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光明網召開“新時代媒介變遷與網絡空間治理”座談會

光明網召開“新時代媒介變遷與網絡空間治理”座談會

2018-12-24 09:46來源﹕光明網

  當下中國媒體格局正在迎來百年變局﹐變局之中最大的變量就是互聯網。媒介變遷背景下的網絡輿論生態呈現出媒體泛化﹑受眾分化﹑新媒強化﹑聲音雜化等多重特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邁入新時代的今天﹐網絡環境也邁入了新時代。

學者稱新時代網絡需要精准化引導

  基於此背景﹐光明網輿情中心日前組織召開“新時代媒介變遷與網絡空間治理”座談會﹐邀請業內專家學者﹑媒體從業人員等﹐圍繞當前網絡輿論生態的新變化﹑新特點﹑新挑戰等﹐對新時代下如何做好網絡輿論引導工作進行探討。

  在這裡﹐我們摘編了部分與會專家的發言﹐以饗讀者。

  打造“頂天立地”的立體輿論空間

學者稱新時代網絡需要精准化引導

中國傳媒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大數據挖掘與社會計算實驗室主任 沈浩

  什麼是真正的民意﹖傳統的社會調研已經很難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下獲得準確數據﹐在這種情況下﹐中央級媒體要身先士卒﹐打造“頂天立地”的立體輿論空間﹐將民意和高層的決策連接起來。此外﹐我們的輿情系統要為我國各大部委﹑央企國企媒體和新聞中心提供服務﹐不僅要讓輿情成為中央政府獲取民意的途徑﹐也應該服務于國家總體建設。

  中央級媒體的輿情機構要往智庫方向發展﹐要著力研究輿論傳播規律﹐對輿論的發展和傳播進行研判和引導﹔在輿情應對方面要形成一定的機制﹐這裡不是指確定不變的預案﹐而是技術支撐的靈活機制。此外﹐也應加緊專家隊伍建設﹐在輿情研判過程中徵求更多專業意見﹐提昇輿情應對水平。

  以“多元治理”策略應對水軍泛濫

學者稱新時代網絡需要精准化引導

中國政法大學光明新聞傳播學院副院長 劉徐州

  網絡水軍體現了隱性輿論和顯性輿論的交叉。目前﹐全球很多政治事件都有網絡水軍的在場﹐虛擬在場﹑遠程虛擬在場都已經坐實。網絡水軍持續迭代昇級﹐目前已從早期的僱佣式水軍發展到AI式水軍。這些水軍既可以牟利﹐也可以達到價值觀輸出﹑社會控制甚至綁架政策等目的﹐甚至造成惡劣的國際影響。

  針對這些問題﹐建議我國借鑒域外的經驗(如歐盟的《反虛假信息行為準則》(CPD))﹐督促平臺對水軍加以控制。此外﹐我國有關機構應加強大數據篩選和鎖定水軍系統的研發﹐建立可疑庫﹐“以智能對付智能”。最後﹐建議增設可操作性的法律﹐增強水軍治理的法理基礎。

  代入感增強和代際圈層化系當前輿論兩大新特點

學者稱新時代網絡需要精准化引導

中國政法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助理﹑中國政法大學民意研究中心主任張森

  當前關注弱勢群體的輿情過渡到民生領域﹐網絡大V已經無法“超然其上”﹐代入感明顯增強。輿情態勢的轉變﹐背後是整個網民結構的變化﹕8億多網民的時代﹐“沉默的大多數”變成“發聲的大多數”﹐呈現出務實和生活的導向。

  另一方面﹐輿論關注點較以往更為駁雜。相較其他國家﹐中國情況較為特殊﹐涉及“社會變遷”和“媒體轉換”雙重效應的疊加。個人傳播取代群體傳播的背後﹐是代際和文化圈層上的隔閡﹐而這與全球化的趨勢相反。可以想見﹐某個代際和文化圈層在如此傳播環境下﹐思維方式會發生重大變化和分離。

