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學不為媚時語﹐眾尋真知啟世人”

2018-07-02 10:26 來源﹕北京日報 
2018-07-02 10:26:48來源﹕北京日報作者﹕責任編輯﹕秦超

  作者﹕蘇州科技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副教授 劉雅賢

  高放(1927年─2018年)﹐研究領域十分廣泛﹐長期致力於馬克思主義﹑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科學社會主義﹑政治學和國際政治等領域問題的研究﹐以勤勉的治學精神﹑嚴謹的治學態度﹑創新的學術觀點﹑豐富的學術思想﹐在學術理論界享有極高聲譽。1993年以後﹐先後出版了9卷本《高放文集》﹐分別為《馬克思主義與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在世界和中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別史》《縱覽世界風雲》《高放政治學論萃》《政治學與政治體制改革》《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心聲》《馬克思主義與社會主義新論》《蘇聯興亡通鑒》等。改革開放以後﹐高放同志主編﹑合編﹑合譯﹑合著﹑專著共50多部﹐為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社會主義思想史﹑當代世界社會主義等領域的研究作出了卓越的學術貢獻。

  2018年5月30日傍晚﹐恩師高放教授病逝。紀念老師最好的方式是銘記老師的教誨﹐繼承老師的遺志。老師的遺志是什麼﹖老師臨終前對我們說的“事業”又是什麼﹖我認為是以下三點﹕

  愛國愛黨的使命和責任

  老師的一生是愛國愛黨的一生。正因為愛國愛黨﹐早年老師在北京大學政治系讀書時就投身學生民主運動﹐並在1947年加入中共地下黨領導的民主青年同盟。正因為愛國愛黨﹐老師在1948年越過國民黨政府重重封鎖線﹐投奔中共的晉冀魯豫解放區﹐並於1949年底正式加入中共。正因為愛國愛黨﹐老師在1997年離休之後仍然筆耕不斷﹐為黨和國家繼續培育人才。

  與常人所不同的是﹐老師的愛國愛黨是以在學術上不斷進行理論創新的方式呈現出來﹐這需要多麼大的理論勇氣和超人膽識﹗《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心聲》一書很能代表老師的愛國愛黨之情。在書的序言中﹐老師將自己比作啼血的杜鵑﹐希望國家通過改革﹐避免重蹈蘇聯覆轍。然而﹐老師拳拳的愛國心﹑悠悠的愛黨情並非任何時候都能被常人所理解。1957年老師成了“白專”典型﹐“文革”中成為“反動學術權威”“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受了這麼多不公正的對待﹐老師的愛國愛黨之心始終沒有動搖過。有一次﹐我好奇地問老師﹕“您曾經遭受過那麼多不公正的對待﹐您沒有想過退黨嗎﹖”老師毫不猶豫地說﹕“沒有。”我接著追問﹕“為什麼﹖”老師很平靜地說﹕“我相信問題總會得到解決。‘文革’期間﹐我把自己關在屋子裡﹐自己跟自己說話。為什麼跟自己說話﹖因為心裡話當時不能對任何人講﹐自己跟自己講既不會連累別人﹐也不會因為委屈而走上絕路。”

  “高放學派”的學術品格

  “治學不為媚時語﹐眾尋真知啟世人”不僅是老師的學術格言﹐更是老師的學術品格。“不唯上﹑不唯書﹐凡是自認為不對的觀點﹐不論什麼人講的﹐都不要去論證﹐去傳播。要講真話﹑實話﹑新話﹑深話﹐不要講假話﹑空話﹑套話﹑淺話。要虛心聽取不同意見。”老師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

  特別是改革開放之後﹐老師在學術研究上一直秉承不唯上﹑不唯書﹑只唯實。老師的學術研究總是從現實問題出發﹐為解決現實問題找尋理論出路﹐進而才有不斷的理論創新。建立在實事求是基礎上的理論創新才經得起時間考驗和實踐檢驗。老師的兩部代表作《科學社會主義理論與實踐》以及《馬克思主義與社會主義新論》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科學社會主義理論與實踐》由老師牽頭主編﹐從1990年的第一版到2014年的第六版﹐20多年來市場發行量超過100萬冊。《馬克思主義與社會主義新論》是老師的第八本文集﹐2007年初版﹐後被國家新聞出版總署評定為優秀理論著作﹐2012年再版﹐2017年被翻譯成英文和土耳其文在海外發行。如果沒有基於實事求是基礎上的真知灼見﹐怎麼能夠贏得世界讀者的心﹖我讀博期間﹐有一次老師應邀到外校作報告﹐我陪老師一同前往。在報告結束後的提問環節﹐有人寫紙條問這樣一個問題﹕“有人說你是右派﹐對此你有何看法﹖”老師看了紙條﹐笑了笑答﹕“長期以來﹐我一直處於一個很尷尬的境地。右派說我‘左’了﹐‘左’派說我‘右’了。其實﹐我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是不‘左’不右﹐實事求是派。”全場響起了掌聲。

  2007年趙曜教授在老師八十華誕學術研討會上指出﹕“我國學術界已經形成了馬克思主義的高放學派。”高放學派是什麼派﹖我認為高放學派是實事求是派﹐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創新派。老師生前所尊崇的“治學不為媚時語”正是從客觀存在的實際出發﹐去探索社會主義發展的規律性﹐去探索共產黨執政的規律性。我想這就是老師臨終前所指的“事業”。

  開拓國際共運史的新境界

  老師是我國科社與國際共運史領域公認的奠基人和開拓者﹐被看作是國際共運史的一面旗幟。在我看來﹐老師在國際共運史方面的代表作有三部﹕一是老師主編的﹑1986年出版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通史教程》(上)﹔二是2002年出版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別史》﹔三是2013-2016年老師在《中國延安幹部學院學報》上連載12篇“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綱”的專欄文章。《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通史教程》全景式展現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國際共運的史實。這本書不僅是我讀博時的第一本必讀書目﹐也應成為所有國際共運史專業學人的必讀書目。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別史》一書是最充分展現老師在國際共運史領域獨樹一幟﹑獨具慧眼的專著﹐它介于正史和雜史之間﹐不是正統的國際共運史教材﹐但談及的又都是國際共運史的大事要事。在這本書中﹐老師別具隻眼﹐用客觀冷靜的歷史眼光審視現實﹐總結的歷史經驗犀利﹑深刻﹐讓人頓悟之後又能看到未來的希望﹐真可謂是一部高屋建瓴﹑高瞻遠矚的國際共運史經典之作。

  2013年﹐已是86歲高齡的老師欣然應約為《中國延安幹部學院學報》撰寫專欄。老師原來準備把170年來的國際共運史歸納為20個專題﹐在有生之年逐一向讀者娓娓道來。誰知病魔竟無情地奪去了老師的生命﹐老師終未能如願﹐真是國際共運史學界的一大損失﹗這幾天﹐我將老師在《中國延安幹部學院學報》連載的12篇文章與1986年版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通史教程》(上)做了比較﹐在專題的內容設計﹑撰寫順序方面﹐兩者都非常相似。看來﹐老師是想把當年未盡事宜完成。這次老師寫了12篇文章﹐從篇名到內容可謂篇篇有新意﹐刊發後好評如潮。單是2014年7月﹐《中國延安幹部學院學報》就刊發了5篇文評。

[責任編輯:秦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