一步對外開放實現出口和進口相對平衡﹐是下一步的目標。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我國對外投資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已經成為世界第三大世界投資國﹐2017年末我國直接對外投資存量達到1.48萬億美元﹐境外企業資產總額超過5萬億美元。尤其是開展“一帶一路”建設﹐直接促進了對外投資快速增長﹐對外承包工程規模迅速擴大﹐累計簽訂合同額近2萬億美元﹐完成營業額1.34萬億美元。[38]這是現代中國最開放的時代﹐也是中國走進世界舞臺中心的時代﹐還是中國影響世界最顯著的時代﹐更是中國對人類和平與發展貢獻最大的時代。

  ▌(十二)從封閉落後的文化之國到開放﹑先進的中華文化軟實力大國

  中國進入新的世紀以後﹐特別是黨的十六大報告將文化建設納入現代化總體佈局之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已經進入到大發展﹑大開放﹑大繁榮的時代。2012年全國出版圖書高達37萬種﹐僅一年的出版量就大大超過了古代到辛亥革命2000年的出版量的總和(20萬種)。[39]中國文化產業增加值佔GDP的比重由2004年的2.15%提高到2017年的4.29%﹐已經成為國民經濟支柱型產業﹐進入了世界文化產業大國前列。公共文化事業迅猛發展﹐到2017年末全國廣播電視節目綜合人口覆蓋率分別達到98.7%和99.1%﹐實現覆蓋城鄉14億人口和3億多戶家庭(2017年全國有線廣播電視覆蓋用戶數達到3.4億戶﹐其中雙向覆蓋用戶1.9億戶﹔全國有線廣播電視實際用戶數2.1億戶﹐其中數字電視實際用戶﹐佔有線電視實際用戶比例達90.7%。全國廣播電視節目無線覆蓋率分別達到57.5%和97.0%﹐直播衛星用戶超過1.3億﹐專營服務網點3.5萬個﹐法定服務區域59.5萬個行政村)﹐[40]以極低的成本享受各種文化服務和個性消費﹐進入了歷史上中國文化建設的最好時期。在國內﹐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基本方針﹐積極鼓勵中國特色的文化創新﹔既要發揚中國優良的傳統文化﹐也要創新出反映時代特徵﹑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文化成果。在國際上﹐堅持“對外開放﹑以我為主”的基本方針﹐積極吸收世界各國文化發展的有益成果﹐取其精華﹑棄其糟粕﹐“以我為主﹐為我所用”。

  ▌(十三)從“一大二弱”之國到綜合國力躍居世界前列

  70年中國的歷史就是一部從被挨打﹑被歧視的世界弱國[41]﹐建成世界社會主義大國﹐進而躍居世界綜合國力前列的過程。在二百多年世界性的工業化﹑現代化過程中﹐中國曾是現代化的落伍者﹑後來者﹐但是後來居上﹐大踏步地趕上時代﹐僅用了七十年的時間趕上和超過了最發達國家美國用兩百多年時間所達到的工業化﹑現代化﹑城鎮化和信息化成就﹐當然這個現代化過程還遠未結束﹐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到2050年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十四)從世界邊緣走進世界舞臺中心

  古代中國曾是世界文明中心之一。到了近代中國﹐成為世界工業化﹑現代化﹑全球化的邊緣化者﹑落伍者﹐邊緣必然落後﹐落後必然挨打。直到新中國成立﹐現代中國開始崛起﹐成為世界政治大國﹑軍事大國﹐國際地位有所提高﹐誠如鄧小平所言﹕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才大大提高的﹐才使我們這個人口占世界總人口近四分之一的大國﹐在世界上站起來﹐而且站住了。[42]

  改革開放之後的當代中國﹐打開大門﹐請進來﹐走出去﹐相繼成為世界第三﹑第二﹑第一大國。其中﹐到2000年有兩個指標居世界第一位﹔到2010年有七項指標居世界第一﹔到2017年共有十一項指標居世界第一﹐有五項居世界第二﹐有一項居世界第三(見表17)。這反映了中國進入21世紀走向世界舞臺﹐到2017年已經進入世界舞臺中心。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就是中國社會發生天翻地覆巨變之路﹔是世界上人口最多﹑最貧窮﹑經濟最落後的欠發達國家實現工業化﹑城鎮化﹑信息化和現代化發展轉型之路﹔是世界上極少數社會主義國家繼續探索和實踐社會主義建設革命包括改革的創新之路﹔還是由一個十幾億人民﹐56個民族﹐31個省市自治區﹐港澳臺地區﹐海外僑胞共同組成的﹐共同推動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路﹔是中國迅速崛起走向世界強國的和平發展之路。中國和平發展打破了“國強必霸”的大國崛起傳統模式。[43]其政治意義﹑社會意義在人類歷史上都是罕見的。[44]

  謝謝大家﹗

  點 評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王紹光﹕剛才胡老師講的非常詳細﹐滿滿的乾貨﹐從十四個方面講了中國在過去70年裡面走過的道路﹐因為基本上都是用數據說話﹐所以毋庸置疑的是中國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的點評可能不算是一個評論﹐反而算是一個補充﹐或者更準確地說﹐我想提出問題讓在座的各位聽眾和我們一起思考。

