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頻道> 人文> 正文

文學是一種與他人深刻溝通的方式

2018-07-11 10:15 來源﹕深圳特區報 
2018-07-11 10:15:24來源﹕深圳特區報作者﹕責任編輯﹕秦超

  7月6日至8日﹐英國布克國際文學獎創辦50周年慶典在倫敦舉行﹐這個獎項最初用來獎勵前一年最優秀的英國小說﹐以及在英國出版的小說。後來﹐布克國際文學獎的設立表明了優秀的小說沒有國界。波蘭作家奧爾加‧托卡爾丘克是2018年布克國際文學獎獲得者。

  1962年1月﹐托卡爾丘克出生於波蘭的蘇萊胡夫﹐她的父親是來自波蘭某區(目前屬於烏克蘭)的難民。托卡爾丘克的家中堆滿了書﹐這大概也是之後促使她成為作家的原因之一。

  滿懷“幫助別人的浪漫思想”﹐托卡爾丘克開始在華沙大學求學﹐她學習心理學﹐並對榮格的作品產生了濃厚興趣﹐後來﹐榮格的思想成為托卡爾丘克寫作的奠基石。大學畢業後﹐托卡爾丘克在醫院工作﹐成為幫助人們戒掉各種“癮癖”的專家。

  但是5年後﹐托卡爾丘克覺得自己不再勝任醫院的工作﹐辭掉醫院的工作後﹐托卡爾丘克開始寫作﹐1989年﹐她憑處女作詩集《鏡子裡的城市》登上文壇。托卡爾丘克在30多歲時獲得人生中第一本護照﹐她開始自由自在地旅行﹐這些旅行經歷和感受啟發托卡爾丘克創作了小說《飛行》。也正是憑藉這部小說﹐托卡爾丘克獲得布克國際文學獎。

  《飛行》像是一部現代旅行者的觀察記﹐書中既包括17世紀荷蘭解剖學家菲利普‧費爾海恩如何發現跟腱的故事﹐又包括喜歡給女人拍照的現代解剖學家的故事﹐以及作曲家蕭邦的心臟如何從他去世的巴黎被運送到他渴望長眠的華沙等。

  《金融時報》認為《飛行》是“激昂時代的哲學傳說”﹐布克獎評委會主席莉薩‧阿皮尼亞內西評價說﹕“伴隨著一系列令人震驚的關聯﹐托卡爾丘克帶我們經歷無數次出發和到達﹐無數次沉浸于故事﹑遊離于故事﹐同時探索和現代﹑和人類接近的話題。”

  不久前﹐托卡爾丘克在英國倫敦接受筆者專訪﹐討論她的創作。

  要寫作﹐學心理學是不錯的準備

  問﹕如今你已經陸續出版了十餘部作品﹐包括八部長篇小說﹐你是如何成為一名作家的﹖

  答﹕我一直都很喜歡寫作﹐但最初﹐我一直都祗是一名讀者﹐而不是作者。我看過很多書﹐各種各樣的書﹐不僅僅是波蘭的文學作品﹐也包括世界文學作品。我父母有很多不錯的藏書﹐我幾乎把他們書架上的書都看了一遍﹐我最喜歡看小說。30來歲時﹐我嘗試寫了第一篇小說﹐那是一篇短篇小說﹐這篇處女作于上世紀90年代發表﹐然後我就進入了這個領域。

  問﹕你畢業於華沙大學心理學系﹐並受訓成為心理治療師﹐為什麼後來放棄了這個專業﹖

  答﹕這是我的選擇。對打算從事寫作的人而言﹐學習心理學是不錯的前提。心理學讓你瞭解到世界的複雜性﹐告訴你從不同視角看待同一個問題。最終﹐心理學教會你“同情”。我曾經擔任心理治療師﹐我的工作中最重要的工具就是“同情”。當你成為一名作家﹐你為小說設計角色時﹐“同情”也非常可貴﹐它是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塑造人物形象時重要的工具。

  問﹕也就是說﹐你所掌握的心理學知識有助於你的寫作﹖

  答﹕是的﹐但並非幫助我具體的寫作﹐心理學教會我如何看待問題。作為心理學者﹐你會意識到﹐人與人之間的共性要多於人與人之間的差異。

  小說的重要部分是關於人物心理活動的描寫﹐要寫出有說服力的小說﹐作者必須以心理學為基礎﹐和他人溝通。我相信文學是一種深刻地與他人溝通的方式。

  我創造了“星宿”小說

  問﹕《飛行》是你的第七部小說﹐寫這部小說的靈感是什麼﹖

  答﹕因為特殊的生長環境﹐很長時間我沒有護照﹐我在30歲時獲得了人生中的第一本護照﹐對我而言﹐整個世界突然開放了。我開始對旅行著迷﹐我花了5年時間到處旅行﹐這本書中包含我的旅行筆記﹑我的觀察和我去過的地方等……在某種程度上﹐《飛行》是我的旅行經歷的合集。

[責任編輯:秦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