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請使用瀏覽器分享功能進行分享

正在閱讀﹕救護車業務不能偏離法治軌道
首頁> 法治頻道> 法治要聞 > 正文

救護車業務不能偏離法治軌道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2020-02-14 09:44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醫院將救護車業務外包 市面上黑救護車屢禁不止

  救護車業務不能偏離法治軌道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杜曉 實習生 楊歡

  近日﹐湖南新田縣對外發佈一起通過虛造救護車行車記錄領取績效獎金和司機出車補助的案例。儘管案件涉案金額祗有兩萬多元﹐但是涉案人數竟達65人﹐虛造行車記錄時間從2012年到2018年﹐橫跨6年之久。

  救護車事關人們的生命安全。近年來﹐救護車行業存在的一些問題引起了越來越多人關注。

  救護車管理較複雜

  醫務人員有苦難言

  胡建明(化名)是某一線城市一家醫院的急診科醫生。對於救護車外包問題﹐他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這有點像是一個歷史遺留問題﹐每個城市發展程度不一樣﹐所以不同城市有不同的救護車體系。我們這裡的救護車由120通知出車﹐但歸醫院管理﹐由醫院自負盈虧。”

  胡建明說﹕“我所屬醫院的救護車一直由醫院急診科負責經營管理﹐之前也曾聽說過有一些醫院將救護車業務外包出去﹐但這種情況很少見﹐一般都是小醫院或者私立醫院﹐可能是出於成本考慮﹐因為救護車的運營成本確實比較高。”

  對於救護車院前急救的收費標準﹐胡建明說﹕“我們的收費標準是﹐單純出一次車的收費是158元﹐包括從救護車將患者從病發地送至醫院的路程費﹑醫生和護士的出診費﹑擔架費以及院前搶救的費用﹐如果需要另外用藥的話﹐則額外收費﹐但一般會控制在300元以內。”

  “不同醫院之間﹐救護車的收費標準不太一樣﹐但基本上都是公開透明的。根據有關規定﹐救護車在進行院前急救時﹐應秉承公益性原則。”胡建明說﹐“在我們醫院的救護車收費明細中﹐5公里左右的路程費是58元﹐這其實真的不高。因為我們出一次車﹐相當於兩趟耗油﹐而且考慮到救護車上的設備﹐耗油量比出租車高不少。此外﹐救護車出一次車的費用不祗是油費﹐還包括司機費﹑出診費﹑擔架費等各種人力費用。”

  胡建明認為﹐醫院救護車在自負盈虧的情況下﹐出一趟車收費差不多就是成本價﹐如果遇到救護車到了現場之後﹐卻被告知無需再來的情況﹐醫院虧損就比較多了。

  “這樣的情況並不少見。非緊急情況下呼叫救護車﹐等於是以減少其他患者的救護機會為成本﹐對於醫院來說﹐虧損也很多。”胡建明說﹐“作為一個醫生﹐希望患者能更謹慎﹑理智些。浪費公共資源事小﹐耽誤其他真的需要急救但卻無車可用的患者﹐後果就非常嚴重了。”

  劉紅霞(化名)曾是某縣城救護車醫務人員﹐當地救護車資源較少﹐但服務範圍卻囊括了包括各個偏遠鄉鎮在內的整個縣城。

  “我們那時候工資比較低﹐基本上算是醫院各個科室裡最低水平﹐但卻經常要外出﹐每次出車都很疲憊。有時候救護車在路上﹐即使拉了警笛﹐也會遇上沒人讓道的情況。司機在路上如果開快了﹐就容易造成交通事故﹐被人投訴﹔如果開慢了﹐就容易被某些情緒激動的患者家屬責罵﹑毆打﹐我以前被打過好幾次。”劉紅霞說。

  劉紅霞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當地參與院前急救工作的醫生的流動率比較高﹐有些醫院的院前急救醫生在其崗位上待了幾個月後﹐就會通過各種方式調到其他科室。

