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民心是紅軍永遠的“根據地”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民心是紅軍永遠的“根據地”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7-01 03: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光明日報記者 龍軍 禹愛華

    “山﹐快馬加鞭未下鞍。驚回首﹐離天三尺三。”紅軍長征入湘時﹐毛澤東寫下了這首《十六字令‧山》。在詞中﹐毛澤東通過描繪湘南八面山獨特的風光﹐揭示了長征精神的精髓要義。

  湖南有民謠﹕“上有骷髏山﹐下有八面山﹐離天三尺三﹐人過要低頭﹐馬過要下鞍。”毛澤東反其意而用之﹐強調雖然山高險峻﹐但紅軍毫不畏懼﹐人過要昂首﹐馬過不下鞍﹐表達了堅強樂觀﹑人定勝天的革命意志。

  湖南是紅軍長征歷時最久﹑行程最長﹑經歷戰鬥最慘烈的省份之一﹐見證了“通道轉兵”等歷史性關鍵抉擇。紅六軍團西征和中央紅軍初期長征﹐以及紅二﹑紅六軍團開始長征﹐都在湖南走過了艱難歷程﹐寫下了壯麗篇章。85年來﹐紅軍長征精神在這片紅色的土地上代代傳承。

  寨前誓師﹐踏上西征之路

民心是紅軍永遠的“根據地”

湖南汝城縣沙洲村廣場上的“半條被子”雕塑。新華社發

  6月﹐湖南桂東縣寨前鎮﹐山風習習。金色陽光灑在紅六軍團誓師西征的舊址上﹐年輕母親牽著學步的孩童從雕塑旁邊走過。

  寨前鎮是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史上一個光榮的名字。紅軍戰略轉移的先遣隊85年前曾來到這裡。

  77歲的黃維忠老人經常在家附近的廣場上散步。他抬頭就能看到這座6米多高的紀念雕塑──戰馬嘶鳴﹐旌旗獵獵﹐紅軍指戰員威風凜凜。

  雕塑的深色石磚上雕刻著巨幅《紅六軍團長征路線圖》。黃維忠驕傲地說﹕“就是這兒﹐我們寨前。”

  1934年8月11日﹐這座寧靜的小鎮迎來一支特殊的隊伍﹐蕭克﹑任弼時率領的紅六軍團﹐共9700餘人。1934年夏﹐第五次反“圍剿”失利。7月23日﹐中央命令紅六軍團撤離湘贛蘇區﹐轉移到湖南中部去發展游擊戰爭創立新蘇區。8月12日﹐在寨前鎮河灘上﹐紅六軍團召開連以上幹部會議﹐舉行西征誓師大會。

  寨前鎮黃漢尤老人家中也曾接待過紅軍。“我聽父親講﹐紅軍不肯住進家裡﹐就在街上搭門板﹐睡在沒人的祠堂裡。”黃漢尤回憶說﹐“紅軍不但用銀圓買村民的食物﹐殺了豬還請大家一起吃。”

民心是紅軍永遠的“根據地”

湖南郴州市桂東縣沙田鎮紀律文化中心展出的《三大紀律‧六項注意》場景。新華社發

  軍愛民﹐民擁軍﹐是紅軍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民心﹐是紅軍永遠的“根據地”。

  8月12日誓師大會結束後﹐紅六軍團就踏上了艱苦卓絕的西征之路。紅六軍團千里轉戰﹐與圍追堵截的國民黨軍血戰﹐付出了巨大犧牲。1934年10月﹐紅六軍團抵達貴州北部﹐與賀龍﹑關向應領導的紅二軍團會師。原中央黨史研究室編著《紅軍長征史》記載﹕“至此﹐紅六軍團勝利完成轉移任務﹐並為中央紅軍的戰略轉移起到了先遣隊的作用。”

  1935年11月﹐按照中央指令﹐紅二﹑紅六軍團也開始長征﹐之後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紅二方面軍。

民心是紅軍永遠的“根據地”

人們在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通道轉兵紀念館內參觀。新華社

  黃漢尤老人成了紅軍故事的義務講解員﹐他常常給來寨前鎮參觀的孩子們講解當年紅軍的故事。他說﹕“要把紅軍的故事﹐一代一代講下去﹔要把紅軍的精神﹐一代一代傳下去﹗”

  湘江血戰﹐紅軍師長斷腸明志

  湖南道縣縣城的瀟水河河堤上﹐當時年僅29歲的紅軍師長陳樹湘烈士在此長眠了85年。綠樹環繞的石碑和川流不息的江水﹐訴說著他斷腸明志的壯舉。

  1934年11月﹐已連續突破國民黨軍三道封鎖線的中央紅軍繼續西進﹐進入湖南永州境內。前面橫阻著兩條大江天塹﹐一條是急流險灘的瀟水﹐一條是寬闊洶湧的湘江。

  蔣介石下令各路大軍加緊構築第四道封鎖線﹐第一個部署是合擊紅軍于瀟水之濱﹐第二個部署是圍殲紅軍于湘江之濱。

  11月25日﹐中革軍委在湘桂交界的道縣豪福村向全軍發佈了搶渡湘江的戰鬥命令。由於當時博古﹑李德的錯誤指揮﹐紅軍不僅喪失了有利的渡江時機﹐而且使負責掩護渡江的紅軍各部隊不得不與敵人展開激烈的爭奪戰﹐致使各路紅軍陷入了以少對多﹑以弱對強的險境﹐戰況慘烈。

