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格爾的哲學大樹下

2018-06-27 09:57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06-27 09:57:00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秦超

  作者﹕張恆

  前段時間﹐我向清華大學一位哲學教授請教問題時﹐她講了一個很好玩兒的事情。清華有一位學物理的學生﹐旁聽了她幾次課後﹐決定把哲學當作他的第二學位去攻讀﹐他覺得﹐哲學完全顛覆了自己對物理的看法。

  當時這位教授也很好奇﹐問他原因。於是﹐他開始談康德認識模式對自己的影響。這個理論比較複雜﹐簡單舉個例子﹐物理是研究現實世界的﹐按照以前他的觀點﹐物理規律﹐早已經在現實世界裡存在了﹐他們祗是通過實驗﹐發現這些規律。就像牛頓發現了地球引力一樣。但康德讓他意識到﹐物理學並不僅是發現﹐也是發明。

  比如﹐他們把一個小球放到真空環境裡﹐觀察它的運動。這個世界本來是不存在真空的﹐人家小球也並不想運動的﹐是物理學家強迫它去運動。這是物理學家創造出來的一個世界──你看﹐想到這裡﹐學物理竟然有了當上帝的感覺。

在黑格爾的哲學大樹下

  談到哲學﹐我們通常會覺得﹐它不但難懂﹐而且是研究形而上的﹐和現實世界沒什麼關係。清華這個故事﹐實則反駁了這個想法﹐哲學的最大作用是改變了我們對世界的認知﹐而這種認知﹐反過來又最終會改變世界。我甚至可以先下個論斷──哲學家對這個世界的影響﹐絕對不比物理學家﹑程序員﹑企業家要小﹐甚至﹐也許哲學家的影響要更大一些。

  澳大利亞籍的倫理學家彼得‧辛格寫的《黑格爾》這本書﹐就為讀者呈現了這種影響。事實上﹐是黑格爾通過自己的哲學﹐向人們展示了哲學家的重要作用﹐而辛格則用恰到好處的方法﹐把這些通俗化了──這本書﹐是牛津通俗讀本系列的一冊﹐對難懂的黑格爾及其哲學來說﹐算是一本較為通俗的引路者。

  現實生活中﹐比哲學更遭到人們排斥的﹐是黑格爾的哲學。這一點﹐國內研究黑格爾的專家鄧曉芒﹐在為這本書作序時﹐詳細談到了﹐主要原因在於﹐西方重要的思想家大都對黑格爾持批判態度﹐比如我們熟悉的羅素﹑波普爾﹑以賽亞‧伯林﹐等等。

  看完辛格的這本《黑格爾》你一定會留下這個印象﹐這位哲學大師的哲學太過龐雜﹐幾乎涉及現實世界的方方面面──政治哲學﹑倫理學﹑美學﹑歷史﹑天文﹑物理﹑文學﹐等等﹐黑格爾的哲學就像是一個參天大樹﹐上面結了無數果子﹐經過這棵樹下的後來者﹐摘了其中一顆﹐延伸出自己的思想。後來的存在主義﹑女權主義者﹐都曾經是他的粉絲。正如一些宗教的原教旨主義者﹐打著宗教經典的名義去做了一些壞的事情﹐但這個鍋﹐不能由這些宗教經典去背。

  馬克思﹐也曾經受到黑格爾的巨大影響。他曾經是年輕黑格爾派的一個成員﹐後來覺得道不同﹐才逐漸脫離。辛格在《黑格爾》一書中﹐也記載了很多馬克思研究黑格爾的故事﹐比如﹐他在寫作那本影響巨大的《資本論》時﹐曾經給恩格斯寫信說﹕“我碰巧又把黑格爾的《邏輯學》瀏覽了一遍﹐這在處理事實的方法上幫了我很大的忙……如果以後再有工夫做這類工作的話﹐我很願意用兩三個印張把黑格爾所發現﹐但同時又加以神秘化的方法中所存在的合理的東西闡述一番”。當然﹐後來馬克思從來沒有找到時間來寫這樣的文章。

  在這本傳記中﹐辛格明確給出了自己的判斷﹕“19世紀和20世紀的哲學家對世界的影響都比不上黑格爾。對於這一籠統說法﹐唯一可能的例外大概是卡爾‧馬克思﹐而馬克思本人又深受黑格爾影響。如果沒有黑格爾﹐那麼在剛剛過去的150年裡﹐人類思想和政治的發展道路就會是另一番模樣。”

  這句話﹐其實不用過多解釋﹐黑格爾影響了馬克思﹐而馬克思則影響了整個世界──包括現在的我們﹐嚴格來說﹐我們都是生活在黑格爾的思想遺產裡。

  馬克思的墓碑上﹐刻著他非常重要的一句名言﹐這句話是關於哲學家作用的──“哲學家們祗是用不同方式來解釋世界﹐而關鍵在於改變世界。”辛格認為﹐在馬克思心目中﹐黑格爾當然屬於那些“哲學家”當中的一個。所以﹐有時間﹐我們還是要瞭解一下黑格爾。(張恆)

[責任編輯:秦超]

[值班總編推薦] 40多萬天價賬單上的輿論味道

[值班總編推薦] 習近平﹕加強領導科學統籌狠抓落 ...

[值班總編推薦]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