  在講座的開始﹐胡老師引用了毛澤東在1949年9月23號的一個講話﹐那篇講話叫做“中國人民站起來”﹐那篇講話後面還有一句非常大氣的話﹕“讓那些內外反動派在我們面前發抖吧﹗讓他們去說我們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吧﹗中國人民的不屈不撓的努力﹐必將穩步的達到自己的目的﹗”毛澤東說這個話﹐他心中是有氣的﹐因為一直到1948年﹐不光是美國﹐包括當時的蘇聯﹐都認為中國會統一在國民黨政府之下﹐而不是共產黨。所以那個時候說中國不行的﹐不僅有仇視社會主義陣營的美國﹐當時社會主義陣營的同盟者蘇聯也有疑慮﹐所以才會有“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說法。

  事實上﹐自從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就不斷有人說“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反復有人在做預測。我要講的是兩條﹕一個是有關中國前途的預測﹐另一個是作為預測基礎的現代化發展理論。現在70年過去了﹐回頭看﹐所有的預測的基本上都失敗了﹐因此也表明這類預測的理論基礎是錯誤的。預測每一次都失敗﹐因為預測的背後有些理論假設﹐每一次預測失敗說明理論有問題。很多有問題的理論實際上就是我們在教科書裡面﹐在媒體上面經常聽到的一些流行的關於現代化的理論。

  1949年以後﹐不斷有人預測新中國會倒臺﹑崩潰甚至解體。當時沒有人覺得中國會走向一條現代化康莊大道﹐當然我們那時自己也估計今後的道路會是非常曲折的﹑漫長的。當時外面的人爭論的問題不是中國垮不垮臺問題﹐而是何時垮臺﹖是以什麼樣方式垮臺﹖垮臺會對周邊大國利益造成什麼影響的問題﹖1991年蘇聯崩潰﹐關於中國崩潰預測更是不絕于耳﹐當然這些東西今天回頭看顯然不是科學的預測﹐而反映的是一些人的陰暗心理﹐是他們的一種期待。

  比如說2001年出版的一本書﹐叫做《中國即將崩潰》﹐這個是一個叫Gordon G. Chang(章家敦)寫的。2002年這本書馬上被台灣翻譯成中文﹐李登輝寫的推薦語認為這本書描寫大陸實況非常具體﹐很值得推薦。2003年這本書在台灣有一個新版﹐不幸的是﹐我和胡鞍鋼的名字都放在封面上﹐說大陸著名學者胡鞍鋼﹑王紹光也有同樣的看法﹐因為我們(和胡鞍鋼﹑丁元竹)在這之前寫過一篇文章講當時面臨的一些挑戰﹐但是我們沒有預測中國要崩潰。

  章家敦的預測本來是“即將”崩潰﹔即將應該是很快的意思﹐結果等了十年也沒有崩潰。到2012年﹐很多人說你預測的事情怎麼還沒有來呢﹖2011年底﹐章家敦又寫了一篇文章叫“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 2012 Edition”(中國即將到來的崩潰﹐2012年版)﹐他在文中承認說﹐上次預測確實有點問題﹐但是這一次沒有問題了﹐上次預測2010年崩潰沒有實現﹐但我的預測祗有兩年誤差﹐因為到2012年﹐中國篤定會垮掉。但是2012年過去了﹐中國依然沒有垮。但章家敦還不死心﹐他又來了一個2015年版的預測﹐“2015﹕The Year China Broke﹖”(2015年﹐中國崩潰之年)。這種人死腦筋就死在這裡﹐鴨子已經死了﹐嘴巴還非常非常硬。他後來沒有再寫﹐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又來一個新的版本。

  其實何止一個章家敦。2016年﹐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發表了一篇題為“Coming Chinese Crackup”(中國即將崩潰)﹐他後來辯解說他沒有這個意思﹐但標題那麼醒目﹐文章引起那麼多人關注﹐不是幾句辯解可以打發的。

  到了2017年﹐從中國大陸出去的一對夫妻﹐寫了一本書叫《中國崩而不潰》。女的原來是記者﹐叫何清漣﹔男的曾在體改部門工作過﹐叫程曉農。我一直讀不懂這個書名﹐崩了怎麼會不潰呢﹖他們似乎想說中國要崩潰﹐但又沒有多大把握﹐為了顯得不那麼離譜﹐所以弄出這麼一個不倫不類的書名。

  2018年﹐美國著名雜誌《國家利益》發表了一篇文章﹐煞有其事地問道﹐如果中國突然崩潰了﹐我們準備好了嗎﹖2018年稍晚一點﹐美國《紐約時報》發表一篇很長的文章﹐叫“The Land Failed to Fail”﹐意思是中國應該失敗但是結果它沒有失敗。這個標題透露出一種極度的失望。它表明西方人很肯定地認為中國的那種發展方式肯定不會成功﹐一直等著中國崩潰﹐等了70年﹐到現在還賊心不死。

