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第十二期
2016.6.24

我們為什麼不接受師生戀﹖

前兩天﹐湖南文理學院女老師穿婚紗向男生求婚的照片﹐在很多新聞類APP上被刷屏了﹐廣受網友祝福。但如果性別逆轉﹐假設是男教師西裝革履來求婚女同學﹐還有多少人會叫好鼓掌呢。師生戀﹐到底應不應該被接受﹖今天﹐我們請來了光明網資深評論員鄧海建為大家談談這個問題。

本期嘉賓

  • 光明網資深評論員鄧海建

核心觀點

我們為什麼不接受師生戀﹖

 

  鄧海建﹕前兩天﹐湖南文理學院女老師穿婚紗向男生求婚的照片﹐在很多新聞類APP上被刷屏了。有人說﹐師生戀不是你想的那麼污﹐世界這麼好玩我們對師生戀也該脫敏了。反正意思就是反對你就是衛道士﹐就是內心不那麼陽光的偽君子。不要用存在即合理的詭辯來在社會秩序底線上和稀泥﹐我們不得不承認﹐在現代社會裡師生戀依舊是愛情裡的旁門左道。

 

  回到事件的本源。女教師求婚男學生﹐滿屏收穫的都是“愛與感動”﹐又是“突破世俗”﹑又是“勇氣可嘉”﹔但如果性別逆轉﹐假設是男教師西裝革履來求婚女同學﹐還有多少人會叫好鼓掌呢。早在2014年﹐教育部就發佈了“紅七條”。其中重要的一條﹐就是高校教師“不得對學生實施性騷擾或者與學生發生不正當關係”。

 

  抱歉我認為師生戀﹐就是這種不正當關係。對此﹐我想做三點陳述。第一﹐師生戀禁令﹐不算稀奇。美國的哈佛大學也好﹐中國的武漢科技大學也罷﹐以校規形式嚴禁師生戀的不在少數。人家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都是封建思維復闢﹖第二﹐師生身份不對等﹐戀愛很容易跑偏。如果師生戀不被禁止﹐道起碼容易帶來兩個問題﹕一是有權的教師容易濫用權力﹐二是學生之間會出現不正當競爭。最典型的例子﹐是2014年廈門大學生在微博上發佈《考古女學生防”獸”必讀》。從這幾年頻頻爆出的教授與學生之間的戀情來看﹐情節中幾乎摻雜著不純的動機﹑利欲的讓渡關係。再有一點﹐大家對“女教師求婚男學生”祝福無極限﹐說穿了﹐不過是另一種性別歧視罷了﹕既沒有把女教師放在“教師”的職業身份上考量﹐更兼著“女人難得主動”的花邊沖淡了對事件性質的思考﹐結果呢﹐就是對兩人身處的高校校園視而不見﹑對事件的示範效應視而不見﹑對底線的規則意識視而不見。

 

  在不少人眼裡﹕這就是“女追男”的荷爾蒙戲碼。可問題是﹐呼啦啦刷屏的“女教師求婚”﹐真的是關起門來的私人事件呢﹖最後我想說的是﹐不管女老師求婚男學生﹐還是男教授求愛女學生﹐不僅是道德禁忌﹐更是規則悖謬。師生戀究竟有沒有那麼污我不知道﹐起碼絕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美好。

 

  (光明網記者劉冰雅 張晞 陳城剪輯整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