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辨性閱讀﹕走向真知的必由之路

2018-07-02 10:38 來源﹕中國教育報 
2018-07-02 10:38:48來源﹕中國教育報作者﹕責任編輯﹕秦超

  作者﹕上海市語文特級教師﹐“思辨讀寫”與“公共說理”的倡導者與實踐者 餘黨緒

  2017版語文新課標提出了“思辨性閱讀與表達”學習任務群。那麼﹐什麼是思辨性閱讀呢﹖思辨性閱讀是一種閱讀方式。閱讀的目的與訴求不同﹐方式與結果自然也不一樣。有的閱讀是為了消遣取樂﹐或者滿足個人趣味﹐這樣的閱讀強調個體的興會和悅納﹐自由度大﹐個體差異也大﹐人們津津樂道的“一千個觀眾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主要就是針對這種閱讀講的。

  思辨性閱讀則不同。它的目的是為了獲取真知﹐或者為瞭解決問題﹐個人的好惡與體驗都要退居其次﹐閱讀的準確性﹑明晰性與合理性﹐則成了判斷閱讀效果的首要標準。當然﹐思辨性閱讀並不排斥個體的感受與個人的趣味﹐但在承認“一千個哈姆雷特”的同時﹐更要追求“最哈姆雷特”(賴瑞雲《多元解讀與文本中心》)的理解。這就要求讀者的思維始終處在“思辨”的理性狀態﹐自覺地分析與論證﹐審慎地權衡與判斷。思辨性閱讀﹐正是批判性思維的用武之地﹐我們也不妨將它稱為批判性閱讀。

  文本是思辨性閱讀的根基。美國文藝理論家M.H.艾布拉姆斯在《鏡與燈》中提出了文本解讀的兩條路徑﹐一是直面文本﹐一切關于文本的斷言與結論﹐都必須以文本為依據﹔另一種則是通過文本與作者﹑讀者或者環境的“關係”來間接地解釋作品。比如作家﹐作家是作品的生產者﹐借錢鐘書式的幽默來表達﹐研究母雞也能認識雞蛋。但事實上﹐母雞不等於雞蛋。種種原因﹐譬如環境的壓力﹐或者自我秉性的影響﹐或者風格的追求﹐都會讓作家的創作動機在作品中發生“變形”﹐因此﹐研究作家並不一定能達成關於作品的真知。

  間接的“關係”研究還得經受直接的文本解讀的檢驗﹐文本是思辨性閱讀的基石。陳思和先生說﹐對文本要有一種“信仰”﹐強調的也是這個意思。

  實證與分析

  尊重文本﹐知易行難。文本似迷宮﹐其意蘊與邏輯並不會直接呈現在我們面前﹐而是隱藏在文本之中﹐等著讀者去挖掘。迷宮裡歧路縱橫﹐浮雲蔽日﹐走著走著﹐恐怕連自己都會走丟。干擾我們的因素很多﹐語言自身就是其中之一。語言是橋樑﹐是工具﹐這個道理人所共知﹔但語言又常常成為溝通與理解的障礙﹐成為橫亙在我們與文本之間的一堵牆。

  譬如《廉頗藺相如列傳》中的“秦王”﹐在文中﹐這是一個面目模糊的人物。如果對他一無所知﹐對他的理解就會走向臉譜化。

  如果不先入為主﹐僅就“完璧歸趙”一節看﹐這個秦王看起來倒有點虛弱與怯懦﹐至少表面如此。你看﹐藺相如在朝堂上斥責秦王倨傲輕慢﹐要求他舉行一個隆重儀式來交換和氏璧。面對咄咄逼人的藺相如﹐秦王沒有暴跳如雷﹐而是滿口答應。等到秦王佈置好了場面﹐藺相如卻派人把和氏璧送回了趙國﹐還公然指責秦王祖宗八輩都是背信棄義之徒。應該說﹐這一輪倒是藺相如自己說話不算數了。設身處地站在秦王的角度想一想﹐他能不惱火嗎﹖但秦王的反應也祗是“與群臣相視而嘻”﹐不僅沒殺藺相如﹐還好生款待他。藺相如疾言厲色的痛罵和誆騙式的手段﹐連明朝的王世貞都看不過去了﹐他說﹕“令秦王怒而戮相如于市﹐武安君十萬眾壓邯鄲﹐而責璧與信﹐一勝而相如族﹐再勝而璧終入秦矣。”意思是﹐你這樣激怒人家﹐人家殺了你也在情理之中﹗

  很多人由此作出“外強中乾”的斷言。其實﹐教科書對秦王的介紹也大多如此﹐但歷史上的秦昭襄王並非如此粗鄙與虛弱。秦昭襄王﹐19歲繼位﹐在位56年﹐是中國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君王之一。據歷史記載﹐秦昭襄王“明而熟于計”﹐城府很深﹐有憂患意識。他起用范雎﹑白起等文臣武將﹐採用“遠交近攻”的軍事戰略﹐各個擊破﹐為秦統一六國奠定了基礎。“完璧歸趙”這一年﹐秦昭襄王42歲﹐在位已23年﹐無論是看年齡﹐還是看其政治履歷﹐都已經是個成熟的君王了。這樣一位雄才大略的政治家﹐面對區區一個藺相如﹐怎可能表現得如此不堪﹖顯然﹐外強中乾的判斷難以立足。

  懶惰是思維的本性。一個具體的﹑活生生的秦昭襄王﹐被我們簡稱“秦王”之後﹐這個語詞就成了一個空洞的概念。歷史上﹐秦國暴政常常作為儒家仁政的對立面被表述﹐“秦王”也被抽象成為丑惡殘暴的化身。顯然﹐這個“知識”妨礙了我們對秦昭襄王的具體理解與評價。

  語言總是通過我們自己來遮蔽我們的。思辨性閱讀﹐必須穿過語言的霧霾﹐厘清文本的事實﹐理清文本的邏輯﹐這就需要實證與分析的功夫。實證與分析看起來是兩個範疇﹐實際上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對事實的認定﹐必須藉助邏輯分析的力量﹔而邏輯的思辨呢﹐又必須建立在事實的辨別之上。如果斷定秦王是虛弱的﹐那麼﹐秦國的大國地位怎麼解釋﹖秦昭襄王的雄才大略又體現在哪裡﹖顯然﹐事實的認定出現了邏輯破綻。

  秦王的“虛弱”意味著什麼呢﹖是道德上的自慚形穢﹐還是國力上的自愧不如﹐或者另有所圖﹐隱忍不發﹖我的推斷是後者。在我看來﹐以十五座城池交換趙國的和氏璧﹐本來就是秦王的訛詐與試探──秦王原本就沒想打這個仗。倘若秦王已經下了開戰的決心﹐一個和氏璧豈能阻擋他的戰爭步伐﹖更何況藺相如還誆騙了他﹐等於給了他名正言順的殺伐藉口。秦王“明而熟于計”﹐恰恰就表現在這裡﹕不管你藺相如怎麼挑逗與刺激﹐我自方寸不亂。這哪裡還是怯懦和虛弱呢﹖實證與分析是思辨性閱讀的基本功。

[責任編輯:秦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