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跟著走﹐紅旗飄展在前頭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跟著走﹐紅旗飄展在前頭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8-20 04:24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跟著走﹐紅旗飄展在前頭

──長征﹐一場理想信念的偉大遠征

光明日報記者 劉華東 靳昊

  當人類社會邁進21世紀時﹐《人類1000年》一書歸納了1000年來對人類文明產生重大影響的100件事﹐其中﹐來自中國的紅軍長征與火藥武器的發明等一同入選。

  長征縱橫10余省市﹐長驅兩萬五千里﹐跨越近百條江河﹐攀越40余座高山險峰﹐走過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廣袤濕地。

  “風雨浸衣骨更硬﹐野菜充飢志越堅。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於天。”這一路﹐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工農紅軍經歷600余次戰役戰鬥﹐幾經挫折而不斷奮起﹐歷盡苦難而淬火成鋼。

  《長征──前所未聞的故事》作者哈里森‧索爾茲伯裡說﹕“閱讀長征的故事將使人們再次認識到﹐人類的精神一旦喚起﹐其威力是無窮無盡的。”長征的勝利﹐正是一場理想信念的偉大勝利。

  出發﹐理想信念之火高燃

  1934年10月8日﹐從松毛嶺保衛戰撤下來的紅九軍團軍團長羅炳輝走到部隊前﹐語調沉重地說﹕“敵人炮火打到瑞金的大門口了﹐我們一年的苦戰失利了。我們要大轉移﹐離開多年戰鬥﹑生活的紅區了。”聽到這話時﹐許多戰士落下淚來。沉悶的空氣﹐像山一樣壓著每個人。隨即﹐羅炳輝用力揮動著手臂大聲喊道﹕“請大家堅信﹐革命一定要勝利﹗我們一定要打回來﹗”

  兩天後的黃昏﹐于都河畔10個渡口擠滿了渡河的隊伍。隊伍裡﹐很多人無法預料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和中國工農紅軍將要到何處去﹐他們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該往哪裡走﹐這一去要多久。但這群深種革命理想的戰士始終相信﹐祗要跟著走﹐就會取得勝利﹐祗要跟著走﹐一定會取得勝利。

  老百姓知道紅軍要走了﹐帶來整籃苞米﹑南瓜干﹑番薯干﹑雞蛋給他們送行﹔婦女們聚集在一起把她們做的鞋和縫補好的衣襪送給紅軍﹔孩子們追著隊伍往紅軍的口袋裡塞上一把炒熟的豆子。戰士們飲下鄉親們端上來的壯行酒﹐隨著隊伍踏上了旅程。

  長征前夕﹐紅軍在蘇區進行最後一次“擴紅”。

  福建長汀南山鎮﹐有一座刻有“救國不分男女老幼”標語的紅軍橋。當年這裡有4根柱子刻有徵兵用的標線﹐這條線和帶槍刺的步槍一樣高﹐青年達到這個高度就可參加紅軍。而通過這條線的2000多名熱血男兒大多沒有回來。

  在整個蘇區時期﹐閩西先後有10萬工農子弟參加紅軍和赤衛隊﹐參加長征的中央紅軍主力8.6萬人中有2.6萬閩西兒女﹐而到達陝北時僅存2000多人。那個別離的秋夜過後﹐多少母親﹑妻子﹑孩子﹐開始了無盡的守望。而很多人最終等來的﹐祗是一張烈士證書。

  江西瑞金葉坪鄉﹐華屋村17名青壯年參軍前夕來到後山蛤蟆嶺﹐每人種下一棵松樹。他們約定革命成功後﹐都要省親故里﹐回報鄉親﹐如果有人“光榮”了﹐活著的人不僅要為陣亡的兄弟孝親敬老﹐還要照看好這些松樹。如今﹐17棵蒼松鬱鬱蔥蔥﹐卻始終不見兒郎歸來。

