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發展是吸引人才強勁磁場

2018-07-11 10:14 來源﹕北京日報 
2018-07-11 10:14:29來源﹕北京日報作者﹕責任編輯﹕秦超

  作者﹕胡宇齊

  留學海外的科學家們﹐往往更能理解個人遭際與祖國命運之息息相關。心底那抹濃厚的家國情懷﹐那份富國強民的迫切願望﹐牽引著他們從千里之外﹑漂洋過海回到“根之所繫﹑心之所在”。身在祖國﹐才能以“主人翁”的姿態﹐去參與翻天覆地的大建設﹐去推動風雷激蕩的大變革﹐去感受以己之力推動國家民族蓬勃向上的巨大喜悅。

  20分鐘演講﹐20次熱烈掌聲﹐這是近日清華大學2018年研究生畢業典禮上﹐1977級老校友管曉宏院士致辭時的場景。他追憶芳華﹑談及“人生選擇和選擇人生”的智慧﹕上世紀90年代﹐面對留美工作10萬美元年薪與回國任教300塊錢月薪的懸殊待遇﹐他毅然選擇後者﹐因為“堅信個人的事業與國家的發展緊密相聯”﹐而他的切身經歷也證明了“選擇個人成長融入國家發展是正確的”。

  放棄優厚待遇﹐學成報效祖國﹐這樣的故事﹐每每讀來總讓人心潮澎湃。猶記新中國成立之初﹐那艘從美國舊金山出發的“克利夫蘭總統號”﹐載回了梁思禮﹑華羅庚﹑錢學森等一批科學家。據粗略統計﹐截至1956年底﹐共有近2000名科學家回國。他們中的每個人﹐都面對關乎切身利益的抉擇﹕留在海外意味著良好的科研環境﹐衣食無憂﹔回歸祖國則將面臨接近于零的科研條件﹐與物資極其短缺的現實。幾十年來﹐這樣看似“不劃算”的抉擇﹐標定了一批批愛國者的人生軌跡﹐“報效祖國”似一種觸動內心的力量﹐召喚一代又一代青年學成歸來。

  是什麼促成了這樣義無反顧的共同抉擇﹖從一些“當事人”的話語中﹐我們或許能找到答案──“鋼鐵先生”柯俊院士直言﹐“我來自東方﹐那裡有成千上萬的人民在飢餓線上掙紮﹐一噸鋼在那裡的作用﹐遠遠超過一噸鋼在英美的作用。”管曉宏院士坦陳﹐“在美國無論取得多少成就﹐但感覺總是在打工。”科學沒有國界﹐科學家卻有自己的祖國。當祖國弱小﹐無論個人能力多麼出眾﹐仍會遭受別人對弱國國民的歧視﹔當身在異國﹐無論成就多麼卓越﹐祗是為別國發展添磚加瓦。留學海外的科學家們﹐往往更能理解個人遭際與祖國命運之息息相關。心底那抹濃厚的家國情懷﹐那份富國強民的迫切願望﹐牽引著他們從千里之外﹑漂洋過海回到“根之所繫﹑心之所在”﹐爭當民族的脊梁﹑甘做沉默的砥柱。

  與祖國同行是光榮的使命﹐又何嘗不是一份莫大的幸運﹖身在祖國﹐才能以“主人翁”的姿態﹐去參與翻天覆地的大建設﹐去推動風雷激蕩的大變革﹐去感受以己之力推動國家民族蓬勃向上的巨大喜悅。特別是在新中國成立之初﹐國家百廢待興﹐恰如一張白紙﹐每一筆一畫的著墨﹐都能在大歷史中留下不可抹去的印記。一噸鋼﹐一艘潛艇﹑一架大飛機﹑一臺對撞機﹐每一項成果在這片熱土上的價值都遠遠大於西方﹐這份參與書寫歷史的榮譽感﹑興奮感﹑成就感﹐當然遠非在異國“打工”可以比擬。一個人能把個人的命運同祖國變化相連﹐能為改變祖國面貌貢獻力量﹐這樣的機會﹐當然是一種幸運。

  今非昔比﹐今天的中國不再是“一張白紙”﹐而成長為充滿機遇與活力的希望之地。今天的中國人﹐已經更有底氣﹑更加自信地行走世界﹐留學生選擇回國﹐已不用再經歷捨棄“麵包”的焦灼﹐因為“你我的夢想祗有在中國才能實現。”當下﹐最大規模海歸潮正在湧動﹐僅2016年就有43.25萬留學人員回國﹐較2012年增幅達58.48%﹐顯示出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強勁的“磁場效應”。中科院第一位外籍所長蒲慕明﹐放棄了美國國籍﹑再次成為擁有中國國籍的公民﹐量子物理學家潘建偉率高徒先後回國﹐不到十年時間﹐讓中國在量子通信領域“由一個不起眼的國家發展成為世界勁旅”……太多實例﹐見證著中國國家實力的蓬勃生長﹐見證著中國幹事創業的良好環境﹐能與這個偉大的時代同行﹐無疑是我們這代人的幸運。

  此時再回頭體悟老校友為清華研究生帶來的“最後一課”﹐更顯意味深長。數十年前﹐許許多多個“他”﹐也是在這個充滿一切可能的人生階段﹐帶著為國效力的夢想遠行求學。“當你面臨同樣選擇﹐你是否會像他那樣﹐義無反顧﹖”──那位“讓某國當年的航母演習整個艦隊後退100海里”的黃大年先生﹐留在世界上的最後一條朋友圈﹐分享的是鄧稼先先生的事跡﹐寫下了這樣的文字。他已經用實際行動﹐寫下了自己的回答。

  如今﹐當抉擇的主角變成這代年輕人﹐我們期待﹐更多有志者爭做民族復興征程的中堅﹐承擔起我輩應盡之責﹐也品嚐其中無比的幸運。(胡宇齊)

[責任編輯:秦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