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山新聞網> 文化三清
三清山下的鄉愁
來源﹕三清山官方網 發佈時間﹕2017-03-27 14:13

  與世界自然遺產三清山的虛幻飄渺﹐嘆為觀止相比﹐如碎銀般散落在三清山腳下的村落﹐則更讓人有一種愁緒。千百年來﹐這些村落依溪而居﹐沿坡而落﹐充滿懷舊的農舍三三兩兩地在群山翠綠中或隱或現。自古以來交通不便造成的長期封閉﹐這裡成為了遷徙游民理想的定居之地﹐也生成了三清山腳下的原住民部落。這裡有閩南的鄉音﹐畬寨的風情﹐徽裔的傳承﹔這裡有千年的銀杏﹑百年的古村﹔這裡還有小橋﹑流水﹑人家。這裡有最甜的土蜂蜜﹐最嫩的竹筍……瓜藤環繞﹑簡單質樸的農家院舍旁﹐潺潺的小溪流淌著純樸原始的民風。這也構成了三清山最基本的社會文化元素﹐既頗具遷徙特色的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慶幸的是﹐這些文化遺產在三十年的社會大變革中並沒有被改變多少﹐而且作為大三清旅遊文化的重要一環﹐正在被當地的管理部門重視並加以切實的保護。可以說是“清山常在﹐鄉愁依舊”。

三清山下的鄉愁


  每一方水土﹐每一處青山都有鄉愁。鄉愁是什麼﹖那彎彎曲曲的鄉間小路﹐那村頭路口的銀杏樹﹐那流經門前的溪水﹐那整日香火繚繞的佛門神龕……總之﹐鄉愁是一個地方特有的記印。鄉愁是你的童年﹐鄉愁是你的夢境﹐鄉愁是你似曾相識又遙遠的記憶。鄉愁是親切的﹐許多年後﹐從千里之外回到老家﹐峰回路轉後的一條小橋會讓你的心跳加快──過了橋就是我的家﹔鄉愁是傷感的﹐路過熟悉的溪旁﹐溪水中洗衣石上已經難覓曾經熟悉的身影﹔鄉愁是驚喜的﹐童年玩雜的道場依舊有現在的童年們在重復著一樣的故事﹔鄉愁是幸福的﹐回家的感覺真好﹔鄉愁又是充滿著愁緒的﹐老屋門前小貓陪著曬太陽的爺爺﹐菜園裡被雞鴨圍著叫食的外婆﹐他們都去哪兒了呢﹖
  三清山山下的鄉愁與一些地方刻意製造鄉愁不同﹐一直保持著自然的生存狀態﹐並且自然與人文相互交錯著﹐和諧地相處了數百年。溪上的小橋﹐水邊的道觀﹐山坡上的房舍﹐路徑處的社林……都是那麼的相得益彰。最讓人覺得新奇的是原住民的土蜂箱。這些土蜂箱或者掛在南牆上﹐或者放在房前屋後的坡地上﹐有的乾脆就擺在山崖岩石上。隨著人們綠色意識的回歸﹐這種土蜂養的蜜也成了新寵﹐價格要比市面上的練制蜜貴出許多倍﹐而且來到這裡的人們都會捎上一二斤做為家居常備之天然保健品。這裡還有家庭小磨豆腐﹑土製茶葉﹑醃曬食品﹑土菜等﹐無不透著濃濃的鄉味﹐也讓鄉愁包含了豐富的多元的文化元素。這裡還有閩言徽語﹐畬音古調。因此﹐三清山的鄉愁是優美的自然景觀﹑純樸的生活狀態與數百年傳承下來的民俗文化結合的產物。它是我們江南原汁原味的原住民文化大餐﹐是江南難得的天然民俗博物館。
  當然﹐絲絲的愁緒也在三清山的鄉愁中油生﹐其實現代文明已經也深深地滲透到了這裡。悄悄然的一些變化已使一些鄉愁正在迅速地消失。一些村子已經成了老人的世界﹐一些手藝沒有了傳人﹐老手藝人個個都成為了末代工匠──因為沒有人會再穿草鞋﹐也沒有人會再推著花車出山。在一個畬族新村﹐隨著一陣清新樂耳的音樂聲由遠而近﹐一輛流動小四輪駛入村中﹐停在村口。似乎已經是一種慣例﹐村民們都圍攏了上來﹐打開車蓬﹐原來是一輛流動菜市車。因為少地﹐這裡的村民已經不種地了﹐令人感慨﹐令人嘆息。我們無意讓這裡的人們一直處在農耕時代﹐而是讓他們都能夠同步享受新時代的發展成果.但農耕文明﹐這裡的鄉愁﹐確實是希望以某種不變的方式長存下去。

  《畬鄉的新鮮事》──拍了就能看﹐這對沒有走出過大山的畬鄉老人來說﹐著實是件新鮮事
隨著“土”風盛行﹐旅遊觀念的轉變﹐周末鄉村行﹐到三清山腳下的遊客也日漸多了起來。品土菜﹐住土屋﹐採土風﹐買土產﹐三清山腳下的村落迎來了時代發展的新機遇﹐同時也看到了傳統文化的價值。或許﹐在若干年後﹐那些漸漸失傳的農耕文化﹐山民手藝又在三清山腳下風行起來﹐祗是﹐那已經不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而是生意的一系列產品。他們也會懂得按照市場的法則去經營他們的文化傳承﹐成為三清山大旅遊文化的重要組成。鄉愁依舊﹐但人間已換﹗
  《曬南瓜》──老人依然沿續著祖輩自給自足的習慣

[責任編輯:彭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