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學術頻道> 人文> 正文

古代身份證如何證明我是我

2018-07-09 11:28 來源﹕法制日報 
2018-07-09 11:28:38來源﹕法制日報作者﹕責任編輯﹕秦超

  作者﹕江隱龍

  在當今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身份證,其實是一個新生事物。我們的第一代身份證直到1984年才正式發行,在這之前承擔證明自己身份這個“艱巨任務”的是林林總總的單位介紹信。那麼,中國古代有身份證嗎?如果沒有,人們要如何證明“我是我”這個難題呢?

  中國古代並沒有身份證,倒是有兩樣與身份證相似的證件,那就是符牌與傳信。相較而言,符牌側重於表明身份,傳信側重於准入通行。從功能層面看,似乎可以得出“符牌+傳信=身份證”的等式,但從內涵淵源來看,符牌﹑傳信與身份證祗是形式相近,本質卻大不相同。

  符牌:都是有身份的人

  先說符牌。符牌最早是兵權及君權的象徵。《史記‧五帝》所記載的“軒轅氏北逐葷粥,合符釜山”裡的“符”其實就是兵符。《周禮》的記載則更為清晰:“珍圭以徵守,以恤兇荒﹔牙璋以起軍旅,以治兵守。”珍圭代表君權,牙璋代表兵權,其內涵都是權力的物化與延伸,大有金庸小說《笑傲江湖》中“見黑木令如見教主本人”的意味。當然,這些符信還帶有防偽功能,《說文解字》稱其“分而相合”,也就是先將一整塊符牌一分為二,使用時雙方各執一半,合在一起以驗真偽──現代漢語中的“符合”一詞,也正淵源於此。

古代身份證如何證明我是我

圖為古代一種證明身份的魚符。(資料圖片)

  秦漢以後,符牌逐漸衍生出節﹑虎符﹑竹使符等門類。蘇武持節出使匈奴,所持的節也屬此類﹔虎符與竹使符則一主發兵﹑一主徵兵。隨著歲月的流逝,這種符牌漸漸與官員的身份有了交集。唐朝時,朝廷為了“明貴賤,應召命”,根據官員不同的品級發放金﹑銀﹑銅製的魚符,其中五品以上的官員還佩有專門的魚袋。宋朝時魚符被廢除,但魚袋保留了下來,文豪蘇東坡便曾被賜以銀色魚袋,以代表著他朝廷命官的尊貴身份。

  到了明清時代,符牌漸漸褪去了唐宋的古韻森森,最終演變成牙牌與腰牌。明朝牙牌上除了朝臣的姓名和官職,有時還會刻上使用範圍與禁令。清朝腰牌就更為完備,還加上編號﹑年齡﹑相貌特徵﹑發牌年代等,在形制上和後世的身份證已經大同小異。

  即便如此,牙牌與腰牌也不宜被視為中國古代的身份證。符牌所證明的並不是某一個體的身份,而是某一階層的權力──從這個意義上來講,牙牌﹑腰牌與朝服一樣,代表了官員的等級地位,而防偽功能祗是基於這種等級地位的自然延伸。手握符牌的人,不是“有身份證的人”,而是“有身份的人”。

[責任編輯:秦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