  “因為福利待遇差﹐而且每天頻繁出車又很勞累﹐經常會遇到各種各樣的被人責備﹑誤解的情況﹐所以很多年輕的見習急救醫生根本不願意在急救科待下去。現在一些做院前急救工作的醫生﹐大多沒有豐富的急救經驗。”劉紅霞說。

  正規救護車不夠用

  黑救護車搶佔市場

  近年來﹐黑救護車也是備受公眾關注的一個問題。

  李麗芳是兩個孩子的母親﹐2019年3月﹐她丈夫因突發心肌梗塞被送到了當地縣城某醫院﹐經醫院搶救後病情沒有得到好轉﹐又轉診至一百多公里外的市中心醫院。

  李麗珍的丈夫在市中心醫院ICU病房住了近一周後﹐主治醫師勸李麗芳還是將患者帶回老家的醫院診治﹐因為患者已經沒有希望康復了。

  丈夫的病情對於李麗芳來說是一個巨大打擊﹐但讓她沒想到的是﹐市中心醫院無法提供救護車。

  “我丈夫當時正處於昏迷狀態﹐如果離開氧氣袋可能活不過兩個時辰。但無論怎麼央求﹐醫院都以‘救護車資源緊張﹐沒有多餘車輛送患者回老家’為由拒絕了我的請求。”李麗芳說。

  無奈之下﹐李麗芳祗好將目光轉向了張貼在醫院走廊牆壁上的﹐那些紅白相間的小卡片。

  “那些寫著‘專業急救車24小時承擔轉院服務’等字樣的小卡片﹐在醫院裡隨處可見﹐走廊上﹑電梯裡﹑衛生間都能看到。”李麗芳說﹐即便醫院每天都有人打掃﹐但第二天總會有各種各樣的小卡片出現﹐小卡片上的內容大同小異﹐均備注配有氧氣袋﹑呼吸機等儀器設備﹑可配護士﹑24小時隨叫隨到等信息。

  李麗芳按照不同小卡片上的聯繫方式打了十幾個電話後﹐最終確定了一家要價2000元的救護車﹐其中還不包含一名護士陪同以及一袋氧氣各200元的費用。

  李麗芳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通過小卡片聯繫到的救護車車主說話都比較難聽﹐有的車主甚至不耐煩地對她說﹐“要拉就拉﹐不拉別在這磨嘰”。

  為了將丈夫安全地送回老家醫院﹐李麗芳還是支付了這筆較高的救護車費用。

  “他們進ICU抬我丈夫時﹐主治醫生問來的那個護士是哪個醫院的﹐護士回答說她是某某正規醫院的﹐但主治醫師說感覺不像﹐因為那位護士連氧氣袋都不會用。”李麗芳說。

  《法制日報》記者在網上搜索“救護車”﹐發現會有一些關於救護車長途轉運的廣告﹐其網址鏈接中包含120或者999字眼﹐但卻並非120或999的官方網站。在一些網絡平臺也有包含相同內容的帖子。

  北京一家三甲醫院急診科醫師郭奎(化名)認為﹐黑救護車出現並且存在很長時間﹐說明患者通過正規方式呼叫救護車不能完全滿足相關需求。救護車行業不管怎麼發展﹐最根本還是要堅持正規化﹑專業化﹑標準化﹐最終目的是能更好為患者服務﹐避免出現亂收費﹑服務不專業等現象。

  “我覺得患者在患病期間需要轉運時﹐在交通工具選擇上﹐盡量要選擇具有一定急救能力和正規急救設備的救護車﹐減低轉運風險。”郭奎說。

  避免救護車成負擔

  強化監管完善立法

  針對救護車外包問題﹐北京中醫藥大學副教授鄧勇認為﹐救護車帶有公益性﹐既要求醫院配備相應的救護人員和設備﹐又要求收費不能太高﹐這對有些醫院來說﹐可能會感覺是一個負擔﹐所以這些醫院傾向于把救護車業務外包出去。