  以上的例證讓我們看到﹐從1949年一直到今天﹐不斷有人說﹐中國的制度是不好的﹐中國的道路是行不通的﹐中國一定會碰的頭破血流﹔但是胡老師剛才從十四個方面點用大量的證據說明這些人說的全是錯誤的。

  問題是為什麼面對不可辯駁的事實﹐有人會一條道走到黑呢﹖這涉及到預測背後的理論依據。西方的確有一整套理論﹐它使得很多人相信﹐世界上祗有一種道路肯定走得通﹐就是所謂的西方道路﹐其它的道路肯定行不通﹐包括中國道路。

  這些理論五花八門﹑不僅相同﹑層出不窮。這方面的書實在太多﹑太多了﹐我簡單地列舉一點點﹐看看他們怎麼說的﹐然後對照一下它們的經驗﹐它們的所作所為﹐以及中國自己所走的道路。

  1963年﹐任教芝加哥大學的著名歷史學者威廉‧麥克尼爾(William Hardy McNeill)出版的一本書﹐叫做《西方的崛起》(The Rise of the West: A History of the Human Community)﹐目的是與斯賓格勒的《西方的沒落》唱反調。這本書一問世﹐便好評如潮﹐獲得若干個圖書獎。該書的重點是第三部分﹐“西方統治的時代﹐公元1500年至今”。作者說﹐“在1500年時﹐大西洋沿海地區的歐洲人具有三項天賦特性。第一﹐根深蒂固的魯莽好斗的性格﹔第二﹐善於運用複雜的軍事技術﹐尤其在航海方面﹔第三﹐能抵抗長期以來在整個舊大陸廣為流行的各種瘟疫。這些特性使他們能在約半個世紀內控制了全世界的海洋﹐並只用了一代人的時間就征服了美洲最發達的地區。”二十多年後﹐作者自己承認﹐這本書實際上是“戰後美國帝國心態的表現”﹐是“一種知識帝國主義”。

  與這本書相似的是埃里克‧瓊斯(Eric Jones) 1981年出版的《歐洲的奇跡》(The European Miracle)。八十年代以後﹐我們經常聽說﹐日本奇跡﹑東亞奇跡﹑中國奇跡﹐但此前歐美已有人大談歐洲的奇跡。這本書的主要觀點不用詳細介紹﹐因為後來有其他學者評論這本書說﹐它充滿了歐洲中心主義的色彩﹐甚至“文化種族主義”的色彩。

  在過去20多年﹐這一類的書也大行其道。1997年﹐美國學者賈雷德‧戴蒙德(Jared Mason Diamond)出版了《槍炮﹑細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Guns,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一書﹐有中譯本。作者試圖回答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是歐洲社會(即在美洲和澳大利亞殖民的那些社會)﹐而不是中國﹑印度或其它社會﹐在技術上領先﹐並在現代世界上佔據政治和經濟的支配地位? 他給出的答案是地理因素很關鍵﹐因為歐洲在地理上的分割形成了幾十個或幾百個獨立的﹑相互競爭的小國和發明創造的中心。如果某個國家沒有去追求某種改革創新﹐另一個國家會去那樣做的﹐從而迫使鄰國也這樣去做﹐否則就會被徵服或在經濟上處於落後地位。這也就是說﹐歐洲國家天然具有更強的競爭性﹐是生存的需要迫使它們不斷競爭﹑不斷創新和發展。而中國恰恰太大了﹐太統一了﹐缺乏競爭﹐難以發展。問題是﹐中國今天依然很大﹐很統一﹐不是照樣發展起來了嗎﹖這套理論解釋得了嗎﹖

  1998年出版了一部影響很大的書﹐由哈佛大學退休教授大衛‧蘭德斯(David Landes)寫的《國富國窮》(The Wealth and Poverty of Nations: Why Some Are So Rich and Some SoPoor)。這本書裡面舉的主要幾個變量。第一個是氣候﹐氣候在西方解釋社會變遷理論裡面一直很重要﹐孟德斯鳩的《論法的精神》就是一個例子。第二個是競爭性政治。第三個是經濟自由。最後一個是對待科學和宗教的態度。也就是說﹐西方國家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有這些因素﹐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中國﹐似乎缺乏這些因素﹐氣候條件也不如西方。其潛臺詞是﹐中國應該不會太成功。

  十年以後﹐美國政治學家傑克‧戈德斯通(Jack A. Goldstone)于2008年出版的《為什麼是歐洲﹖世界史視角下的西方崛起 1500-1850》(Why Europe?: The Rise of the West in World History 1500-1850)。這本書的論點是﹐導致歐洲成功的因素不是一個而是很多個﹐作者列舉了六項因素﹕1)新發現導致思想解放﹔2)數學和科學思維方式﹔3)實證的研究方法﹔4)工具驅動的實驗和觀察﹔5)寬容與多元﹔6)企業家﹑科學家﹑工程師﹑工匠之間的互動。他認為這些是歐洲發展起來的最重要的解釋變量。如果拿這種解釋套中國﹐可以說這六項要素都似有還無。如果中國缺乏這些要素﹐那麼怎麼解釋中國過去70年經濟快速發展的現象呢﹖值得大家思考。

