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定美俄關係“解凍”還為時過早

2018-07-11 10:14 來源﹕北京日報 
2018-07-11 10:14:40來源﹕北京日報作者﹕責任編輯﹕秦超

  作者﹕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宋偉

  本周﹐美國總統特朗普將赴歐洲參加北約峰會﹐並於會後在赫爾辛基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會談。面對西方一些認為普京“別有意圖”﹐以及質疑美方是否已做好準備的批評聲﹐特朗普直言“普京人很好”﹐還大談與俄羅斯和睦相處是“好事”。

  前不久還處於“冰凍期”的美俄關係陡然轉圜﹐讓世界輿論大為吃驚﹐特別是歐洲盟國﹐更是憂心忡忡﹐擔心特朗普對北約“最大敵人”俄羅斯讓步。事實上﹐自特朗普上臺以來﹐“通俄門”就成為了美國國內政治鬥爭的一個焦點。再加上之前的克里米亞事件﹑敘利亞危機等﹐“反俄”在美國已經成為了一種新的“政治正確”。特朗普和普京曾在G20峰會和APEC會議等場合見過面﹑有過交流﹐但正式的雙邊首腦會晤還沒有過。作為一個自詡敢於挑戰“政治正確”的人﹐特朗普會通過這次會面讓美俄關係出現“新突破”嗎﹖

  需要看到﹐特朗普和普京從內心都十分渴望改善雙邊關係。特朗普上臺之前就對普京有諸多溢美之詞﹐在普京連任後﹐更第一時間在電話中表達了“期待會面”的意向。對他來說﹐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一方面有助於實現其“聯俄制華”的大戰略﹐另一方面也可以藉助俄羅斯向盟友施加壓力。特朗普心裡很清楚﹐一個人口祗有1.4億﹑國內生產總值不到美國十分之一的俄羅斯﹐並不是當前美國最直接的戰略對手。相比之下﹐中國﹑日本和歐盟在經濟上﹑綜合實力上所造成的挑戰比俄羅斯要大得多。因此﹐儘管2017年12月出版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俄羅斯列為主要威脅之一﹐但是這種威脅從本質上來說是非常有限的。

  從普京的角度來說﹐雖然成功奪回克里米亞﹐為自己在國內贏得了巨大聲望﹐但他也因此面臨著更加嚴峻的國際國內形勢。西方的長期經濟制裁﹐將使俄羅斯政府財政日益緊張﹐老百姓生活水平持續下降﹐這對維持普京在國內的支持無疑是巨大挑戰。因此﹐如何更好開啟美俄合作﹐一直是普京深度謀劃的戰略問題﹐而這也使他在對待特朗普當局的態度上表現出極大的克制和耐心。不管是美國延續對俄羅斯的制裁﹐還是驅逐俄羅斯駐美國的外交人員﹐莫斯科的反應都相當克制﹐甚至“寬容”地表示這是“美國國內政治鬥爭的壓力”。某種程度上﹐“特普會”的最終敲定﹐是雙方各取所需的結果﹐有偶然性﹐更有必然性。

  對於即將到來的“特普會”﹐有觀點認為﹐此舉似乎在釋放俄美關係“破冰”的信號。不過﹐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早前指出﹐美俄的政治接觸令人鼓舞﹐但判定雙方關係“解凍”還為時過早。從美國方面的表態來看﹐也同樣比較謹慎。畢竟在美國國內﹐“通俄門”的調查並沒有結束﹐國會已經初步認定俄羅斯干預了美國總統大選﹐“反俄”情緒依然強烈﹐而特朗普想要取消對俄羅斯的制裁﹐必然繞不開國會。在國際上﹐特朗普與俄羅斯關係的改善﹐同樣會進一步惡化美國與其盟友的關係。特朗普可以把俄羅斯作為一張牌迫使盟友在貿易問題上做出讓步﹐但卻不太可能在沒有盟友同意的情況下單方面取消對俄羅斯的制裁。

  一場雙方期待已久的領導人會晤固然是美俄當前迫切所需﹐但如果美國國內政治氛圍不轉變﹐雙方的戰略互信不達成﹐兩國的地緣博弈不減弱﹐一次會晤很難徹底扭轉當前態勢。祗有真正從實處維持有利因素﹑化解不利因素﹐才能“以點帶面”促進美俄關係真正之變。

[責任編輯:秦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