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沒有什麼能夠阻擋紅軍前進的步伐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沒有什麼能夠阻擋紅軍前進的步伐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7-03 04: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85年前的那個冬天﹐離開湘南的紅軍部隊一路奔襲﹐挺進桂北。在突破了敵人的三道封鎖線後﹐前方等待著他們的是湘江這道天險。

  說起湘江戰役﹐大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是紅軍長征出發以來最壯烈的一仗﹐也是關係紅軍生死存亡的關鍵一仗。7月2日﹐沿著當年紅軍戰士的足跡﹐記者一行驅車前往中央紅軍主力過江的鳳凰嘴等古老渡口﹐踏上這片曾被血染的土地﹐追尋那段捨生忘死的壯烈往事。

  坪山渡口﹑大坪渡口﹑鳳凰嘴渡口﹑界首渡口﹐從北向南沿湘江依次排開﹐這是湘江戰役時紅軍過江的四大渡口。跟隨桂林市委黨史辦宣教科副科長歐松﹐記者來到如今位於廣西桂林市全州縣鳳凰鎮建安司村的鳳凰嘴渡口﹐此時眺望湘江﹐100多米寬的江流一路奔騰向北﹐數十年前的那天﹐紅軍戰士於此在敵人的槍林彈雨中殺出一條血路﹐跨越渡口﹐勇闖湘江。

  紅軍長征以來﹐突破了敵人在贛﹑粵﹑湘設置的三道封鎖線。為避免中央紅軍和湘鄂西紅軍會合﹐敵軍在桂北的湘江兩岸佈下第四道封鎖線﹐意圖剿滅紅軍于湘漓兩水以東的地區。

  歐松告訴記者﹐那時﹐擺在紅軍面前的是這樣的險境──西面有湘江和越城嶺的阻擋﹐北﹑南﹑東有敵人的重兵圍追堵截﹐敵人已經張開一張“口袋”﹐等著紅軍往這“口袋”裡鑽。不能北進﹑不能南下﹑更不能後退﹐唯一的出路就是殺出一條血路﹐搶渡湘江﹐向西挺進﹗

  在當地村民的指引下﹐記者看到在鳳凰嘴渡口上游有座八字堰﹐那裡的江面較為寬闊﹐枯水季節的水深大概到腹部﹐可以直接涉渡。1934年12月1日﹐紅軍的九﹑五﹑八軍團正是在這裡搶渡湘江。

  說起湘江戰役﹐鳳凰鎮建安司村的村民每人都有無法磨滅的記憶。村民蔣濟勇老人今年已經96歲了﹐坐在鳳凰嘴渡口邊﹐他向記者講述起他在11歲時經歷的湘江戰役。當時他躲在牆角﹐看到有兩架飛機在江上低空盤旋﹐不停向正在渡江的紅軍扔彈﹑打槍。紅軍戰士踏著冰冷的河水過江﹐那時正是白天﹐紅軍目標明顯﹐蔣濟勇看到一個個戰士倒在江水裡。

  遭到敵機狂轟濫炸的紅軍損失慘重。隨後趕來的桂軍更是架起機槍對過江的紅軍瘋狂掃射﹐戰士們成片倒在了血水之中。12月1日下午﹐湘江東岸的紅軍才終於渡過了湘江。

  今年57歲的建安司村村民蔣仕發沒有經歷過湘江戰役﹐但自打幼時起﹐紅軍過湘江的這段往事就經常被爺爺蔣朝庭和父親蔣庭忠提起。“紅軍大部隊過江後﹐繼續向西前行。但有十幾個紅八軍團的戰士留在了村裡養傷。”蔣仕發對記者說﹐他的爺爺就收留了兩位戰士﹐一個姓李﹐一個姓張。

  蔣朝庭將紅軍戰士藏在家中的“窖眼”裡﹐並找來村裡的醫生為他們治療。“窖眼”是當地囤積過冬糧食的地窖﹐為了不讓來村裡搜查的保安團發現﹐蔣朝庭特意在這個2米多深的地窖裡用木板設置了一個夾層﹐將戰士藏在木板下﹐上面堆滿了紅薯﹑糧食。20多天後﹐傷情好轉的幾位戰士謝別蔣朝庭等幾位老鄉﹐一路沿江追趕部隊。

  英勇紅軍血染湘江渡口的壯舉印刻在當地每個百姓的記憶裡﹐在距鳳凰嘴不遠處的大坪渡口﹐大坪村村民唐咸井告訴記者﹐那時爺爺唐修河目睹了紅軍在經過大坪渡口時﹐有些戰士不諳水性﹐在涉水過灘涂時便倒在了冰冷的江裡。惡劣的環境並未阻擋紅軍堅定的步伐﹐一批又一批將士前仆後繼﹐在敵人的追擊下跨越了100余米寬的湘江。

  湘江戰役是壯烈的。“血染十里溪﹐三年不食湘江魚﹐屍體遍江底。”當年紅軍戰士的遺體順流而下﹐被衝到了河邊﹐村民不忍看到他們暴尸江中﹐便自發撿撈屍體。這些戰士大多都是年輕人﹐在1934年的那個冬天﹐他們永遠沉睡在了湘江冰冷的江底。他們用自己的犧牲為紅軍的這次長征迎來轉機﹐為革命的勝利帶去希望的曙光。

  走進距離鳳凰嘴渡口不遠處的鳳凰鎮和平紅軍小學﹐五年級二班的孩子們正在教室裡齊聲朗誦《七律‧長征》﹐其中一個名叫蔣福的同學聲音尤為洪亮﹐說起紅軍的故事﹐他滔滔不絕﹐因為這些他從記事起就聽老師﹑家中長輩講述。在鳳凰鎮和平紅軍小學﹐這樣的孩子還有很多﹐紅軍長征精神已經浸入他們的血液﹐在心中生根發芽。

  80餘年後﹐一個嶄新的江山在世人面前呈現﹐這場史詩般的遠征至今仍閃耀著火熱的光芒。

  (光明日報廣西全州7月2日電 光明日報記者 李睿宸 張青 孫雲清 周仕興)

  《光明日報》( 2019年07月03日 01版)

[ 責編﹕李伯璽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