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到陝北去﹗到抗日前線去﹗──榜羅鎮會議定方向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到陝北去﹗到抗日前線去﹗──榜羅鎮會議定方向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8-18 03: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光明日報記者 方曲韻 王瑟 章文

  打麥場與核桃樹﹐在黃土覆蓋的西北農村再平常不過。可當它們定格在隴中這個名為榜羅的村鎮上﹐便有了不同的意義。站在甘肅省通渭縣榜羅鎮會議舊址的核桃樹下﹐仿佛還能聽見當年紅軍在此歡呼和鼓掌的聲音。

  時光倒回至1935年9月﹐中國工農紅軍陝甘支隊在位於甘肅隴南的哈達鋪休整時﹐從報紙上初步瞭解到陝北紅軍的活動情況。9月27日﹐中國工農紅軍陝甘支隊到達榜羅鎮。

  榜羅鎮地處通渭﹑隴西﹑武山﹑甘谷四縣交界處﹐自古以來就是商賈雲集之地。當時的榜羅鎮中心小學裡﹐存放著大量國民黨公開發行的報刊資料﹐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同志如獲至寶﹐從這些資料中進一步瞭解了當時全國形勢和陝北蘇區的新情況﹐印證了他們從哈達鋪獲得的線索。

  向何處去﹖這是一直以來困擾中央和紅軍的問題。

  “當晚﹐就是在榜羅鎮中心小學校長辦公室裡﹐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召開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緊急會議。”榜羅鎮會議紀念館講解員范科蕙介紹﹐會議改變了俄界會議關於在接近蘇聯的地方創建革命根據地的決定﹐確定將中共中央和長征的落腳點放在陝北。

  毛澤東在後來吳起鎮召開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指出﹕“榜羅鎮會議(由常委同志參加)改變了俄界會議的決定。因為那時得到新的材料﹐知道陝北有這樣大的蘇區與紅軍﹐所以改變決定﹐在陝北保衛和擴大蘇區﹐現在我們應該批准榜羅鎮會議的改變﹐以陝北蘇區來領導全國革命。”

  “到陝北去﹗”

  9月28日一早﹐這個重要決定便傳達到了陝甘支隊連以上軍政幹部。當天凌晨5時許﹐榜羅小學附近的打麥場上﹐蒙蒙細雨飄舞在空中﹐高大的核桃樹像一把巨傘撐開在主席臺上方。在張聞天﹑彭德懷﹑林彪的陪同下﹐毛澤東登上主席臺﹐向1000多名軍政幹部作了《當前形勢和任務》的報告﹕“同志們﹐這樣的會﹐是二次戰爭以來所沒有開過的。我們經過了藏人區域﹐在那裡是青稞﹐麥子﹐雪山﹐草地﹐我們受了自有紅軍以來從來未有的辛苦。我們突過了天險臘子口﹐我們重新進入了漢人區域。”

  會上﹐毛澤東正式宣佈﹕“同志們﹐我們要到陝北去。我們要會合紅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軍的弟兄們去。陝甘革命根據地是抗日的前線﹐我們要到抗日的前線去﹗任何反革命不能阻止紅軍去抗日。”毛澤東帶著濃重口音又充滿激情的講話﹐贏得了現場官兵雷鳴般的掌聲。

  回憶起這次會議﹐當時負責新聞宣傳工作的陸定一這樣寫道﹕“莊嚴的空氣﹐團結一致的精神﹐籠罩著整個的會場。這個露天的﹐毫無裝飾的﹐風和雨在飛舞著的會場。人人在諦聽著領袖們的講話﹐熱血沸騰著﹐寒冷悄悄地逃走了。”

  “榜羅鎮會議為紅軍長征找到了家。”榜羅鎮會議紀念館黨史專家高亞忠說﹐這次會議從根本上解決了一直以來困擾黨和紅軍的長征戰略目的問題。

  9月29日﹐佔領通渭縣城的捷報傳來﹐這也是陝甘支隊進入甘肅後佔領的第一座縣城。當晚﹐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在城東的文廟街小學接見攻城先鋒連全體官兵﹐毛澤東滿懷激情地朗誦起早已醞釀在心中的詩篇《七律‧長征》﹕“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礡走泥丸。金沙水拍雲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後盡開顏。”

  張聞天的夫人劉英對這個細節印象深刻﹐在其回憶錄《長征瑣憶》中寫道﹕“1935年9月28日在通渭榜羅鎮召開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第二天到通渭城開幹部會﹐毛主席詩興大發﹐講話時即席吟誦了後來十分出名的《七律‧長征》詩篇。”

  這首詩以特別的方式獻給即將完成長征﹑北上抗日的先鋒戰士﹐也留在了通渭這片記錄紅軍長征重要轉折點的紅色熱土上。回望身後﹐是雪山草地的艱難困苦﹔出發向前﹐是三軍開顏的柳暗花明。

  《光明日報》( 2019年08月18日 02版)

[ 責編﹕李伯璽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