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南京現象”﹕讓文學深入城市生活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南京現象”﹕讓文學深入城市生活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1-13 05:14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日報記者 鄭晉鳴 光明日報通訊員 王昕宇

  近期﹐南京有兩件事吸引了全中國人的目光﹐一件是被譽為“中國文學界春晚”的南京跨年詩會成功舉辦六年。另一件是2019年10月31日﹐南京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的“世界文學之都”﹐也是中國首個獲此殊榮的城市。一時間引起熱議﹐也被稱為“南京現象”。這不禁讓我們思索﹐在這個信息碎片化的時代裡﹐“南京現象”會對城市文學發展起到怎樣的引領作用。

  降浮祛燥﹐文學浸潤人心

  在邁入2020年的第一個夜晚﹐空氣中瀰漫著襲人的寒意﹐但南京市江寧體育中心場館外前來參加跨年詩會的觀眾絡繹不絕。來自天南海北的幾千名詩歌愛好者趕赴南京﹐連續讀詩12小時﹐在詩歌中進行一場文學跨年。

  從什麼時候起﹐文學開始變成了生活中的奢侈品﹖在這樣一個信息碎片化的時代﹐人們通過無所不在的娛樂釋放壓力﹐通過快餐式的媒體理解時事﹐通過虛擬的網絡建立與真實世界的聯繫。這種危機讓作家夏駿發出吶喊﹕“一個社會如果不讀書﹐僅僅靠碎片化的知識進行傳播﹐這個民族本身沉澱出來的精神高度和思想深度是有限的。”

  人們一打開手機﹐總會被各種博人眼球的話題吸引﹐碎片化的時間看似將生活佔滿﹐但事實是“一篇文章看過就忘了﹐根本記不住”“忙碌的一天之後﹐卻又想不起自己究竟做了什麼……”詩人楊煉說﹐“在當代的文化節奏下很容易形成快餐文化﹐讓人們的頭腦和思想泡沫化。但無論在什麼時代﹑什麼國家﹐都需要沉靜下來寫﹐沉靜下來讀﹐沉靜下來想﹐面對急劇變化的文化﹐仍能反思自己。”

  南京跨年詩會已經舉辦了六個年頭﹐充分體現出這座城市的文化底蘊。在各式跨年娛樂晚會充斥熒屏的時代﹐如同一股清流﹐涓涓始來﹐降浮祛燥﹐浸潤人心。

  文學鑄就城市發展路標

  從2004年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先後評定世界上二十個城市為“文學之都”。記者瞭解到﹐評定的標準除文學傳統之外﹐主要根據一個城市文學發展的整體情況﹐包括文學出版物的品種﹑數量和質量﹐文學作品在城市生活中發揮的作用﹐為促進本國和外國文學藝術交流所採取的措施等。

  在南京﹐對文學的追求是薪火相傳的精神﹐文學的進步是城市發展的路標。

  作家葉兆言是土生土長的南京人。對他而言﹐最“刻骨銘心”的﹐還是南京。他的作品《南京傳》鐫刻下這座城市1800年的文化歷史﹐從公元211年孫權遷都秣陵﹐寫到1949年百萬雄師過大江。談起這部鴻篇巨制的誕生﹐葉兆言表示﹕“在過去的許多年裡﹐我一直在堅持每天寫作。為了寫《南京傳》﹐每天工作10小時﹐持續了20多天﹐雖然筋疲力盡﹐但是覺得很有成就感。”

  據他自己粗略估算﹐寫作近40年來﹐大大小小各種版本加起來出了近兩百本書。周圍人都勸他停一停﹐注意身體﹐他明白大家的好意﹐但就是停不下來。“為了寫作﹐我沒有貪黑但起碼起早了﹐最多的一次連著寫了十個小時﹐寫到大腦缺氧﹐走路腳底都是飄的……雖然疲憊﹐但很開心到了這把年紀我還能寫。”葉兆言說。

  在南京﹐像這樣的文人文事數不勝數﹐文學與這座城市相互成就。據統計﹐全世界有60多種外國文學作品在南京被翻譯成中文﹐全中國有一萬多部文學作品與南京相關。多年來﹐南京的文學作品囊括全國各大獎項﹐多位作家的代表作被翻譯成外國文字﹐產生了巨大的國際影響。

  “南京現象”融入城市血脈

  在“南京現象”的引領之下﹐南京以豐富多樣的藝術形式﹐打破了文學與城市生活的界限﹐創造出文學在身邊發生與發聲的全新模式﹐助力南京城煥發精氣神﹐打造全球影響力。

  古往今來﹐一批又一批海內外名家用文字記錄下在南京的成長生活﹑經歷與發現﹐描繪出城市文化底蘊與時代風采結合後的亮麗底色。這座城市的發展中跳躍著文學的脈搏。這裡活躍著數以千計的文學社團和協會組織﹐僅讀書會就有450多家。南京至今已成功舉辦了23屆“南京讀書節”﹑33屆“秦淮燈會”﹑8屆“江蘇書展”﹐還開展了“朗讀者”等維護弱勢群體文化和閱讀權利的活動。南京在城牆﹑公園﹑景區﹑商場﹑地鐵﹑社區等場所打造了新型閱讀空間150多處。在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郵政網點等場所設立292家“圖書漂流文化驛站”﹐投放4萬餘冊圖書﹐供市民免費取閱。被譽為“南京文學客廳”的先鋒書店﹐成為市民熱捧的文化消費新去處。文學讓這座城市的形象豐滿起來﹐讓創造力自由地湧動。“如果在一個城市中﹐有很多人熱愛文學﹐對這個城市的靈魂塑造和市民素質的提高一定會有很深遠的影響。”作家賈平凹說。

  文學藝術並不是陽春白雪﹐“南京現象”正在以其廣大的社會示範作用﹐讓文學深入社會生活的每一個角落﹐成為生活的常態化追求﹐由一到十﹐由十到百﹐城市就會在潛移默化中發生變化。

  “南京現象”的背後﹐是一座城市傳承千年的文化追求﹐在當下更是一種引領﹐一份責任。作家邱華棟說﹕“這種模式和經驗值得推廣給更多地方﹐對推動文學發展大有希望。”

  《光明日報》( 2020年01月13日 09版)

[ 責編﹕陳暢 ]
閱讀剩餘全文(