  80多年後﹐習近平總書記為這段歷史作出了註腳﹕當年革命十分艱難﹐也可能不成功﹐但人們心中理想信念之火一經點燃﹐就永遠不會熄滅﹐就一定會前赴後繼﹐哪怕當時不成功﹐將來也必然成功﹗

  紅旗飄﹐軍號響。子弟兵﹐別故鄉。渡過於都河後﹐月亮昇起來了﹐行軍隊伍逶迤如長蛇。隊伍裡﹐一位小戰士問團長﹕“看這個陣勢﹐咱們這是要到哪裡去啊﹖”

  “打敵人去。”團長說。

  追隨﹐同紅軍走到底

  “長征的時候你做什麼﹖”鄧小平的女兒問他。

  “跟著走。”鄧小平這樣回答。

  有多少人﹐也是這樣走完了長征路。

  “推翻帝國主義的統治”“沒收地主階級的一切土地﹐耕地歸農民”……這是重慶酉陽南腰界土地廟牆壁上的《中國共產黨十大政綱》的內容。沿著紅軍走過的路跋涉千山﹑轉戰萬水﹐記者看到了很多長征時期的紅軍標語──“紅軍為土地為農民而戰”“工農團結一條心﹐打倒土豪把地分”……這樣的話語﹐在紅軍走過的路上幾乎隨處可見。

  這場輾轉大半個中國的行軍﹐也是一場傳播理想信念的偉大遠征。在用腳步丈量祖國山河的同時﹐紅軍給予了生活在中國社會最底層的赤貧農民﹑手工業者﹑失業工人世代從未有過的嚮往和希望。那面畫著鐮刀斧頭的紅旗出現在哪裡﹐哪裡就有了覺醒的眼神。通過紅軍的標語和口號﹐那些掙紮在苦難與貧弱裡的生民百姓﹐第一次知道紅軍的遠征是為了打倒神仙皇帝﹐改變世間一切不公﹐創造一個沒有剝削壓迫的新世界。當他們目睹民團地保們口中的“赤匪”砸開監獄﹑打開糧倉﹐便堅信祗要拿起身邊的鋤頭﹑鐵錘甚至僅僅祗是一根木棍﹐就能改變自己的命運。追隨那面旗幟一路遠去﹐道路的盡頭就是他們夢想的中國。於是﹐母送子﹑妻送郎﹑兄弟爭相當紅軍﹐長征路上的每一次“擴紅”﹐都是這樣一幅場景。

  他們相信﹐跟著走﹐就能掌握自己的命運﹐迎來新的生活。

  紅軍戰士姜秀英從童養媳家庭跑出來﹐與當娃子(奴隸)的母親和家人一起參加紅軍。在過雪山時﹐姜秀英的腳趾被凍壞了﹐為了跟上行軍隊伍﹐她用斧頭把潰爛的腳趾砍掉。她知道自己必須跟著紅軍隊伍﹐因為她在舊社會“活夠了”﹐祗有在紅軍隊伍裡﹐她才是一個人﹐祗有跟著紅軍走﹐她才能活成人。

  他們相信﹐跟著走﹐就能打破世間不公﹐消滅那些作威作福。

  四川省松潘縣鎮坪甲竹寺土司安登榜﹐主動放棄了國民黨政府的高官厚祿和優渥的生活環境﹐甚至一度被通緝﹐只因不滿他們敲詐﹑壓迫羌民。他帶領300多名羌族勇士加入衣衫襤褸﹑缺吃少穿的紅軍隊伍。因為他知道﹐這支隊伍能打破舊世界的枷鎖﹐帶給鄉民平等自由。1935年8月﹐安登榜的屍體在他去籌糧的路上被發現﹐鮮血染紅了身邊的青草黃花。