  “對於救護車承包方﹐其獲利的方式無非三種﹐一是在保持服務質量和收費標準不變的情況下﹐提高經營效率﹔二是降低服務質量或提高收費標準﹔三是像涉案醫院那樣採用欺詐行為。第一種情況是有利於社會的﹐但第二和第三種情況卻可能對患者的人身財產安全﹑醫院的聲譽﹑財務經營等造成損害。”鄧勇說。

  對於黑救護車屢禁不止的原因﹐北京市律師協會汽車與交通法律專業委員會秘書長黃海波律師認為﹐主要還是因為有一定的市場。由於正規救護車數量有限﹐而且使用過程中還可能受到一些客觀條件約束﹐所以黑救護車就有了滋生土壤。在利益驅使下﹐有人借經營黑救護車牟利﹐甚至對私家車進行違法改裝﹐冒充救護車使用。

  “正是由於救護車行業自身存在某些問題﹐再加上有些地方監管沒有跟上﹐於是一些醫療單位將救護車承包給其他單位或者私人使用﹐而這些承包者為了牟利﹐肆意攬活賺錢。”黃海波說﹐與救護車有關的相關立法也有待完善﹐應該對違法違規使用急救車的行為加以規制﹐更有利於監管執法。

  鄧勇建議﹐首先﹐需要加大對救護車業務的補助力度﹐避免救護車業務成為某些醫院的負擔。其次﹐可以改善對醫院的考核方式﹐更加注重社會效益考核而非經濟效益考核﹐讓救護車業務成為醫院社會效益考核的指標之一。再次﹐加強對救護車業務的監管﹐不論是醫院還是其他機構﹐祗要運營救護車業務﹐都應當接受同樣嚴格的監管。

  “現在有些醫院對醫生的考核過於強調經濟效益﹐而輕視社會效益。有些時候﹐急救處理對於挽救病人生命非常重要。這些醫院應當改革對醫生考核方式﹐加大對社會效益的考核。在醫院下屬科室之間建立起一個社會效益績效資金池﹐從一些收益較好的科室提取一定比例資金﹐用於補貼那些經濟效益雖然較差﹐但社會效益良好的科室。祗有通過這種方式﹐才能激勵有豐富急救經驗的醫生到院前急救科室去工作。”鄧勇說。

[ 責編﹕董大正 ]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重慶萬州﹕兩名新冠肺炎康復患者捐獻血漿

