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山新聞網> 三清山印象
最美的秋
來源﹕上饒日報 發佈時間﹕2017-11-27 10:00

  

最美的秋

  邂逅不期而遇的美﹐是一種幸福。

  奇冠天下的三清山﹐對它最初的期待是月明星稀的長空﹑霞光萬丈的雲海﹑一覽無餘的秀峰。計劃許久及至喜滋滋地蹭熱度趕去﹐已是秋雨密織。雨迷離了景﹐也讓心涼初透。

  天地間﹐那翻雲覆雨的手﹐卻以青山為底創作得興致正濃。眼前逶迤的山﹐重重似畫﹐曲曲如屏。

  縹緲間﹐竟也仿佛乘了一葉扁舟在水墨的氤氳中逐水翻浪﹑快意西東。山色空濛雨亦奇﹐蘇子誠不欺我。於是﹐涼意散去﹐游心益發昭朗。

  這是雲霧的家鄉﹐雲飛霧繞﹐郁乎蒼蒼。這裡東險西奇﹐北秀南絕﹐“奇”牽掛已久﹐一顆急迫的心便直奔西海岸而去。兩旁秀木夾道﹐秋光躍于枝上﹐盈盈欲滴。一片蔥蘢中﹐間或有紅的葉黃的果嫣然巧笑﹐一張張晶瑩剔透的蜘蛛網隨葉輕擺。一切是這樣乾淨透亮﹐纖塵不染。於是﹐雖風吹雨急﹐腳步仍輕快。心中喜悅跳動﹐仿佛有斑斕的陽光照進心上﹐仿佛有一樹一樹的花開在心頭。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大約就是此時的感覺吧。

  終於﹐接天雲濤中﹐久負盛名的西海棧道現于眼前。峭壁上懸廊橫空﹐隨山勢蜿蜒盤旋﹐猶如長龍臥波﹐令人叫絕。這條觀景長廊是連通三清山南北山的金海岸﹐是觀雲海﹑石海﹑林海﹑花海的佳處。雖竣工于2002年﹐但是每次匆匆而來都與它失之交臂﹐以致于心心念念了多年﹐更越發體會到朝著自己嚮往的地方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是多麼的難能可貴。

  站在海拔1600米的懸崖上舒目望去﹐地迥谷幽﹐雲海浩蕩﹐奔湧而來﹐奇峰上那些“高士道人”若隱若現。仙氣裊裊﹐撫面沁心﹐飄飄乎不由得放意肆志﹐仿佛莊生曉夢﹐仿佛天地間無我﹐又仿佛得道羽化﹐祗要凌波微步就能置身於群峰之上﹐與“高人們”一起坐而論道。

  滄海桑田﹐經歷了多少億年的海侵水擊﹐石出山升﹐鬼斧神工﹐才有這樣的神形兼備﹐又經過了多少代人的保護與建設﹐才有這樣的鍾靈毓秀。“西太平洋邊緣最美麗的花崗岩”﹐峰峰奇秀﹐玉京﹑玉虛﹑玉華摩天柱地﹐女神﹑巨蟒﹑猴王渾然天成。觀音﹑老子等仙靈眾相維妙維肖的清虛之境﹐自古便是道家的洞天福地﹐東晉葛洪“結廬煉丹”于山﹐古石構建築群三清宮更是將自然景觀與道家理念合一﹐方圓數十里﹐道境昭然。道家不僅在這道風濃郁的境地煉丹治病﹐更廣播“忠孝為本﹐利濟為先﹐廣積陰功﹐救拔人物”的道義傳教治心﹐形成了以“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為核心要義的道教文化﹐這裡一度成為我國道教文化的一個中心。仙風道骨的山於是成為人們的精神之境﹑心靈歸處。

  這山是歷代文人墨客﹑旅行達人完成與天地﹑與古今﹑與生命﹑與自我對話的一個聖地。“攀緣飛磴立峰頂﹐一鑒四海雙眸空”﹐“逸興浩然思泛海﹐高風那復羨登瀛”﹐“碧桃花落仙人去﹐靜聽松風心自涼”……逸興遄飛中﹐滄海一粟的人與雄偉壯麗的自然山川融為一體﹔靈臺空明中﹐塵埃拂盡﹐心無物欲之累﹐唯願在此對一張琴﹑一壺酒﹑一山雲﹔精神滌蕩中﹐遇見一個光彩煥發的自己﹐於是內心噴薄出重整行裝再出發的熱情和動力。必是如此吧﹐不在五嶽之列的三清山﹐才會引發蘇子“攬勝遍五嶽﹐奇絕在三清”的喟嘆。