  2010年﹐斯坦福大學考古學家﹑歷史學家伊恩‧莫里斯(Ian Morris)出版了《《西方將主宰多久﹕從歷史的發展模式看世界的未來》(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 The Patterns of History, and What TheyReveal About the Future)。這本書的主要解釋變量是地理。據作者說﹐生物學和社會學能解釋全球範圍內的相似之處﹐而地理學則能解釋區域之間的差異。從這個意義上講﹐地理學可以用來解釋西方為何主宰世界﹕歐洲有地中海﹐而中國沒有一個自己的地中海。沿著地中海﹐歐洲各國可以通過發展航海技術﹐進行海上貿易﹐貿易圈比較大。不僅如此﹐航海技術也使得歐洲各國可以比較早地發現新大陸﹐然後開拓更大的市場﹐更大的原料來源地。而中國由於沒有自己的地中海﹐恰恰缺少這些東西。問題是﹐地理變量是恆久不變的﹐而經濟發展水平卻時有高低﹐這怎麼解釋﹖中國的地理與幾千年﹑幾百年前比﹐並沒有什麼變化﹔解放後與解放前更沒有什麼變化﹐為什麼新中國可以行﹐舊中國卻不行呢﹖

  2011年﹐英國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出版了《文明﹕西方與它方》(Civilization﹕ The West and the Rest)。這位作者經常來清華大學交流﹐對中國也很有興趣。他對西方崛起的解釋似乎也是老套路﹐據說西方掌握了六個其它地區國家缺乏的殺手锏(killer apps)﹐第一是競爭﹐第二是科學﹐第三是法治﹐第四是醫學﹐第五是消費主義﹐第六工作倫理。我不是太理解這套說法的內在邏輯﹐覺得有大大雜燴的意思。無非是想說﹐我們領先是因為我們有傳家寶﹐而其他的地方沒有。按這個邏輯﹐其它國家哪有機會翻身呀﹖

  最後再提一本2012年出版的書﹐標題是《為什麼有些國家失敗﹕權力﹑繁榮與貧困的根源》(Why Nations Fail: 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作者是麻省理工學院的達龍‧阿傑姆奧盧(Daron Acemoglu)和哈佛大學的詹姆斯‧魯濱遜(James A.Robinson)。他們的論點很簡單﹑很有力﹐據說一些國家失敗是因為它們的制度是榨取性的制度﹐另一些國家成功是因為它們的制度是包容性的制度。西方國家是包容性的制度﹐所以成功﹔共產黨領導的國家當然是榨取性的制度﹐這類國家不可能成功﹔哪怕短期內看起來成功﹐也不是真正的成功﹐必然是短期的﹐是曇花一現﹐今後必定會失敗。

  按照這些解釋西方成功的書來套中國的現實﹐恐怕完全套不上。其實﹐在我看來﹐這些煌煌巨著的提供的那些理論﹐不僅無法解釋中國﹐連西方本身也解釋不了。他們中有些人也承認﹐西方國家之所以能夠成功﹐帝國主義﹑殖民主義﹑奴隸制﹑奴隸貿易東西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但緊接著他們筆鋒一轉﹐不再討論這些野蠻的﹑血腥的﹑丑惡的因素到底起了多大作用﹐而是希望將人們的目光轉移到所謂西方的亮點上去﹐比如民主﹑市場﹑所有制﹑競爭﹑法治﹐即西方主流意識形態一直倡導的那些東西上去。他們的這套說辭﹐在西方是主流﹐在第三世界﹑在中國也有人不加批判地接受下來﹐深信不疑。一旦將這類理論內化于心﹐對中國的預測只會有一個指向﹐即中國的體制不可能持續有效的運作﹐哪怕短期裡取得一些成就﹐最後也一定會破產。但問題是﹐他們的預測都落空了。現在中國已經走過了70年﹐一步步往上走﹐越來越富﹑越來越強﹐很快會跨入高收入國家的行列。70年可不是什麼短期了﹔作為一個人來講﹐已經是人到七十古來稀了。所以西方某些人士的預測完全沒有科學性﹐其理論基礎完全錯誤﹐已成為歷史的笑柄了。

  將上面所說的概括一下﹐最後提出兩個問題﹐希望大家和我一起思考。第一個問題是﹐所有的這些理論能否解釋中國現代化的道路以及它的成功﹖在我看來﹐這些理論都不能用來解釋中國的現代化之路。第二個問題是﹐既然他們的預測是失敗的﹐理論是錯誤的﹐那麼我們自己能否拿出一套解釋中國現代化之路及其成功的理論﹖就實踐而言﹐我們已經做得很好了﹔但是中國人有一點嘴不利落﹐西方人一拿就是六個殺手锏﹐八個殺手锏﹐我們的殺手锏是什麼﹖能不能總結出來﹖能不能說服我們自己﹐也說服他人﹖我希望有更多的具有理論探求欲望的同行們一起來思考﹐怎麼解釋中國的成功﹖謝謝各位。