  • 貴州興義﹕扶貧車間復工復產促增收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2月20日﹐治癒出院的萬先生錄製在火神山醫院的最後一條短視頻。醫護人員都稱他為“病房志願者”﹐“你們冒死相救﹐我很感激﹐因為你們﹐我才更有信心戰勝病魔。出院時﹐萬先生揮舞雙臂﹐高舉出院證明﹐他實現了入院時的願望“走著進來﹐走著出去”。
2020-02-22 10:19
這是2月20日在肯尼亞基圖伊一處農場拍攝的蝗蟲。近幾個月來﹐非洲多國遭受沙漠蝗蟲災害﹐其中埃塞俄比亞﹑吉布提﹑索馬里為25年來最嚴重﹐而肯尼亞為70年來最嚴重。目前非洲之角的蝗蟲還在不斷繁殖﹐在3月和4月會形成新的蝗蟲群﹐恐進一步加劇災情。
2020-02-22 08:39
近日﹐上海市一些企業單位有序復工復產﹐上海市長寧區消防救援支隊主動作為﹐對轄區內民生密切相關的企業進行安全生產消防指導﹐力保消防安全。近日﹐上海市一些企業單位有序復工復產﹐上海市長寧區消防救援支隊主動作為﹐對轄區內民生密切相關的企業進行安全生產消防指導﹐力保消防安全。
2020-02-22 08:38
2月21日﹐在德國首都柏林﹐影片《水俁病》主創人員出席拍照式。由美國導演安德魯‧萊維塔斯執導﹑美國演員約翰尼‧德普主演的電影《水俁病》21日亮相柏林國際電影節。由美國導演安德魯‧萊維塔斯執導﹑美國演員約翰尼‧德普主演的電影《水俁病》21日亮相柏林國際電影節。
2020-02-22 08:38
蝗災肆虐肯尼亞
2020-02-22 08:36
貴州興義﹕扶貧車間復工復產促增收
2020-02-22 08:35
山東榮成﹕海上“春耕”
2020-02-22 08:33
首艘支援武漢的“藍鯨”號游輪抵達武漢
2020-02-22 08:33
重慶萬州﹕兩名新冠肺炎康復患者捐獻血漿
2020-02-22 08:31
帶你走進收治重症患者最多的地方
2020-02-22 08:21
2月20日﹐在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象湖院區﹐出院患者劉女士(中)與前來迎接的女兒(右一)交流。當日﹐90歲的新冠肺炎患者劉女士在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成功治癒出院﹐這是目前江西省治癒患者中最高齡的新冠肺炎患者。
2020-02-21 13:51
2月20日﹐在南京市第二醫院湯山院區﹐康復患者和醫護人員話別。當日﹐9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從南京市第二醫院湯山院區(南京市公共衛生醫療中心)康復出院﹐其中包括一名不足1周歲的患兒。
2020-02-21 10:41
2月20日﹐花橋二村小區居民領取前一天通過微信小程序訂購的大米。新華社記者 沈伯韓 攝  2月20日﹐花橋社區居民﹑負責管理訂購微信群的志願者蔣晨一(左)和下沉社區的幹部謝文先來到一名獨居老人家﹐為其送菜。
2020-02-21 10:37
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C棟10東新冠肺炎重症病區的部分護士合影(2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毓國 攝  2月20日﹐在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光谷院區﹐一名醫護人員在重症病區內工作。
2020-02-21 10:36
春耕時節﹐位於陝西省西安市灞橋區白鹿原東南部的狄寨街道農業從業人員在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同時﹐搶抓農時﹐加快恢復農業生產。
2020-02-21 10:05
2月20日﹐在德國哈瑙﹐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在槍擊事件悼念活動中講話。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表示﹐德國社會必須團結起來﹐共同抵制仇恨﹑種族主義和暴力。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表示﹐德國社會必須團結起來﹐共同抵制仇恨﹑種族主義和暴力。
2020-02-21 10:04
2月9日﹐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委內瑞拉少年兒童作畫表達對中國的支持。在一些國家﹐孩子們拿起畫筆﹐描繪出對中國的支持和鼓勵﹐送上了遠方的真摯祝福。中國和拉丁美洲雖然距離遙遠﹐但民心相通﹐當地民眾關注著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
2020-02-21 10:01
2月19日﹐西湖景區工作人員在搬運鮮花。當日﹐浙江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湖濱管理處將西湖迎春花展中展出的首批3000余盆鮮花贈予堅守抗“疫”前線者以及居家隔離者。
2020-02-21 09:53
2月20日﹐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區探礦廠小區經過19天的全封閉管理後﹐335戶居民正式解除全封閉管理﹐轉由社區和探礦廠單位共同實施封閉管理。探礦廠小區是一個沒有物業管理的單位宿舍。小區內現有居民335戶﹑850人﹐60歲以上老人佔70%。該小區共有3例確診病例﹐于2月1日實行全封閉管理。目前﹐1例患者已痊癒出院回家﹐剩下兩例病情平穩。
2020-02-21 09:53
2月20日﹐快遞公司在小區口圍出一片區域﹐派發快遞。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呼和浩特市許多小區門口都設有快遞收發點﹐快遞工作人員把即將派發的快遞包裹擺放整齊﹐前來取快遞的居民絡繹不絕。
2020-02-21 09:43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