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五代人守候的紅軍碗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五代人守候的紅軍碗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6-26 05: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光明日報記者 雷愛俠 光明日報通訊員 徐誠林 劉耀東

  廣東韶關市仁化縣長江鎮﹑城口鎮﹑紅山鎮是紅軍長征自贛入粵的主通道。從1934年10月31日至11月9日﹐連續十天﹐仁化境內軍旅匆匆﹑鐵流滾滾﹐見證了紅軍長征宏大的歷史畫卷。當大部隊經過後﹐有掉隊的傷病員得到當地百姓的悉心照顧﹐留下許多軍民魚水情深的佳話。80多年過去了﹐仁化縣城口鎮東坑村委半山村有位老人保存著一個碗﹐這不是一個普通的碗﹐它凝聚著祖孫五代對紅軍﹑對共產黨特殊的情感……

  1934年冬﹐半山村迎來一個不平常的夜晚﹐蒙家財﹑黃乙秀夫婦突然聽到一陣狗吠﹐接著有人敲門﹐平和地說﹕“我們是過路的紅軍﹐想在你們家煮點飯吃﹐借宿一晚。”當時蒙家財夫婦沒吱聲﹐也沒敢打開家門。停了一會兒﹐給紅軍帶路的本地向導用城口鄉音喊道﹕“蒙家財﹐是我把他們帶來的。他們是紅軍﹐是好人﹐請你開門﹐借你家煮點飯吃。”

  蒙家財打開門﹐祗見十多個身穿灰色軍裝﹑頭戴五星帽﹑背包上橫著大刀的紅軍。其中兩個紅軍用擔架抬著一個滿身血跡的傷員﹐十幾位紅軍身上也都有大大小小的傷痕。

  蒙家財查看了受傷紅軍的傷口﹐連夜擔著籮筐﹐打火把上山採挖醫治外傷的中草藥﹐並將草藥洗淨﹐熬成藥湯或搗成藥泥﹐給紅軍傷員餵食﹐貼敷療傷。黃乙秀是個勤勞人﹐在家中給紅軍煮飯﹐燒開水給紅軍清洗傷口﹐她把紅軍的血跡軍服全部收集起來﹐連夜進行清洗﹐將自家乾淨衣服換給紅軍穿。經紅軍介紹﹐帶隊的是連長﹐姓韓﹐受傷的是排長﹐姓徐。

  幾天後﹐韓連長對蒙家財說﹕我們要找大部隊去了﹐傷員留在你這裡我們很放心。你們送米送菜﹑煮飯洗衣﹐對傷員的照顧和醫治﹐我們會記著你們的好。

  徐排長留下來養傷﹐受傷的右腿﹐不能站立行走。因為經常要喝水﹐就從背包中取出一個瓷碗來﹐吃飯﹐飲藥水也是用這個碗。又敷了十多天的藥﹐傷口才慢慢癒合。一天﹐徐排長對蒙家財說﹕“真要感謝你們呵﹐你們是好心人﹐對我這個素不相識的人這樣關照﹐又是採藥又是洗衣﹐我一輩子都會記著你們的﹐我這二十來天就像住在自己的家裡一樣。我也要去追趕大部隊了。”

  臨走時﹐蒙家財送給徐排長布鞋﹑衣服﹐還硬塞給他兩塊銀圓。徐排長拉著蒙家財的手﹐流著淚說﹕“你照顧我這麼好﹐又治好了我的腿傷﹐我沒什麼好禮物給你﹐就這麼一個隨軍打仗﹑喝水﹑吃飯﹑飲藥的瓷碗﹐留給你作個紀念吧。以後革命勝利了﹐我一定來報答你們﹗”    雙方流著熱淚﹐戀戀不捨地揮手離別。

  1967年蒙家財去世時﹐一家人圍在他身邊﹐他還拉著女兒張堂英的手說﹕“要保管好這個紅軍碗﹐紅軍還會來的。”

  這個碗蒙家財後代一直珍藏著。平時張堂英的女兒蒙日嬌用紅綢布包裹起來﹐放在箱子裡。

  蒙家財的曾孫說﹐還在讀小學時﹐奶奶身體還很好﹐就經常講這個紅軍碗的故事。每當逢年過節或者喜慶的日子﹐奶奶總要從閣樓裡取出紅軍碗﹐盛滿一碗肉﹐說﹕“現在日子好過了﹐紅軍卻還不來﹐什麼時候能看到紅軍呢﹖”如今蒙家財的曾孫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光陰似水﹐歲月如梭。紅軍長征路上的仁化縣城口鎮半山村﹐發生了日新月異的變化……半山村的97歲老人張堂英﹐依然經常與人談起紅軍長征在城口的故事﹐將徐排長留下來的紅軍碗﹐收藏在她睡房的閣樓上。她總夢想著有一天﹐那位徐排長能再來半山村﹐重新端起他80多年前留下來的紅軍碗。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26日 06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