  重要輿情爆發與“兩個認同”密切相關

學者稱新時代網絡需要精准化引導

北京大學國家戰略傳播研究院課題研究員 翟秀鳳

  當前﹐我國所有重要網絡輿情的爆發幾乎都與兩個方面的認同相關﹕一個是認同中國的“命運共同體”倡議﹐探討中國與其他國家如何相處﹔另一個是認同自己是否是美好生活的擁有者﹐有較高的獲得感。

  在塑造兩個認同的過程中﹐我國網絡輿論面臨以下幾大挑戰﹕第一﹐公共性的消退。以宏觀政策和政務信息為代表的公共信息缺乏理性討論的環境。在媒體商業化的環境下如何進行宏大敘事﹐這是我國中央級新聞媒體應當著力考慮的問題﹔第二﹐境內外輿論高度融合。境外媒體對中國基層報道之深入﹐國內網民對境外報道的引用傳播之廣泛﹐給輿論工作帶來了更多挑戰﹔第三﹐重大事件中的次生輿論。在中美貿易戰和改革開放40周年的輿論引導﹐不僅要聚焦與之直接相關的輿論﹐也要對有代表性﹑趨勢性的次生輿論密切關注。

  面對這些問題﹐建議不僅要將提高網絡輿論的公共性作為長期的治理方向﹐還可就以下角度加以統籌。第一﹐重新發揮主流媒體的輿論引導能力﹐不能僅僅在傳統媒體轉型上增加投入﹐還要單獨建立網絡原生傳播力量﹐以提昇在網絡傳播中的競爭力。第二﹐必須加強頂層設計和研究﹐對重大議題進行系統分析和風險研判﹐針對研判制定報道策略。第三﹐從目前主流媒體在資訊類短視頻上的發展來看﹐我國主流媒體有能力佔領網絡輿論高地﹐有必要利用好這一趨勢﹐建立更大的傳播矩陣。

  傳統媒體擴大影響力面臨困境

學者稱新時代網絡需要精准化引導

人民網互動部輿情主編 曲源

  當前﹐媒體傳播面臨一些問題和挑戰。一是媒體公信力不足。公信力是媒體的生命﹐近年來虛假新聞得到有效整治﹐但標題黨﹑失實報道等還是層出不窮﹐輿情反轉現象頻頻出現。二是自媒體崛起對傳統媒體構成巨大挑戰。隨著微信公眾號平臺﹑頭條號平臺等的出現﹐自媒體行業已經發展非常充分﹐成為一個重要的信息傳播力量。三是快餐式閱讀習慣給深度信息帶來挑戰。生活節奏加快給我們閱讀習慣帶來變革﹐快速閱讀﹑輕鬆閱讀更加受到公眾歡迎﹐這種閱讀方式有別於傳統媒體的新聞報道方式﹐導致傳統媒體影響力下降。

  今後幾年﹐預計各種垂直應用將相互聚合﹐媒體“平臺化”成為趨勢﹐這一方面是媒體與媒體之間的融合﹐另一方面是媒體與其他產業的融合。此外﹐靈活﹑貼合社會的報道形式和策劃是媒體提高影響的重要手段。

  評論文章輿論引導面臨三重困境

學者稱新時代網絡需要精准化引導

中國教育報評論部編輯 楊三喜

  第一﹐快與慢的矛盾。一兩個小時之內很難對有關情況進行全面把握﹐在網絡輿論“反轉”越發常見的今天﹐最快時間寫出來的文章很有可能最快會被“打臉”。

  第二﹐深與淺的矛盾。評論員文章需要有一定思想性﹐這注定意味著其對讀者的理解能力有一定要求﹐在信息的獲取層面有一定門檻﹐但這又與手機端的碎片化閱讀難以平衡。

  第三﹐強與弱的矛盾。輿論作為強大無形的力量﹐是當之無愧的強者﹐但目前輿論場中受到批評較多的往往是弱者﹐網民一哄而上﹐發佈大量非理性和極端言論﹐極易造成輿論失焦。

  (光明網曹申堃整理)

[責編﹕白麗克孜‧帕哈丁]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