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閩西中央蘇區紅土地──前進軍號在這裡久久回蕩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閩西中央蘇區紅土地──前進軍號在這裡久久回蕩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21 05: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光明日報記者 高建進 馬躍華 劉成志

  “從福建最遠的地方開始﹐一直到遙遠的陝西北部道路的盡頭為止。”美國作家斯諾在他的《西行漫記》一書中這樣描寫長征。這個“福建最遠的地方”就是福建省龍岩市長汀縣南山鎮中復村。

  “紅九軍團長征二萬五千里零公里處”﹐中復村觀壽公祠石碑上的文字﹐把我們帶回了八十五年前﹐那次遠征的集結時刻。

  誓師大會上﹐紅軍背起沉重的行囊﹐裝的是全部裝備與家當﹐是對幸福的渴望與夢想﹐是獻身革命的誓言﹐是革命必勝的信念。

  軍號吹響﹐隊伍出發。告別鄉親的同時﹐紅軍帶上了蘇區人民的期待﹐帶上了革命的初心與使命。

  出發 紅軍不怕遠征難

  觀壽公祠外牆上的金屬銘牌﹐標記著“松毛嶺戰鬥指揮部舊址紅軍長征出發地”。1934年9月30日上午﹐紅九軍團在鐘屋村(後改名中復村)祠堂門前大草坪上召開誓師大會。當天下午3時﹐紅九軍團兵分兩路﹐開始向西戰略轉移。

閩西中央蘇區紅土地──前進軍號在這裡久久回蕩

位於福建長汀的中復村﹐是當年紅軍長征出發的第一村。新華社發

  中央紅軍在中央蘇區的最後一次大仗──松毛嶺保衛戰就發生在這裡。紅軍後代﹑紅色文化講解員鐘鳴介紹說﹕“9月30日﹐紅九軍團撤離陣地﹐在此門前大坪集結﹐告別鄉親﹐開始長征。紅九軍團是長征路途最遠的軍團。”

  福建有兩個長征出發地。由長汀北上百餘公里﹐就是另一個長征出發地──寧化縣。據《寧化縣誌》記載﹕1934年8月﹐紅三軍團一部在高虎垴戰鬥和萬年亭戰鬥失利後﹐在鳳凰山一帶待命。1934年10月上旬﹐紅三軍團一部撤出防區後﹐從鳳凰山出發向江西于都集結﹐進行戰略轉移。

  6月12日﹐記者走進寧化縣淮土鎮鳳山村﹐來到這裡的紅軍萬歲門樓前﹐聽老紅軍的後代黃永昌講先輩的革命故事。村裡老人回憶說﹐當時從禾口﹑淮陽方向不斷有紅軍部隊走來﹐經鳳凰山﹑大王村﹐往江西橫江方向去﹐走了三天三夜﹐可能有上萬人。當年﹐駐紮在鳳凰山的部隊離開時﹐許多老百姓依依不捨﹐自發送青菜﹑黃豆﹑大米﹑雞蛋以及布草鞋等給紅軍戰士﹐有的還送紅軍戰士一程到10華裡外的江西地界。

  中央紅軍及中央機關共8.6萬多人踏上了長征路﹐其中有近3萬名福建兒女﹐約佔參加長征部隊總數的三分之一﹐他們來自福建的近30個縣市﹐其中以閩西的長汀﹑上杭﹑寧化﹑永定﹑連城﹑建寧為多。

  長征前夕﹐閩西中央蘇區人民積極參與“擴紅增糧”﹐為紅軍長征的出發奠定了基礎。1934年﹐國民黨軍隊發動的對中央革命根據地的第五次“圍剿”進入緊要關頭。由於“左”傾路線領導人採取錯誤的戰略戰術﹐致使反“圍剿”作戰連連失利﹐損失慘重﹐形勢日益危急。為挽救蘇區﹐臨時中央提出開展“紅五月突擊擴紅運動”﹐擴大紅軍5萬名。據此﹐福建省和閩贛省進行大力動員﹐掀起“猛烈擴大紅軍”的熱潮。到6月底止﹐福建省參軍人數達7160多名﹐閩贛省達1300多名。寧化蘇區籌集糧食950多萬斤﹑錢款近54萬元﹐並組織2萬多人次的擔架隊﹑運輸隊﹐擔任支前後勤保障任務﹐因此寧化也被稱為“蘇區烏克蘭”。

  征程 為有犧牲多壯志

  前有圍堵﹑後有追兵﹑缺衣少食的英勇壯麗的征程﹐就此在中國大地展開。在創造歷史的遠征中﹐閩西兒女作出了巨大的犧牲﹕在湘江戰役中犧牲近6000人﹐在甘肅高臺戰役中犧牲2000多人﹐到達陝北後﹐近3萬名福建兒女僅剩下2000餘人。

  中復村有一座始建於明代的客家廊橋。南山鎮文化站站長賴富家介紹說﹕“這座橋原來叫接龍橋﹐紅軍入村後﹐在橋上徵兵﹑義診﹑發放藥物﹑宣傳革命﹐當地村民後來便稱這座橋為‘紅軍橋’。”