  壁立千仞﹐因為有了較為寬闊的棧道﹐可以悠然游于其上﹐聆聽高山密林間的秋日私語﹐偶遇林中可愛的小精靈。這裡是植物的王國﹑動物的樂園﹐珍禽異樹各領風騷。棧道平整如玉帶﹐最令人稱道的是﹐它不僅依山而建更依樹而建﹐為峭壁上的“原住民”──橫斜逸出的樹保留了應有的生存空間。玉帶曲折﹐恰似廊腰縵迴﹐五步一橫枝﹐十步一斜干。一棵棵茁壯的樹或立于棧道間或橫于上方﹐就這樣自由地伸展﹐愉悅地呼吸。古語雲﹕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樹猶如馬。正是得益於規劃者建設者的生態保護意識﹐我們在金海岸徜徉時﹐才能遇見這樣一棵棵自信愜意的樹﹐遇見自在嬉戲的松鼠和歡唱的鳥兒﹑振翅飛舞的蝶﹐遇見這樣和諧共生的美麗。

  這是松石的畫廊﹐一松一意境﹐一石一氣象。雖來過多次﹐然眼光多聚于奇峰之上。此番雲深霧罩﹐奇石多隱﹐蒼松更俏。那些百年甚至千年以上的三清松﹑福建柏﹑華東黃杉﹑華東鐵杉等一株株風采卓然的古松絕對是雲霧中的焦點﹐當家的花旦。那種美﹐美得撼人心魄。那是一種生命的張力﹐是一種自由的嚮往﹐是一種熱烈的歌唱﹐是一種天生我才必有用的確信。姿態萬千的松﹐從懸崖峭壁的石縫裡衝破束縛﹐朝著天空用力生長﹐旁逸斜出的﹐高大挺拔的﹐都直抒胸臆﹐恣意揮灑﹐好似隨時可以掛雲帆濟滄海。看著那樣虯勁不屈的身姿迎面而來﹐竟湧出如跨越千山萬水卻見故人來的溫暖和感動。

  不由得感謝這場雨﹐讓尋秋的人收穫了未曾預料的美。是啊﹐山川處處有風景﹐人生也應是如此﹐失之桑榆﹐何以不會收之東隅呢﹖

  心中百轉千回﹑一詠三嘆步于畫廊。天色漸晚﹐山上遊人減少﹐大部隊已紛紛轉移到山下﹐許多意猶未盡的人還要去附近特色村莊體驗民俗風情。

  山上風景無限好﹐山下鄉村如今也如畫美。為了三清山的生態可持續性發展﹐景區兩條腿齊邁步﹐山上做好“減法”﹐山下做好“加法”。在申報世界自然遺產時﹐對山上的賓館採取了搬遷下山﹑降層等措施﹐為青山減負﹐更通過諸多舉措強化生態保護。山下則“加”出翻天覆地新模樣﹐一個個新景區﹐一個個秀美鄉村﹑特色小鎮大放異彩。山環水繞的田野上﹐有柴門聞犬吠的樂趣﹐也有房車小院獨自幽的清淨﹐去山上放飛了自我的旅人可以在這裡歇下腳﹐安放鄉愁。

  青山不僅更好看了﹐還更有看頭了。一系列特色鮮明﹑影響深遠的文化活動﹑體育賽事使三清山美名天下揚﹐贏得四海八方客。紛至沓來的遊客樂其樂﹐景區的百姓亦樂其樂。

  30多年櫛風沐雨﹐三清山由最初的小景區躋身為品牌景區﹐又躍升為如今的標杆景區。綠水青山喜變金山銀山。這個皖浙贛閩邊區革命老根據地的嬗變可不是江西綠色崛起的一個樣本﹐中國飛速發展的一個很好的例證麼﹖

  雨住塵香﹐車子緩緩駛離山腳熱鬧的玉坑農家樂一條街。秋雨過後的街景出落得更加清新動人。一棟棟令人賞心悅目的贛東北民居在心頭蕩起美麗的漣漪。青山綠水的底色中﹐白牆青瓦斜頂方格窗映著火紅的燈籠﹐映著山民燦爛的笑臉﹐照見了一幅鮮明又生動的幸福畫卷。

  我想﹐最美的秋﹐就是這種模樣啊!

  窗外﹐遠山長﹐雲山暖﹐畫卷綿延。我想﹐最美的秋﹐不僅在這裡的青山綠水中﹐更在960萬平方公里的青山綠水中。

  這樣的美麗﹐明天又會是怎樣的光景呢﹖我想﹐在黨的十九大的東風澤被下﹐這裡的青山綠水必定會更加美不勝收﹗

(鄒萍艷)

[責任編輯:彭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