  問 答

  問題1﹕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取得巨大成就核心在哪裡﹖

  胡鞍鋼﹕第二次大戰結束以後﹐全球當時有50多個主權國家﹐現在是190多個﹐再加上各個地區﹐總共240多個國家和地區。可能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有這麼多現代國家競爭﹐而且競爭的激烈程度也是前所未有。20世紀90年代冷戰結束了﹐但是國家競爭卻沒有結束﹐它涉及到經濟競爭﹑軍事競爭特別是科技競爭也包括文化競爭。在競爭過程中到底什麼樣的制度安排更有效地應對競爭﹖很顯然毛澤東所創立的中國這套制度就是最好的成功案例﹐只不過我們沒有很好地去認識它﹐這就包括共產黨領導﹐包括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等。雖然毛澤東也有失敗﹐但是毛澤東的失敗不在於這個制度﹐不管是國家制度還是中國共產黨的制度﹐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等﹐而主要在政﹐在於他過急過快地希望實現國家的現代化﹐包括“大躍進”等。如果按照這樣邏輯來看﹐其實毛澤東給我們後人留下來了巨大的制度資產﹐也包括理論資產﹑思想資產﹐而且它是原創性的﹐它是內生的﹑基於中國國情的。鄧小平的本事在於把“文化大革命”這件壞事變成好事。因此﹐中國的現代化道路從來不是一帆風順的﹐一定要經過很多探索和總結。

  中國道路已經形成自身的邏輯﹐從毛澤東1.0版本到鄧小平2.0版本﹐再到江澤民的3.0版本。最近我剛剛把《中國政治經濟史論(1992-2002》的初稿寫完了﹐共37萬字﹐更加能體會20世紀90年代初所面臨的那種對社會主義中國形成的巨大壓力﹐最後中國作出積極回應﹐使我國沒有走向蘇聯解體這樣的道路﹐反而在90年代無論是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以及綜合國力都邁上一個大臺階。因此這個邏輯就從江澤民的3.0版本﹐胡錦濤的4.0版本﹐再到現在習近平的5.0版本﹐它是一個不斷昇級的版本﹐這個版本按照十九大報告的邏輯﹐就是四個自信﹐從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論自信再到文化自信。這四位一體其實在某種程度上也回答和解釋了為什麼中國現代化能成功﹖為什麼會持續的成功﹖在全世界不說獨一無二的也差不多﹐因為比我國規模更小的越南也是這樣走過來的﹐無論是減貧﹐無論是對外開放也包括人均收入水平增長﹐基本上都是非常高速的增長。從這個意義上來看﹐中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在為第二次大戰之後的非西方或南方國家百年歷史或者說更遠的未來探索現代化道路。蘇聯現代化是先成功﹑後失敗﹑再解體﹐中國現代化曾經先成功(1949-1957)﹑之後有過挫折(1958-1962)﹐甚至重大失誤(1966-1976)﹐但是我國繼續的成功(1978至今)。中國就是按照這個道路70年走過來的﹐未來30年(到2050年)或者未來更長的時間有待於後幾代人﹐正如鄧小平所說需要幾代人甚至幾十代人不斷的努力。

  問題2﹕:中國近些年的發展來源於各種紅利﹐在未來紅利消失之後中國的發展出路又在何處﹖

  胡鞍鋼﹕今天我已經講到了我國人口紅利已經開始下降了﹐總人口絕對數可能在2030年之前達到高峰然後有所下降﹐特別是主要勞動年齡人口已達到高峰開始所有下降。但是我國人才總量持續高增長﹐已經接近1.8億人﹐佔世界比例不斷提高﹐我國從事研發活動人員佔世界總數比例從2000年不足20%﹐到2020年原定目標是380萬人年﹐但2018年已達到418萬人年﹐佔世界總數比重已經達到40%多﹐未來將達到50%。因此就可以從人口紅利轉化為人才紅利﹐胡錦濤同志明確提出人才是第一資源﹐設計和制定了三大規劃﹕一是《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二是《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三是《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現在這三大規劃的主要目標已經超過了當時的預期﹐如2020年我國大專以上人數達到1.95億人﹐預計實際會超過2億人﹐相當於世界第7大人口國家(尼日利亞)總人口數。它將表明中國無論是人力資本﹑人才資本﹐還是物質資本都是世界第一。目前我國仍有非常之高的國內儲蓄率﹐同樣我國也是全世界國內投資總額比例非常高的國家﹐或者投資率最高的國家﹐所以我們有相當大的底氣認為那些“中國崩潰論”只不過是學術泡沫﹐因為它們經不起歷史的檢驗﹑實踐的檢驗﹑時間的檢驗。