  紅軍主力在湘江渡口與敵人展開搏鬥﹐搶渡湘江。一直擔任紅軍總後衛的紅五軍團第三十四師﹐在師長陳樹湘的帶領下﹐于湘江東岸的永安關﹑水車一帶與十倍於己的追敵殊死激戰。4天5夜的奮戰﹐全師6000多人銳減到不足1000人﹐師政委程翠林犧牲。

  12月2日﹐紅軍主力渡過了湘江﹐但擔負掩護任務的紅三十四師被卡在湘江東岸﹐陷入敵人的重重包圍。當晚﹐陳樹湘率領僅余的300多人突圍﹐一路上多次與敵地方民團作戰。至12日﹐腹部受傷的陳樹湘躺在擔架上清點陣地上的人數時﹐發現只剩下了53名戰士。

  這一天﹐傷重的陳樹湘帶領幾名戰士到道縣駟馬橋附近的洪東廟隱蔽﹐不料被敵人發現﹐不幸被俘。為了保持氣節﹐不受敵人之辱﹐在被押解回縣城的路上﹐他趁敵人不備﹐斷腸明志﹐壯烈犧牲。年僅29歲的陳樹湘﹐實現了他“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後一滴血”的誓言。

  湘江戰役﹐是關係中央紅軍生死存亡的關鍵一戰。中央紅軍以飢餓疲憊之師﹐浴血奮戰﹐終於突破了敵人重兵佈防的第四道封鎖線﹐粉碎了蔣介石圍殲中央紅軍于湘江以東地區的狂妄計劃。

  革命勝利後﹐道縣多次組織修繕紅色遺跡﹐建好了陳樹湘烈士墓塑像﹑旗碑﹑墓碑﹐完成了革命烈士紀念碑和廣場建設﹐修繕了留有紅軍標語的“紅軍牆”。每當清明時節﹐人們都會自發來到烈士墓前祭拜﹑緬懷。

  通道轉兵﹐峰回路轉的一刻

  6月29日﹐記者來到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位於通道舊縣址所在地縣溪鎮的恭城書院﹐是中國現存最完好的一座侗族古書院。300多年的歲月裡﹐它不但歷經時代的變遷﹐更見證了中國革命峰回路轉的一刻。

  1934年12月9日﹐在經過了湘江戰役的重大挫折之後﹐中央紅軍兵分三路進入通道。

民心是紅軍永遠的“根據地”

湖南宜章縣白石渡鎮白石渡村的紅軍養傷舊址。新華社發

  此時﹐離中央紅軍出師長征不到兩個月﹐但出發時的8.6萬人﹐已銳減至3萬餘人。紅軍往何處去﹖中國革命往何處去﹖生死存亡關頭﹐當時已被剝奪了中央紅軍軍事指揮權的毛澤東建議開一個會議來決定紅軍的前進方向問題。

  12月12日﹐中共中央負責人在恭城書院召開緊急會議﹐史稱“通道會議”。當時﹐已探明中央紅軍欲與紅二﹑紅六軍團會師湘西北意圖的蔣介石﹐調集數倍于中央紅軍的兵力在通道以北地區﹐部署了一道嚴密的袋形防線﹐企圖全殲中央紅軍。

  經過毛澤東的據理力爭﹐會議採納了他的正確主張﹐放棄原定北上湘西與紅二﹑紅六軍團會合的計劃﹐改為轉兵西進敵軍防守薄弱的貴州。此舉成功粉碎了蔣介石的企圖﹐挽救了當時已陷入低谷的中央紅軍。

  “通道會議作出的轉兵決策﹐實際上拒絕了李德的軍事指揮權﹐反映了中央領導人和紅軍指揮員對‘左’傾軍事指揮的不滿和反對情緒﹐以及要求改變領導的強烈願望。”通道縣紅色文化研究專家胡群松說﹐“這也是紅軍第五次反‘圍剿’以來﹐毛澤東的正確意見第一次得到中央主要領導人比較一致的尊重和響應﹐並對中央的決策產生了重大影響。”

民心是紅軍永遠的“根據地”

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通道轉兵紀念館外景。新華社發

  通道會議﹐為此後黎平會議作出改變戰略方針的決定作了必要準備﹐也為遵義會議的勝利召開﹑實現歷史的偉大轉折﹐創造了前提條件﹐為確立毛澤東同志在黨內和紅軍內的核心領導地位奠定了最初的基礎。

  不忘初心﹐繼續前進。湖南省委書記杜家毫說﹕“紅軍﹐在湖南這片紅色土地上﹐以理想和信念﹑鮮血和生命譜寫了蕩氣回腸的英雄史詩。我們要汲取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奮進力量﹐大力傳承和弘揚長征精神﹐使之成為涵養時代精神﹑走好我們這代人新長征路的永續動力。”

  《光明日報》( 2019年07月01日 08版)

[ 責編﹕李伯璽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