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奇襲城口鎮 血染銅鼓嶺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奇襲城口鎮 血染銅鼓嶺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25 05:4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光明日報記者 靳昊 徐丹鹿 王清彬 孫晶晶

  漫步正龍街﹐青磚灰瓦白牆﹐古城韻味濃。而城口鎮居民更願意叫這裡紅軍街。因為﹐當年中央紅軍主力過城口時﹐曾在這條街上露宿。

  “居民們把門板拆下來﹐鋪上稻草﹐紅軍戰士就睡在上面。”城口鎮文化站站長黃本洲說。

  城口鎮位於廣東仁化縣城正北30多公里處。這裡地處湘粵邊界﹐群山環抱﹐地勢險要。1934年11月﹐這個小鎮成為中央紅軍西進的唯一通道。

  “那是紅軍突出去的唯一口子﹐要不惜一切代價佔領它。”紅一軍團政委聶榮臻給二師六團一營營長曾寶棠下了命令。

  11月的山城﹐寒風嗖嗖。紅一營的戰士們一天奔襲了200多里路﹐趕到城口水東橋。

  夜幕降臨﹐霧色朦朧。紅軍戰士們排成縱隊大踏步走向板橋。

  “什麼人﹖”守橋的敵人發現有隊伍過來。“自己人﹗”曾寶棠一邊沉著回答﹐一邊神速過橋。

  發現情況不妙﹐敵人慌忙開槍報警時﹐已成了俘虜。紅軍兵不血刃﹐攻佔了城口。

  這次戰鬥俘虜敵軍100多人﹐繳獲槍幾百支﹐子彈一萬多發﹐煤油幾千箱。中革軍委通電全軍﹕我一軍團前鋒于2日經過戰鬥已佔領敵人第二道封鎖線上重鎮城口﹐突破了敵人的封鎖。

  就在城口戰鬥勝利的當晚﹐紅二師六團一部迂迴到銅鼓嶺北麓﹐阻擊增援城口的敵人。銅鼓嶺位於城口鎮南20公里處﹐是仁化至城口的要衝隘口﹐嶺高坡陡。

  “當時﹐敵軍一個團搶先佔領了銅鼓嶺南麓高地。”黃本洲說。敵軍居高臨下﹐憑藉兵多彈足﹐向紅軍陣地猛撲。紅軍將士沉著應戰﹐待敵人沖至陣前﹐一躍而出勇猛衝殺﹐展開肉搏戰。

  “當時槍聲很激烈﹐打得很厲害。”85歲的劉冬順老人以前聽爺爺講過。

  銅鼓嶺一戰﹐紅軍傷亡達140多人﹐敵軍也傷亡80多人。4日深夜﹐完成阻擊任務後﹐紅軍撤出陣地﹐向北轉移。

  如今﹐一座新建的紅軍烈士紀念碑聳立在銅鼓嶺上。黃本洲說﹐紀念碑的位置就是6名紅軍犧牲的地方。當時﹐這6名紅軍戰士已衝到離敵軍陣地幾十米處﹐卻因體力不支全部犧牲。

  佔領城口鎮後﹐紅軍一邊休整﹐一邊向群眾做宣傳工作。他們為群眾演講革命道理﹐寫宣傳標語﹑畫漫畫﹐宣傳共產黨的主張。同時﹐在當地籌款4萬多元﹐沒收村寨土豪的糧食﹑布匹﹑生鹽﹑黃糖等﹐分給當地貧苦群眾﹐補充部隊給養。

  80多年過去了﹐城口半山村的蒙日嬌老人一家還保存著一個瓷碗。這是當年一位姓徐的紅軍戰士留下來的。當時﹐這名戰士在蒙日嬌家裡養了一個月的腿傷。臨走時﹐這名紅軍戰士流著淚﹐把身上僅有的一隻碗送給了蒙日嬌的爺爺﹐以作紀念。後來﹐爺爺在彌留之際還叮囑家人﹕“放好點﹐不要打碎了。”

  蒙日嬌用紅布把碗仔仔細細包裹起來收藏。如今﹐這隻碗已經傳了5代人。蒙日嬌的爺爺講過﹕“紅軍戰士很苦﹐他們是老百姓的隊伍﹐我們家代代不能忘了紅軍情。”

  (光明日報廣東仁化6月24日電)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25日 02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