  剛才王紹光老師提到《中國即將崩潰》那本書﹐作者曾大量引用我的文章﹐20世紀90年代包括本世紀初﹐我是談了很多中國的發展挑戰﹐但是我們還有一個邏輯﹐即“挑戰機遇論”﹐就是因為挑戰所以積極響應挑戰﹐創造新的機遇。20年前﹐我國發生了一場世界級的歷史性的下崗洪水﹑失業洪水﹐但是最終把洪水遏制住了。到了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後﹐我國再也不出現這種情況了﹐更不要說今天了。這些歷史的經驗和教訓都會成為我國幾代領導人的政治財富﹑歷史財富。我們的任務就是把它總結出來﹐中國如何在這種複雜的內外部環境下﹐既可以很好地去判斷前所未有的各種挑戰﹐不管是“黑天鵝”事件﹐還是“灰犀牛”事件﹐無論是來自國內的挑戰﹐還是國際的挑戰﹐如美國對中國的外部挑戰﹐我們一個很重要的模式就是積極的回應﹑主動對應﹐將挑戰轉化為機遇。無論是20年前的亞洲金融危機﹐還是10年前的國際金融危機﹐最後我國都將它們轉化為巨大的機遇﹐恰恰在這個危機過程中﹐美國經濟實力明顯下降﹐而中國經濟實力明顯上昇。所以﹐中國的現代化進程書寫了人類奇跡。王紹光老師後面說到的這個奇跡背後理論意義是什麼﹖如果我們搞的更加清楚﹐就可以具有這種理論自覺性﹐從而形成理論自信。這個自信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基於實踐的檢驗﹑經驗的總結﹑理論的自覺﹐而理論的自覺一定是基於我們已經發生和正在發生的一個偉大社會實踐。

  總之﹐除了中國以外﹐人類歷史上沒有一個國家﹐包括OECD國家(為13億人)﹐可以帶領14億人民用了相對短的時間從世界最貧窮的人口國家成為世界最大的中等收入國家﹐走完了OECD國家幾百年的發展過程﹐將來中國還會成為世界最大的高收入或中等發達國家﹐未來幾十年還要成為世界最大的發達國家。這成為長達百年中國現代化的長征之路﹐也是“歷史紀錄上的第一次﹐長征是宣言書﹐長征是宣傳隊﹐長征是播種機。”謝謝大家。

胡鞍鋼﹕中國現代化發展之路(1949-2019)

  [1]胡鞍鋼﹕《知識與發展:中國新的追趕策略──寫於建國50周年》﹐《管理世界》﹐1999年第9期。

  [2]胡鞍鋼﹕《中國現代化之路(1949-2014)》﹐新疆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5年第2期。

  [3]《毛澤東選集》第4卷﹐第1509-1516頁﹐人民出版社﹐1991年。

  [4]從新中國建立至60年代之前﹐中國是糧食淨出口國。60年代以後﹐糧食有進有出﹐進大於出。70年代末實行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淨進口糧食佔國內糧食生產的比重呈減少趨勢﹐1978-1984年為32%﹐1985-1990年為12%﹐1991-1995年為04%。中國立足國內資源﹐實現糧食基本自給﹐是中國解決糧食供需問題的基本方針。中國將努力促進國內糧食增產﹐在正常情況下﹐糧食自給率不低於95%﹐淨進口量不超過國內消費量的5%。參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中國的糧食問題》﹐http://news.xinhuanet.com/zhengfu/2002.11/15/content_630934.htm。

  [5]數據來源﹕世界銀行WDI數據庫﹕ 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ER.H2O.INTR.K3?locations=CN-1W

  [6]農業增加值系為美元現價。數據來源﹕世界銀行WDI數據庫﹕ 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NV.AGR.TOTL.CD?end=2013&locations=CN-US&start=1990

  [7]《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30頁。

  [8]《毛澤東選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081頁。

  [9]《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關於政治報告的決議》(1956年9月27日)﹐《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九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版﹐第293頁。

  [10]數據來源﹕http://www.stats.gov.cn/tjfx/ztfx/qzxzgcl60zn/t20090921_402588674.htm。

  [11]“我們用幾十年時間走完了發達國家幾百年走過的工業化歷程。”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2018年12月18日)﹐《人民日報》﹐2018年12月19日。 [12]《毛澤東選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44頁。 [13]世界銀行WDI數據庫﹕ 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NV.IND.TOTL.KD?end=2017&locations=CN-US-1W&start=1990

  [14]世界銀行WDI數據庫﹕ 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NV.IND.MANF.CD?end=2015&locations=CN-US-1W&start=2010

  [15]數據來源﹕世界銀行WDI數據庫﹕ 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TX.VAL.TECH.MF.ZS?end=2017&locations=CN-US-1W-OE&start=1990。

  [16] http﹕//www.stats.gov.cn/tjfx/ztfx/qzxzgcl60zn/t20090923_402589513.htm.

  [17] CIA﹐The World Factbook2019﹐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resources/the-world-factbook/fields/385rank.html。

  [18]胡鞍鋼﹑石寶林主編﹕《中國交通革命﹕跨越式發展之路》﹐北京﹐人民交通出版社﹐2009年8月版。

  [19]國家統計局編﹕《改革開放40年》﹐304頁﹐中國統計出版社﹐2018年。

  [20]計算數據來源﹕Angus Maddison﹐Historical Statistics of the World Economy: 1-2008 AD﹐世界銀行WDI數據庫﹕ 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NY.GDP.MKTP.KD?end=2017&locations=1W&start=1978。

  [21]數據來源﹕世界銀行WDI數據庫﹕ 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NY.GDP.MKTP.KD?end=2013&locations=CN-US-JP&start=1990

