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普及﹐何妨“碎片化”﹖

2018-08-10 10:29 來源﹕文匯報 
2018-08-10 10:29:11來源﹕文匯報作者﹕責任編輯﹕秦超

  作者﹕復旦大學歷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 葛劍雄

  完整的科學素質就應該包括人文社會科學這部分﹐而人文社會科學的普及同樣能轉化為社會生產力﹐對提昇社會的管理水平和提高公眾的人文素養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為什麼我要向各位推薦這本《從〈詩經〉到〈紅樓夢〉﹕復旦人文經典課》﹖不僅因為作者都是我熟悉的同仁﹑各自研究領域的一流學者﹐而且因為這是一本優秀的學術普及著作。我還希望利用這個機會﹐為學術普及性著作說幾句話。

  長期以來﹐一提到普及﹐大家往往就認為這是針對初學者﹑文化層次低的﹐普及的範圍越大越好。記得當初中央電視臺的“百家講堂”找我策劃節目時﹐一再強調必須適應70%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觀眾的接受能力。其實到了今天﹐這些標準大多已經不符合社會的實際﹐不適應社會的需要了。改革開放以來﹐民眾的文化程度普遍提高﹐當年的初中以下文化程度者總該提高到初中﹑高中或大學程度了吧﹗現代社會知識和信息的積累越來越多﹐知識體系的分支越來越細﹐新知識﹑新概念﹑新理論﹑新成果層出不窮﹐不僅公眾有接受普及的需要﹐就是高學歷﹑高學位﹑高級研究人員也需要接受本專業以外的普及。所以社會不僅需要針對大眾的普及﹐也需要甚至更需要針對小眾的普及。下裡巴人需要普及﹐陽春白雪也需要普及﹐祗是範圍不同而已。普及範圍大固然社會效益顯著﹐小範圍的普及同樣重要﹐而且由於接受普及的人自身的文化層次高﹑影響大﹐產生的社會效益未必小。

圖為巴西貧民窟裡已成為著名景點的塞勒隆階梯(Escadaria Selar□n)﹐由藝術家利用各種碎瓷片創作而成。

  對傳統文化和中國古代人文學科研究成果的普及還有其特殊背景。由於20世紀以降對傳統文化的衝擊以至摧殘﹐教育的工具化﹑實用化﹑政治化傾向﹐重理輕文之風﹐知識無用和讀書無用一度盛行﹐造成幾代人知識結構和人文素質的缺陷。老一代的科學家往往有很高的傳統文化造詣和人文素質﹐人文社會科學家大多具有專業以外的才能和修養﹐都有自幼而學打下的基礎。而本來應該在幼時﹑小學﹑中學階段具備的傳統文化基礎和基本人文素養﹐我們這一代與更年輕的人﹐即使有了碩士﹑博士學位﹐當了領導﹐成了專家﹑教授﹑院士﹐卻未必能具備。在不少方面都需要接受普及﹐甚至需要掃盲。

  還有人認為科學技術需要普及﹐而人文社會科學不需要普及﹐至少不那麼重要迫切。這來自兩種誤解﹕一是以為科學原理高深﹐不加普及的話一般人連一些專業名詞都不懂﹔而人文社會科學成果不難理解﹐不認識的字查查字典就行了。某大學曾經有一位領導就認為﹐中文系的研究不就是看看小說嗎﹐還說“我們理科的研究成果要得獎很難﹐你們文科祗要寫篇文章就能得獎”。其實這是無知者的無畏﹐他們根本不瞭解人文社會科學同樣具有高深的一面﹐並非識字就能讀懂。一是認為科學的普及有利於提高全民的科學素質﹐技術的普及能轉化為社會生產力。實際上完整的科學素質就應該包括人文社會科學這部分﹐而人文社會科學的普及同樣能轉化為社會生產力﹐對提昇社會的管理水平和提高公眾的人文素養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人文社會科學界一些人自設藩籬﹐甚至自吹自擂﹐故弄玄虛﹐也為學術普及造成障礙。有人一方面將傳統文化神秘化﹐神聖化﹐另一方面又自封大師﹑傳人﹐似乎祗有他才有傳授的資格﹐入他的門才能得到真傳。有人片面強調經典﹑原典﹐要求初學者必須從經典讀起﹐或者祗能學原典﹐實際上混淆了專業研究與學術普及的界線﹐誤導了傳統文化的愛好者和非專業讀者。對專業研究而言﹐毫無疑問應該以經典﹑原典為基礎和出發點﹐並應作全面研究而不問其精華糟粕。但對普及對象來說﹐就既無必要也不現實。傳統的經典文字艱深﹑內容古奧﹐像《書經》流傳到漢代時一般儒生已經讀不懂﹐需要由專家作注﹔但註文還是太深奧﹐需要由其他專家作疏﹔積累到今天﹐注﹑疏﹑註疏的註疏的文字量已是原文的千萬倍。學術普及自然祗能根據受眾的目的﹑水平﹑時間選擇最合適的內容﹑方式和容量﹐當然應該選擇其精華和適用部分。

  有些人對“碎片化”的批評也有失公允。專業研究要講全面﹐系統掌握某一門專業或某方面的知識也不能“碎片化”﹐但對非專業讀者﹑非專門教育﹑學術普及來說﹐又何妨“碎片化”﹖實際上﹐面對人類已經積累的浩瀚的知識海洋﹐每個人能夠汲取的無非是一滴一勺﹐對自己專業以外的知識祗能是若干碎片。祗要保證這是真正的碎片﹐而不是垃圾﹐並且明白這祗是一個整體中的極小部分因而不能代表整體﹐就能做到開卷有益﹐閃光的碎片同樣能體現整體的精妙。

  高質量的研究成果是學術普及的前提﹐對受眾需求的瞭解﹐精准的選擇和有效的傳播手段是成功的保證。本書的十位作者與 “一條”聯手打造人文經典課程﹐內容涉及《詩經》﹑孔孟﹑老莊﹑《史 記 》﹑《世 說 新 語》﹑唐詩﹑宋詞﹑《資治通鑒》﹑《傳習錄》﹑《紅樓夢》﹐涵蓋了中國人文傳統的一些基本典籍。音頻課程4月底上線以來﹐在短短數月中已經取得顯著的社會效益。相信課程文字內容的出版能滿足更多讀者和不同受眾的需要﹐並且為傳統文化和人文學科的學術普及提供成功的範例。

  (本文為《從〈詩經〉到〈紅樓夢〉》序言)

[責任編輯:秦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