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部

張大千書畫真偽辨別

2013-04-25 11:05:43 來源﹕中國文化報   查看評論

  (作者 潘深亮)

  張大千(1899-1983)是一位多才多藝的藝術大師﹐其山水﹐花鳥﹐人物﹐仕女畫以及詩文無一不能﹐無一不精﹐在國內外享有盛譽。在當前藝術品市場中﹐他的作品成為搶手貨﹐潤格頗高﹐隨之而來的贗品也很多。本文就如何辨別張大千書畫作品的真偽問題﹐談一點個人的研究體會。

  第一﹐要牢牢掌握張大千書畫的用筆之法﹐或者說是他的藝術風格。

  一個藝術家在幾十年的藝術實踐中形成的用筆之法和習慣﹐一個偽手要在短期內全部學會是不可能的﹐即使臨摹﹐也祗能是表面的形似﹐要做到氣韻生動﹐神似是不可能的﹐偽張大千的畫也是如此。按張大千的山水﹐人物和花鳥畫﹐大致可分為三個時期﹕

  (一)早年即張大千1941年43歲赴敦煌以前﹐山水主要學習石濤和八大山人﹐且大量摹仿他們的作品。其用筆利落﹐靈秀﹐畫風俊俏﹐爽利。雖然山水中的人物畫得筆簡神足﹐很似石濤﹐但無石濤古樸厚重的風骨。而這一時期的張大千偽畫﹐容易在山水畫中的小人物和水邊的細草上出現破綻。張大千的作品風格雄健靈秀﹐人物面相圓潤﹐衣紋線條嚴謹流暢﹐與畫面整體協調﹔而偽張大千的作品筆力軟弱﹐呆板無神﹐極少有整體感。張大千的人物仕女畫主要學習清代畫家改琦﹐所畫仕女瘦削﹑柔弱﹐具有一種“病態美”。其所畫花卉﹑蔬果畫﹐主要學習明清小寫意的畫風﹐如陳淳﹑徐渭﹐八大山人等﹐尤喜畫荷花﹑芭蕉﹐技法以寫意為主﹐但工筆兼而有之。其畫風清新活潑﹑俊爽﹐設色明淨秀潤。所畫梅花老干如鐵﹐有一種耐寒喜潔的筆意。所畫蘭花﹐幽香清遠﹐處處體現一個“清”字。所畫菊花﹐其葉尖是圓形的﹐其花態有一種凌寒傲霜之姿﹐絕無俯首隨人之態。其畫墨竹﹐竹枝吸收篆書的筆法﹔畫竹葉﹐下筆勁利﹐多為個字或介字形態﹐幾乎沒有川字形狀﹔而所畫竹杆﹐下下粗細差不多﹐無兩頭大﹐間小﹐蜂腰鶴膝的弊端。張大千的荷花(潑墨除外)﹐多用大筆蘸淡花青色掃出大體﹐再用汁綠層層渲染﹐然後用線條勾出花瓣的輪廓和斑紋﹐以表現花瓣正側向背。

  (二)中期是指張大千赴敦煌後到1957年59歲患病前藝術的成熟期。此時﹐張大千由於深受敦煌壁畫的影響﹐畫風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其山水畫除在所畫細草﹐皴法﹐設色上仍有石濤的影子外﹐主要取法王蒙茂密繁複的畫風﹐畫面由俊俏爽利變為瑰麗雄奇﹐功力也比早年深厚。此時所畫人物畫尤其是仕女畫﹐人物面相圓潤﹐體態豐盈﹐色彩濃麗﹐線描嚴謹﹐衣裙圖案精緻。此時﹐他的人物創作進入黃金時代﹐即變小巧為精密﹐變小乘為雄偉﹐變病態美為健康美﹐寓革新于復古的創作之中。其所畫仕女﹐飄逸嫵媚﹐衣紋細勁圓潤﹐多重渲染﹐並留有水線以加強衣紋的凹凸效果。而襯景中的修竹﹑芭蕉﹐多濃施石綠﹐以襯托人物雅潔的衣冠﹐從而形成古艷精麗的格調。此時的花鳥﹐走獸畫﹐除仍保留早期陳淳﹑徐謂﹑八大山人的餘韻外﹐又學習了敦煌壁畫工筆重彩畫法﹐如明代陳洪綬﹐宋代趙佶等的畫風﹐形成造型飽滿﹐色彩華美﹐神韻俱足﹐工意兼備的風格。而偽作的仕女畫﹐幾乎無傳統功力可言。

