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師亦友趙東宛

  【追 思】

  作者﹕程樹榛(原《人民文學》主編)

  日前﹐我突然接到友人電話﹐得知國家人事部原部長趙東宛同志于5月4日病逝﹐瞬間悲痛不已。

  趙東宛是我的老領導﹐也是曾為我國機械製造發展作出過重要貢獻的專家。我們相識相交60餘年﹐推心置腹﹐無所不談。

  20世紀30年代﹐12歲的趙東宛便在河南南陽投入了革命行列﹐加入了由我黨創辦的開封孩子劇團。因為劇團的活躍﹐引起了國民黨反動派的警覺。地下黨及時做出決定﹕將劇團撤回解放區。劇團歷經艱難曲折﹐最後來到了革命聖地──延安。

  到延安後不久﹐少年趙東宛便被派到剛剛成立的自然科學院深造。15歲那年﹐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為學院內一個最年輕的黨員。

  新中國成立後﹐百廢待興。懂得科技的趙東宛﹐成了“寶貝疙瘩”﹐23歲時就被任命為撫順一家大型機器廠的廠長。後來﹐為了培養拔尖的專門建設人才﹐組織上派遣趙東宛去蘇聯學習。他肩負重任﹐專攻重型機械製造這門專業。留學期間﹐他廢寢忘食﹐爭分奪秒﹐努力充實自己的知識庫存。

  1957年年末﹐趙東宛完成學習任務回國﹐就任富拉爾基第一重型機器廠(以下簡稱“一重”)第一副廠長兼總工程師。就在這一年﹐我從天津大學機械系畢業﹐被分配到“一重”任技術員﹐成為他手下的一個小兵。

  “一重”是當年國家興建的156項重點企業之一﹐位於北滿草原﹑嫩江之濱的富拉爾基。當年的富拉爾基荒無人煙﹐野草叢生﹐狍子和野狼打架﹐兔子和狐狸賽跑﹐一派荒涼的景象。可是﹐黨中央卻決定調集全國各地的工人﹑技術人員﹑革命幹部﹐在這裡建設我國第一座重型機器廠。這支萬人建設大軍的指揮員之一﹐就是剛剛從國外學習歸來的趙東宛。

  在這裡﹐趙東宛親自指揮了工廠著名的“三大戰役”──即“打樁工程”“沉箱工程”“金屬結構工程”。三大工程﹐一氣呵成﹐為重機廠的提前建成打下堅實的基礎。

  在工廠“邊準備﹑邊建設﹑邊生產”的“三邊”進程中﹐“一重”又接受了“兩大產品”──12500噸自由鍛造水壓機和1150軋鋼機的試製任務。當時﹐曾有人認為﹐“一重”正在建設中﹐難以完成當時屬於世界科技尖端的兩大產品﹐但趙東宛力排眾議﹐親自到北京爭取到這光榮而又艱巨的任務。當他把消息帶回工廠時﹐十里重機城群情激奮﹑歡呼雀躍﹐廣大工人和技術人員為能夠親身參加設計製造這樣的尖端產品而感到榮幸和驕傲。

  之後﹐趙東宛親自率領“一重”這支重型機械製造的生力軍﹐進入緊張的戰鬥狀態。然而﹐沒有圖紙﹑沒有資料﹑沒有經驗﹐從無到有﹐一切要從頭做起﹐邊干邊學。

  克服了數不清的困難和障礙﹐經歷了無數次失敗和無數道險關﹐同時﹐也產生了無數發明和創造。1960年﹐“一重”在提前一年完成建廠任務的同時﹐也勝利地完成了兩大產品的設計和製造任務﹕萬噸水壓機安裝在本廠的水壓機車間內﹐直接投入生產﹔1150軋鋼機﹐被運送到包鋼安裝使用﹐成為新中國鋼鐵戰線的生力軍。

  兩大產品出廠之後﹐趙東宛率領團隊再攀高峰﹐又承接了更為尖端的產品──30000噸模鍛水壓機和2800熱﹑冷鋁板軋機的設計與製造任務。任務的難度比以前要大得多﹑艱巨得多﹐一張空前的考卷擺在趙東宛和“一重”職工面前。

