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致讀者
光明日報編輯部

  再過一天﹐就是2017年了。伴隨著新年的晨光﹐走過67年的光明日報將以嶄新的面貌與您見面。

  在過去的歲月中﹐曾陪伴我們走過萬水千山的老朋友﹐也許已經學會了從“兩微一端”重新“打開”光明日報﹔從近期才剛剛開始訂閱報紙的新朋友﹐也許正在感受帶油墨香的閱讀意味著什麼。而我們﹐沒有一天不在思索著這份報紙的未來﹕她要呈現怎樣的人文景觀﹐她本身是不是也應成為大時代的思想文化景觀﹖

  今年8月1日﹐本報全面啟動了版式風格的整體改革﹔近期﹐我們正在推進新聞內容生產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我們力圖通過這些改革﹐向讀者呈現我們對這張中國思想文化大報未來面貌的構想。在2017年報紙的版面佈局上﹐我們重新審視了新聞版和專刊副刊的思想文化含量﹐將集中體現思想文化特色的新聞板塊和專刊副刊﹐設計為“四橫五縱”的每周版面框架結構──“四橫”是指原來的兩個《光明文化周末》周刊和新創的《文史哲周刊》《國際教科文周刊》四個每周橫向集中刊出的大周刊﹔“五縱”是指評論版﹑深度新聞版﹑理論類專刊﹑文化類專刊﹑副刊每天覆蓋的縱向刊發序列。思想總會有脈絡﹐價值總是有歸宿﹐形成大文化﹑大教育﹑大科技的報道格局和版面生態﹐就是我們的方向。

  我們將把評論版擴展為從周一到周日刊發﹐實現評論觀點每天全覆蓋。同時﹐以融媒體的方式設計評論的生產流程﹐理順新媒體與紙媒不同的採編周期﹐形成對新聞的持續關注﹑對觀點的動態深化。在一個多甲子的歷史中﹐光明日報一直以觀點﹑思想﹑理論為特色﹐與其說今天新聞生產的即時化﹑大眾化正在消解紙媒生存的基礎﹐我們更相信﹐這恰恰凸顯了有觀點的報紙才有存在的意義。

  我們將把深度新聞版《大視野》更名為《光明視野》﹐在原有深度報道的基礎上提升格局﹐大量推出人文領域的調查性﹑研究性報道。今天﹐當原創內容已經是稀缺資源﹑當新聞標準正在變得動搖不定﹐一直秉持新聞倫理的傳統媒體也許最有責任反身向後﹐做“潮流”的“逆行者”﹕挖掘新聞﹐而不是包裝新聞﹔設置議題﹐而不是販賣消息﹔尋找報道的思想落點﹐而不是呈現信息碎片﹔引發有質量的公共對話﹐而不是消費大眾情緒。

  我們將把原有的《人物》周刊更名﹑改造為《光明學人》副刊﹐並將刊發節奏擴展為每周兩期。新的《光明學人》不但繼承了原《人物》周刊對中國傑出知識分子的關注﹐更將大幅增加其學術思想﹑學術成就的系統評介﹐以“人”顯“學”﹑以“學”立“人”。那些金聲玉振的學者大家﹐是社會歷史的刻度﹑人文精神的覘標﹐60多年的辦報歷史告訴我們﹕關注他們﹐就是在關注中國的教育﹑科技與文化﹐就是在呵護民族的創新力量與文化精神﹐就是在發出社會發展的振鐸之聲。

  我們將深耕理論領域﹐新創由《文學遺產》《史學》《哲學》組成的“文史哲周刊”。創辦于1953年的《史學》版﹐親歷了半個多世紀的中國當代史﹐至今仍是全國性報紙中唯一一家史學專刊﹔創辦于1954年的《哲學》專刊﹐曾在真理標準討論中發揮了先鋒作用﹐曾留下馮友蘭﹑張岱年﹑任繼愈等一大批哲學大家的風采﹐2017年將復刊。在一個變革的時代﹐小到一張報紙﹐大至一個民族﹐都必須學習把握繼承與創新的辯證法﹕傳統祗有在動態的革新中才能獲得恆久的生命力﹐而真正的創新都是對傳統的深化與拓展。

  什麼是新聞﹖什麼是報紙﹖什麼是媒體的角色和功能﹖在今天的傳播格局中﹐這些都在被重新定義﹐而媒體則被用“新”和“傳統”加以區分。實際上﹐從來沒有一個媒體僅僅是一張紙﹐或一個電視信號發射塔。每一個媒體的核心精神﹐都要伴隨數字技術的發展﹐與新的媒介聯姻﹐實現全媒體陣容下的再生。近年來﹐光明日報不斷推出新的融媒體產品﹐並正在形成“一體策劃﹐多手段採集”“一個標準﹐多形態製作”“一個品牌﹐多元化傳播”的採編機制﹐但這並不妨礙我們始終抱持著這樣的信念﹕是否有準確﹑深刻﹑客觀的新聞標準﹐是否有討論嚴肅公共議題的能力﹐是否能擔當起知識傳播和價值傳導的角色﹐是否能與社會發展大勢同向而行﹐是否能始終懷著鋪石以開大道的人文精神﹐才是一個媒體名稱背後隱藏的意義﹐才是判斷媒體未來的標準。

  一張紙可能朽爛﹐報紙精神卻始終不朽。敬愛的讀者﹐新年送到您身邊的光明日報是帶著默契的邀約﹕我們曾共同經歷了一次次春秋輪轉﹐也將繼續見證未來的大浪淘沙。

北京‧光明日報社
2016年12月30日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