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渡口﹐那一支難忘的歌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渡口﹐那一支難忘的歌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12 04:4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光明日報記者 靳昊 徐丹鹿 王清彬 孫晶晶

  編者按

  85年前﹐中央紅軍在江西于都集結出發﹐開啟了長征這一驚天動地的革命壯舉。縱橫十餘省﹐長驅二萬五千里﹐長征實現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革命事業從挫折走向勝利的偉大轉折。中國共產黨人和紅軍將士用生命和熱血鑄就的偉大長征精神﹐迸發出激蕩人心的強大力量﹐始終激勵著我們砥礪奮進﹑逐夢前行。

  在全黨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之際﹐記者們再次踏上長征路途﹐追憶長征的崢嶸歲月﹐緬懷紅軍的豐功偉績﹐弘揚偉大的長征精神。從今天起﹐本報在《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專欄推出系列報道﹐追尋革命初心﹐講述長征故事﹐激發奮鬥精神。

渡口﹐那一支難忘的歌

6月11日﹐“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採訪活動啟動儀式在江西于都舉行。新華社記者 周密攝

  “晚霞映紅于都河﹐渡口有一支難忘的歌﹐唱的是咱長征源﹐當年送走我的紅軍哥哥。”

  唱到這裡﹐余玉蘭哽咽了﹐她想到了自己的爺爺。1934年10月﹐余玉蘭的奶奶懷孕僅兩個多月﹐她的爺爺余世茂就從于都河畔踏上了長征路。一別故土20多年﹐從此音訊全無。直到20世紀50年代﹐她們一家才收到一張爺爺的烈士證﹐上面寫著5個字──“北上無音訊”。

  余玉蘭的愛人鐘建平也是紅軍後代。1933年的一天﹐鐘建平的爺爺鐘南斗和兄弟鐘灶秀兩人一同去于都城賣柴﹐路上遇到了紅軍的宣傳隊。聽說紅軍是窮人的隊伍﹐他們兄弟倆便一起加入了紅軍。和余世茂一樣﹐他們也是從于都河畔出發﹐最後長眠在長征路上。

  余玉蘭夫妻倆如今都是江西省于都縣長征源合唱團的領唱。作為這個業餘合唱團的成員﹐他們9年來赴全國各地進行了300多場義務演出。每到一處紅軍長征經過地﹐他們都會去看一下當地的烈士紀念碑﹐他們想找到自己爺爺的名字﹐想知道他們到底犧牲于何時﹑埋葬在何地﹐可是一直未能如願。同他們一樣﹐合唱團的成員基本都是紅軍後代﹐大部分都有親人犧牲在長征路上﹐長眠于雪山草地。

  家家有紅軍﹐戶戶有烈士。在蘇區時期﹐25.5萬人口的于都有超過10萬人支前參戰﹐有67709人參加紅軍﹐為革命犧牲有姓名可考的烈士達16338人﹐其中犧牲在長征路上的烈士達1.1萬人。渡過於都河後﹐許多人再也沒能回到這片他們摯愛的紅土地。

  長征第一渡──于都縣城東門渡口﹐1934年10月﹐毛澤東﹑周恩來等和中央直屬機關從這裡踏上浮橋﹐開始了戰略轉移的征程。

  6月的于都河(貢江)﹐水深流急﹐江水向前奔騰而去。“長征渡口”﹐楊成武將軍的題字鐫刻在渡口旁的石碑上﹐一些遊客在此拍照留念。

  “紅旗飄﹐軍號響。子弟兵﹐別故鄉……男女老少來相送﹐熱淚沾衣敘情長。”《長征組歌》中的這首《告別》﹐是余玉蘭夫妻倆在合唱團裡唱得最多的歌。

  當年﹐為了讓紅軍順利渡過於都河﹐沿岸群眾拿出了家中的木材﹐捐出了門板﹑床板﹑房樑﹐最終在30公里的河段上架起了浮橋。“于都人民真好﹐蘇區人民真親。”在得知一位七旬老人將棺木捐給紅軍後﹐周恩來發出這樣的感慨。最終﹐于都兒女保守住了紅軍渡江的秘密﹐8萬餘名中央紅軍不露痕跡地渡過了于都河。此外﹐為了支援紅軍﹐于都人民短短數月內就籌集了草鞋8400雙﹑菜乾150擔﹑錢62500元﹑糧食8萬擔……

  在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記者見到了90歲高齡的溫來發老人。父親當年長征時﹐她還不到6歲﹐當時她的媽媽正在紅軍的兵工廠工作。年輕的爸爸把媽媽支回老家接孩子﹐沒想到媽媽回來後﹐發現丈夫早已沒了蹤影。“同志嫂﹐不要去找了﹐已經轉移了。”老表的一番話﹐讓溫來發的媽媽一下子暈倒在地。從此﹐妻子再也沒有見到丈夫﹐女兒再也沒有見到父親。

  溫來發說﹐每次來到紀念館﹐就會想起自己的爸爸﹐就會禁不住地流淚。

  “爸爸是當紅軍喲﹐任務是打敵人喲﹐打開喲天下喲﹐人們是更享福喲……”這首蘇區時期的兒歌﹐溫來發如今唱起來依然那麼動聽。

  (光明日報贛州6月11日電)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12日 01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