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一流”建設高校財政收入結構亟待轉型昇級

2018-07-05 10:46 來源﹕中國教育報 
2018-07-05 10:46:10來源﹕中國教育報作者﹕責任編輯﹕秦超

  作者﹕大連理工大學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基金研究中心研究員 羅志敏

  這種過多地依賴政府撥款的收入結構﹐不僅使高校難以擺脫規模化擴張誘惑﹐久而久之也造成了高校自我籌資意識和能力的薄弱。

  今年1月﹐國務院印發的《關於全面加強基礎科學研究的若干意見》﹐針對我國基礎研究由於長期過於依賴政府財政投入而存在投入不足的問題﹐提出要建立“多元化投入機制”﹐這對被稱作基礎研究主力的“雙一流”建設高校來講﹐可以說是一個很明確的任務要求。其實﹐早在2015年﹐國務院下發的“雙一流”建設方案以及後來教育部等三部委印發的實施辦法﹐也都一致要求“雙一流”建設高校要積極爭取社會各方資源﹐形成多元支持的長效機制。那麼﹐“雙一流”建設高校為什麼要形成多元支持的長效機制﹖今後又該如何改革﹖弄清這些問題﹐對今後推進“雙一流”建設至關重要。

  “雙一流”建設高校並非“不差錢”

  充足的經費支持是高校持久發展的基礎和動力﹐更是“雙一流”建設能否取得成效的一個關鍵。但是﹐從現在及將來發展的態勢來看﹐“雙一流”建設高校並非一些社會媒體所宣揚的那樣“不差錢”﹐相反﹐其財政也面臨著難以迴避的難題。

  一方面是其持續上漲的辦學成本。例如﹐高校面對的是全球性競爭﹐師資招聘成本甚或超過歐美發達國家。再如﹐作為一流大學的標配﹐還需給在校生提供多種類且有力度的資助﹑更多校外交流的機會﹑更好的住宿及運動條件﹐而這顯然也需要巨大的花費。近幾年﹐我國高校的年度支出﹐大都呈兩位數乃至更多的增長。另一方面是國家財政投入的壓力持續增大。隨著我國經濟步入新常態﹑國家減稅政策的實施﹐政府對高校財政投入的增長幅度開始有所減緩。事實上﹐今後必須接受的一個現實就是﹐僅僅依靠國家財政投入﹐已越來越難以維持一個辦學成本和入學人數都在不斷增加的龐大公立高等教育機構。

  這種狀況的存在﹐將會使高校長期面臨辦學經費短缺的風險。因為﹐高校所能提供的資源﹐與師生需求清單的距離總是很遠。據2017年75所部屬高校公佈的年度財務預算數據﹐其實際年度收入大都低於年度預算。相應的﹐許多高校的年度支出也大都超出年度收入。也就是說﹐雖然政府近年來對高等教育的投入力度很大﹐但實際上大學仍然缺錢。今後除非高校的財政收入能快速增加﹐否則絕大多數高校都將要面對經費短缺局面。

  高校財政來源急需多樣化

  我國高校存在財政困境的主要原因﹐就是過於依賴政府的財政投入。目前﹐公立高校的政府財政撥款佔比大都在40%以上﹐一些年份還達到近60%﹐即便是辦學實力較強的“雙一流”建設高校也是如此。據教育部統計數據﹐原“211”高校經費的財政撥款大都佔比40%乃至60%以上。

  這種過多地依賴政府撥款的收入結構﹐不僅使高校難以擺脫規模化擴張(如學科多布點﹑多招生)誘惑﹐久而久之也造成了高校自我籌資意識和能力的薄弱。如調查顯示﹐從1980年到2016年的整整36年期間﹐全國高校累計接受社會各類捐贈總額僅676億元﹐1億元以上的祗有72所。另據科技部提供的數據﹐我國基礎科研投入的經費雖從2011年的411億元增加到2017年的920億元﹐但來自基金會及個人的捐贈收入幾乎是空白。

  要改變這種現狀﹐高校尤其是“雙一流”建設高校就必須克服單一向度的財政收入依賴﹐注重從除政府以外的其他渠道多方獲取辦學資金﹐即走財政來源多樣化的道路。這樣不僅能給高校帶來財務收入總額的增加﹐使高校擁有穩定可靠的辦學經費﹐還能使高校降低單一依靠某一項或幾項收入所帶來的財務風險。更為重要的是﹐能使高校可以掌控的財政收入增加﹐進而可以增強高校辦學的自主性和開拓精神。

  高校財政收入結構優化的三個策略

  形成多樣化的財政收入結構﹐必定是“雙一流”建設高校今後財政改革的一個重要方向。針對當前現狀﹐可主要從三個方面著手進行改革﹕一是實施更大範圍﹑更大力度﹑更細化的捐贈配比政策﹐將每年政府財政投入增量資金的一部分用於配比資金﹐以發揮用少量政策資金撬動高校積極尋求多方資金支持的杠杆作用。現有的捐贈配比政策﹐僅限於部屬高校﹐且限於現金捐贈﹐同時還缺少具體的﹑有層次的配比方案。為此﹐建議除了將捐贈配比政策至少擴展到所有“雙一流”建設高校﹐並將非貨幣捐贈也納入配比範圍。建議採用彈性配比策略﹐如可根據高校現有籌資能力狀況﹐設定弱﹑中﹑強三個配比檔次﹐分別對應1:1﹑2:1﹑3:1三種配比比例及上限金額。高校籌資能力越強﹐配比比例越低﹐配比金額上限越高。相反﹐籌資能力越弱﹐配比比例就越高﹐配比資金上限就越低。這樣做的最大好處就是能充分考慮高校差異﹐促使強校不斷挖掘自身的籌資潛力﹐同時也激勵弱校抓住機會獲得社會捐贈。

  二是建設好校友關係﹐將獲取更多校友捐贈作為高校實現財政來源多樣化的一個突破口。在歐美一些國家﹐校友一直是大學最重要且最主要的募捐對象。如2015─2016財年﹐美國高校獲得校友捐贈比上年大幅增長10.2%﹐達到108.5億美元﹐佔整個捐贈收入的26.9%。若算上校友以基金會﹑公司等名義的捐贈﹐校友捐贈所佔比例就會高達50.8%。如果再加上校友從中促成的捐贈(勸募)﹐這一比例就更高了。為此﹐建議將校友工作納入到“雙一流”建設考核體系中﹐以促使它們重視並做好校友工作。

  三是建設好基金會﹐促使其以專業化運作累積辦學資金。如耶魯大學基金的資產規模﹐從1985年的13億美元漲至2016年的254億美元﹐30年漲了近19倍﹐並創下了年化12.9%的淨回報率。這也就是說﹐基金會不僅能通過籌款不斷增加其資產數額﹐而且還可以通過投資獲得回報等途徑使自己的基金總盤子不斷加大。目前﹐我國“雙一流”建設高校的基金會雖初具雛形﹐但發展較緩慢。據統計﹐截至2017年9月﹐祗有413家高校設有基金會(不包括研究﹑獎助等專項基金會)﹐資產總規模僅300億元人民幣。為此﹐也建議將基金會工作納入到“雙一流”建設高校考核體系中﹐以帶動高校基金會向專業化的方向發展。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教育學項目[BIA150108]成果)

[責任編輯:秦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