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紅軍長征中的宣傳工作及其歷史作用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紅軍長征中的宣傳工作及其歷史作用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1-08 03:59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黨史鉤沉】

  作者﹕黃躍紅(湖南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1934年﹐中央機關﹑中央軍委和中央紅軍主力踏上長征的漫漫征途。1936年10月﹐紅軍三大主力歷經千難萬險勝利會師陝北﹐宣告長征的偉大勝利。2019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江西考察時強調﹐我們不能忘記黨的初心和使命﹐不能忘記革命理想和革命宗旨﹐要繼續高舉革命的旗幟﹐弘揚偉大的長征精神﹐朝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奮勇前進。

  在敵強我弱的大背景下﹐紅軍長征能夠取得勝利﹐歸功于黨的正確領導﹐歸功于紅軍的頑強拼搏﹐歸功於人民群眾的大力支援﹐歸功于領袖人物的戰略指揮等。而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紅軍充分發揮“宣傳隊”的作用﹐讓人民群眾最充分﹑最全面﹑最真實地瞭解紅軍﹐支持紅軍﹐使革命軍隊持續保持旺盛的戰鬥力﹐並因時因事因勢地針對特殊群體﹑特殊事件﹑特殊形勢加強“紅色宣傳”﹐發揮了其他因素無法取代的重要作用。在二萬五千里長征的生死戰線上﹐“紅色宣傳”始終伴隨著紅軍西進北上﹐戰則勇猛無前﹐不惜犧牲﹔行則步調一致﹐萬水千山只等閑﹔坐則軍紀嚴明﹐與民團結共赴國難﹐成功地塑造了中國共產黨和紅軍信仰堅定﹑威武仁義﹑樂觀向上﹑長于實戰的革命形象。總結長征中宣傳工作的歷史及其特點﹐有三大“宣傳密碼”至今仍值得我們研究與傳承。

  宣傳標語和口號成為贏得人心的“黏合劑”

  在長征路上﹐“紅色宣傳”遭遇重重挑戰。油印小報刊行困難﹐而蘇區時期行之有效的找人談話﹑書報介紹﹐發展研究會﹑婦女會和農會﹐發動經濟鬥爭等宣傳手段難以推進。那麼﹐怎樣把黨的目標﹑任務﹑主張精准地傳達給人民群眾呢﹖為此﹐黨中央號召廣大紅軍將士充分發揮“宣傳隊”和“播種機”的作用﹐發佈告﹐貼標語﹐向沿途的群眾宣傳紅軍和黨的政策。

  據劉瑞龍回憶﹐長征中﹐他先擔任川陝省委宣傳部長﹐後擔任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宣傳部長﹐領導鏨字隊在天然岩石﹑房屋階條﹑牌坊﹑石碑上篆刻下1.5萬餘條紅軍標語。正是這些通俗易懂﹑深入人心的口號標語﹐展現出紅軍積極的態度和必勝的豪情﹐也精准地傳達了中國共產黨的政策主張﹐從而使紅軍最大限度地爭取到人民群眾的同情和支持。在整個長征途中﹐僅給紅軍帶路的向導就有近三千人﹐而參與為紅軍搭橋渡河﹑籌款籌糧﹑燒水運飯﹑掩護傷員﹑補充新兵﹑傳遞情報﹑完成戰鬥任務等政治﹑軍事目標的人民群眾更是數不勝數。

  優秀的文藝創作成為鼓舞紅軍士氣的“興奮劑”

  長征期間﹐紅軍的“對內宣傳”主要靠文藝創作完成。長征途中﹐文藝工作克服了文藝戰線短促﹑文藝舞臺機動﹑文藝形式簡化﹑文藝人才短缺等重重困難﹐湧現出一批氣勢磅礡﹑催人奮進的優秀文藝作品﹐這些作品猶如“興奮劑”﹐鼓舞著紅軍戰士捨生忘死﹑前赴後繼地戰鬥。長征時期的文藝創作主要有以下特點﹕