閩西中央蘇區紅土地──前進軍號在這裡久久回蕩

在福建長汀中復村紅軍橋﹐“紅色講解員”鐘鳴(右)向兒子傳授講解經驗。新華社發

  在橋上的4根木柱上﹐都清晰地保留著一條10多厘米長的刻度線﹐離地約1.5米﹐大概相當於一桿帶刺刀步槍的高度。“達到這個高度﹐意味著人就能夠背起帶刺刀的步槍﹐就可以上戰場了。”賴富家說﹐“當年在中復村參加紅軍的長汀百姓有兩三千人﹐其中90%的人這一去再也沒回來﹐因此這條線後來被稱為‘生命等高線’。”在木柱旁的一面牆上﹐記者看到當年紅軍留下的徵兵標語“救國不分男女老幼”﹐8個字經過歲月的侵蝕雖已不太清晰﹐但它們背後的意義仍舊十分震撼。

  1934年深秋﹐就是在這條“生命等高線”旁﹐17名熱血少年一同報名參軍。臨行之前﹐他們跪地起誓﹕誰活著回來﹐就要為他們的父母盡孝。戰爭是無情的﹐這一去﹐一幫情同手足的兄弟﹐最後祗有鐘根基一人活著回來。1952年﹐已是正團級軍官的他﹐為了18年前的承諾﹐毅然決然地轉業歸家﹐為當年16個生死與共的兄弟盡孝。

  大批閩西兒女在湘江戰役中犧牲。原紅34師100團團長韓偉﹐是當年跳崖幸存者之一。韓偉將軍的兒子韓京京告訴我們﹕“父親生前曾兩度囑咐我們要把他的骨灰埋在閩西大地。我想他是以此告慰烈士們的家鄉父老。”韓京京在接受採訪時強忍住淚水。如今﹐在閩西革命公墓內安放著20位開國將軍的骨灰﹐韓偉將軍是其中唯一非福建籍的將軍。

  在寧化縣革命紀念館﹐館長邱明華把記者引到寧化籍紅軍烈士名冊前。寧化縣有13700人加入紅軍隊伍﹐其中6000多人參加了長征﹐勝利抵達陝北的祗有58人﹐超過99%的寧化籍紅軍犧牲在長征途中。目前登記在冊的烈士3301人﹐另一半則成了無名英雄。

  正是無數烈士的犧牲﹐激勵起紅軍將士豪情壯志﹐造就了他們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氣概。眼前電子屏上跳動的3301個名字背後﹐便是那些紅軍將士的偉大生命。更有那數以千計的無名烈士﹐他們的名字無人知曉﹐但他們的功勛永載史冊。

  豪邁 風展紅旗如畫

  6月11日下午﹐“風展紅旗如畫”紅色三明故事宣講報告會在世界客屬文化中心舉行。在講述《數字裡的紅色記憶》時﹐宣講人王莉莉動情地說﹕“再看一眼那林深路隘苔滑的山山嶺嶺﹐給予我們的是壯懷激烈的堅毅﹐當雋永于心的紅色年輪化為一種崇真的初心與使命之時﹐便有了風展紅旗如畫的豪邁﹗”

  在毛澤東《如夢令‧元旦》中﹐在“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的問答間﹐展現了偉人勇往直前﹐所向披靡的氣概﹐體現了革命樂觀主義精神。在這種堅定的革命信念影響下﹐革命火種遍及閩西﹐促進了工農武裝鬥爭的興起。

  “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岩上杭。”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在閩西的革命實踐﹐催生了指導中國革命的光輝思想。1929年12月﹐毛澤東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上杭縣古田鎮召開彪炳史冊的“古田會議”﹐確立了“思想建黨﹑政治建軍”的建黨建軍原則﹐是我黨我軍建設史上的重要里程碑。2014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上杭古田主持召開全軍政治工作會議﹐恢復和發揚我黨我軍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人民軍隊政治生態得到有效治理。

  “中央蘇區時期﹐毛主席創作或修改了大量的詩詞﹑紅軍歌子﹑紅軍標語﹐還做了許多調查研究﹐這些都奠定了蘇區紅色文化的深厚內涵。”邱明華館長說。祗有文化才能凝聚共同的價值觀。正是中央蘇區深厚的紅色文化﹐造就了紅軍的戰鬥本色﹐鑄成了紅軍的軍魂﹐明確了革命初心與使命。

  馬洪村是三明市2012年命名的首批“中央紅軍村”﹐這裡的中央紅軍標語博物館收藏了大量珍貴的紅軍標語原物。據不完全統計﹐全市紅軍標語存量在千條以上﹐2萬多字﹐漫畫10幅﹐字裡行間迸發著紅軍的奮鬥激情。

  而最能激起紅軍戰鬥精神的便是那嘹亮的軍號。在寧化縣革命紀念館裡﹐有一件鎮館之寶﹐那就是這個館唯一的國家一級保護文物──《中國工農紅軍軍用號譜》。紀念館原館長張標發介紹說﹐捐獻這本軍用號譜的是我們這裡的老紅軍羅廣茂﹐他是像保護自己的生命一樣去保護它﹐才有這本我軍迄今保存最為完整的紅軍軍用號譜。這裡面收有340多首紅軍部隊的番號﹐還有作戰﹑學習﹑生活的曲調。採用五線譜記譜﹐保密性非常高﹐被稱為紅軍的密電碼。

  展開號譜﹐映入眼簾的便是那優美的五線譜。透過跳動的音符﹐仿佛那軍號正響起。

  在寧化縣革命紀念園的“軍號嘹亮雕塑”前﹐當地請來一名號手﹐照譜吹起了一段衝鋒的號角。雄壯的軍號激揚﹐那是中復村﹑鳳山村紅軍出發時的號角﹐那是松毛嶺﹑湘江邊紅軍衝鋒時的號角。軍號久久回蕩﹐催人奮進﹐激勵我們﹐為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重整行裝再出發。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21日 07版)

[ 責編﹕石佳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