  經過幾年的艱苦奮戰﹐趙東宛帶領大家向黨中央交上了一份滿意的答卷﹕勝利完成了三大產品的設計和製造任務﹐保質保量﹑按時出廠。產品被安裝在西南某加工廠後﹐極大地發揮了它們的特殊功能﹐為祖國的社會主義建設和國防建設﹐作出卓越的貢獻。

  “文革”結束後﹐趙東宛又被委以重任﹐先後擔任過原一機部﹑國家科委等多個科技部門的領導職務﹐為整個科學技術界的撥亂反正工作付出了極大努力﹐給廣大科學家創造了良好的科研工作環境。

  與此同時﹐趙東宛還作為副秘書長﹐參與籌劃了全國科技大會的具體工作。1978年3月18日﹐全國科學大會在北京隆重召開。6000余位科學家濟濟一堂﹐聆聽鄧小平同志的報告﹐謀劃祖國科學的未來。大會的勝利召開極大地鼓舞了全國科技工作者﹐給他們以無比的動力。科學的春天﹐邁著歡快的步伐到來了。

  後來﹐雖然趙東宛又陸續擔任過很多更重要的職務﹐但是他說﹐能夠親身參與全國科學大會的籌備工作﹐心中感到無比舒暢﹐是他平生一大快事。

  1996年5月﹐在全國人大工作期間﹐趙東宛還遇到一件意外之喜。俄羅斯自然科學院發函通知他﹕“鑒於您為重型機械和高能物理發展作出的傑出貢獻﹐您當選為俄羅斯自然科學院院士”。

  1996年6月21日﹐俄羅斯自然科學院副院長馬林科夫院士親自向趙東宛頒發了證書和獎章。馬林科夫院士在致辭中高度評價了趙東宛在1958到1966年在第一重機廠任廠長和總工程師期間﹐領導並直接參與研製諸多尖端重型機械產品所作出的巨大貢獻﹐以及他在20世紀70年代末開創中國高能物理研究方面的傑出業績。

  這個榮譽﹐為趙東宛的生平畫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不久前﹐聽說他病重住院﹐但因疫情關系﹐未能前去看望﹐想不到他竟然駕鶴西去。謹匆匆撰此小文﹐作為心香一瓣﹐願他在天國安息。

  《光明日報》( 2020年05月19日 08版)

已有 人參與
  • 李濟生

    衛星測控專家

    (1943年5月31日─2019年7月28日)

  • 童道明

    中國著名翻譯家

    (1937年-2019年6月27日)

  • 王亞夫

    中國第一位女輪機長

    (1930年─2019年3月3日)

  • 田本相

    中國戲劇史研究專家

    (1932年─2019年3月5日)

  • 王業寧

    中國科學院院士

    (1926年10月4日─2019年2月22日)

  • 李學勤

    歷史學家

    (1933年3月28日─2019年2月24日)

  • 彭司勛

    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

    (1919年7月28日─2018年12月9日)

  • 程開甲

    中國科學院院士

    (1918年8月3日─2018年11月17日)

  • 何梓華

    新聞教育家

    (1931年─2018年11月16日)

  • 謝世楞

    港口和海岸工程專家

    (1935年5月20日─2018年11月7日)

  • 侯芙生

    中國工程院院士

    (1923年11月28日─2018年10月31日)

  • 李希凡

    著名文藝理論家

    (1927年12月11日─2018年10月29日)

  • 師勝傑

    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

    (1953年4月─2018年9月28日)

  • 閔乃本

    著名物理學家

    (1935年8月9日─2018年9月16日)

  • 盛中國

    著名小提琴演奏家

    (1941年─2018年9月7日)

  • 單田芳

    評書表演藝術家

    (1934年12月17日─2018年9月11日)

  • 常寶華

    相聲表演藝術家

    (1930年12月─2018年9月7日)

  • 方成

    漫畫家

    (1918年10月─2018年8月22日)

  • 周堯和

    鑄造領域育人大家

    (1927年05月─2018年07月30日)

  • 彭荊風

    《驛路梨花》作者

    (1929年11月22日─2018年7月24日)

  • 金庸

    武俠小說泰斗

    (1924年3月10日─2018年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