  堅持文藝創作的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相結合。長征開始時﹐隨軍的一千多名文藝工作者從瑞金的工農劇社和兒童劇社出發﹐組成成百上千個宣傳隊﹑演劇隊﹐他們的創作和表演反映長征過程﹐尊重戰爭實際﹐並且洋溢著鼓舞士氣﹑統一思想﹑凝聚力量﹑憧憬希望的積極的﹑革命的浪漫主義。這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的文藝立場。毛澤東在長征中創作了《十六字令三首》《憶秦娥‧婁山關》《七律‧長征》《念奴嬌‧昆侖》《清平樂‧六盤山》《六言詩‧給彭德懷同志》等多首詩詞﹐氣勢磅礡地展現了紅軍長征之輾轉曲折﹑奮鬥精神﹑勝利場景與“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的光明未來﹐讀之動人心魄﹐催人奮進。

  堅持文藝創作將時代要求與群眾需要相結合。彭家倫先後創作的《別》《追》《大王山上路難》《渡金沙江勝利歌》﹐李一氓創作的《安順場懷古》《得訊我軍已過瀘定橋》﹐張愛萍創作的《西江月‧遵義大捷》《疾風》《過草地》等長征作品﹐描繪了紅軍與敵人生死較量的戰鬥場面。黃鎮創作的《長征畫集》(原名《西行漫畫》)﹑陸定一的《金色的魚鉤》﹑賈拓夫的《無題》﹑劉瑞龍的《冬晨過夾金》﹐都真實生動地記錄了長征中紅軍吃苦耐勞樂觀積極的精神面貌﹐畫作簡樸﹑詩句生動﹐彰顯著蓬勃活力。另外﹐陸定一和李伯釗共同創作的《打騎兵歌》﹐將打騎兵的要點編成歌曲﹐還結合李伯釗編排的《打騎兵舞》在部隊中傳播﹐發揮了重要作用。陸定一的《兩大主力軍會合歌》則熱情謳歌紅一﹑四方面軍的偉大會合﹐“為了實現抗日救國解放民族的事業﹐高舉紅旗向前進”等號召﹐更將紅軍長征與抗日救亡緊密聯繫﹐極大地鼓舞了紅軍戰士挽救民族危亡的士氣與鬥志。

  有針對性的民族政策宣傳是促進民族團結合作的“融合劑”

  紅軍長征沿途跨過了十一省﹐經過苗﹑瑤﹑侗﹑壯﹑土家﹑布依﹑彝﹑藏﹑回﹑裕固等少數民族居住區﹐得到各族群眾赤誠相待和大力支持﹐這些都說明黨中央和工農紅軍制定和執行的民族政策是正確的﹐受擁護的﹐得民心的。1935年5月﹐根據中央的精神﹐陸定一撰寫了一份佈告﹐以紅軍總司令朱德的名義發佈﹕中國工農紅軍﹐解放弱小民族﹔一切夷漢平民﹐都是兄弟骨肉。可恨四川軍閥﹐壓迫夷人太毒﹔苛捐雜稅重重﹐又復妄加殺戮。紅軍萬里長征﹐所向勢如破竹﹔今已來到川西﹐尊重夷人風俗。軍紀十分嚴明﹐不動一絲一粟﹔糧食公平購買﹐價錢交付十足。凡我夷人群眾﹐切莫懷疑畏縮﹔趕快團結起來﹐共把軍閥驅逐。設立夷人政府﹐夷族管理夷族﹔真正平等自由﹐再不受人欺辱。希望努力宣傳﹐將此廣播西蜀。

  這就是著名的《中國工農紅軍佈告》﹐六字一句﹐一韻到底﹐通俗易懂﹐不僅揭露了四川軍閥的罪行﹐而且準確闡明了中國共產黨和紅軍的宗旨﹑任務﹑政策和紀律。這與之後發佈的《藏區十要十不要》《回區十要十不要》等佈告一起﹐嚴格紅軍紀律和行動﹐尊重和保護少數民族宗教信仰和自由﹐都為紅軍順利地通過少數民族地區﹐瓦解敵人包圍圈發揮了重大作用。“紅軍絕對保護回家工農群眾利益﹗”的標語至今仍鐫刻在柯渡鎮回輝村清真寺的外牆上﹐當年村裡曾有13名回族青年志願報名參加了紅軍。這些都反映出長征時期中國共產黨的民族政策宣傳﹐不僅有助於沿途少數民族群眾瞭解並認同黨的民族政策﹐而且在動員群眾﹑壯大隊伍﹑對敵統戰﹑贏得支持等方面作出了不可磨滅的歷史貢獻。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新形勢下國共兩黨關係基本走向研究”〔16BDJ032〕階段性成果)

  《光明日報》( 2020年01月08日 11版)

[ 責編﹕叢芳瑤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