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頻道> 人文> 正文

耐住性子傾聽歷史的原聲

2018-07-09 11:26 來源﹕北京日報 
2018-07-09 11:26:38來源﹕北京日報作者﹕責任編輯﹕秦超

  作者﹕中山大學歷史系教授 桑兵

  學術界每每有些類似“圍城”的悖反現象﹐譬如有些專業治史者覺得史學無用﹐不能影響社會﹐總想逃離﹐而不是研究歷史的反而好講歷史﹐且大受歡迎。前者喜歡說理﹐又並不擅長﹐引新知借別科﹐越說越不在理﹔後者專講故事﹐不免添油加醋﹐杜撰太多﹐形同演義﹐雖已非歷史﹐卻栩栩如生。坊間喜其生動﹐無所謂真偽﹐一般而言也無傷大雅﹔或者痛心疾首﹐以為天塌地陷﹐實則《三國演義》與《三國誌》並駕齊驅的情形由來已久﹐各司其責﹐無須劃一﹐也無法統一。作為專業人士﹐倒是應該反省一味說理的流弊﹐事實說不清﹐道理講不明﹐歷史著述讀來味同嚼蠟﹐坊間毫無興趣﹐業內也不以為然。

  史學首重紀實與敘事﹐紀實的功能觸碰公私各方的隱私﹐後來受到多方面制約﹐希望有所超越﹐於是還原史實成為修史的前提。敘事必須依據材料﹐史料的應用﹐在史論的架構中﹐往往流于陪襯﹐片斷摘引祗是作為論點的論據﹐而在敘事的框架下﹐應當比較近真及得其頭緒﹐並作為歷史敘述的有機組成部分予以呈現。由此可以還原包括思想在內的歷史本相及其發展演化的具體進程。史家不是以旁白的形式甚至直接登臺告訴觀眾歷史是什麼﹐而是用引述的方式使過往的人事重新活動活躍起來﹐像戲劇一樣生動地重現于歷史舞臺之上﹐讓觀眾親眼目睹﹐親身感受。因此﹐修史首先應當盡可能復原歷史的原聲原貌﹐前提是盡可能多地保留史料的原汁原味﹐並以經過比較驗證的史料構成史學的要素。

  作為閱讀者﹐應當積極調整閱讀習慣﹐學會傾聽歷史的原聲﹐不要把後來的認識與歷史的事實相混淆﹐仔細體察領會文本傳遞出來的前人本意﹐進而看出由史家拼合連綴而成的歷史圖像是否適得其所。不能遷就閱讀習慣而跳過引文祗看行文﹐因為這很可能是跳過事實依據去看認識結論。

  治史如老吏斷獄﹐法官斷案﹐先要詳細聽取兩造的陳述﹑辯詞及取證﹐瞭解案情﹐才能依據法理和律令進行審判﹐若是先入為主﹐想當然地據理援例﹐不知造成多少冤屈。同理﹐治史首先要竭澤而漁地網羅證據﹐透過表象的蛛絲馬跡﹐揭示背後錯綜複雜的聯繫﹐進而究明事實本相及涉事各人的本意。所有分析的理論模式﹐旨在梳理證據﹐還原案情﹐而不能削足適履地照搬套用﹐將證據案情作為法理的註腳。況且治史較審案還原度要求更高﹐必須全體水落石出。

  由此可知﹐敘事並非不講理﹐祗是應在弄清事實的基礎上再講道理﹐或是考史敘事的過程中呈現出理之所在﹐而且所講道理應源自事實﹐而不是簡單地將事實當作別人所講道理的註腳﹐甚至套用別人的道理來講事實。今人模仿域外研究﹐不顧其模型學理並非生成於中國﹐也未必適用於中國﹐一概視為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公理﹐照搬套用﹐削足適履﹐以犧牲中國的歷史為代價﹐所論不過證明其道理的普遍適用。一般而言﹐如果複雜的歷史事實真的梳理清楚﹐所蘊含的道理大都已經蘊含其中﹐不言自明。況且﹐將思想還原為歷史﹐究事實的同時也是在講道理。這一切﹐都有賴於耐住性子傾聽歷史的原聲﹐祗有聽﹐才能懂﹐不聽則永遠不可能懂。

[責任編輯:秦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