  (三)晚期從1958年60歲以後直到逝世﹐張大千的繪畫品逐漸變工意兼備為大寫意。此時﹐他苦心探索革新﹐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吸收西洋抽象主義畫派的長處﹐創山水畫破墨﹐潑墨﹐潑彩的新畫風﹐使他的繪畫創作達到最高峰。他的潑墨﹐潑彩畫﹐把色與墨相融相間﹐將半抽象與寫意的具象畫法融為一體﹐是一種巧妙的中西合璧。而作偽之人容易把破墨﹐潑墨畫成漆黑一團﹐無層次﹐靈秀之感。此時﹐張大千的人物畫﹐多為寫意之作﹐人物衣紋更趨於簡練﹐點景多為意筆﹐筆墨酣暢﹐頗有“老大竟轉拙”之意。此時他的花鳥﹐走獸畫﹐主要以破墨﹐潑墨﹐潑彩為主﹐在繼續保持陳淳﹐徐謂﹐石濤的影響外﹐又含英咀華﹐將水墨花鳥推向嶄新的領域。

  第二﹐張大千的署款書畫作品上的署款和題跋﹐是書畫鑒定的重要依據﹐也是偽者下功夫最多的地方。張大千的書法﹐早年學習曾熙和李瑞清﹐書風稚嫩瀟灑﹐但還沒有形成自己的風格。學習石濤﹐八大山人以後﹐其法書有兩種面貌﹐一種是老師曾熙﹐李瑞清細秀﹐方平﹐略帶隸書味的書風﹔另一種是學石濤筆法勁健﹐豪放﹐不拘一格的書風。張大千此時的楷書﹐橫筆上挑﹐捺筆外撇﹐有很濃的隸書味。以後﹐他又學習魏碑﹐《瘞鶴銘》和寧代的黃庭堅﹐從而形成利落﹐平中求奇﹐隸楷相參的書風。張在千的署款很有特色﹐他初名季﹐季爰﹐早年的“爰”字有蟲字旁﹐因為古寫的“猨”﹐“蝯”﹐“猿”相通﹐故又名“濟蝯”。他拜曾熙為師後﹐改名“爰”﹐21歲出家時﹐才有“大千”這個法號。而作偽之人﹐由於缺少這些知識﹐往往把款寫錯﹐或者時間上出現錯位。關於“爰”字的寫法﹐從傳世作品看﹐又有早中晚期三種不同的寫法。張大千早年﹐約34歲以前﹐“爰”字字形頭小﹐底大﹐“爰”字頭上所謂三橫(實為撇點橫筆)最後一筆短﹐“爰”字下半部大﹐形態像一隻猿猴﹐如《江村漁歸圖》和《黃山松澗圖》上的署款。大約34歲以後﹐“爰”字用行草書﹐字形上頭變大﹐三橫最後一筆比早年長﹐用筆方勁流暢﹐字形較寬扁﹐已無頭小尾大的形態。中晚年﹐約四十五六歲以後﹐“爰”字用草寫﹐字頭三橫最後一筆最長﹐筆法圓潤流暢﹐有時出現飛白﹐字形寬圓。關於如何署款﹐張大千有一套講究。他說﹕“題字最忌高高矮矮﹐前後必須平頭﹐若有高低參錯﹐便走入江湖一路﹐如揚州八怪的李復堂﹐鄭板橋﹐千萬不可以學。”(引自《張大千畫》台灣華正書局出版)筆者查看了張大千數百幅傳世之作﹐畫中的題款﹐均為平頭款﹐幾乎無高低不平的抬頭或低頭款。這也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鑒定的佐證。

  第三﹐印章。張大千的印章﹐據筆者不完全統計﹐共有50余方﹐有﹕張爰﹐張蝯﹐張大千﹐大千居士﹐蜀客﹐三千大千﹐蜀郡張爰﹐大風堂﹐昵燕樓﹐摩頡山園﹐摩登戒體﹐三到黃山絕頂人﹐老棄敦煌﹐長須張郎三十八﹐苦瓜滋味等印。張大千的這些印章﹐不僅是幫助我們搞好鑒定的憑證﹐而且也是我們瞭解作者生平和藝術風格的重要史料。如張蝯印﹐一般在他的早期畫中用。張大千﹐大千居士印是張大千1919年21歲時在天門寺出家後才有的。三到黃山絕頂人印是他在1936年第三次登黃山後才有的﹐記載了他以大自然為師的藝術追求。老棄敦煌印是張大千1943年臨摹敦煌壁畫才有的。摩登戒體印只在他的仕女畫中才用。苦瓜滋味印只在他的有石濤風味的畫中才有用。張大千不僅印多﹐而且鈐印很講究。他說﹕“印章是方形的最好﹐圓印還可﹐若腰圓天然形等﹐都不可用。工筆宜用周秦古璽﹐元朱布白。寫意可用兩漢宮私印信的體制﹐以及皖浙兩派……”筆者他細觀察了他傳世作品中的印章﹐實踐與他所說基本相符。印章還有真偽﹐此處就不多談了。關於張大千書畫的作偽人﹐主要是他的後學或親朋﹐近年來也出現了一些作偽小作坊。

  總之﹐書畫鑒定是一門學問﹐除了要掌握必要的知識外﹐還要多看實物﹐努力提高自己的眼力﹐紙上談兵是搞不好鑒定工作的。

[責任編輯:唐麗華(實習)]
註冊 我有話說
Ctrl+Enter快捷提交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日報社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