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第九期
2016.5.17

“驚天一跪”何以扭轉票房乾坤

電影《百鳥朝鳳》正于全國公映。此片作為吳天明導演的遺作﹐曾一度處境艱難﹐上映一周票房僅300余萬﹐排片僅佔1%。5月12日﹐製片人方勵在某直播平臺上演“驚天一跪”﹐這一舉動得到了許多明星義氣相挺。那麼﹐“驚天一跪”是否可以扭轉票房乾坤﹖今天我們請來了獨立影評人大米和影迷觀察團瓊子和大家聊聊這個話題。

本期嘉賓

  • 獨立影評人 大米

  • 影迷觀察團 瓊子

核心觀點

  “驚天一跪”何以扭轉票房乾坤﹖

  

  大米﹕由導演吳天明執導﹐陶澤如﹑李岷城主演的電影《百鳥朝鳳》正于全國公映。此片作為吳天明導演的遺作﹐曾一度處境艱難﹐上映一周票房僅300余萬﹐排片僅佔1%﹐而與它同一天上映的《美國隊長3》收穫了接近8億的票房。5月12日﹐製片人方勵在某直播平臺上演“驚天一跪”﹐跪求全國院線經理增加排片﹐這一舉動得到了許多明星義氣相挺。多家院線也紛紛號召旗下影城增加排片﹐支持《百鳥朝鳳》長線放映。與剛上映時相比﹐《百鳥朝鳳》的排片量從1%左右飆升至7%以上﹐暴漲6倍以上﹔截至17日19點﹐電影《百鳥朝鳳》總票房已經突破3600萬。

  

  文化“單傳”為避免“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的尷尬

  

  《百鳥朝鳳》的嗩吶藝人﹐曾經有過輝煌的時代﹐人們對嗩吶的崇拜以及對嗩吶匠人的尊敬都來自於一種根深蒂固的農業社會的封閉環境﹐缺少外部的思想衝擊和競爭。一旦這種封閉環境被打破﹐代表著西方文明的管弦樂和電子琴進入到小山村的時候﹐給觀眾以及嗩吶藝人都帶了巨大的震撼和衝擊就無法避免。

  

  農業社會的封閉性帶來了藝術上的自我沉迷。電影中的焦師父選了一個資質並不好﹐但性格穩重的徒弟作為傳人﹐這樣的文化傳承基本上代表了絕大多數中國民間傳統技藝的傳承方式。在農業社會﹐人口流動性差﹐祗能局限於本地市場﹐而本地市場容量小﹐能養活的藝人有限﹐祗能實行這樣的“單傳”﹐否則就會出現“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的尷尬。

  

  文化傳承並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意淫

  

  文化傳承並不應該是固步自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意淫﹐也不是一味的排斥外來文化。例如像嗩吶這種傳統的民間音樂﹐並不是消失了﹐只不過是不再作為一種主奏的音樂﹐或是主流的音樂群體而存在﹐而更多的作為一種配角。我們應該有這種心理﹐慢慢接受我們曾經在身上的光環慢慢退去﹐作為一種配角而存在的現狀。如果有這種心態的話﹐可能對我們傳統文化的傳承和發展會有一種更好的﹑更新的認識。

  

  (光明網記者劉冰雅 趙偉露 陳城整理剪輯)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