  他們相信﹐跟著走﹐生活才有了希望﹔跟著走﹐國家就有了希望。

  1934年﹐黔東獨立師在重慶秀山遭敵伏擊﹐政委段蘇權中彈負傷﹐與部隊失散。在當地村民李木富幫助下藏在山洞養傷一月有餘。稍微能下地走路﹐段蘇權便堅持要去尋部隊。他一瘸一拐﹐扮作叫花子一路討飯追趕部隊﹐最後無奈回到老家湖南茶陵。3年後一旦打聽到紅軍所在地﹐段蘇權隨即跋涉數千里重新歸隊。

  在雲南迪慶紅軍長征博物館裡﹐記者看到幾位藏族戰士長征後在延安拍的一張照片﹐照片裡陽光燦爛﹐戰士們臉上的笑容更燦爛。照片一旁﹐是《心願──一個藏族戰士的戀歌》的歌詞﹕“奔騰的雅礱江怎能倒流﹐離弦的飛箭絕不會回頭﹐我們共同的心願﹐是同紅軍走到底。”

  前行﹐為有犧牲多壯志

  中央紅軍出發那天﹐奉命留守蘇區﹑擔任贛南軍區政治部主任的劉伯堅在於都河上架橋﹐以護送主力紅軍撤離蘇區。多年後﹐好友葉劍英想起那天他忙碌的背影﹐寫下“樑上伯堅來擊筑﹐荊卿豪氣漸離情”的詩句﹐而劉伯堅于1935年3月被俘犧牲。

  革命與犧牲﹐從來如影隨形。據統計﹐長征中共有10萬將士壯烈犧牲。紅一方面軍出發時8萬多人﹐抵達陝北時僅余六七千人﹐在這支部隊的征途上﹐平均每300米就有一名紅軍戰士倒下。但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艱難可以摧殘人的肉體﹐死亡可以奪走人的生命﹐但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動搖中國共產黨人的理想信念。

  湘江一役﹐有“絕命後衛師”之稱的紅三十四師同十幾倍於己的敵軍鏖戰4天。師長陳樹湘腹部中彈﹐在昏迷中被俘。國民黨道縣保安司令將陳樹湘放在擔架上﹐由他本人親自監督押往長沙邀功。在彎彎曲曲的山路上﹐抬擔架的士兵腳下一滑﹐才看見陳樹湘早已一聲不響從傷口處把自己的腸子扯出來﹐用手絞斷了。國民黨軍將陳樹湘的頭顱割下來﹐掛在了長沙小吳門的城牆上﹐那正是陳樹湘出生的地方。那一年﹐29歲的陳樹湘以這樣壯烈的方式回到家鄉﹐實現了他“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後一滴血”的誓言。

  在這條鮮血染紅的紅飄帶上﹐每天都有人犧牲。巍巍雪山上﹐已經被凍僵的紅軍﹐手指還指著部隊前進的方向﹔茫茫草地裡﹐多少戰士搶著試吃帶毒的野草。

  還有更大的犧牲﹐1934年至1937年﹐蘇區被國民黨殺害的紅軍家屬達80萬人﹐徐海東家族被殺66人﹐賀龍一家被殺100多人……儘管如此﹐長征路上﹐群眾還是簞壺不絕迎紅軍﹐為紅軍籌糧籌物做向導﹐甚至有的鄉親餓死在為紅軍送糧的路上。在紅軍部隊離開後﹐當地群眾依舊堅持鬥爭﹐將紅軍傷員藏好﹑照顧好﹐從容面對還鄉團們的屠刀﹐為了保護紅軍不惜犧牲生命﹐因為他們始終相信這群衣衫襤褸﹐但信念堅定的隊伍。

  這段蕩氣回腸的歲月過去80多年後﹐記者在位於四川省紅原縣的日干喬濕地紅軍過草地紀念碑上﹐看到取自《苦難輝煌》書中的這樣一句話──任何民族都需要自己的英雄。真正的英雄具有那種深刻的悲劇意味﹕播種﹐但不參加收穫。這就是民族脊梁。他們歷盡苦難﹐我們獲得輝煌。

  《光明日報》( 2019年08月20日 01版)

[ 責編﹕徐皓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