  [22] PPP GDP是指用購買力平價匯率轉換為按國際元計算的國內生產總值。對於GDP 而言﹐國際元的購買力與美元在美國的購買力相當。世界銀行WDI數據庫﹐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MKTP.PP.KD?end=2016&start=2001

  [23]數據來源﹕世界銀行WDI數據庫﹕ 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NY.GDP.MKTP.PP.KD?end=2013&locations=CN-US-JP&start=1990

  [24]參見國家統計局編﹕《新中國五十年﹕1949-1999》﹐9頁﹐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1999

  [25]參見胡鞍鋼﹕《中國政治經濟史論(1949-1976)》﹐118頁﹐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7

  [26]《毛澤東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4頁。

  [27]《送瘟神》是毛澤東主席在1958年7月1日﹐得知江西省余江縣消滅了血吸蟲病後﹐他激動不已﹐徹夜難眠﹐感慨和熱忱化作了這兩首七律﹐全詩如下﹕(其一)綠水青山枉自多﹐華陀無奈小蟲何。千村薜荔人遺矢﹐萬戶蕭疏鬼唱歌。坐地日行八萬里﹐巡天遙看一千河。牛郎欲問瘟神事﹐一樣悲歡逐逝波。(其二)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紅雨隨心翻作浪﹐青山著意化為橋。天連五嶺銀鋤落﹐地動三河鐵臂搖。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

  [28]參見《經濟日報》﹐2011年10月4日。

  [29]參見國家統計局編﹕《中國統計摘要2019》﹐54頁﹐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9。

  [30]參見武衡﹑楊凌主編﹕《當代中國的科學技術》﹐4頁﹐北京﹐當代中國出版社﹐1992。

  [31]《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九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版﹐第373頁。

  [32] 2017年中國本國居民發明專利申請數佔世界總數比重上昇至43.6%﹐相當於美國的2.27倍。數據來源﹕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WIPO IP Facts and Figures 2018。

  [33]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WIPO IP Facts and Figures 2018。

  [34]國家統計局編﹕《新中國城市五十年》﹐第53-54頁﹐新華出版社﹐1999年。

  [35]數據來源﹕世界銀行WDI數據庫﹕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SP.URB.TOTL?locations=US-EU-IN

  [36]國家統計局編﹕《改革開放40年》﹐第217-222﹑325頁﹐中國統計出版社﹐2018年。

  [37]數據來源﹕http://www.stats.gov.cn/tjfx/ztfx/qzxzgcl60zn/t20090929_402591155.htm

  [38]國家統計局編﹕《改革開放40年》﹐第53-56頁﹐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8。

  [39]參見張賀﹕《每年出書37萬種﹐意味著什麼》﹐載《人民日報》﹐2013年4月22日。

  [40]國家統計局編﹕《改革開放40年》﹐第241頁﹐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8。

  [41]毛澤東曾指出﹐過去說中國是“老大帝國”﹐“東亞病夫”﹐經濟落後﹐文化也落後﹐又不講衛生﹐打球也不行﹐游水也不行﹐女人是小腳﹐男人留辮子﹐還有太監﹐中國的月亮也不那麼那末很好﹐外國的月亮總是比較清爽一點﹐總而言之﹐壞事不少。但是﹐經過這六年(指1949-1956年)的改革﹐我們把中國的面貌改變了。我們的成績是誰也否認不了的。參見《毛澤東文集》﹐1版﹐第7卷﹐87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42]《鄧小平文選》(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2版﹐第299頁。

