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天險一夜變通途﹐紅軍神勇留佳話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天險一夜變通途﹐紅軍神勇留佳話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7-15 03: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日報記者 呂慎

  親眼見證紅軍強渡烏江的王順昌老人今年已經91歲了﹐但他耳聰目明﹑身體硬朗。

  在位於貴州餘慶縣城的家中﹐老人向記者展示了他寫的書《長征漫遊記──獻給長征路上的同行者》。文字飽含深情﹑史料嚴謹翔實﹐讓人驚嘆這是一部寫成於88歲時的作品。

  “紅軍過江那年我6歲﹐家住在烏江岩門渡口邊的迴龍場﹐我父親王義和是篾匠﹐一家人靠給大戶曹家看碾坊為生。”老人回憶說﹐1934年的深冬聽說紅軍要來了﹐軍閥王家烈的部隊先來村裡搜糧搜錢﹐再抓貧苦的百姓去修江邊的碉堡﹐並放出話來﹐對紅軍“一不准聽﹐二不准幫﹐誰幫便抄家燒房子﹑斷錢糧”。

  1934年12月31日天剛亮﹐紅軍來到王順昌家。“我見戰士們很和藹﹐就去摸他們背的槍。紅軍戰士真的就把槍給我背上﹐背上槍﹐我覺得自己好神氣。”看著紅軍對孩子很友善﹐大人們也放下了心。王義和跟著紅軍去見執行渡江任務的團長﹐這位團長就是日後大名鼎鼎的楊得志將軍。

  “烏江可真說得上險﹐兩岸全是幾百米高的大山﹐聳天壁立﹐像用刀切過一般。江面足有一百多米寬﹐滔滔的江水翻著白浪﹐發出陣陣吼聲。別說渡過去﹐就是站在岸邊﹐也會使人心驚膽寒。”這是楊得志將軍回憶錄中描述初到烏江渡口的心情。“一定要渡過去﹗因為我懂得我們先遣團渡江的意義……要擺脫蔣介石數十萬追兵﹐烏江之戰是關鍵。”1月1日﹐紅一方面軍紅一軍團一師在迴龍場打響了“突破烏江”的第一槍。

  “烏江自古沒有橋﹐渡江的大船或被軍閥燒掉或沉入水底﹐靠幾艘小船一個月也渡不完3萬紅軍。”王順昌老人回憶說﹐紅軍想出了紮竹筏過江﹑捆竹排架浮橋的辦法。“我父親和祖父去周家寨砍楠竹﹐再把竹篾一股股地絞成碗口粗﹑20丈長的大龍繩﹐用來捆紮竹排。紅軍稱讚道﹐王師傅﹐好手藝﹐了不起﹐我們從沒見過這麼好的龍繩。父親後來告訴我﹐得到紅軍的誇獎﹐心裡特別高興。”

  從1935年1月1日起﹐紅軍分三路強渡烏江﹐並與北岸守敵發生激戰。

  在老渡口﹐紅四團組織八名戰士以三連連長毛正華為隊長進行武裝泅渡﹐因敵人火力太猛﹐犧牲一名戰士﹐泅渡失敗。當天中午﹐紅四團發現上游的新渡口雖然地勢險要﹐但守敵薄弱﹐當晚紅軍在此處撕開了烏江天險的缺口。

  “對岸的槍聲還在響著﹐竹排緩緩離開了淺灘﹐十米﹑十五米﹑竹排艱難地衝過一個又一個險浪。突然﹐小山似的大浪向竹排猛撲過來﹐竹排上的人全都被水吞沒了。我頓時一陣冷汗。還好﹐竹排又從水中冒出來﹐上面還是八個人。”這是楊得志將軍寫下的紅軍渡江時的艱險。

  王順昌老人說﹐紅軍到了對岸﹐將八股龍繩拖過江﹐在對岸打了八個打木樁﹐八股交錯捆住竹排和門板﹐半夜時分﹐浮橋架通。“我祖父雙手一招﹐喊著﹕‘有德大軍上橋樑﹐前程萬里順三江。’紅軍浩浩蕩蕩跨過烏江。”

  1月2日﹐紅一﹑九軍團從岩門迴龍場強渡烏江﹐1月3日﹐中央軍委縱隊﹑一軍團二師及五軍團從江界河突破烏江﹐1月4日﹐紅四軍從楠木渡﹑茶山關飛渡烏江。蔣介石預言紅軍一個月也不能渡過的烏江﹐僅僅三天﹐大軍全部渡過。

  王順昌老人說﹐第二天天亮父親王義和來到江邊﹐方才看清楚紅軍浮橋的全貌。“我父親驚嘆道﹕神啦﹗烏江架橋千古未成﹐紅軍一夜架成﹐還能過千軍萬馬。”王義和精心收藏了浮橋上的兩根楠竹﹐新中國成立後捐給了遵義會議紀念館。

  “長征是一部史詩﹐跌宕起伏﹐充滿了傳奇人物和故事﹐也充滿了大場面﹑大格局。能通過回憶和研究還原當時的歷史場景﹐留下一些紀念的筆墨﹐對我而言是多麼自豪和榮耀。”王順昌老人在《長征漫遊記──獻給長征路上的同行者》一書的前言裡這樣寫道。

  《光明日報》( 2019年07月15日 07版)

[ 責編﹕孔繁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