  [43]建立殖民體系﹑爭奪勢力範圍﹑對外武力擴張﹐是近代歷史上一些大國崛起的老路。參見

  http://www.gov.cn/jrzg/2011-09/06/content_1941204.htm。

  [44]參見《胡錦濤﹕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見新華網﹐2011年7月1日。

  文字整理│謝宜澤 李兆辰

  攝影│于娟

[ 責編﹕劉文文 ]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美國宣佈對伊朗最高領袖實施制裁

  • 珍愛生命 遠離毒品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  北京時間6月25日02時09分﹐中國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用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成功發射第46顆北斗導航衛星。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  北京時間6月25日02時09分﹐中國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用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成功發射第46顆北斗導航衛星。
2019-06-25 20:32
6月24日﹐貴州省畢節市黔西縣洪水鎮永平村村民在收割韭菜(無人機拍攝)。6月24日﹐貴州省畢節市黔西縣文峰街道雙星社區村民在採摘西瓜。6月24日﹐貴州省畢節市黔西縣文峰街道雙星社區村民在採摘西瓜。
2019-06-25 17:51
新華社記者 林宏 攝  在琿春市職業高中﹐塔尼亞(左一)與學生使用俄語交流(6月23日攝)。 新華社記者 林宏 攝  塔尼亞(左二)和同事在琿春市職業高中的教師休息區聊天(6月23日攝)。
2019-06-25 10:17
遊人在羅布人村寨遊覽(6月19日攝)。根據景區提供的數據﹐自“五一”小長假至6月23日﹐羅布人村寨接待遊客5.2萬多人次﹐相比去年同期增長約78%。根據景區提供的數據﹐自“五一”小長假至6月23日﹐羅布人村寨接待遊客5.2萬多人次﹐相比去年同期增長約78%。
2019-06-25 10:15
這是在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拍攝的油菜花梯田(6月24日無人機拍攝)。近日﹐甘肅省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山鄉油菜花盛開﹐美如畫卷。近日﹐甘肅省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山鄉油菜花盛開﹐美如畫卷。
2019-06-25 10:14
6月23日﹐工人在盧龍縣永平府城牆南城門搶險加固工程工地施工。此次搶險加固工程主要完善城臺頂部和底部的排水系統﹑加固牆體等。
2019-06-25 10:13
6月24日﹐河北省邢臺市公安局橋西分局民警向邢臺市第五中學學生講解毒品的危害。在6月26日國際禁毒日即將到來之際﹐各地開展形式多樣的禁毒主題教育活動﹐讓人們認識毒品危害﹑遠離毒品。
2019-06-25 10:11
日喀則市郊區的一個度假園停放著“過林卡”群眾的車輛(6月23日攝)。進入6月﹐西藏日喀則市陽光充足﹑植物繁茂﹐人們紛紛來到郊區“過林卡”﹐享受休閑時光。
2019-06-25 10:06
年僅33歲的四川綿竹共產黨員﹑退役軍人﹑禁毒民警韓順軍﹐今年3月突發胰腺炎倒在禁毒一線。韓順軍短暫的一生始終在“逆行”──在大地震中逆行﹑在泥石流中逆行﹑在平靜生活中逆行……逆行前方是萬丈深淵﹐是槍口刀尖﹐是生死不測﹐但他都不曾動搖。
2019-06-25 10:05
6月24日﹐易地扶貧搬遷群眾在招聘點詢問招聘信息。作為貴州省黔西南州易地扶貧搬遷的主要安置點之一﹐興義市灑金安置點共有3.2萬餘人搬遷入住﹐其中跨區域搬遷2.8萬餘人。作為貴州省黔西南州易地扶貧搬遷的主要安置點之一﹐興義市灑金安置點共有3.2萬餘人搬遷入住﹐其中跨區域搬遷2.8萬餘人。
2019-06-25 10:03
6月24日﹐中意警員在北京王府井進行聯合巡邏。當日﹐中國和意大利警方在北京古老的永定門城樓下舉行儀式﹐宣佈2019年中意警務聯合巡邏正式啟動。當日﹐中國和意大利警方在北京古老的永定門城樓下舉行儀式﹐宣佈2019年中意警務聯合巡邏正式啟動。
2019-06-25 10:02
6月24日﹐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右)宣佈意大利米蘭/科爾蒂納丹佩佐獲得2026年冬奧會舉辦權。當日﹐在瑞士洛桑舉行的國際奧委會第134次全會上﹐意大利米蘭/科爾蒂納丹佩佐獲得2026年冬奧會舉辦權。
2019-06-25 10:01
6月24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中)在簽署行政令前對媒體講話。美國總統特朗普24日簽署行政令﹐對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及其領導下的機構實施制裁。美國總統特朗普24日簽署行政令﹐對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及其領導下的機構實施制裁。
2019-06-25 10:00
新華社/POOL/法佈雷斯攝  6月23日﹐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前左)和瑞士聯邦主席毛雷爾(前中)共同為國際奧委會新總部剪綵。新華社/POOL/法佈雷斯攝  6月23日﹐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左)和瑞士聯邦主席毛雷爾共同為國際奧委會新總部揭幕。
2019-06-24 10:55
6月23日﹐在馬耳他弗洛里亞納﹐工作人員在馬耳他武裝部隊的巡邏艇上為被營救的偷渡者係上標示身份的腕帶。馬耳他武裝部隊的巡邏艇23日採取救援措施﹐並將偷渡者帶至馬耳他武裝部隊位於弗洛里亞納的碼頭基地。
2019-06-24 10:47
6月末的比利時結束了長達數月的陰雨低溫天氣﹐明媚的陽光照耀大地﹐令人神清氣爽。23日﹐中國駐比利時使館迎來了一批“特殊的客人”──2019年比利時赴華“漢語橋中學生夏令營”營員﹐以及他們的家長﹑老師和領隊﹐共計300多人。
2019-06-24 10:40
以具有濃郁中國傳統文化特色的大頭娃娃為主題的“歡樂大頭娃娃”展日前在比利時班什國際面具博物館舉行。
2019-06-24 10:23
6月23日﹐模特在法國巴黎男裝周上展示登喜路品牌2020春夏新品服飾。6月23日﹐模特在法國巴黎男裝周上展示登喜路品牌2020春夏新品服飾。6月23日﹐模特在法國巴黎男裝周上展示登喜路品牌2020春夏新品服飾。
2019-06-24 10:04
6月22日上午﹐呼倫貝爾市森林消防支隊消防員趕赴秀山林場火災南線。新華社發(胡首 攝)  6月22日﹐大興安嶺森林消防支隊奇乾中隊消防員在秀山林場火災南線滅火。 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6月22日﹐一輛裝甲車為秀山林場火災南線消防員運輸物資。
2019-06-23 08:36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